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离圣 > 第002章 红枫湖畔垂钓叟

第002章 红枫湖畔垂钓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时值中元,镇上的人张灯结彩、爆竹舞狮、游园戏会,用以驱散时节的阴郁清冷,并喜欢在镇上的红枫湖上泛舟赏月,放莲灯祈福守愿。

    也不知,是不是沾了时节小镇热闹的缘故,最近几日,王若离的身子倒是有些好转。

    话说王若离来到洛水镇,虽久居卧病,但还是结识了不少的少年玩伴,一来身为荆阳王家独子,身份尊贵,巴结者众多;二来少年心性,难免贪玩任性,认识诸多游玩少年,自不在话下。

    其中最为要好的有四个,一个是镇东财主黄家的三儿子,名叫黄金裕,名字倒显贵气,却是个十足的小胖子,伙伴们都喜欢叫他黄三胖,看似外表憨厚,实则鬼灵精怪,身处商贾富裕之家,因为资质乏顿,修炼不成,转而经营商路,交朋涉友。

    还有一位是镇上震阳镖局阮家的儿子,名叫阮经纶,打小喜欢舞枪弄棒,大字不识一个,白瞎了父辈为他取了这么文艺的名字,不过身在武艺之家,不谈诗书,长辈们倒也不多计较。阮经纶从小训练,练就了一副精壮身体,虽然年仅十一,身长却已过七尺,还是练气期修者,听说不久前的测试,已然打出了60气之力,堪称这群小伙伴中的第一强者了。

    另一个名叫糜非,年过十三,生得一张小白脸,俊俏风流,总是自诩王族后裔,虽然常常因此被小伙伴调笑,但也不影响他自夸的心境,每日里总要挂在嘴边唠叨几遍。糜非没见过自己的父亲,而是一直跟着母亲在镇上生活,母亲经营的豆腐店,味道鲜美,生意红火,远近闻名,更被称为“豆腐美人”,也算是小康之家。其间虽贪慕糜夫人美色者众多,不过也从未听闻有什么流言传出。

    最后一名则是个小女生,年纪也最小,是守镇军官校尉叶无双的小女儿,名叫叶秋水,模样可爱,讨人喜欢,梳着两条小辫子,成天没什么主见,是个习惯跟在众人身后,叫着“若离哥哥”的小跟屁虫。不过却没人敢轻视她,毕竟其父乃是洛水镇最高的领兵军官,手握兵士上千的校尉。

    这一日傍晚,王若离用过晚膳,喝完日常的汤药后,便起身出了院门,随身只带了于老一人。

    门外街口附近,已有小伙伴带着小厮跟班,等在那边了。

    “离哥儿,这边!”刚出院门,接口的黄三胖招着手,扯着鸭公嗓门喊道。

    循声望去,王若离便看到街角站着的阮经纶和黄金裕,一个身高近一米八,一个身高一米四,脸上同样的稚气未脱,站在一起,分外惹眼。

    几人汇合,带着跟班,浩浩荡荡地往了叶府而去。

    走到府门口,已见糜非带了叶秋水出来,今日的叶秋水竟然没再梳着两条小辫子了,而是让头发自然垂下,两鬓的发丝随风拂动,却又恰恰遮衬脸颊,平时有点小婴儿肥的脸蛋,此时看来竟多了几分小女人的韵味。

    叶秋水见到王若离,便欢快地跑了过来,一把挽上了王若离的手臂,嘴里甜甜的叫着若离哥哥,搞得旁侧的几个发小目瞪口呆,摇头奈何。

    一行众人顺着夜晚热闹的人群,来到市集。洛水镇虽是荆阳城下辖的军镇,但总人口也逾50万,光是军镇的市集中心人口就有20多万。

    此时早已人山人海,各样火光烛光,辉映如白昼,更有各种摊位趁机贩卖各式玩具礼品,还有各种精彩的杂耍马戏、各样诱人的美食小吃……

    渐渐入夜,几人玩累了,便吩咐小厮去买了几盏莲花灯,美其名曰,去红枫湖放灯祈愿。

    红枫湖,凉风习习,虽然夜色渐深,但湖畔四周的人流依然很多,偶尔还有几声嘤声和语,

    (本章未完,请翻页)

    随着细碎的欢笑声渐渐往密林深处凑去。

    黄三胖最是按捺不住,呼啦呼啦地直跑到湖畔,招呼小厮点了个莲灯,正准备放入湖中。

    忽然,旁边传来一阵骚动声,不知是谁惊喊了一声,“涨水了!”

