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章.北川健一(求收藏!!!!)

第二章.北川健一(求收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寺...寺尼桑。”小女生怯生生地站在门口,抬起头想看,但又不敢看白凡,只好声音又细又软地轻轻叫了一声。

    “嗯。”白凡点点头,扬了扬手中的关东煮,“刚才肚子有点饿了,绘里,你想吃点吗?”

    “不、不用了。我只是刚才听见门、门口有动静,才下楼看看的,晚安,寺尼桑。”

    小女生对着白凡深深地鞠了一躬,完事儿后整个人如受惊的小老鼠一样逃上楼去。

    看着对方仓皇上楼的背影,白凡也只是面色淡然,平静地把门关上后来到客厅。

    客厅中,满面温和苍白双颊的中年男性正看着大步流星的白凡。

    “寺,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那么晚出门,绘里都吓成什么样了?你是哥哥,必须要保护绘里才行。”中年男性敲了敲面前的桌面,用半带责备的语气说道。

    这名坐在桌边的中年男性是北川寺的父亲,北川健一。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这样了。”白凡用抹布擦了擦桌面,随即将还冒着热气的关东煮拿出:

    “要吃吗?”

    “啊...关东煮啊,我可是最喜欢吃这个了。”

    北川健一笑了起来。

    “嗯。”白凡轻轻地应了一声,将关东煮放下。

    “最近虽然是冬假,寺你也不能松懈啊,该完成的作业都得完成,有空还要记得带绘里去新年参拜啊。”

    “好。”这些都只是小事,白凡当然得答应。

    可北川健一就像个小女生一样,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和白凡唠叨一遍,白凡又接连应了几声后,就不再应下,背过身子静静地听着对方说话。

    对方的话大抵就是一些分别时父母都会老生常谈的话——什么记得盖被子啊、吃饭饮食要有规律啊、气温骤降,要加衣服啊...

    白凡认真地听着。

    突然,北川健一的声音一停。

    “寺。”

    “嗯?”白凡听着身后的呼唤,将灵龛打开的动作也是一滞。

    “以后...这个家就拜托你了。”

    “......”

    “对不起啊...爸爸...这么没用。”北川健一的声音渐渐模糊了。

    “......”

    “这几年...真是对不起你们了,也辛苦你了。”

    “......我从没觉得辛苦过。”

    沉默了许久,白凡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神色依旧平静。

    这是实话,前身虽然有迷茫,有难过的时候,却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辛苦过。

    “其实我想说的还有很多...可是时间不够了。”

    北川健一说着说着就流下眼泪,止不住地流下眼泪。

    他直到现在才希望时间慢点,再慢点,再走慢一点,再让他多说几句话——

    “我、我...爱你...们...”

    背后北川健一的声音逐渐拉长,盘旋,撕裂,消失。

    白凡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打开小小的灵龛。

    灵龛之上是一张黑白双色的照片。照片上的北川健一满面温和微笑,一如刚才。

    关东煮放在灵龛旁边,还冒着些许热气,让人食指大动。

    这是北川健一曾经最喜欢吃的食物。

    望着北川健一的照片数分钟后,白凡将经常擦拭的法磬取出,拿细锤,轻敲。

    铮——

    一阵梵音后,白凡将手中点燃的供香插入香炉中,闭目凝神。

    几年前,北川健一因交通事故去世,北川家获得一大笔赔偿金额,但同样的也失去了家中的顶梁柱。或许就是从那天开始,北川健一就一直守候在灵龛边,静静地守护着这一家人。

    天花板上面的倒吊女,洗手台镜边的鬼影,餐桌边蠕动着的肉块儿之所以一直都没有伤害北川绘里、北川寺,其中也应该有他的努力。

    有些人经常埋怨父母,觉得父母什么都管,自己毫无自由。

    但时间走得实在太快了。往往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常在耳边的声音不觉间已经消失。

    子,欲养而亲不待。

    白凡静静地坐在坐垫上,一丝一毫的声响都没有发出。

    寺尼桑...

    不知何时,去而复返的北川绘里正一脸复杂地躲在客厅门边,偷偷地注视着白凡。

    她深深地叹息着。

    自北川健一去世后,原本话就不太多的北川寺更加沉默,加上母亲的设计师在国外的工作实在繁忙,也没有注意到北川寺的变化。

    这种变化一直到高中,北川寺的情况变本加厉,成天阴沉着脸,沉默不语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就连她这个妹妹都和北川寺说不了几句话。

    在这样的情况下,北川绘里更是不敢去触北川寺的霉头,见到他就会退避三分,乖巧无比。

    但他们始终是血脉相连的兄妹,北川寺难过,她也会因此担忧。

    但近来北川寺不知怎么了,见到她也会主动打招呼。会主动帮忙做家务。

    给人感觉就像是突然换了个人一样,对方整个人少了几分阴沉,多了一种独特的青年冷硬感。

    而正在北川绘里思考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原本静坐地白凡突然睁开双眼,侧头望来。

    “绘里,明天早上有空吗?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明天就去新年参拜。”

    “哎?”北川绘里瞪大了眼睛,丝毫没想到北川寺会说出这句话来。

    “父亲在几年前就因为交通事故去世,再大的悲伤也应该过去了。”

    白凡的声线依旧平稳。

    “北川家还有你,还有我,还有母亲。”

    不顾那怔然傻愣着望着自己的北川绘里,白凡只是默然转身,再度点起一束长香。

    人死了究竟会去往何处呢?

    白凡并不清楚。

    可一味沉浸在过去悲伤的人是无法再度迈动步伐的,正如同前身一样。

    白凡答应了北川健一要肩负起北川家,那他就必须做到。

    人生在世,总有那么一两个约定不能违背。

    既然如此,那就从新年参拜开始。

    “我...我明天有时间!”望着北川寺正坐在灵龛前背脊挺直的身影,北川绘里只觉得心中似乎有地方被触动到了,她用力地握紧了拳头,第一次主动发出邀请。

    “寺尼桑,明天...一起去新年参拜吧!”

    “嗯。”

    白凡听见北川绘里的回答后,点了点头,他抬头看着长香萦绕而上的徐徐烟雾——

    一路平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