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一百四四章.閥女(第十四更)

第一百四四章.閥女(第十四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一百四四章.閥女摆放在书桌上的大部分都是神驻分家的财务支出以及修缮神社的支出。

    在桌上北川寺同样也找到了当年关于神乐铃事件的始末。

    婚禊仪式大部分都是由神驻分家来准备的,同样的,也是他们将那个年轻人杀死的。

    被杀害的男子名叫朝冈志,殉情自杀的巫女名叫神驻里奈。

    当时的婚禊仪式是由神驻里奈为朝冈志举行的,朝冈志那个时候就深深地为神驻里奈那庄重神圣的相貌吸引。

    在之后的数天内,他们每天夜晚都在水上神社外见面。

    但这一男一女的一举一动又怎么可能瞒得过神驻本家与分家?

    神驻分家将男子带入地宫杀死,但由于接下来要举行的祭典就没有沉尸。

    谁都没有料到,在那之后就发生了神乐铃事件。

    正当北川寺还准备往下翻去的时候,他的动作却突然整个僵住,随即兼定入手,整个人手臂一勾,突然回身,兼定锋利的刃面也对着的身后的空气抹去。

    在哪里,有灵体正扭曲着准备实体化而出。

    噗嗤——

    兼定入身,巫女怨灵发出一声哀嚎,退回了黑暗之中。

    北川寺在原地身子绷紧许久,又来回扫视,发现对方似乎真的退走后才收回了价值。

    只不过他的双眸中依旧有着深深的不解。

    这个巫女怨灵见到他也不攻击,完全就不切合寻常怨灵的回路。

    “难不成神驻神社也有类似于要石一样镇压怨灵的东西存在么?”

    就好像麻宫永世一开始身缠怨念,但经由要石镇压,所以没有变化为怨灵。

    要是神驻神社中也有这种东西,是不是神驻里奈也有保存一丝理智的可能性?

    若是真有那种静心凝神的东西存在,这倒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毕竟北川寺对怨灵的了解知之甚少,大部分都是由他自己总结出规律,系统完全不给任何提示。

    这其中虽说可能会特殊情况的怨灵,但通用的地方还是没有丝毫问题。

    要是咲良有希当初有这种便利的工具,那么是否可以手下留情呢?

    这些都还弄不太清楚。

    北川寺倒也不在意,大不了下次巫女怨灵出现的时候,他先观察一下对方的动向再做出行动。

    他又翻了翻书桌上的东西,又把抽屉全部拉开。

    在他这种宁愿错杀也不愿意放过的态度中,竟然还真的翻出来了一卷古旧的文书。

    神驻本家似乎偏爱这种以红结绳捆绑的神社文书形式,对比起其他的文件资料,这种文书的形式无疑好辨识许多。

    ‘神驻分家,地宫。’

    ‘神驻分家的地宫是神驻本家与神驻分家共同使用的地方。’

    ‘送入地宫者一切惩罚由閥女掌管。’

    ‘若有污秽之镇魂双子,则送往地宫,由閥女取其污秽之血净除,以净除之血代替镇魂双子本人,取净除之血需足量,不问镇魂双子生死。’

    ‘何为污秽?’

    ‘怀有不洁恋情者为不洁。’

    ‘对尘世有沉重留恋者为不洁。’

    ‘镇魂双子须时刻保持自身清净。’

    ‘不可污秽,不可不洁。’

    “閥女?”北川寺念叨着这个词语。

    ‘閥’在日语古法中与‘罚’为谐音。

    也就是说,这位閥女主要掌管的是惩罚以及有关镇魂双子的事情。

    閥女就相当于一道保险,若是镇魂双子能够配合且没有不洁的行为,那自然就不用进行净除取血的仪式。但镇魂双子要是有污秽不洁的行为,那就由她来进行净除取血的仪式。

    毕竟谁都不能保证每一代镇魂双子都安安分分的,所以閥女的存在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且根据这文书上的记载又让北川寺想到了另一件事——

    麻宫冬子的日记。

    北川寺将自己的笔记本摸索而出,就着手电灯光看着上面的记载

    麻子为什么要逃?

    而且他们怎么能那么做?

    血好多血麻子她会没事的吧?真的会没事的吧?

    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麻子好疼我能感觉到,麻子她

    再到下面的日记记录

    ‘昭和40年8月10号。

    我问护士姐姐借来了笔,把我的笔记本拿过来,靠在病床上。

    今天的天气好冷或许是因为我失血太多了吧?

    那种那种事情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我终于明白麻子当时为什么要逃跑了,要是再继续下去,或许我也会死掉吧。

    麻子我可能要来见你了。

    但没办法如果真和父亲还有母亲说的那样’

    从这里就已经可以看出来,麻宫冬子说不定是作为麻宫永世上一代的镇魂双子所存在的。

    昔日的真相展露了一角,北川寺再度整理一遍思绪。

    首先根据麻宫冬子的记录可以看出来。

    这位神驻麻子应该是在仪式的时候逃跑了。

    而这种行为是神驻本家不可容忍的‘污秽行为’,所以神驻本家取其鲜血,再让閥女进行净除取血仪式。

    根据文书上记录,净除取血仪式必须要保持血液足量,以确保接下来某种重要的仪式可以顺利进行。

    而北川寺又想起木下结录像带中那血迹斑斑的石台。

    那里应该就是举行重要仪式的地方。

    麻宫冬子肯定是在那里进行仪式。

    “但麻宫冬子活了下来,这样看来那个仪式也不一定会致使镇魂双子死亡,只不过神驻麻子做了多余的事情,触犯了禁忌,导致被閥女取血过多而死掉。”

    神驻分家地下还藏有地宫,在那里说不定北川寺的各种疑惑能得到解答。

    “花池旁边也要去探寻,地宫也要寻找。”

    确定了这两个目标后,北川寺将文书郑重地收起来,再三确认没有别的资料后才离开这个房间。

    在书房的旁边是家主的寝居,那里的屋顶破开了个大洞,很多文书被虫蛀以及霉菌沾染,根本就看不清上面的字迹,而西九条可怜也没有发现什么,因此北川寺也没有过多地将时间浪费在家主寝居上。

    接下来他打算去一楼玄关看看,那里应该直接通往中庭。

    而且要探查前往地宫的道路,他当然也要去一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