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169.女人心海底针

169.女人心海底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其实,美美心里烦的,并不是姚远说的这些。

    在矿机呆这么多年,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她很明白。

    她上去的时候,不也是把不听话,反对自己的那些人给整下去了吗?

    我不管你有没有本事,你心里反对我,总想给我整点小障碍,搞点小破坏,你就是再有本事,我也不用你。

    当然了,学生出身的美美,没有这个狠心。可她背后站着个国企工作经验丰富的姚大傻啊。

    没有狠心你就别当干部,否则只能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这是姚远总结自己国企十几年的工作经验,得出的最正确结论。

    美美可以这样整人家,矿机换一个老大,她失势了,人家当然可以这样整她,放她到一个有职无权的位置上,已经算是客气了,她还有什么好烦的?

    她是烦蒋卫东,跟个哈巴狗似的,就没有一点男子汉的气概。

    人家心里不痛快,你就不能像大傻姐夫这样,和自己争论几句,劝解几句,让人家把心里的火往外发发啊?

    还有,就是笨死。拨一拨转一转,到现在连个摩托车都骑不好。

    关键还是,美美有心里话没处说。大傻姐夫现在忙,没时间搭理她。再说她结婚了,老是和以前一样小姨子、姐夫闷在一起,让人家蒋卫东看着也不好。

    没有蒋卫东,有啥事还能和大傻姐夫说说,心里还敞亮点。这下好,蒋卫东来了,大傻姐夫也不管她了,她能不烦蒋卫东吗?

    喝着茶,姚远听美美委婉地把心里这些烦恼说出来,就许久没有说话。

    过一会儿,他问美美:“原先我总是跟你说,考虑问题要换位思考,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想想。你站到蒋卫东的角度上,考虑过没有?”

    美美就不说话了。她还真没那样考虑过蒋卫东。

    姚远就说:“你想想啊,他从一个副处级,被人家降到科级,而且还被弄到全厂最苦最累的车间里去,他心里会是个什么滋味?恐怕比你的日子都难过!

    可是,你见他抱怨过没有?还是那样笑嘻嘻的,还是那样对你好,唯命是从。

    他没心没肺是不是?不是!他是把自己心里的痛苦深深埋着,不说出来。因为他知道你现在心情也不好,他不想因为自己影响你,让你更难过!

    这是什么?这就是男人,有担当的男人!

    美美啊,不说别的,就只说他这一点,你就可以看出他做人的刚毅与豁达,这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啊!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去爱吗?

    他为什么对你这么唯命是从,为什么从不和你发脾气?他没有脾气吗?你错了,男人都有脾气。

    你一个厂级干部,有随便出入门岗的权力,他有吗?没有!可是,为了你,他不时就得去找车间主任,舔着脸跟人家请假,仅仅是因为你在厂里呆烦了,想早一点回家!

    他跟你说过自己的为难没有,从来没有吧?可他为难不为难?为难!

    姜美美,你想想,这世界上,除了蒋卫东,谁还肯这么对你,刘健行吗?恐怕不出三天,你们俩就能打起来!

    他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好?因为他爱你呀!

    他不是个没骨气的人,可为了你,他什么都肯做!

    姜美美,有这么一个男人深深爱着你,你就知足吧!

    与其找个自己爱着他,他却不爱你的人,不如找个你不爱他,他却爱你的,这句话你总听过吧?而且,我记得这句话还是你告诉我的。

    话反过来说,这么一个有担当,有心胸的男人你不爱,你打算去爱谁?

    你为什么不爱他,就是因为他不能想到你心里去?可女人心海底针,你不和他说,他是神仙呀,可以猜到你心里想什么?

    如果你好好和他说,把你心里希望他成为什么样的男人的话告诉他,他会像现在这样盲目,这样慌张,不知道怎么对你好吗?

    你都不了解他,先烦他,不和他沟通,然后就挑人家一大堆毛病,你怎么就不看看自己有多少毛病呢?

    我告诉你姜美美,你就是让妈和你姐姐惯坏了。蒋卫东不是我,我要是蒋卫东,一天我能打你三遍你信不信?早晚把你这些臭毛病给改过来!”

    姚远说完这些,才发现美美坐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默默地哭了,眼泪早就顺着两个眼角,留到下巴下面去了。

    姚远还奇怪呢,我没说多么严重的话啊,她怎么好好的哭成这样了?

    这时候就听美美说:“姐夫,他要是能和你这样,我就会爱他!”

    这下,就轮到姚远尴尬了,这说半天,怎么转到他这里来了?

    姚远赶紧训她:“别胡说八道,赶紧把眼泪擦了!”接着就缓和了语气劝她,“我不是你姐夫吗?你这样想,让你姐和妈知道了,咱这个家还过不过啦?”

