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一百章.麻宫瞳无话可说

第一百章.麻宫瞳无话可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北川君,就算你有身边的那个小家伙的帮忙想要调查神驻村也是难上加难的,虽然记忆已经全然不清晰,但唯有一个印象我记得很清楚。”

    麻宫冬子脸上流露出一抹深深的恐惧:“神驻村很危险。”

    “危险...?”

    “...抱歉,这个名词...给我的下意识感觉就是危险。那里似乎对生者有着说不出的威胁。”

    再继续深入就是一片空白了,麻宫冬子摇了摇头。

    “我知道了。”见再也无法挖出任何线索,北川寺点点头,将对方说的关键词语以及话都输入手机备忘录中。

    他已经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带一本纸质笔记了,一些关键词语以及资料也可以留在上面,比手机这种容易损坏的移动端要靠谱得很多。

    不管怎么说,神驻村都是必须要去调查的,那里可能隐藏着不止一个秘密,北川寺不可能那么简单放过。

    这么想过后,北川寺回过头看向麻宫冬子,沉声道:“冬子婆婆应该也清楚,麻宫同学身上的诅咒已经不是你能压制住的了,要是继续拖下去,诅咒就会爆发。”

    麻宫瞳听着这句话,脸色一白,嘴唇哆哆嗦嗦:“诅咒爆发?”

    听北川寺前面说的话,似乎她现在只是倒霉一点已经算是非常幸运的了?

    那要是诅咒爆发该是什么样的光景?

    麻宫瞳想都有些不敢想。

    说不定...会死——?

    麻宫瞳脚下一个不稳,打了个趔趄,在另一边的北川寺手疾眼快地将她扶住。

    “谢谢你,北川同学...”麻宫瞳身子颤抖地贴着北川寺,心中的恐惧却没有淡去。

    没有人会想死,人类会对死亡有本能的畏惧也无可厚非。

    “唉...”麻宫冬子深深地叹息着。

    她也明白北川寺的意思。

    但身为灵体的她却对此无能为力,她不再犹豫,主动将灵龛盖打开,将自己的骨灰盒捧出。

    在北川寺与麻宫瞳的视线中,麻宫冬子将自己骨灰中的一把造型古旧的钥匙取出。

    “这个就交给北川君吧,只不过具体是哪里的钥匙我也已经忘记了,但印象里中告诉我,通过这把钥匙,似乎能知道什么。”

    麻宫冬子徐徐说道。

    这把钥匙...不对,应该是半把钥匙,整体的材质非金非木,钥匙的柄部留下了一枚白菊花纹路。

    在岁月的打磨下,这大体呈现出半边长方形钥匙边缘的匙齿显得闪闪发光。在其尖端部分,还沾染了些许乌黑的血迹。

    从旁边看得见钥匙的镶嵌口,所以北川寺才推断这是半把钥匙。

    “这个...该不会是冬子奶奶你留下来的箱子上面的钥匙吧?”麻宫瞳看着这半柄钥匙,声音怔怔然说道。

    她记得麻宫冬子的遗物中留下了一个立体见方的小箱子,由于一直找不到钥匙,家里人也就没有动它,那个小箱子一直放在麻宫冬子的房间,以作纪念。

    “或许是,或许不是。”麻宫冬子声音不确定。

    “不管是不是,都有试一试的价值,麻宫同学,等会儿我能去你家看看吗?”北川寺没有犹豫,将钥匙收下了,同时他回过头看向麻宫瞳。

    “这个倒是...没有多大的问题,父亲和母亲最近都忙着经营家族企业。”麻宫瞳点点头。

    家族企业?

    听了这话,北川寺难得地神色一动。

    这麻宫瞳果然是一个隐藏的富婆。

    也难怪当初她可以面不改色地将四万日圆大部分退还给自己...现在看来,或许还有她本就家境宽裕这一点原因。

    她又与麻宫冬子叙旧两句后就离开了羽田灵园。

    期间北川寺又看了一眼羽田寺庙的大殿,眉头一松。

    看来羽田法师已经解决掉他那边的事情不需要他再多插手了。

    “走吧,麻宫同学,我们去冬子婆婆的房间看看。”北川寺握稳了手中的钥匙,平静地开口道。

    “唔...嗯,这边走就是我们家了。”麻宫瞳轻轻地点了点头,同时指了一个方向。

    .......

    麻宫家很大。

    非常大!

    超乎想象中的大!

    你完全可以按照自己印象所看得那些战国动画亦或是战国方面日剧中的大名家去想象麻宫家。

    麻宫家整体呈建筑群,整齐干净的和式房屋铺呈过去,一条条一道道檐下长廊让人忍不住看花眼。

    内院、外院、小青砖铺就的小路,古朴苍劲的景观小品...

    这是一个比之月岛梨纱还要富婆的富婆。

    北川寺不作声色地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麻宫瞳。

    他的双眼中绽放出了一丝丝光彩来。

    “唔...”在这种目光下麻宫瞳缩了缩脖子,但还是在前面带着路。

    大概在麻宫家走了有三分钟,北川寺与麻宫瞳这才来到麻宫冬子的房间前。

    麻宫瞳跪坐下来,将书包放作一旁,拉开房门的同时低头伸出手:“北川同学...请。”

    这是她作为主人招待客人的方式。

    北川寺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踏入了房间。

    整个房间很大,以挂帘区分内外两层,背后挂着一副字,干净的纸面只写上一个‘静’字,造型古朴,铁画银钩,应该出自于大家手笔,在字画之下,放着一盆小松,为房间添上了一抹翠绿之色。

    “冬子奶奶留下的箱子在里面。”麻宫瞳走过来,伸手指向内室。

    两人走入内室,麻宫瞳弯下腰去,将藏在小方桌底下的一方乌黑色的小箱拖出来。

    这方乌黑的箱子看上去严密毫无缝隙,麻宫瞳转了好几圈才将找到留着整体呈现白菊花印记锁头。

    白菊花印记锁头的颜色已经褪去一大半,只能看见上面精致的纹路。

    但北川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自己手中的钥匙与锁头根本不匹配。

    因为尺寸完全不对。

    他手中这半柄钥匙大小足有成年人两根手指般粗细,比那白菊锁头的锁孔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麻宫瞳见到这种情景,脸色也是涨得红彤彤的。

    要是插进去发现不对倒还好,但这尺寸对比未免也太夸张了。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都记歪成这个样子,麻宫瞳怎么还好意思开口说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