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离圣 > 草稿4,勿订阅,还没改~

草稿4,勿订阅,还没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草稿内容,王若离已经音容毁了150章了,本章开始要恢复了,所以要重点修饰一下,纵横中文网首发!

    红枫湖畔。

    还是昔年的那片水草的地方,王若离望着湖心,久久出神。

    曾经,就在这里,自己还在湖边戏水,引来黑衣人的刺杀,幸得于老相救。

    曾经,那处湖心位置,还冒出了一座叫做元涅的湖心小岛。

    想到湖心小岛,忍不住想到曾经的小伙伴,五个人一路走来,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秋水失踪了,经纶为自己而死,糜非回到秦朝当了米脂王国世子,如今洛水镇,只剩下黄金裕一人了。可是今早去见了黄金裕,却是没有了小时候的那种交心感觉,或许感觉黄金裕有些变得市侩,或许多了一些心思吧,不知怎么的,站在这片湖边,心中更加想念经纶,对他的愧疚,也是愈发深了。不知修真尽头,那些大能之辈,是否能够掌控生死,重塑轮回?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将自己那些在意的人,全部复活,或许,自己只是想要承欢膝下,快快乐乐地过完一生。

    王若离的心里,没来由地闪过阵阵悲哀,人生的成长,不可否认,需要面对太多的生离死别了,自己终究只是一个俗世之人,无法摆脱七六,不是一个没有感的人,会为了美好的逝去而悲伤,会为了亲的失去而愤恨。是啊,自己终究只是世间一个泛泛之辈。

    王若离想了很多,想着又想到当年湖心岛上,遇到的那个下凡仙女一般的沐云烟。当年的百年之约,虽然后来看来自己有些冲动,但是不知为何,如今的自己,充满了信心,或许,百年之前,自己真的可以突破涅境呢?不过,光是突破涅境,肯定依然不是沐云烟的对手,自己需要进步的空间还有很大很大。

    何况,自己内心始终存着一点奢望,或许,当初的自己,对于沐云烟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愫,大凡第一次,都是一种深刻的印象。

    一路走来,发现见识得越多,越觉得自己的渺小,世间之大,实在难以想象。还有太多让自己无法企及,高不可攀。

    见识到更多,更加想要前行,一探这些事件其中的奥妙。

    曾经就在这里,王若离才发现自己的开始,人生变得很不一样。

    是在这里得到的那片红枫叶,开启了自己从此不一样的人生。

    兜兜转转,绕了一圈,自己再次回到这里,忽然有了一种回到起点的感觉,有了人生刚刚开始的感觉。

    想到父亲,想到经纶,还有一个自己回来自己,一直在刻意回避的名字,小木,是啊,自己心中对于小木的愧疚,最深。自己甚至没有勇气,前去曾经她掉落的那片山林,唯恐看到曾经她

    掉落下去的那番景。

    永远忘记不了,曾经在这湖畔,天真可的用手捂着自己眼睛的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孩,永远忘不了在荆襄学宫,白樱坡下,樱花纷飞的树下,那个分析得头头是道的女孩,永远忘不了那个在石牛死之后,跑来安慰自己的善解人意的女孩,永远忘不了前往三朝战场时候,那个依依送别的女孩,永远忘不了那个一直帮忙父亲,侍奉父亲,做得比自己还称职的那个女孩,如果伊人还在,那该多好,如果一切都能回到从前,那该多好。

    可惜,世事没有如果。

    王若离心一阵抑郁,是啊,自己回来了。回来了,曾经熟悉的一切,却是全都不在了。

    这一刻,心在剧痛。

    世人皆盼归来,却甚少关注那归来的伤痛。

    红枫湖畔,我王若离终于回来,在这里。

    回,是一种感觉,一种期盼,一种信仰,一种永无休止的心心念念。

    父亲、小木、经纶,以后若离会再来看望你们的,前方的路,还有很远需要前行。

    荆阳王家,从今往后,我王若离自当重新做回王若离,再无那个李弱。只有王若离。

    红枫空间,在这一刻,同样焕发了神采,在这股“回”的带动羁绊之下,流溢着浓浓的怀。

    撬动了心扉,在回之一字上,彻底契合一处。

    似乎红枫空间,一直在等待着王若离的回归,等待着他的这一次“回”。

    红枫空间里面的枫红石壁,发生大动,剧烈颤动起来,上空飘扬的红色文字在流动加剧,变得狂躁,自从乘枫开启之后的那股生机尽没的死气,一扫而空。

    石壁上面,第五片裂瓣剧烈晃动,吸食着流动的文字,回的怀,上升到了极点,在这一时刻,终于破裂开来,打开了一道虚掩的石门,透出了一道深红的微光,配合空间之中的红光倾汇流,慢慢地,渐渐地,堆积而成三个通红的大字“回枫术”。

