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三十章.究竟你是杀人犯还是我是杀人犯啊?

第三十章.究竟你是杀人犯还是我是杀人犯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闪烁着寒光的金属球棒裹杂着风压砸落!

    北川寺能看见岗野良子想要掏出手枪一枪击毙凶徒的表情,也能看见身边神谷未来露出惶恐诧异的神色。

    ‘我还以为这个家伙能忍到良子离开再动手。’

    北川寺心下止不住摇头,对悬赏金也不抱期望。

    在岗野良子与神谷未来满面如同看见鬼的表情中,北川寺面带冷色地退后两步,避开这一记夺命球棒后,右腿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狠狠地抽在旧力未尽而向前趔趄两步的黑影身上。

    对方被这一脚直接踹飞数米之远!

    咔擦!!!

    那清脆肋骨碎裂的声音让岗野良子与神谷未来都张大嘴巴。

    这是什么情况?

    等到北川寺捡起地上落下的金属球棒,浑身煞气地追向勉强爬起慌不择路的犯人时,她们才回过神来。

    这前后过程不过十数秒,却让她们有了一种过了好几年的错觉感。

    “...不是...这...?”岗野良子睁大眼睛,看着北川寺那不但不害怕,还煞气腾腾果断追上去的背影,嘴巴抽了抽。

    这是什么情况?

    你能想象出这幅景象吗?杀人犯手提球棒蹲点,结果没想到被害者浑身煞气腾腾比杀人犯还可怕。

    竟然还反过来用对方的球棒追杀对方?

    “...这是不是杀人犯弄反了?真正的杀人犯其实就是北川这个小子?”

    岗野良子忍不住喃喃自语着。

    可到底来这个女警视还是没含糊,她冲原地的神谷未来嘱咐两句后,也不放心地跟了上去。

    只留下原地满脸懵逼的神谷未来怔怔地看着跑出去的三个人背影。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冬季中,她一个人,有些落寞。

    ......

    北川寺提着金属球棒,双眼萦绕着浓重死气。

    对方的移动速度很快,不到片刻就跑得快没影了。

    可要追上对方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

    只不过夜晚还长,北川寺想再放他跑一段,最好腾出一些他可以独自询问的时间来。

    岗野良子如果在,他有很多东西就没办法问了——

    他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随即才提着金属球棒,面色平静地跟了上去。

    ......

    石川快斗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还会有被人追赶的一天。

    “那个高中生是怪物吗?!”

    背后是被路灯拉长的北川寺背影,对方拖着棒球棒,连路带着哐啷哐啷的响声,让人感觉对方比他这个变态杀人狂还要恐怖残忍。

    到底我是杀人狂还是你是杀人狂啊!!!

    他很想对背后那个穷追不舍的家伙痛骂。

    可石川快斗现在并没有那个胆子。

    因为刚才趁着灯光,他看清了北川寺的表情。

    北川寺满面冰霜,那怕一脚把自己的几根肋骨踹断都似乎没有多少波动。他瞳孔里面闪烁着的寒芒以及面无表情的神情,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屠夫、解剖医生一般。

    “那个家伙...那个家伙绝对不正常!”石川快斗吐出一口血沫星子,勉强贴着墙小小的喘息了一会儿。

    那种东西他还是第一次看见,现在想起来都让他禁不住腿肚子发抖。

    催命的金属球棒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后面那个高中生似乎不满意自己休息停下来,用金属球棒狠狠地砸了一下路面。

    那种感觉就好像那根球棒下一秒就要把自己的脑袋给砸碎一样。

    “混蛋!”听见这阴森的声音,石川快斗猛地翻身起来,又惊慌失措地跑出去。

    他又跑出了很远的距离。

    可金属球棒声却依旧萦绕在耳边,如恐惧的催生药一样。

    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跑去哪儿了?他为什么不慌不忙?我究竟招惹到什么东西了?

    石川快斗浑身颤抖着,他紧咬着牙以免自己恐惧地叫出声来。

    肋下传来阵痛,迫使他的脚步不得不慢下来。

    可只要他一慢下来,金属球棒的声音就叮叮咚咚地急促响起,像是下一秒就要冲到他面前来一样。

    让那个怪异的高中生过来自己绝对没有活路!

    石川快斗的牙齿打着颤。他杀过很多人,大部分都是女生。

    经常是在这种夜晚,他享受那些女人害怕到面容扭曲的表情。

    可他却怎么也想不到,那种恐惧到每根脚趾都似乎僵硬得挪动不了的感觉竟有一天会在体现到他身上来。

    害怕,彷徨,无助,恐惧,伤痛。

    这一切都在剥夺石川快斗前进的力量。

    可该死的金属球棒声音却丝毫没有停下!对方好像早就已经摸清他的逃跑方向,一步一步慢悠悠的,给他一种将要靠近,却总是吊着一段距离的恐惧感。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体力已经不够,必须要找一个地方休息。

    石川快斗左看右看,索性找到一个垃圾运输箱子,整个人一瞬间栽进去。

    不管在什么季节,垃圾堆总是一股腐烂的恶臭味,这是无法改变的。可石川快斗还是义无反顾地栽进垃圾堆里面,连看都不敢朝外面看,就好像这里是他家一样。

    金属球棒的声音逐渐近了。

    哐啷哐啷。

    而在这阵阵金属球棒的声音下,对方的脚步声听起来病态而疯狂,粗重急促的脚步声勒紧了石川快斗的脖子!

    他屏住呼吸,看都不敢往外面看。

    就在这时,金属球棒的清脆声音突然消失!脚步声也瞬间停下。

    石川快斗头皮发麻。

    就算隔着垃圾堆,石川快斗都能感受到外面冰冷扫视着的目光。

    他停下了!!!!在这堆垃圾堆面前停下了!

    石川快斗在心里各种求神念佛。

    兴许是他求神拜佛起效了。

    脚步声只是停了一会儿后,就略显迟疑地走向另一个方向。

    催命一样的金属球棒声也与此同时渐渐远去。

    走了!

    巨大的喜悦冲击着石川快斗的胸腔,他整个人差点没有跳起来。

    可经验老练的他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静静地等待着。

    就算对方离开了,也不保证他会回头看这边的可能性。

    石川快斗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静静地蹲伏在臭味熏天的垃圾运输车中。

    他等了很久。

    等到万籁俱静,外面再无一点声响。

    这下总该离开了吧?

    石川快斗在心中喃喃自语着。

    他动作轻缓、小心翼翼地掀开垃圾袋一丝缝隙。

    在那一丝缝隙中有什么东西。

    石川快斗疑惑地定睛看去。

    残酷的,如黑曜石一样深邃的眼眸。

    森然的,毫无眼白的双瞳。

    他一瞬间明白了。

    这是人的眼珠。

    正透过这一丝缝隙。

    看着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