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离圣 > 第193章 一场错误一场对

第193章 一场错误一场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啊,今天的天气真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徐戟尴尬地笑了笑,窘迫地转眼四顾,寻找着脱出路。

    “哈哈!”雨潇潇不客气的笑声,打断了徐戟的尴尬话语,“处沧溟洞窟,哪来的阳光,哪来的云。”

    “飘花妙君,如果在下说,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您应该能信吧?”徐戟面对着飘花妙君,慌不迭地解释,只是所说之话连自己都不能相信,而且显得尤为心虚,更加没有丝毫的缓和效果。

    后的飘花妙君玉手一抬,一道温婉轻柔的灵力飘扬而起,有如水仙花开,开花在空,空中变得处处都是水仙花的影子。

    徐戟无奈,只得戟相抗。

    但见交战之间,戟光花影,一柔一刚,交错纷杂,虽然没有剧烈的冲撞交锋,但在柔和魅影之下,更加凶险不安,更加防不胜防。

    徐戟明显不敌,被水仙花影的柔劲裹挟而过,往后一连跌出了数步。

    “在下道歉,一定非常诚挚地道歉。”徐戟瞬间认怂,“刚才只是一时口误,并非故意称呼变态……”

    徐戟话语未完,飘花妙君苍白的俏脸愈发沉,又是一道水仙花影席卷而来,灵力的威势比起刚才似乎强过数倍。

    徐戟望着漫天飘卷而来的水仙花影,顿时傻眼,哪敢怠慢,奋力一戟刺出,“震天撼地”,戟光百丈,入花影的浓浓围势。可惜,强横的戟光,有如石沉大海,没有激起多少波澜,便被满天花影淹没了。

    卷袭飘dàng)的花影,气势凌人,迎面而至。点点的花影印在了徐戟的上,登时将徐戟一轰而飞,仰空狂吐了几口鲜血,萎靡地跌摔落地。

    瞧着飘花妙君衣袖一动,似乎想要乘胜再度卷起一帘花影,徐戟哪敢再战,慌忙驭使长戟,就想奔逃。

    飘花妙君嘴角冷笑,拂袖一带,将刚刚临空飞起的徐戟掀翻在地,弄得灰头土脸。

    徐戟满脸憋屈地站起来,有些不岔地气道:“休要得意,等在下前往北疆,请了三师兄助阵,一定登临飘花谷,向飘花妙君好好讨教一场。”

    飘花妙君星眸一瞪,脸面冷峭,玉指往前点出,纷扬的水仙花瓣组成了几个大字:随时恭候。

    徐戟不敢久留,说话之间,再度驭戟远逃,所幸这一次,飘花妙君没有出手阻拦。瞧着飘花妙君的神色,似乎知道徐戟的份,只是想要出气,教训徐戟一番,并没有动了杀心。

    随着徐戟的远离逃窜,这场闹剧,总算消停下来。

    飘花妙君又用一颗死灵珠,和阡陌交换了一瓶魔井之水。

    这时,远方急速飞来三道影,一前两后。

    正是涿鹿王慕容笑,后面紧追不放的则是沙洲、醉醒两位大魔,三人几乎同时

    落到阡陌田地。

    “阡陌大魔,还请放了本朝的皇太孙。”慕容笑落下来,见着慕容勃勃落入阡陌的手中,不有些着急。

    “燕朝偏居北地,却在宋朝这般恣意妄为?”阡陌话语冷淡,并不退让,“阁下二人在我沧溟洞窟直来直去,视若无物,真当我沧溟四大魔,是泥塑的不成?”

    “这一次,确实是本王孟浪了。”慕容笑有些讪讪,脸上堆满了诚意,“冤家宜解不宜结,本王以及燕朝,一定会给沧溟洞窟一个满意的答复。”

    阡陌点了点头,脸色稍霁,似乎思虑良多,并没有直接撕破脸面。

    王若离没有闲心关注慕容笑那边,最后达成了什么协议,因为自己即将遭遇一场难以避免的大难。

    随着雨潇潇冰冷的眼神扫来,王若离彷如落入冰窖,周冰凉,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只怕此时的自己已经被碎尸万段了。