    回枫之回,是回复,是弥补,是归还,是恢复。

    回枫运转,破门的一个刹那,王若离顿觉自己的心神一晃,体内的衰老气息,在这一刻忽然有了新奇的出现,仿佛有着一种焕然一新的气象,正在等待着自己。

    周灵力,升华之中,变得更有生机。

    王若离的心头闪过几丝欣喜。

    掠湖水边上,看向水里的倒影。见得水中的倒影,那个白发如雪的老者,他的白发有些变灰,而且白发之间,可见几根黑发在其中,十分显眼突兀。

    王若离嘴角一笑,或许,这就是回枫术吧。

    不错,红枫空间或许就是一个循环,有着抽生机,必然有着回复生机,不知为何,自己随着今的开启,已经成功地开启石道红枫之术,对

    于第三片裂瓣,这片居中最高最大的裂瓣,又是什么样的红枫之术,自己充满了期待。或者,若是有幸全部开启五裂红枫,不知是否会产生某种质变?或者是否能有什么意料不到的改变。

    王若离望着红枫湖水,此时的心境,却又是不同了。

    是啊,一个曾经的俊美青年,突然一朝音容俱毁,纵是心再是坚韧,也不可能没有任何心变化。甚至因为音容问题,自己也走过偏锋,心生怨毒过,但是,就在这一刻,王若离心怀大定,嘴角露出了一抹,多年来,不曾有过的舒心笑意。

    或许,这倒郁结心中多年的心结,终于可以解开了。

    后方,红裳轻步走来。

    “红裳,你来了……”王若离正值心舒坦,柔声说道。

    红裳闻声,脸面讶异,急掠而来,抓着王若离的双手,正面看着王若离,脸面现出一丝显而易见的喜色:“你……你的声音……你的头发……”

    王若离尽管还是带着黑铜面具,但是仍然可以感受得出他的欢喜,周透着一股人逢喜事的爽快精神。

    王若离温柔地拉过红裳的玉手,将她拥入怀中,只想紧紧地抱着她,和她分享这份喜悦。

    红裳任由王若离紧紧地抱着,两手上扬,回抱着王若离,靠在王若离膛的脸面一片羞红,却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湖畔红枫,点缀着红色,不久之前还是血色,这一刻,却是变成了喜庆的眼色。

    一种火红的色彩,透着对两人的喜悦之的衬托。

    在那红枫湖畔,那一对男女,就那么久久相拥,在湖面倒映着一队甜蜜的倒影,久久不愿分开。

    后方,红裳轻步走来。

    “红裳,你来了……”王若离正值心舒坦,柔声说道。

    红裳闻声,脸面讶异,急掠而来,抓着王若离的双手,正面看着王若离,脸面现出一丝显而易见的喜色:“你……你的声音……你的头发……”

    王若离尽管还是带着黑铜面具,但是仍然可以感受得出他的欢喜,周透着一股人逢喜事的爽快精神。

    王若离温柔地拉过红裳的玉手,将她拥入怀中,只想紧紧地抱着她,和她分享这份喜悦。

    红裳任由王若离紧紧地抱着,两手上扬,回抱着王若离,靠在王若离膛的脸面一片羞红,却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湖畔红枫,点缀着红色,不久之前还是血色,这一刻,却是变成了喜庆的眼色。

    一种火红的色彩,透着对两人的喜悦之的衬托。

    在那红枫湖畔,那一对男女,就那么久久相拥,在湖面倒映着一队甜蜜的倒影,久久不愿分开。

    后方,红裳轻步走来。

    “红裳,你来了……”王若离

    正值心舒坦,柔声说道。

    红裳闻声,脸面讶异,急掠而来,抓着王若离的双手,正面看着王若离,脸面现出一丝显而易见的喜色:“你……你的声音……你的头发……”

    王若离尽管还是带着黑铜面具,但是仍然可以感受得出他的欢喜,周透着一股人逢喜事的爽快精神。

    王若离温柔地拉过红裳的玉手,将她拥入怀中,只想紧紧地抱着她,和她分享这份喜悦。

    红裳任由王若离紧紧地抱着,两手上扬,回抱着王若离,靠在王若离膛的脸面一片羞红,却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