    美美就抓起茶几上的抹布擦眼泪。姚远原本想说那东西不干净,或者去找个毛巾给她,现在也不敢去做了。

    这个姜美美,这不没事干捣乱嘛!

    美美拿抹布擦了泪,这才说:“我知道这样想不对。可是,我就是喜欢你这样儿的,他哪怕多少跟你差不多呢!我越想就越烦,越烦就越不愿意搭理他。”

    姚远一个劲咧嘴。心说,这个小姨子,她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啊!一个小慧都搞的他整天心惊肉跳了,再加上个小姨子,他就直接不用活了!

    他就再劝美美:“其实吧,蒋卫东不比我差,他就是比我正统一些。这个好办,你只要告诉他,你不喜欢正统男人,他爱你,相信就会为你改变的,是吧?

    这蒋卫东吧,他现在就是一块白布,你可以随意往上面添加色彩不是?你慢慢培养他,他将来一定比我好更多的。你看,我爱你姐,可我也没像他对你一样,对你姐这么好过不是?”

    姚远都快让美美给挤兑的,不会说人话了。

    美美也知道自己心里的委屈憋多了,连心里话都给一下倒出来了。

    她就是再喜欢她的大傻姐夫,也不能和亲姐姐抢男人不是?再说大傻姐夫爱的是她姐姐啊,抢她也抢不过姐姐。

    得,就按大傻姐夫说的,一会儿睡觉好好想想,怎么把蒋卫东给培养成大傻姐夫吧。

    她就说:“姐夫,我就是心里堵得慌,现在都说出来,哭一阵,心里敞亮多啦。你放心吧,我不会给你添乱,会和蒋卫东好好过日子的。”

    姚远终于长出一口气说:“这就好,这就好。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想想就又说:“你如果觉得在厂里玩够了,不想干了,咱们就不干了,辞职出来。说实话,现在矿机这个样子,早晚还是要垮掉,干不干的,也没啥意思了。”

    美美就问他:“辞职了我干什么呀?你弄的服装公司我又不懂。”

    姚远嘿嘿一笑说:“我不见得就只搞服装啊。我问你要我那些图纸,你现在知道,我什么目的了吧?”

    美美就吃惊地看着他:“你那时候就猜到有这一步了?你是怎么猜到的?”

    姚远神秘地一笑说:“这个就复杂了,咱们有时间再说。你如果不愿意在厂里了,就做好思想准备,我的制衣设备有限公司,将来会缺个总经理。还有你那些手下,包括蒋卫东,你要组织一个班子,一旦工程开始运作,你的班子就必须可以直接接管过来,不用我继续操心。”

    美美就笑了。一个万人大厂她都玩的滴溜转,管个制衣设备厂,小意思!

    姚远还真想搞制衣设备了。随着改开的即将到来,这片古老的土地,将会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人们对物质文化的追求,将会达到一个质的突破。

    那个时候,各种品牌的服装,将会遍布中华大地。而生产这些品牌服装的工厂,自然需要大量的制衣设备和生产流水线。

    他要争取在这个改开的前夜,把自己生产制衣设备的工厂先建立起来。

    建工厂当然就得需要投入巨资了,他没有那么多钱。但他可以贷款啊。

    这个时候,社会上,改开的暗流已经开始涌动。好多的银行,都在积极寻找能够贷款的对象。但你没有资产做抵押,大额贷款人家肯定不敢贷给你。

    姚远有他的服装公司啊。虽然他玩的这个服装加盟模式,所有的服装店都不是他的,就连省城的旗舰店他都倒出去了,就是为了不当出头鸟,不暴露自己过多的资产。

    可现在小慧那边的制衣厂,已经归并到他的服装公司了,他的固定资产已经不少了。

    他可以利用这些固定资产,向银行贷款,再去建一个制衣设备公司。

    如果美美愿意离开矿机来帮他,那么,这个制衣设备公司的领导班子都是现成的。

    美美已经理解了工厂不能独立生存,必须职能化公司化的道理,在矿机的时候,就开始把矿机逐步公司化了,只是不等她彻底完成公司化,就让人家给整下来了。

    她过来,直接搞一个制衣设备公司,是没有问题的。

    贷款建厂毕竟是有风险的,小慧虽说表面上没有服装公司的股份,可是姚远不能装傻,这制衣公司有人家一半的资产啊。再说,现在小慧也不能算人家了。

    他得先和抗抗商量,征求抗抗的意见。

    抗抗当然不赞成姚远搞这么大的事业。事业越大他就越忙,越忙就越没时间和她在一起。

    再说事业搞大了风险就大,她就更要为他担心。

    可是,抗抗是明事理的人,不会因为自己不愿意男人做事业就会出面阻挠。

    既然姚远已经下决心搞了,那就搞呗,失败了大不了大家再过穷日子,没啥了不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