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69.自造摆头电风扇

69.自造摆头电风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姚远不喝了,刘健不好强求,但他心里,的确有好多话想和姚远说。

    他觉得,自己找到知音了。

    其实,只要自己需要,姚远可以和任何一个人成为知己,这是他做培养干部锻炼出来的能力,充分去掌握别人的心理,知道别人需要什么。

    这种能力,需要经历,需要丰富的做人经验。

    美美还年轻,阅历不够,在这方面,还差的很远。

    这也是姚远所担心的。有时候,他不得不亲自出面,来给美美笼络人心。

    尽管刘健还想和姚远说很多话,请教他好多问题,姚远不想再谈下去,他也就只得作罢。

    最后,他问姚远:“傻哥,你说我怎么才能提高我的说话水平呢?”

    能意识到自己谈话水平不足,这说明刘健在谈业务的过程中用心了,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知道自己有不足而试图改进,这就叫上进心。无论世界处在什么时代,有上进心的人总是难得。像刘健这样,有上进心且有头脑的人,就更难得。

    可惜,美美还看不到这一点,一味和刘健斗心眼儿,这就欲速则不达,与用刘健的本意,南辕北辙了。

    姚远觉得,刘健这个人是可用的,就耐心回答他的问题说:“文化知识积淀,决定了一个人的谈话水平和层次。多读书,多了解世界。”

    刘健就点头说:“傻哥,你又说到我心里去了。上学的时候正赶上最乱的时候,就没好好念书,我也是觉得自己读书读少了,好多东西不知道。”

    姚远听他这么说,就只点了点头,过一会儿才说:“人啊,处在什么环境,就会学什么环境。整天跟王强他们在一起,你的行事做派就接近他们。最好,还是少和他们来往,当然了,不来往,你也就不受影响了。”

    刘健就看着姚远,郑重地点点头,把杯子里剩下的酒喝光了。

    这一年的夏天太热,姜姨和孩子们受不了,都在屋里呆不住了。姚远满城骑了摩托车转悠,想找到有卖电风扇的。

    结果,和买电暖器一样,他又失望了。都八十年代了,竟然没有电风扇!

    而这些东西,包括他做菜想用的味精鸡精,动乱之前,商店里都是有卖的。

    没有不要紧,老子自己造!

    那时候,厂里也卖垃圾。一些不用和废弃的机电配件,在仓库里积攒多了占地方,就通知生资公司的废品回收站,到厂里来收购。

    废品回收站是公家的,和矿机公路边上那个饭店的服务员刘姐一样,也没啥好的服务态度,厂里十遍八遍的打电话,都不一定肯来。

    随着周边乡企的增多,乡企也需要一些这样那样的配件,却在市场上买不到。

    有人就看上了这个空子,主动去厂里收购这些不用的机电配件,把它们分类,再高价卖给乡企。

    久而久之,在市郊就形成了一个这样的机电旧货市场,从最大的机床到螺丝大小的小零件,都有卖的。

    姚远就骑摩托去那个机电旧货市场,转了一天,来回跑了好几趟弄了一个小的三相电动机,又弄个大铁圆盘,一根钢管,还有两块铁板回来。

    然后,他让美美去厂里给他借来小型两项电焊机、手枪钻和丝锥一类的工具,就在自家的院子里,顶酷暑,战高温地开始了他自造家用电风扇的历程。

    美美听说他要自己造个电风扇,也跑过来看,看到那个三相电机,不由就笑了。

    电动机的电源是三相的,家庭用电可是两相的。就算你造出电风扇来,家里没有三相电源,你怎么用啊?

    姚远说你大学里的机电知识是怎么学的?三相是啥,不就是三个正弦波的交流电吗?我给两相电加个交流电容,一个正弦波是不是就变三个了,电机能不能转?

    美美就是一愣,理论上确实如此。

    她就说:“这不就是两相电机的偏转线圈吗?你弄个两相电机来多省事?”

    姚远说:“废话,能找着两相的我弄三相的来干啥,吃饱了撑的?”

    美美就说:“可三相电机线圈阻值是一样的,偏转线圈和动力线圈阻值一样,能行吗?”

    姚远就摇头叹气说:“你呀,还是脑子太死,这么下去怎么能当大领导呢?你管他一样不一样干吗?我就问你,我加个偏转电容,它能不能转起来?”

    美美想想说:“应该可以转起来。可是,那样的话,一项的线圈负载会比其他两项大,容易烧掉。”

    姚远说:“我这电机带动什么呀?机床还是变速箱?我带个风扇翅子,它能出多大力气?还烧掉?我看是你脑子烧掉了!”

    美美就笑了:“你这脑子啊,根本就不是人脑子!”

    果然,大圆铁盘连接上钢管,风扇的底座就有了。在钢管上平着焊上一块铁板,钻孔攻丝,电机就连接到底座上了。

    姚远弄一块一个毫米厚的铁板,连錾带割,就出来三片风扇的叶子,再敲敲打打,让这些叶子变成倾斜的螺旋状,最后焊到一个带了键槽的圆管上,喷上漆。

    漆干了以后,把风扇翅子连接到电机上,端面用螺丝固定,一送电,风扇翅子就转起来了,虽然不怎么平衡,震动大一些,可风还是不小。

    有风了,就是这风扇翅子没有隔离罩,万一谁靠近了被翅子打着咋办?

