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38.解释不清

38.解释不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一早,他们还是坐马副县长的车,直接去县里的银行。那边,市行已经打了招呼。

    虽然打了招呼,但那时代的人办事还是很认真的,管贷款的副主任亲自带人,去小慧的村里和她家里查看情况,询问相关问题。

    小慧回家,把用家里房子抵押贷款的事告诉父母。

    大福夫妻忠厚善良,听小慧是为了姚远把房子抵押上,就什么都没说。

    山里穷,这几年全家都靠着小慧,在姚远这里挣钱生活。现在人家有难处,求到自己头上了。为对小慧这么好的一个人,命都可以搭上,房子算啥?

    这就是那时代淳朴忠厚的山里人。人家给你一杯水,山里人能给人家一眼清泉。人家把你闺女从火坑里拉出来,等于是救她一命,那么,全家人都可以为这个恩情拼命,何况只是房子?

    不过王大福夫妻也看出来了,小慧是真喜欢上这个姚老板了,为这个姚老板,连一家子住的房子都肯给押出去。

    都这样了,小慧还要说她跟姚远没啥关系,两口子就谁都不信了。

    没关系他每月给你那么高的工钱,还给你发那么多奖金,他是傻子吗?

    尽管小慧父母没说什么,姚远还是跟夫妻二人说明白,就算小慧将来赔了,也不会卖这个房子,赔多少,都由他来承担。

    从姚远的表态上,小慧娘却听出了姚远对小慧的情谊,心里就愈发误会小慧和姚远,不是小慧说的,表面的这种关系了。

    房子的事情就这样解决了,可银行的人过来,考察了这个房子,说出了估值结果,大福夫妻却生气了。

    银行的人说,这个房子,最多也就值一千块钱,你们要用它来抵押一万块钱,这个恐怕是不行的。

    大福就不干了,脸红脖子粗地和银行的人争辩:“你知道这个房子是谁的吗?当年我们村里最大的地主的!这是村里最好的房子,咋就不值一万块钱了?”

    银行的人可不管什么地主不地主,他们只根据他们的规矩来给房子估值。

    姚远也不服气,为啥南边的农民什么担保都不要,随随便便银行就给贷几万块,还不要利息?为啥我们北边人就得要抵押,就得有利息,这样也不给贷?

    我们北边人就不会做买卖了?有钱南北都一样!这不是歧视吗?

    银行的人也没法解释,这跟他们没关系呀?有本事你去找下这个命令的人去,你跟我们说这个也没用。

    争执半天,姚远又把马副县长抬出来,威胁要找市行负责人,这边才勉强答应给三千贷款,再多就不行了,找谁也不行!

    三千块,买了设备和工具,估计就剩不下几个钱了,布料咋办,后期费用咋办?根本不够用啊!

    这天晚上,姚远和小慧在小慧的屋里商量到很晚,姚远决定,把自己手里仅剩的一千块钱也给小慧,再减少购买缝纫机和布匹的数量,减小一开始的规模,勉强先把加工厂办起来。

    小慧就有些担心地问姚远:“你把钱都给了我,你那边咋办?”

    姚远就说:“你不用管我,我总会有办法。你这边只要成功了,咱们就都能转起来。”

    姚远在钱上,而且是这么大的资金上,都这么相信她,小慧还能说什么?

    最后,就得落实服装厂设在哪里,总得有地方吧?

    小慧就说:“这个你不用出面,我去找小叔。村上原来有知青插队时住过的房子,后来知青走了,让小叔当仓库了。我明天自己去找他,让他给我腾房子。”

    想想,就对姚远解释说:“这本来是为村上挣钱的事,结果他半路抽腿,我看出他心虚来了。就算工厂是我自己办,也是村上的村办企业,也是让村上的人干活挣钱,也是为他这个支书解决困难,他不支持谁支持?”

    小慧今晚就没有一口一个“姚大哥”地叫姚远,说话也没有了往日的羞涩和“蔫儿”。

    她是不知不觉在心里转换了角色,把姚远当了自己的爱人了。

    姚远一脑门子官司,大脑在考虑事情,也没在意小慧语气的变化。

    他得考虑如何利用这有限的资金,把小慧开厂需要的东西都给弄来。

    这还不是个允许有私营的时代,一切都得套个公家的名义,将来的产权之争,恰恰起源于姚远这种经营方式。

    所以,现在的姚远,其实心里还要考虑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在将来产权之挣开始的时候,既要避免自己侵吞公家财产的嫌疑,还要把挣来的钱保住,这个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原先他只考虑自己脱身就行了。现在,小慧一办厂,就又多了个小慧,他也得给她设计个未来脱身的计划才行。

    只这些就够姚远在心里头疼的,还得操心具体事务。他哪里还有心思注意小慧的小动作?

    拉设备和布料需要车,这个可以找矿机运输队帮忙。可是,这村子不通公路,还有五里山路要走。

    这可咋办?缝纫机和成捆的布匹都很沉,怎么弄到村里来?

    还有,这些设备和布匹,去哪里买便宜?

    两个人一项项地商量,不知不觉,外面的公鸡就打鸣了。

    两人竟然单独在小慧屋里呆了一夜!

    听到公鸡打鸣声的时候,姚远吃了一惊。

    他已经知道这个时代是多么的封建,何况这是山里的农村!

    他有些慌乱地看着小慧说:“我们在这里呆了一夜!”