    几人往湖中一看,从湖中央袭来一堵灰蒙蒙的墙,不,这哪是涨水,哪里是墙,分明是湖水凭空高了数丈,呼啸着朝岸边卷来,入目看去湖中那些早前放着的莲灯,大半都被水墙卷起扑灭,也幸亏有这些亮光,才让湖边众人发现这一突然的变故。

    黄三胖吓得一哆手,莲灯都掉到了湖里,旁边的于老眼疾手快,抄起黄三胖,一手拉过王若离,展开身形,急急向后退出数丈,水墙依旧奔涌而来,只得带着两人跃上湖边的大树枝干。

    其他跟班中的护卫也纷纷效仿,带起叶秋水和阮经纶,至于那些小厮可就没这么幸运,和那些来不及跑的游客一样,被卷进了水里。

    王若离环顾身边众人,不见糜非,极目远眺,借着微弱的光亮,隐约还是看到前方糜小白脸沉在水里,正露出他那茭白的脸在呼救。

    “于老,麻烦救救糜非。”王若离有点焦急。

    于老看了下远处湖心水势稍缓,又得少爷吩咐,这才慎重道,“少爷放心,您且待在此处不动,老奴去去就来。”说着便跃下树梢,往糜非处掠去。

    这时,一道闪耀的红光从湖心突起,往天空直飞而去,倘若仔细观望的人,一定能看到在这道红光的中央,分外鲜红,形状更像一片妖红的枫叶,只见这片妖红枫叶飞速射入天空,竟似无限扩大,顿时,随着红光的快速蔓延,整片天空都变得通红一片,仿佛天空都在火烧,经久不散。

    说来奇怪,上方的天空变的如此光亮鲜红,地下的湖畔四周竟无一点红光,尤似在黑夜里。

    在不知道多少里之外,一座山峰间的巨石上,一个身着皎白银雪纱裙的女子,惊喜地盯着身前的一面古镜,只见镜中正是红枫湖此刻火烧天空的景象。

    “神魂破灭之气外泄,引发火烧连天之景,太好了!真的是火烧连天!”白裙女子理了理清风拂乱的细鬓,轻启芳唇,嘴角撩成一道弯弯的小月牙,“终于找到火云太上的殒身之所,看方位,应该是在神元大陆大楚仙朝境内。”

    白裙女子轻身站起,收了古镜:“可惜破灭之景只有一次,大楚仙朝范围太广,找寻起来还得颇费功夫。”说话间,白裙女子的身形已消失在山峰之间。

    同时,在遥远的天空之上,一座古色古香的宫殿若隐若现,悠悠地,从宫殿里面传出一声沧桑的叹息:“奈何终究敌不过岁月,奈何,奈何,可奈何……”

    “崇明老头,该你落子了,输了就乖乖认输,别扯什么奈何若奈何!”一道粗犷的声音,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前者的叹息。

    “放屁,沐老四,我崇明怎么可能会输!”前者不甘心地愤声辩道……

    于老抢身救回糜非,裹着他登上树梢一望,骤然发现,少爷人呢?

