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一百三七章.傻傻麻宫瞳(第七更)

第一百三七章.傻傻麻宫瞳(第七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花白的光闪过,北川寺看见了第一幕景象。

    这是一个四周以粗大的注连绳连接的地方,其中注满了黑水。

    在中间漂浮着一方圆台,有四条直通的木道可以直接抵达圆台。

    圆台分为两半,一半的镌刻着白菊的纹路,另一半以神驻神社中那朵神秘妖冶的花朵为纹路。

    在其石面的正中间古朴之上镌刻着圆形神秘的纹路,上面似乎沾染着血污血迹斑斑。

    与其说那是某种神秘纹路,倒不如说那是铭刻得很深的血槽。

    圆台四周是竖起的大柱,从一些裸露损坏的大柱中,北川寺仿佛能看见有惨白的手臂无力地耷拉在外,大柱的木头表面上泛着诡异的黑露。

    从北川寺这个视角看过去,还能看见正对着屏幕的双开古朴石门。

    整个场景看上去让人压抑疯狂。

    模糊的视角里面,似乎可以看见漆黑的水液之上飘浮着某种东西。

    北川寺精神一振,刚想屏息凝神看去的时候,画面却突然一闪,跳到下一幕场景。

    下一幕场景是夜晚。

    村民们默不作声地打着雨具向着山上走去的情景。

    那个夜晚正下着大雨,闪电轰隆隆地划过天际,映亮了每一个村民如行尸走肉般的静默表情。

    在队伍的最前列,有神官捏着无法被大雨浇灭的幽蓝驻火,向前一步一步肃穆地走着。

    花白的光芒又一次闪烁。

    这一次是晃动的视角。

    好似木下结在奔跑一样。

    这次的场景非常熟悉,北川寺已经发现了,这就是他曾经走过的神木森之中。

    那密密麻麻得让任何密集恐惧症患者感到恶心的注连绳以及高耸而起如同棺木一样的树木,让看见的人就心生不快。

    伴随着一阵激烈的晃动以及痛呼声,北川寺能清楚地看见倾撒而出的血液。

    木下结剧烈地喘息着,最终在神驻村民铊刀下勉强逃生。

    所谓铊刀,其实就是柴刀,前段带有镰刀一样尖钩,厚刃。

    “前面那两段可能是木下结偷偷记录下来的东西...但是后面这些...”

    北川寺更倾向于是木下结临死之前的怨念倾注于录像带中,使其中又多了这最后一段内容。

    而从这里也能够看出来,这位木下结对神驻村究竟有多么执着。

    能够用以手提的磁带录像机发明的时间很晚,而木下结发布的文章的时间又是在三四十年之前。

    换而言之,这位木下结保底花费了三十多年的时间探寻神驻村的秘密。

    人生没几次三十年。

    从青年到壮年再到中老年...

    最后身体腐烂,死在了神驻山。

    北川寺却能够理解这个男人。

    他在调查中留下了如下语句:

    ‘我在这里看见了已经故去的妻子了...这样就够了。’

    ‘禾子...我有无论如何都想告诉你的话...我为此付出了一切,但我无怨无悔。’

    深入神驻山之中,只为从这冥府之门中见自己妻子一面,那怕被村民们、高官威胁,身体腐烂,与山融为一体也从来没有动摇过。

    对于这样的硬汉,北川寺除了尊重外想不到任何词语。

    他能对神驻山做出如此详细的调查也是由于他宝贵的资料。

    这份恩情北川寺自认为是无以为报。

    这之后北川寺又反复看了好几遍录像带。

    但每一次到他最在意的水池之上飘浮着东西的场面的时候,总会闪过花白的光来。

    北川寺揉了揉眼睛,放弃了继续看下去的想法。

    若是他没有猜错,第一幕的场景应该就是祭祀仪式的地方。

    血槽是为了让镇魂双子的血液流转所准备的。

    “那么水上飘着的就是引魂花...?”

    北川寺思考着,旋即又摇了摇头。

    这些事情他都还没有弄清楚,现在还不能妄下结论。

    这顶多也只能算是一个推论而已。

    至于第二个场景应该就是名叫作‘山之形’的仪式。

    那种规模的队伍,一旦遭遇到泥石流确实是全灭的结局。

    这也说明北川寺之前的判断并没有错误。

    他将录像带收回怀中,同平坂一郎打了一声招呼就打道回旅馆了。

    一回到旅馆中,北川寺就将被子铺好,整个人就这样睡着了。

    至于西九条可怜?

    她又打开电视机,对着上面的健美体操节目模仿动作了。

    但北川寺也没管她,只是让她把声音关小一点,动静也不要太大。

    就这样过去了一夜。

    早上五点到六点之间,北川寺按时醒来。

    这一次的睡眠质量非常好,北川寺只觉得昨天大雨过后的虚弱感已经完全褪去。

    他按照惯例出门锻炼,回来吃了一顿不错的早餐,最后在大概八点半的时候去车站等待麻宫瞳。

    时间不一会儿就来到九点,坐在车站外环状椅的北川寺接到了麻宫瞳的电话。

    “喂?寺君?我已经到了,你在那家旅馆?”

    麻宫瞳的声音听起来弱气无力,仿佛担心这么早给北川寺打电话会不会给他造成麻烦。

    北川寺却毫不在意,他干脆了当地回答:

    “我已经在车站外面等你半个小时了,你出来就能看见环状椅,我就在那儿。”

    “啊...对、对不起!”麻宫瞳一听北川寺已经等了半个小时,在电话那边就道歉了。

    与其同时,北川寺还能听见手机那头传来的人体碰撞声。

    紧接着的就是麻宫瞳手忙脚乱地对着其他人的道歉声:

    “非、非常抱歉!给您造成了困扰。非常抱歉!”

    估计是她下意识地鞠躬,结果不小心撞到别人了吧。

    麻宫瞳还是这样,从她现在的表现,北川寺可丝毫都看不出来一丁点的小时候那种古灵精怪的感觉。

    他在车站前等了大概五分钟,接着就看见从车站出站口站着显得有点迷茫的少女。

    她提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想来里面应该是衣服一类的东西。

    看着麻宫瞳那令人担心的模样,北川寺忍不住摇摇头站起来冲她招了招手。

    “啊,北川同学!”

    原本还在四处搜索的麻宫瞳看见了北川寺,她气喘吁吁地拖着行李箱从出站口跑过来。

    见她这副模样,北川寺也不由得有点担心。

    这根本就是一副拖油瓶的样子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