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一百二六章.你为什么要道歉?

第一百二六章.你为什么要道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北川寺最终选择在柩之间休息。

    毕竟夜晚的麻宫本家危机四伏,那些怨灵都是从各种角落袭击而出,北川寺若是想出去,就必须提起十足的精神来面对这些隐藏在暗处的危险。

    但另一个问题也就接踵而来了。

    北川寺并不是铁人,作为有血有肉的人类,他的体力与精神状态在经过一天劳顿搜索,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死气更是才恢复不到一半左右。

    就算是北川寺也不愿意在这种状态下去应付怨灵。

    综上所述,待在柩之间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就麻宫永世所说,柩之间作为她居住的清静之地,常年都由中庭的落之树与要石庇护,怨灵是无法侵入这个地方的,北川寺可以安心在这里休息——

    “可我也没说过寺君你可以对我的房间做出这种事情吧...”麻宫永世看着北川寺面无表情将绕着柩之间的玉垣徒手拆下当柴火,小脸上有些委屈。

    听了这句话,北川寺只是多看了她一眼:“山里面昼夜温差变化大,我必须要保持体温以及身体干燥,我想你应该也不想看见我生病吧?”

    “这...倒也是。”

    北川寺说的话确实有道理,麻宫永世也不是迂腐之人,最后也只能同意了。

    柩之间作为镇魂双子之一的麻宫永世居住场所,比起麻宫家主的房间都毫不逊色。

    单就卧室就有内外两室,其中外室以榻榻米铺就。

    在榻榻米中间还开有一个小小的围炉里,作为冬季取暖之用。

    北川寺摩擦着打火石,就着小枯柴将火生起。

    等火势稍足后,再添上大柴。

    夜晚的麻宫家,寒风都带着一丝阴冷的感觉,让人只觉得四肢都快被冻僵了。

    在这一阵火光的摇曳下,给北川寺已经有些僵硬的四肢带来了温暖的感觉。

    北川寺将鞋袜脱下,舒展着脚趾的同时,回头看了一眼麻宫永世。

    麻宫永世还在尝试使用自己的手机,那啪嗒啪嗒点在手机屏幕的声音让北川寺有些担心自己的手机屏幕会不会被她摁坏。

    至于另一边的西九条可怜...

    这个小家伙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地从他身上溜走,跑到背包那里,现在正在尝试着将石瓶瓶塞拔开。

    她卯足了劲儿,整个身子都趴在石瓶之上,圆滚滚的手攀住瓶塞,小脚还在不断扑腾着挣扎着。

    见她一副要把石露给弄洒出来的样子,北川寺伸出手将石瓶抓了过来。

    但没想到西九条可怜竟然攀得死死的,他这一抓连带着西九条可怜一起被抓了过来。

    北川寺抓得她的小身子在空中摇摆着,却没有让她掉下来。

    “可怜,你下来。”北川寺平静地说道。

    但小家伙还是紧紧地抱着瓶塞不肯撒手。

    “......”北川寺也不管那么多,他一手握住石瓶,一手拎着西九条可怜想把她扯下来。

    毕竟再让这个小家伙折腾,说不定到手石露都要被弄洒了。

    西九条可怜的小脸都被拉宽了,但就是不撒手。

    那一副‘生死与石露同在’的表现,让北川寺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他手上不断加重力气——

    伴随着‘啵’地一声,石塞终于被拔开,西九条可怜与石瓶分开。

    她抱着石塞有些傻眼。

    “本来就是给你用的,你给我安分点。”北川寺抬手拍打了一下西九条可怜的小脑袋。

    但西九条可怜失魂落魄的,似乎没有感受到北川寺这个动作。

    在火光之下,那小小的布偶身子显得可怜、弱小、又无助。

    “永世,石露要怎么用?”北川寺也不管她,他只是拿着石瓶,面无表情地偏过头问道。

    “石露的话,实体化的魂体就直接饮用,像可怜妹妹这种状态的话...应该是直接淋上去。”

    麻宫永世停下摁手机的动作,看向西九条可怜,一本正经地说道:

    “毕竟布偶就是她的魂体体现,而石露主要的效果就是净魂以及提升善念。”

    北川寺看了一眼西九条可怜,再看看手里面的石露。

    他也没有过多犹豫,手腕一抬,将石露轻轻地向可怜身上倒去。

    那晶莹奇特的液体一滴到西九条可怜的布偶身体上,就完全渗入其中,布偶表面完全没有丝毫濡湿之感。

    在北川寺的注视下,可怜身上的萦绕着的金色气流浓厚了几分。

    西九条可怜明显也察觉到了,她一扫刚才的颓势,整个身子跳起来,双手平举,似乎想叫北川寺搞快点把所有的石露都倒下来。

    看来确实有效。

    北川寺来了精神,也不再留手,把所有的石露都向着西九条可怜的小身子倾斜倒去。

    金色半透明的液体彻底融入可怜的身子中。

    在吸收了所有石露后,西九条可怜慵懒地倒在地上,似乎吃得有些撑了。

    “让她休息一下吧,一下子吸收了四年多的石露,要消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麻宫永世在旁边提议道。

    北川寺应了一声,也就不再去管趴在地上的西九条可怜。

    他将水壶拿出。

    水壶里面还剩下三分之一的水。

    在麻宫永世好奇的目光下,北川寺将水壶放在火堆边,同时又从背包里面将压缩饼干取出。

    “你要干嘛?寺君?”

    北川寺有些不解地回头看向麻宫永世。

    一开始他还觉得这个麻宫永世有一种深闺大小姐的感觉,但现在他又察觉到对方不靠谱与脱线的特质。

    拿压缩饼干和水壶不就是吃饭吗?这还要问?

    似乎是感受到北川寺目光中若有若无奇怪的神色,麻宫永世有点不太好意思地干咳一声。

    要是鬼有脸色的话,她现在估计都满面通红了吧。

    也难怪她这样。

    毕竟灵不用吃也不用喝更不用排泄。

    麻宫永世都已经过了九年不吃不喝的生活了,会有刚才那种反应也还算在情理之中。

    他将水壶从火坑边拿出来,将有些难咀嚼的压缩饼干捏碎灌进水壶中。

    压缩饼干碎屑就着温水混成糊。

    卖相虽然不太好,但喝下去暖烘烘的,其实感觉还不错。

    北川寺就这样一口一口地喝着流食,时不时地给火堆里面添些柴火。

    “吃这个东西能饱吗?”麻宫永世在旁边问道。

    “不能饱,但能产生饱腹感。”北川寺又灌了一大口,解释道:“我本来就没打算在麻宫家过夜,但事出突然,我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计划。”

    事出突然——

    麻宫永世低下头,不太好意思地说道:

    “对不起,寺君,都因为我——”

    但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北川寺打断了,他反问:

    “你为什么要道歉?”

    北川寺那干净透彻的双眼让麻宫永世都是一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