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156.强行报复的结果

156.强行报复的结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慧这边虽然依旧没醒过来,但病情基本稳定,没有恶化的迹象。

    省里的颅脑专家也过来了,医院也成立了救治小组,一切井然有序。

    姚远守在医院里也没用,他就打算去找大橘子了。

    不料,不等他去找大橘子,大橘子自己来了。

    那是当天下午的时候,姚远询问了抗抗经过以后,分析给抗抗听,抗抗吓了个目瞪口呆。

    不至于吧?她没得罪什么人啊?那四个人为啥要对她不利?

    没等姚远跟她分析原因,张冉就上楼来,告诉姚远,大橘子来了。

    姚远就和抗抗下楼,并嘱咐抗抗,沉住气,不要说话,看大橘子要说什么?

    大橘子不是坏女人。她觉得这次祸闯大了,也不想逃避,干脆就和姚远说清楚。就是姚远不原谅她,送她去坐牢,她也认了。

    这事说来奇怪。当她认定自己被欺负,祸首是姚远的时候,心里对姚远是恨之入骨,恨不得用自己可以做到的,最很毒的办法对付他。

    可是,她知道冤枉了姚远,事情是小慧干的,心里竟然对小慧恨不起来。她自己都闹不明白,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也许,是她和小慧同病相怜的缘故罢?

    姚远和抗抗一前一后下楼来,把大橘子让到沙发上坐下,面色平静,一句话不说。

    抗抗得了姚远嘱咐,也是面无表情,只默默地坐着。

    大橘子并不注意他们两口子的态度,开门见山就说:“姚大哥,抗抗,是我误会你们两口子了,我一直以为,是你们在和张家过不去,在故意找事报复。

    其实,你们和张家怎么样,我也不在乎。只是,我受到了牵累,被搞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所以心里就恨上你们了。现在,我知道我错了。”

    姚远依旧不动声色,在大橘子讲完了,这才不紧不慢说:“这些,咱们以后再说。我现在想知道的,是小慧这个车祸,是怎么出的?”

    大橘子说:“这个,还是跟我误会你们有关。”

    接着她就把过去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遭受的侮辱,都原原本本讲了,听的抗抗不由瞪大了眼睛。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些痞子会这么坏。都是一个厂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就是父母上一代,说不定就都认识。这个王强,怎么能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

    姚远倒没感觉出什么,除了同情大橘子,他也不好表示什么。

    这个年头,人心险恶。特别是王强这种痞子,极度自私,为了一己私欲,又什么事干不出来?

    说完这些恩怨,大橘子又说了自己要报复姚远的计划。然后说了小慧来找她,把事情解释开了,她才知道冤枉了姚远,赶紧和小慧去救抗抗。

    这时候,姚远听得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小慧再晚一点赶到,抗抗就遭殃了!

    抗抗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是吓得面色苍白,一个劲哆嗦。

    大橘子把所有的事都说出来,心里反而淡然了,接着就说:“我知道,我干的这些事情,已经够上违法犯罪了。你们可以通知公安局抓我了。不过,他们四个家里都有老婆孩子,跟张建国这几年,的确也没弄几个钱。绑抗抗,也是我胁迫他们的,再说他们也没真干。希望你们饶了他们,让他们安心回家过日子吧。”

    姚远沉默了许久,他不知道怎么处置大橘子。

    报案,大橘子肯定会进去。虽然策划这个阴谋,是大橘子干的,那是因为她遭受了非人的侮辱,失去了理智才会这样干的。

    可是,当她知道自己冤枉了姚远,立刻就知道挽救自己的错误。要不然,昨天出事的,就是抗抗了。

    从这一点上看,大橘子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值得同情,也值得他去原谅。

    如果小慧现在好好的,他相信,小慧会原谅大橘子。

    可是,小慧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他不能替她做主。小慧的家人,会原谅大橘子吗?毕竟没有大橘子策划这场阴谋,小慧就不会出车祸。

    如果这事让小慧的家人知道了,他们不原谅大橘子怎么办?

    那样,大橘子就得坐牢啊!

    从姚远的本心来说,他也有点恨大橘子,敢用这么阴毒的计策算计抗抗。

    可他又有些同情她。这女人可怜,被迫跟了个人渣,又遭受了非人的侮辱,心态变得很毒,也是有情可原。

    同时,大橘子恩怨分明,有错必改的直爽性格,又是姚远喜欢的。不愿意就这样,把她送到牢里去,那样她一辈子就全毁了!

    思考了许久,姚远才对大橘子说:“你的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决定,应该怎么办?因为,小慧现在还没醒过来。

    如果,小慧有一天醒过来了,我想,小慧想怎么对待你,我会尊重她的意思。

    如果,小慧再也醒不过来了,那么,你应该为你犯的错误,承受代价!”