    这个姚远还有办法。他开专卖店的时候,不是买了些粗筛网,钉在墙上挂衣裳吗?这下派上用场了。

    他用几根根粗铁丝做骨架,焊接在一起,形成风扇罩的样子,再用粗筛网做了个罩子,在电机上钻孔攻丝,用螺丝固定到电机上,再用铜丝把两片粗筛网做的罩子绑到一块儿,风扇就有罩子了。

    这下把姜姨乐的,他这大傻女婿太有才了!吃饭的时候,有这电风扇吹着,再也不会汗流浃背了。

    有大傻在跟前,姜姨和美美吃饭的时候穿过于暴露不方便,每天吃饭就跟上刑差不多。

    关键是姜姨还得喂媛媛,媛媛不让抗抗喂,就欺负她姥姥,这罪遭的,别提啦。

    这下就好了,大家不用再跟往日一样,吃饭赶紧扒拉到嘴里散伙,又可以从容地聊天砸牙了。

    可姚远忘了一样,这风扇不像以后商店里卖的立式风扇似的,可以摆头。他做的这个破玩意儿,只能朝着一个方向吹。

    吃饭的时候,大家相互之间坐的近,风扇基本可以都吹到。可平时在屋里坐着,总不能跟吃饭那样,都坐到一块堆吧?再说了,老是对着风扇这么吹,大家也受不了啊,尤其是晚上,容易冻着。像姜姨这个年龄,还容易得风湿。

    另外,卖的风扇能调速,姚远做的这玩意儿可没这个功能。

    调速就别想了。电机线圈没有多组不同速的功能,他总不能为个破电扇,再造个变频器出来。

    那时候没有集成块。别说集成块,就是晶体管都不常见。变频器都是电子管的,体积能顶个单缸洗衣机了。

    至于让电风扇摆头,还是有办法的,蜗轮蜗杆变速,再加个曲柄摇杆机构就行了。

    于是,他就弄张纸来,连测绘带画图的,就有了给刘健的那张图纸。

    这几个小配件,他找谁都能给弄出来。找刘健去给他搞,主要还是个借口,他得帮着美美摆平刘健啊。

    刘健对姚远托付的事情,还真是很认真,亲自去找熟悉的,技术水平高的工人,满车间里找材料,两天的工夫,真就给送过来了。

    姚远把风扇电机后面的盖子拿下来,去掉冷却风扇,再用一个带键的小管,把涡杆和电机轴连接到一起。

    这时候,美美就又插嘴:“你把电机冷却风扇拆了,电机发热不烧了吗?”

    迎上姚远看她的眼神,美美直接就闭嘴了。

    大马拉小车,电机根本就发不了多少热,担心它烧了,纯粹杞人忧天,姚远没骂她死脑筋就不错了。

    姚远让刘健做的那个小铁盒,就是装蜗轮蜗杆系统的。再把电机接上刘健车来的小轴,和底座那块铁板改成轴承连接,把小铁盒也固定在电机上,在铁盒下段涡轮轴上加一个铁板,和底座做活动连接,电机一转,脑袋就来回摆动了。

    那个小涡轮中间的小轴是中空的,里面有一个小弹簧和一个钢珠,小轴可以有两个定位。一个定位连接蜗杆,电机就摆头。一个位置和蜗杆脱开,电机就不动直吹。

    这套机构,其实就是后来的立式风扇,后面那套控制摆头的机关,只不过人家是模具注塑出来的,成本低。

    因为是塑料的,所以坏的也就快。年龄稍大一点的,可能都会有这种记忆,好好的风扇就不摆头了。

    其实就是因为后面那个蜗轮蜗杆机构是塑料的,不抗磨损,坏掉了。

    姚远这一套,却是实实在在的铁家伙,通过机床加工出来的。要是在外面买这么套机构,估计这价钱,得和买个风扇差不到哪里去。

    不过这东西比塑料的就结实多了,用一辈子都不见得能坏掉。

    在不懂机械原理的人看来,这个机构还是很复杂的。在姚远这里,这玩意儿就是小儿科了,他随便就可以画出图来。

    姚远费这么大力气,又是亲自动手,自己加工焊接,又是找人去厂里加工配件,总算造出一台摆头电风扇来。

    可是,他这脑子也是有问题,对这时代的历史记忆直接不准。

    明年的春天,商场里就有电风扇卖了,比他自己造的这台漂亮多了,动静也小多了,还是三个速度的。

    他费心劳力造了风扇,仅仅用了一夏天,还不能算整个夏天,就彻底变废物了。

    只有姜姨可怜他造风扇不容易,关键是这份心意。

    姜姨就不舍得把姚远造的风扇扔了,强迫大家吃饭的时候,还是要用那个嗡嗡作响的自造风扇。

    不过,晚上睡觉,姜姨也不敢用,改用买的吹风。

    姚远造的那个,风太大不说,动静更大,吵的都影响她睡觉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