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十九章.突如其来的袭击

第二十九章.突如其来的袭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岗野良子开车汽车隐匿于夜色中,向前平稳前行。

    冬季的夜晚没有夏季那么躁动,处处都透着死寂之感。

    北川寺给北川绘里打了个电话。

    在得知对方还在回家路上的时候,他也是吩咐几句,让北川绘里在外面多加小心。

    北川绘里明显还没察觉到自己周围还跟着警察,还保持着平常的状态。

    一挂断电话,北川寺就察觉到身边神谷未来投射过来的奇怪目光。

    “我的脸上有什么吗?”北川寺冷淡地问道。

    神谷未来没有立即回答北川寺,她只是用若有所思的目光盯着白凡大概两分钟,才有些羡慕地说道:

    “寺君从来就没有用像刚才那么温柔的语调和我说过话。”

    “是么?”北川寺语气平淡地接了一声。他也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性格,暂时是改不了了。

    “你看!又用这种语气说话了!”

    “你与其在意我的语气,倒不如好好儿听我接下来要说的东西。”北川寺轻描淡写地将事情揭开:“我近期打算去一趟八山市,少则两天,多则四五天,可能暂时没有办法履行今天的约定了。”

    “哎?!”

    相较于北川寺的面无表情,神谷未来的动作就大了很多,她险些没从车座位上弹起来。

    “你就这么着急吗?”

    本来想问北川寺为何如此突然的神谷未来想到今天那本记事本上的内容,只能把想吐槽的话压进心里,呐呐地问道。

    “......”北川寺不发一语,只是默默地看了她一眼。

    “咳咳...”

    神谷未来显然也反应过来自己问出这句话实在有点蠢。

    要是有个杀人犯一天到晚提着刀在你家附近转悠,而你突然有了抓住对方的手段与能力,你会不立刻付诸行动吗?

    “你要是能理解就是再好不过的,只要抓住...有了犯人的头绪,你也不用担心再遇见危险了。””北川寺本想直言说抓住犯人,可考虑到尊重前面还在开车的某个警察,他又圆润自然地转换了话题。

    可事实上岗野良子还是听见了。

    北川寺甚至能看见对方在后视镜下龇牙咧嘴十分不爽的模样。

    但北川寺也不在意,他目光落在神谷未来的身上,想听听她的答复。

    “就算你说让我理解——”一向乐观主义的神谷未来难得露出为难的样子。

    要让她独自一人回自家睡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毕竟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一个人回家莫过于羊入虎口。

    正在神谷未来左右为难的时候,北川寺忽然开口道:

    “你其实可以住在我家里。”

    “可以吗?!”

    神谷未来更加吃惊了,她没想到一直冷淡的北川寺竟然会说出如此善解人意的话来。

    “你要是想独身一人回家,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听了这话,神谷未来立马站起来表态,“没有!住在寺君的家里总比我家要好!”

    自己竟然也有被北川寺关心的一天。

    神谷未来只觉得被天大的惊喜砸中了脑袋,满脑子晕乎乎的,就连北川寺默默伸过来的手掌都是过了一会儿才看见。

    她看着对方的手掌,眨眨眼睛疑惑地发问:“干嘛?”

    “东京不错的出租屋一个月租金是十五万日圆,换算过来住一天就是五千日圆,收你三万五千日圆,我认为这笔买卖应该很划得来。”北川寺面无表情地回答。

    噗嗤——

    一直在前面听着的岗野良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北川同学。”听见岗野良子的笑声,神谷未来嘴角止不住抽了抽。

    “什么事?”

    “你知道你现在说出来的话,根本和你面无表情的样子完全不搭吗?”

    “是么?”北川寺冷淡地看了一眼神谷未来,直来直去道:“但我个人还是更倾向于金钱所构成的契约关系。”

    这根木头!

    听了北川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声音,神谷未来一张俏脸都要被气紫了。

    这个人总能在自己念着他的好的时候开口打断自己美好的幻想。

    北川寺还是不说话,只是默然地盯着她,似乎在等待她的答案。

    神谷未来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会给钱的。”

    北川寺点头,目光清澈的坦然说道:“我还会待在家里三四天,请假离开估计也是处理完学校杂务后,这三四天不可能有谁可以伤害到你,这句话不管在学校还是在我家,都可以成立。所以严格来说你还是处于赚了的状态。”

    我还赚了?

    是啊!我赚了!我快赚的把我这些年攒下来的钱都交给你了!

    想想自己还要付给北川寺另外五万日圆作为今天祛除怨念的报酬,神谷未来就感觉自己心头在滴血。

    有气还没处发,因为神谷未来听得出来,北川寺是发自内心说出这番话,而不是趁火打劫。

    毕竟平白住在北川家,就算北川寺能够容忍,神谷未来的自尊也无法容忍。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北川寺还是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才会特意主动说出这些话的。

    只不过北川寺说话直来直去,根本就不拐弯,这就让她实在难受,一口老槽卡在喉间咽不下去。

    ......

    北川寺没有关心神谷未来感受的想法,得到对方的许诺后,他合上双眼,闭目凝神。

    等到北川寺平稳的呼吸声传出后,岗野良子的声音才从前排传过来:

    “北川这小子一直都是这样的。”

    “你别看他一副刀子嘴强盗行径的样子,其实这个家伙...这个家伙...”

    岗野良子皱着眉,还想帮北川寺说两句好话。

    可她认真思考起自己与北川寺相遇后发生的那些事情后,又突然用力地砸在方向盘上,恨恨咬牙道,“其实这个家伙还真就是又臭又硬!刀子嘴,不愿意吃亏!”

    “.......”神谷未来。

    “我还没睡着。”北川寺也不在意岗野良子背后说自己坏话,只是回过头看向街边。

    车子已经驶入居住区,前面就是北川家。

    岗野良子很快把车开到门口停下,满面嫌弃恨不得立马把北川寺踢下车。

    不过最后她还是悻悻然地收回了脚,坐在车里还不忘对北川寺多嘴了一句:

    “不管怎么样,北川,你要是真想一个人去八山市调查,那就必须小心。”

    这或许就是真正的刀子嘴豆腐心吧。

    神谷未来感叹。

    “我会注意的。”北川寺应道。

    “不管什么时候说你都是这一句,你这家——”本还想调笑两句的岗野良子突然瞳孔一缩,竟是高声叫喊了起来:

    “小心!北川!你后面!”

    在北川寺身后,一根亮晃晃的金属球棒正破空而落,凌空对着后者的脑袋砸了下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