    大橘子听姚远这样说,就站起来了,淡淡一笑说:“好吧,我就在家里等着你的决定。你放心,我不会跑,哪里都不会去。小慧和我一样可怜,我就是为她偿命都心甘情愿!也好让她在黄泉路上,有个伴!”

    说完,大橘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姚远和抗抗都站起来,一直目送着大橘子走到大街上,消失在人群里。

    抗抗突然就冲过去,扑到姚远怀里去了,哭泣着说:“要是没有小慧,我就完了!我要是遭受了大橘子那样的侮辱,我绝不活着!”

    姚远搂紧了抗抗,感受到了她浑身的颤栗。

    过了许久,抗抗才平静下来,身体不再颤抖。

    姚远拍着她的背,安慰她说:“都是我不好,不该留你一个人在家里。放心,以后再不会有这种事了。”

    心里却在感慨,这就是小慧不听劝告,强行报仇的结果啊!

    抗抗却突然说:“小慧是为了躲开我,才让车猛地拐弯,翻到护坡下面去的。她对我太好了。

    如果,她这次醒过来,还是要跟你的话,你就要她吧,我不吃醋了。”

    姚远就拍她头一下,责备说:“胡说是么呢?一夫一妻,是咱们国家的基本制度!哪有拿自己的男人当交换筹码的?亏你想的出来!”

    大橘子从姚远这里出来,果然就回家里等着,哪里也不去,只每天去张顺才老婆那里,照顾她起居,给她做饭。有时间了,还会去医院看看小慧。

    小慧一直在重症监护室里,没有知觉。

    那时候的重症监护室,不像现在这样,有单间的。都是好多危重病人集体住在一个大间里,和普通病房唯一的区别,就在于那个大间里有各种监测仪器。还有,就是里面只有专业护工,不许家人进入。

    但也不是说就永远不许病人家属探望病人。每天下午三点,会给家属一个探视时间,一个病人只允许两个家属进去探望。进去之前,要换医院发的无菌衣和鞋套,戴无菌口罩,头也得用无菌帽包严了,才能进去。

    探视时间只有十分钟,不许喧哗,探视时间一到,必须立刻出来。

    小慧始终不醒,大家都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最后,姚远就让大家都回去,只留一对夫妻在守候室里,随时听候医生传唤。

    守候室里,每个病人就给家属留一张床,两个人不是夫妻,没法在一张床上睡呀。

    小慧是女的,留下俩男的,万一有个私密事儿需要处理,不太方便。留下俩女的,有时候用担架车推着小慧去医院其他科室做检查,女人力气小,从病床上把小慧往担架车上倒的时候,又费事。

    所以,最终,姚远还是决定,留下夫妻一男一女是最合适不过的。

    大家每隔几天换一下班,这对夫妻走了,那对夫妻再来,其余人就都可以回去了。

    小慧的企业里,都是本村本族的亲戚,夫妻多的是,随时安排就行了。

    王家疃的人,除了服小慧,就是服姚远。这俩人只要有一个在,就会秩序井然,要不然就群龙无首,乱哄哄一片。

    如今小慧这样了,但是姚远还在,大家就还有主心骨。村上有什么事,大家就主动打电话过来请示姚远。姚远就代替小慧,管着她的企业和村子了。

    这样,医院里有俩人照顾着小慧,姚远夫妻再不时过来看看。村里没有大事,姚远就不用过去,只在电话里说说就行了。

    大橘子有时候也会来看小慧,她一般选择在下午的探视时间过来,进重症病房去看小慧一眼,和小慧说上几句话。尽管小慧听不到,也不能回答,她还是希望小慧能尽快好起来。

    像她这样,到了这步天地,已经活的毫无乐趣了,也不在乎姚远将来会怎样决定她的命运。说不定进去坐牢反而比在外面这样百无聊赖地呆着好呢。

    她过来的时候,有时候也能碰到姚远,就和姚远一起进去,探视小慧。

    她不避讳姚远,姚远问她什么就说什么,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这倒让姚远觉得,大橘子是个不错的好人。可惜的是,她这辈子毁在张建军手里了,不由就从心底生出对她的可怜来。

    碰到的时候长了,姚远就发现,大橘子每次来,都有两个男的在外面跟着她。

    抗抗碰上了,就告诉姚远说,那就是那天试图绑架她的四个男人当中的两个。

    姚远就直接问大橘子,你不说那四个人都回老家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毕竟这四个人最终没有对抗抗动手,姚远也没想对他们怎么样。

    听姚远这样询问,大橘子就无奈地苦笑了。

    原来,出事以后,大橘子把自己所有的积蓄从银行里提出来,给了这四个人,让他们回家。

    可是,四个人谁都不忍心离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