    旁边黄三胖叶秋水几人,也是面面相觑,皆不知王若离何时不见了。于老大急,又是飞身下树,里里外外寻找王若离去了。

    话说刚才王若离骤逢湖水逆灌,原本身子就弱,这下沾了湖水的湿气更加不堪,只见身前一个浪花打来,王若离脚下一个踉跄,竟是直接跌落了枝头。

    然而并没有想象中的落入水中,而是变成了坐在一片青草之上。

    王若离站起身来,只见眼前的景象,似乎与数日前在湖畔戏水时的场景一般无二,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也是同样的红枫满山,湖水清冽,青草萋萋,只是在不远处的湖畔,多了一位白发老叟,此时正坐在那边垂钓。

    眼前平和的景致,相比方才的鸡飞狗跳,倒显得几丝诡异。

    王若离轻步走近垂钓的老叟,躬身道:“这位老丈,请恕小子冒昧,敢问此乃何处?”

    老叟放下钓竿,斜身微微看了王若离一眼,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数日前,你小子才在此地玩耍,怎么的,竟不记得了?”

    王若离闻言,心里咯噔一慌,果不其然,自己恐怕已经落入他人掌控之中,只是不知眼前的老叟究竟是何人?想来绝非等闲之辈!

    正在王若离思虑之间,湖面的浮漂连连溅水晃动,像是有大鱼上钩,老叟见此大喜,赶忙操起钓竿,右手往上奋力一拉。王若离的视线也随之瞧去,正想看清钓出水面的是什么大鱼!

    忽然,眼前的景象骤然生变,变成了两人站在红枫小筑的凝红堂前,只见堂前的红枫叶随风轻曳,似乎正对着大堂横匾的“天道酬勤”四个遒劲大字点头示意。

    老叟悄然回身,对着王若离道:“半年来,也不知是谁总是在这匾下闷闷而立,徒自嗟叹;也不知是谁曾经对着这四个大字嘶力呐喊,天道酬勤?为何老天让我的身体如此孱弱?为何我如此勤奋修炼却一无所成?”

    王若离心内百感,答不出话来。

    老叟见王若离面布难色,只是摇了摇头,眉眼间一个开合,眼前之景再次变化,变成了两人立身于漫山的枫林之中,只见两人身后是一方高石,石上用古体书着三个苍劲大字:枫林山。

    老叟轻抚着这几个历史沉淀的大字,像是在自言自语:“当年,我挥剑用法力刻下这三个字,自此远离故土,一人一剑,笑傲苍穹,想来已经五千余载了。”

    老叟没有理会王若离,而是接着叹声道:“人之垂老将死,终究惦记着落叶归根,唉,这难道就是天道轮回?”

    王若离不由在心里诽谤:大言不惭!谁人不知修者不拘束缚,逆天修行,已然违背天道伦常,通过修炼获得一般人没有的能力,且多经历风雨,自身必然有所付出,所谓万物平衡有序,大抵如是,所以修者虽然更加强大,但往往年岁不如平凡的悠闲家翁,除非是灵境之上……

    老叟徐徐说完,转眼看向王若离,眼角露出一丝慈祥:“你小子可知,你的身体太过羸弱,不出意外,你将活不过十八岁!”

    王若离听到老叟的论断,心里莫名的有种解脱之感,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如翻江倒海般的不甘。

    “请老丈帮我!”王若离心内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绳草。

    “你我非亲非故,老夫为何帮你?”老叟含笑看着王若离。

    王若离顿时语塞。

    “哈哈!”老叟畅怀大笑,“人生在世,当自在洒脱,纵情快意!老夫神湮之际,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就是觉得和你有缘,就是瞧你顺眼,仅此足矣!哈哈,小子你回去吧!”

    突然,一片红光晃眼,王若离再度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竟又身处树干之上,之前的种种,仿若梦境,只有手心躺着一片鲜红枫叶,告诉着自己,刚才的一切并非做梦!

    这时,于老刚好掠上树枝,见到王若离,惊喜道:“少爷,你回来了!”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王若离点了点头,当下把枫叶放入怀中收好,带着大伙儿离开了红枫湖畔。

    此时其实湖水已经逐渐恢复平静,只是苦了方圆数里内的居民农户,街道住宅农田等都遭受破坏,不少鸡鸭牛羊流失,更有不少人被大水冲走,踪迹全无。

    (本章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