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一百零八章.祸津

第一百零八章.祸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吃过饭洗过澡,好好儿地将疲劳驱除后,北川寺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将录音机搬出来,再将背包中的磁带取出。

    这时,西九条可怜突然从旁边走过来贴着北川寺。

    北川寺看了眼外面的天气。

    原来不知何时,外面已经哗啦地落下了大雨。

    这大雨带来一股古怪的阴寒,可怜似乎也比较害怕这种天气,所以紧紧地扯着北川寺的浴衣一角依靠着他。

    “那我们就一起听吧。”北川寺盘起双腿,将可怜放在大腿边上,随后将录音机打开,把这盘磁带塞进去。

    伴随着一阵让人不舒服的刺耳摩擦声,磁带开始转动,与此同时,其中带着明显电流音的响了起来。

    ‘录音已经开始了,高原先生。’

    一道听起来年轻充满活力的男子声音响起,这应该就是撰写关于神驻村新闻的记者。

    过了一会儿,另一边又出现了另外一道音色浑厚的男声,这估计是录音带上面所说的‘幸存工人的后代’吧。

    两个人开始轻声地交谈起来。

    只不过这两个人细细交谈的声音夹杂着电流音,听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森诡秘之感,让人止不住身子发寒。

    ‘父亲在离世之前,把当初在神驻村施工修缮的事情都告诉了我,他是唯一一个从村子里面逃出来的工人,在当时那种环境中,神驻村人又被麻宫家与神驻家统一了口径,所以他说的什么都不被人相信。’

    ‘况且工人被当作人柱嵌入墙体当中,以此平息神明大人的愤怒,各地都流传着这样的传说,根本就没人会相信。可这其中...’

    说话的高原咽了咽口水,录音磁带里面的声音似乎模糊了一瞬。

    ‘父亲告诉我,要求建造的不止只有麻宫家与神驻家两家的房屋,还有神驻神社上面的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父亲说到这里的时候神情已经有些恍惚了,想来已经是忘记年代那么久远的事情了吧。’

    这时,录音带中的高原像是回想到十分恐怖的事情了一样,声音也开始颤抖。

    ‘但我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弥留之际的父亲却突然猛弹起,像是有什么可怖之物附着在他身上一样,他死死地掐住我的脖子,嘴巴里面只念叨着一句话。’

    ‘一句话?’

    ‘不错...我到现在还记得父亲去世之前那副狰狞恐怖的相貌。’

    ‘他声音嘶哑地重复着这一句话:山之鸣泣,祸津降临。’

    录音带到这里就结束了,伴随着咔擦一声脆响,录音带被弹出。

    但北川寺却没有着急将录音带收起。

    山之鸣泣,祸津降临。

    这句话说明了什么?

    北川寺干脆先假定山之鸣泣是一种现象。

    而只要出现这种现象,某种灾厄就会降临。

    “那么又会是什么样的现象呢?”

    整个神驻山都在发出如哭泣一般的动静...那想来是规模非常宏大的现象。

    北川寺的大脑在疯狂转动着,结合现有的线索,他很快就总结出了一点。

    鸣泣这个现象应该指的是当初北川寺在网络上调查到的神驻村泥石流事件。

    确实,就结果来看,神驻村泥石流事件的确给神驻村带来了灭顶之灾,可以说是在这样的自然天灾面前,神驻村毫无反抗之力地就消亡于世了。

    但同样的还有几项疑点存在。

    为何大部分调查上面都提到泥石流距离神驻村所处的位置很远,根本就无法波及到神驻村的村民,但村民却无几存活呢?

    轰隆隆!!!

    外面忽然闪过一道粗大的闪电,北川寺只觉得自己的脖子被搂紧了。

    他再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西九条可怜不知何时已经爬到他脖子所在的地方,并且还紧紧地抱住了他。

    这雷声仿佛大山之间真的在彼此轰鸣一般,搭配着落下的大雨,让人不寒而栗。

    “别怕。”北川寺脸上冷淡的神色稍缓,他摸了摸可怜的小脑袋,整个人站起来拉开民宿旅馆大门。

    寒意只在一瞬间就顺着大门间隙冲入房中。

    大雨滂沱,雨滴细密组成了一道看上去密不透风的雨幕。

    它们重重地击打在瓦砖之上,让人也不禁心头一紧。

    这和式庭院所种植的景观小品,从远处看就如一丛丛交叉着的手爪一般。

    乌黑如墨的夜晚,让人不寒而栗的天气。

    这些都给北川寺一种格外不舒服的感觉。

    仿佛从他开始调查神驻村开始,就已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拨弄着整个事件的进程了。

    就在北川寺打算回房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惊讶的声音。

    “北川君?”

    北川寺看过去,发现不知何时,浑身被淋湿看上去有些狼狈的羽田法师正站在廊下的另一边,惊讶地看着自己。

    “都已经这么晚了,北川君还没睡吗?”羽田法师一边用白色的毛巾擦着自己脸上的水渍,一边问道。

    “被突然的大雨吵醒了,有心出来看看夜景而已。羽田法师是刚拜访故友回来吗?”北川寺从羽田法师身上能闻到淡淡的酒味,想来对方应该喝了酒,但是不多。

    “老友拉着我喝了几杯,一直弄到现在回来,本来那家伙还让我在他那边直接休息,但我没同意。”羽田法师笑了笑,又说道:“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就不与北川君闲聊了,北川君也早点休息,毕竟明天还要早起出发。”

    “好。”北川寺颔首,目送羽田法师拎着换洗衣物与毛巾走向温泉池。

    也幸好这家店的温泉不是露天温泉,不然羽田法师估计得用室内浴池将就一晚了。

    北川寺摇头,将这些杂乱的心思都甩到脑袋外。

    明天他还要和羽田法师去驱邪。

    要是羽田法师无法搞定,他出手也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毕竟附身于人身的怨灵,顶多也就初等中级,解决掉应该不会花费北川寺多大的功夫。

    “先去把今天的东西做个笔记归类一下就睡觉吧。”北川寺喃喃自语,重新走回了房间,同时顺手将门关上。

    一瞬间,长廊下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呼呼的寒风吹袭而过——

    如同女人诡异的鸣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