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八十四章.东京

第八十四章.东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但北川寺并不知情,后续发展也与北川寺无关。

    毕竟现在摆在北川寺面前的事情也有很多。

    死气小技能分支的强化,若单纯使用技能点数需要18点技能点数才能开通一项,从这高额的代价上就可以看出死气技能分支的强悍之处了。

    而一盏魂火又可以顶上10点技能点,由此可见魂火的稀有性。

    中等怨灵才会留下魂火,要完成这类灵体的执念的难度可想而知。

    北川寺经过慎重的考虑,最终选择将死气技能分支的治疗这一条给点亮。

    选择死气治疗的理由有两个。

    第一是现在拥有兼定之后北川寺对于攻击的手段并不是那么缺失。

    就算再加上一个新的死气小技能也只是锦上添花,暂时是不可能让他正面单挑中等中级或者高级的怨灵。

    第二是因为北川寺确实缺少一些恢复手段。

    北川寺到现在还是血肉之躯,相比起那些需要反复攻击才能杀掉的怨灵,自身的身体要是受到损伤,就会让行动力大打折扣,拥有治疗能力,祛除怨灵的容错率也会提高。

    只有活着才有输出,作为医学相关工作者,这一点北川寺比谁都懂。

    北川寺刚将治疗分支点亮,另一边就又传来了系统的提示。

    系统提示:检测到兼定的诅咒减弱。

    北川寺听了这句系统提示,只是手腕一抖,兼定就不知道从何处就直接跳入了他的手掌中。

    西九条可怜似乎有点害怕北川寺手中的这柄染满血污的匕首,小小的身子挤着他的脸,北川寺安慰好几次她才安静下来。

    等安顿好西九条可怜后,北川寺这才细细地打量着自己手中的兼定。

    在其刃面之上有一部分黑色血污脱落。

    也就是说,要让兼定完全恢复原来的样子,就要需要更多消灭怨灵,乌黑血迹完全消失时,兼定才会发挥出最大的能力。

    北川寺翻手将兼定收入袖底。

    灵匕术之下,兼定灵活宛若活物,别人根本就别想知道他把兼定藏在哪个地方。

    “只不过现在还有件事情要先完成...”北川寺将紧缠着右臂上用以止血的手帕解开,手掌上涌起一抹死气。

    这一缕缕一道道平日里北川寺都觉得阴冷的死气在这时竟然给北川寺带来了一丝暖意。

    死气治疗——

    北川寺心念一动,漆黑的死气附着于右手手臂之上,不消片刻,手臂上的长豁口愈合,再仔细看过去的时候,北川寺的右臂已经恢复如初。

    这种治疗效果...

    北川寺心里十分满意。

    不愧是代价需要18点技能点数的死气小技能分支,这个效果让沉重的支付代价也显得有些无足轻重了。

    北川寺伸出手抬了抬,除了一直被手帕捆绑着阻碍血液流通而显得有些僵硬外,右臂基本没有任何问题了。

    呼。

    北川寺轻吐一口气。

    从此以后,须茶鬼校将除了怪谈外,再无真正的怪异存在。

    这里很快估计就会被各种心灵景点探险者造访吧?

    北川寺却懒得在意那些。这次的事情解决后,他整个人也累得够呛,接下来也只打算快点回家。

    他先将事先准备好的衣服取出换上,用死气将佐仓由树已经变形了的尸体与换下的衣服处理掉,再使用剩余不多的死气将停在须茶高中外的汽车也完全溶解。

    拥有死气这种力量,处理掉佐仓由树留下的痕迹再简单不过。

    将这些善后工作做好,北川寺这才重新回到旅馆中休息。

    ......

    翌日,北川寺早起转车,再搭乘新干线回到东京。

    这一路上西九条可怜都挣扎着想从围巾里面爬出来,小布偶脸也兴奋地看着窗外的景物不断拉长。

    这或许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出远门,所以北川寺也就将她放在左手边的车桌扶手,由着她的性子来了。

    反正只要西九条可怜的动作不是特别大,车内人也不算太多,只要不是观察力特别敏锐,基本上不会发现她一个小布偶的动作。

    “稍微睡一会儿吧。”

    北川寺缩了缩脖子,双手插进口袋里,脑袋靠在椅背上,放松地假寐。

    也不知道绘里怎么样了,是不是真的被神谷未来养成社会废人了。

    也不知道京北高中怎么样了,谣言是不是越传越厉害了。

    接下来要处理的事情应该是麻宫瞳那件事了,一直拖到现在,诅咒应该不会变本加厉吧?

    回到东京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北川寺突然睁开了眼睛,侧过头,黑色的双瞳中闪过一丝冷芒。

    “你在干什么?”

    在北川寺的视线中,一个年纪与他差不多大小的女生正对着西九条可怜伸出手,两眼中满是奇怪的神色。

    一听见北川寺的声音,这个女生就下意识地收回了手,面色讪讪。

    “那个...不好意思,我只是觉得你这个布偶有些可爱,于是情不自禁地就...”

    可爱?

    北川寺看了一眼西九条可怜。

    西九条可怜还是那副凶巴巴的样子,看上去让人渗人发毛,与‘可爱’两个字绝对挂不上半点关系。

    小家伙还有些龇牙咧嘴的样子,似乎对这个想摸摸自己的女生很不爽。

    北川寺不说话,只是双眼平静地看着那个女生。

    那平淡似水的目光似乎是在问她是不是真的觉得西九条可怜可爱。

    “呃...”女生被北川寺的眼神给噎住,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北川寺将西九条可怜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只留下她半截脑袋在外面,声音冷淡地说道:

    “再有下次我就联络乘务警察了。”

    女生见北川寺收回布偶的动作那么快,脸色一急,开口道:

    “这位先生,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太好,但是能不能——”

    “不能。可怜是非卖品。”北川寺冷冷地继续说道:“我们之间的谈话到此结束,小姐。”

    说着,他也不管眼前的中长发女生之后又说了什么,径自地闭上眼。又陷入假寐状态。

    毕竟像这种偷偷摸摸地想拿别人东西的家伙,他没有出手打都已经是给了最大的面子了,还想买下西九条可怜,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西九条可怜是家人,不管对方出于什么目的,北川寺都不可能将她卖出。

    北川寺又睡了将近一个小时,等到差不多快到东京才睁开双眼。

    身边的中长发女生早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离开,只是在北川寺面前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似乎写了她的姓名与联络方式。

    北川寺看也不看就把这张纸条丢进垃圾袋里,整个人起身,精神微振。

    到东京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