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一百四十章.婚禊仪式(第十更)

第一百四十章.婚禊仪式(第十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登山的过程这里就不再一一描述。

    北川寺重新来到神驻神社,在神社的主殿中还闪烁着幽幽的火光。

    整个神社群建筑出乎意料的简单,前面被神社大殿所遮挡,只能看见后面大体的建筑轮廓。

    这一次体力充足,他也不再犹豫,踏上木道,径直地向神社主殿正门走去。

    或许是昨天下雨的缘故,整个木道都被污水给浸没了。

    北川寺踩着水来到木道前,温暖也逐渐从身上剥离。

    神殿大门紧闭着,北川寺的手指紧紧地搭着缝隙也拉不开。

    就仿佛与这一片空间连接在一起了一样。

    北川寺向后倒退了两步,手中兼定寒光一闪。

    死气倾注之下,刃面狠狠地砸在和式木门之上。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在距离木门一厘米左右的距离,北川寺的匕首竟然无法继续靠近,就仿佛空中有一堵无形的墙壁阻拦在北川寺的面前一样。

    对此,北川寺只是面无表情地加大手中的力气与死气灌输的力度。

    咔咔咔——

    咔擦!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出,无形的墙壁似乎被北川寺这势大力沉的一击彻底凿碎消失了。

    呼。

    北川寺吐出一口气,将兼定收回,伸手再搭上木门的时候,已经可以轻而易举地拉开了。

    “走吧。”北川寺对趴在自己肩头的西九条可怜说道,同时将户外背包以及防寒衣丢在原地,他只带着自己腰包,捏着手电筒就向黑漆漆的神社大殿内部摸去。

    神社之中虽然有莫名摇曳而起的烛火,可整体还是比较晦暗。

    北川寺能感受到隐藏在四处黑暗中的恶意注视。

    但当他将手电筒打过去的时候,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他摇摇头,专心致志地扫视周围的环境。

    建筑内部空间很大,四方穹顶而上,能在头上看见横木以及铺天盖地、微微晃动着的惨白色灯笼。

    是的,铺天盖地的纸灯笼,在纸灯笼之上似乎还有人的名字。

    借着灯光,北川寺勉强看清上面所写着的字。

    神驻...

    神驻...

    神驻...

    纸灯笼之上写着清一色的神驻姓氏!

    这里作为神社大殿,里面却只有一张供桌,上面没有摆放供奉的东西。

    只有头上的纸灯笼在微微晃动着。

    那么不难猜出,神社大殿供奉的正是神驻家族的这些族人。

    北川寺的目光一转——

    “那是...?”

    供桌底下似乎掉落了什么东西。

    北川寺打着手电走过去。

    那是一本古旧的厚实记事本,北川寺将其摸出。

    在封皮之上写着这样几个字。

    。

    确实,神驻家要一直维系传承,自然不可能离开婚约之事。

    但奇怪的是为什么会将记录这些婚事的记事本摆放在这里。

    北川寺将其放在供桌上,打着灯光看去:

    ‘神驻神社,婚禊之事。’

    ‘为维持神社传承,需每隔十五年选拔部分夫婿上山,则举行婚禊之仪式,若是相合,便以神官位传承,以神驻冠其名,再凭借津女为其灌输神社理念,使其专心仪式,从此在神驻山定居。’

    ‘此后,外婿与神社巫女诞子则分为神驻分家。’

    ‘外婿不可接触神社核心之事,神驻本家之人也不可与外婿产生任何关系。自当维持血脉纯洁,掌控整个神社以及仪式传承。’

    “外婿?难不成这就是麻宫永世所说的...?”北川寺想起了麻宫永世说过的那个巫女与男人的故事。

    作为神驻本家的巫女爱上了身为外婿的男人,确实有存在的可能性。

    若是镇魂双子之一爱上某个男性,而由于神驻家严厉的规定无法与心爱之人见面,致使仪式失败——

    是否有这样的可能性呢?

    而且这个扉页只写了‘相合’的状况,要是男人婚禊仪式‘不相合’呢?

    男人的下场会怎么样?

    这后面就没有记载了。

    北川寺翻开这本书。

    这本书开头便是大正时期,但上面记录的东西却不是特别多。

    毕竟这座山每十五年才带一次男性上山,能记下的东西自然是不多的。

    况且有时候神驻神社中男丁也很多,自然就不用选拔山下的男子。所以这其中还有几次断档的记录。

    但北川寺却没有在意这些,他关心的是08年亦或是09年的记录。

    按照麻宫永世残像所叙说的故事,说不定在那里就会有关于巫女与男性的记录。

    “有了。”北川寺神色一振。

    果然如北川寺所想的那样,平成21年,也就是2009年,确实有一次选拔。

    上山的男子不多,粗略看过去也不过十几人而已。

    在上面还有半数人名被划了红线,看得出来,这应该是婚禊仪式失败的人。

    “也就是说,剩下的人就是在这些之中吗?”

    北川寺看着底下的部分名单,其中有一个人名引起了北川寺的注意。

    他的名字被打上了红圈标记,似乎是一个特殊的记号。

    北川寺再翻。

    可奇怪的是,关于2009这一年的婚禊仪式记载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一样。

    这与前面的格式不符合。

    前面的大致格式为:

    婚禊人选——通过婚禊仪式的人选——婚禊仪式人选与神社中某个巫女结婚。

    可这一页除了婚禊人选以及通过婚禊仪式的人选外,就什么都不剩下了。

    按道理来说,后面应该还有结婚这件事要做——

    “也就是说,因为某个原因,所以结婚这件事暂时被推缓了。”

    北川寺皱眉。

    那么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比家族传承这种大事还要重要呢?

    北川寺很快就得出了答案。

    比家族传承还要重要的事情,那应该就是引魂花开的仪式。

    2009年的神驻神社就一直在准备接下来引魂花开仪式,但到了2010年,由于某种原因,引魂花开仪式失败,神社全灭,自然就没有关于婚禊仪式的后续记载了。

    “这个推断应该没有出错。”

    北川寺站起身来。

    头顶上的灯笼在阴暗的烛火的光芒映照下摇曳着——

    神社里的亡灵们似乎在肯定着北川寺的猜想一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