    “带上他!”雨潇潇遽然转,只是冷冷地留下一句话。

    王若离的心里大为焦急,这场劫难,只怕自己无论如何也躲不掉了,尤其还是自己一手造成,怪不得别人,看来只能默默地咽下去,接受死亡的安排。

    正在夏花、冬月二人,恶狠狠地过来捆缚王若离之际。

    飘花妙君抬眼看了过来,玉指一点,一股水仙花影顿时将夏花、冬月二人排开。

    几人见状,有些奇怪地望着飘花妙君。

    “妫水仙,你想干什么?”雨潇潇见着飘花妙君动手拦阻,心里冒出一股无名的烈火,大声质问道,就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一向清心平和的自己会生出这般火气。

    飘花妙君妫水仙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犹豫,看着雨潇潇一副要与自己开架的模样,看了王若离一眼,摊了摊手,退到一边,不再出手。

    雨潇潇心里拿不定妫水仙到底是何居心,只得双手凝力,直接出手,以力化绳,将王若离捆得结实,就势一提,带着夏花、冬月,踏剑远去,几个晃眼,便消失在了远处。

    妫水仙望着几人离开的方向,嘴角鬼魅地笑了一声,不知在想着什么,随即一个闪,离开了阡陌田地。

    一座小山坳,一棵半枯的老槐树边。

    王若离的子被灵力绳索紧紧地缚在树上,动弹不得。

    “散君,我们要如何处置此人?”冬月恭声请示道,“车裂?腰斩?还是剥皮抽筋?或者千刀万剐?”

    “这些手段未免太过血腥了吧?反正都是一死,不如干脆一剑杀了。”一旁的夏花听着,忍不住出声道。

    “此人惹得散君大发雷霆,实在是罪大恶极!一剑杀了,岂不是便宜他了。”冬月虽然不明因由,但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见到雨潇潇当下令擒杀此人时的那股怒

    火,不恨声说道。

    “你为什么不说话?”雨潇潇见着王若离始终缄默不语,不冷哼问道,“你倒是讨饶啊!”

    “种下因,便有果。”王若离脸面释然,像是完全看破了似的,“今的结局,是我自作自受,我无话可说。”

    “你现在心里是不是特别后悔,如果那天狠心下手杀了本君,便不会有今的死局。”雨潇潇一双星眸,死死地盯着王若离说道。

    “不是。”王若离想要摇头,可惜无法做到,只是话语之间,透着一股历世的沧桑,感喟道,“我可以变得没有人,但却不能没有人。”

    雨潇潇听在心里,似乎有些感触,不过,望向王若离的眼神,依旧充满了杀意。

    雨潇潇玉手一招,一把精致短匕从王若离的怀中飞了出来,悬在两人的中间。

    望着冒着寒气的离霜匕,王若离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感悟。或许,死在离霜匕下也是一种解脱;或许,这就是命运对自己的安排。

    雨潇潇脸面冷冽,玉指一拂,离霜匕携着凶厉的劲头,狠狠地扎入王若离的口,带出一泼血花,从后背穿透出。

    雨潇潇银牙一咬,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食指一弹,离霜匕折返飞回,又从王若离的后背刺入,从前穿出。

    王若离经受如此狠厉的两匕,膛尽是鲜血,溅染了大片衣裳,嘴角不住地溢出鲜血,眼角迷离,显然伤势极重,濒临死亡。

    雨潇潇心头生狠,眼眶泛红,正要再发一匕,彻底了结王若离的命,突然,腹中传来一阵不适的感觉,忍不住捂着嘴巴,一阵呕吐。

    估计是雨潇潇刚才与徐戟动手,受了一点轻伤,此时动用灵力,牵动了体内的伤势,这才造成恶心干呕,所幸没有吐血,看来伤势轻微,没有什么大碍。

    夏花、冬月二人见到雨潇潇的状,连忙上前相扶,一脸的体贴关切。

    雨潇潇况稍定,踌躇了半晌,不知道在思虑着什么,俄顷,回转来,狠狠地剐了王若离一眼,愤愤地将离霜匕一把摔在地上。

    “我们走!”雨潇潇当先御剑,升空飞起。

    “散君,那他……”后面的夏花,望着雨潇潇突然飞而起,有些不知所措,忍不住指着王若离问道。

    “此处山间,有的是豺狼虎豹,反正他已受重伤,放着让他自生自灭,成为野兽的腹中餐,倒是一项不错的选择。”飞到高处的雨潇潇没有转,只是冷淡地说道。

    “可是……”夏花还待再说,却被旁脸色古怪的冬月,轻轻碰了碰手腕,拉着一起,跟上了雨潇潇。

    山坳里,只留下受伤待死的王若离,还有流淌一地的鲜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