    小慧恐怕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只是淡淡一笑说:“没事儿。”

    其实,她领着姚远回来,村里的谣言已经传的满天飞了。要不然,他们第一次回来,她妈也不会大晚上的找她谈那些事情。

    自古以来,寡妇门前是非多。离过婚的女人,又这么漂亮,要是不被人家嚼舌头,那才是怪事了。

    可做为现代人的姚远,是不会考虑到这么深远的。

    他不会想到,他和小慧孤男寡女,一起坐车回村,在那些没有任何娱乐,又不乏想象力的村里人眼里,就已经十分不正常了。

    这个时候,他还对小慧说:“咱们不说了,你赶紧去睡一会儿吧?明天我去跟你爸妈解释一下,我们主要就是商量办服装厂的事儿,说话忘了时间了。”

    小慧就摇摇头说:“这事儿越解释就越解释不清楚了,你别去。”

    姚远就望着她问:“那,他们要是误会了怎么办?”

    小慧说:“误会就误会呗,我自己的爹娘,横竖不能向着外人,跟着胡说八道吧?”

    姚远说:“这可不行,他们误会了,我将来没法面对他们。”

    小慧就叹口气说:“姚大哥,你不了解农村。在我们这里,像我这种离婚的女人,你就是再正经,在别人眼里,也和破鞋是一个样子的。你越在乎,谣言就越多。这些年,我早就不在乎了。”

    姚远心里却想,你不在乎我在乎啊!让别人想歪了,万一哪天传到抗抗那里,我就麻烦大了!

    可守着小慧,他也不好意思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人家一个女人都不在乎,他还在乎个什么劲儿?

    可他还是说:“要跟你父母解释,起码,不能让他们想多了。”

    这时候,小慧却突然说:“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来的时候,喝醉了吗?你怎么来这屋睡的觉?”

    姚远皱眉想半天说:“好像,是你把我扶到这里来的?”

    小慧就笑一下说:“对。”然后就问他,“以后呢?”

    姚远说:“以后我睡着了呀?”

    小慧就幽怨地看着他说:“你是睡着了,可你是搂着我睡着的!”

    “啥?”姚远就坐不住了,站起来问,“小慧,你别蒙我,我咋不记得?”

    小慧说:“你睡着了你记得啥啊?”

    就把当晚她怎么扶姚远,姚远怎么往床上坐没坐住,直接仰躺下去,两手一并,就搂住了她,把她也给抱着躺倒了。

    姚远拼命回忆,果然就有了些印象。他倒下去,本能地去抓什么,当时肯定是抓住了东西。

    那不是东西,是小慧!

    他一脸惊恐,看着小慧问:“然后呢?”

    小慧说:“然后你就抱着我睡呀。我又没你那么大力气,只好逆来顺受地在你身上躺着了。”

    姚远声音都颤抖了,又问一句:“然后呢?”

    小慧就看着他笑,不回答他。

    姚远就有些着急了,结巴着问:“我没把你……把你咋样吧?”

    小慧说:“你喝醉了,能把我咋样?就是抱着我不撒手,也是到快天亮了,你才放开我,我才能出去。”

    这句话一说,姚远脸都白了。在这个时代,他等于是把人家小慧给害了!

    其实,当晚姚远只是要倒下去的时候,本能地伸手抓了小慧一把。两人一起躺倒以后,姚远就松手了,是小慧自己为情所迷,趴在姚远身上不起来。

    姚远就一个劲拍自己脑袋,嘴里嘟囔着说:“小慧,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再不喝酒了!你放心,我会想办法,一定把这事儿给你解释清楚,还你清白,还你清白……”

    这就是一个标准的正人君子。在小慧眼里,姚远就显得更加可爱了。

    于是,小慧就说:“那晚上我们躺在一起,比这还晚呢,你咋解释啊?所以,今晚也不用解释了。”

    姚远就说:“可是,不解释,这不让你父母误会我们了吗?”

    小慧倒显得挺轻松说:“误会了就误会了呗。”看姚远一眼,就说,“那天晚上,我娘一直就在院子里站着。我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她。”

    姚远就“啊”了一声问:“那你跟你娘说什么了,你怎么跟她解释的?”

    小慧说:“我啥也没解释。”

    “这怎么行呢?”姚远就急了,在屋里来回走,“你得和她说明白呀,我们是清白的!”

    小慧看着他不出声,直到他不来回走了,才说:“我就是那样说,我娘能信吗?”

    姚远脸上的汗就下来了,慢慢坐到床上,低着头想对策。

    其实,小慧是耍了个心眼儿,想试探姚远心里是怎么想的,是不是喜欢她,心里有她?

    看姚远不出声了,就说:“那天晚上,我娘跟我说了好多。她说,世道变了,以后允许个人有钱了。个人有了钱,旧社会三妻四妾的事儿也就会有了。她还说,她不反对我给你做小,只要你对我好,我跟着你不受委屈,她和我爹就默许了。”

    姚远的脑子就乱了,低着头说:“你爹你娘这叫封建思想,哪有自己好好的闺女,要去给人家当小的?这不糊涂吗?”

    小慧就叹口气说:“我算啥好好的闺女啊?张建军把我一辈子都给毁了!我娘知道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山里又穷,没有几家好人家,再说好人家谁肯要我啊?要不我娘咋会说这种话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