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10.最浪漫的事

10.最浪漫的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其实,抗抗并不像姚远想象的那样笨,要不然插队的时候,也不能凭着自己的本事,混到公社去工作。

    只是,抗抗自从有了姚远一天到晚宠着她,养成了什么事情都依靠姚远,不愿意自己动脑子的习惯了,啥事都指望姚远替她做,看着就像是很笨一样。

    在逃避上大学这事儿上,姚远肯定不会帮她,她也不敢让姚远知道她心里在想这个,就只好自己想主意了。

    在心里憋了几天,她终于就想到,只要自己怀孕了,又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姚远就舍不得逼着她上大学。

    姜姨是讲究封建规矩的人,就是为抗抗上大学这事儿再着急,她做丈母娘的,也不会跑到小两口屋里,去翻他们夫妻私生活的用品。

    所以,那些东西上的针孔,是抗抗自己偷偷戳的。

    抗抗干了这件事以后,心里也是忐忑不安,怕姚远发现了,知道是她干的啊。

    姚远聪明啊,稍不留神,就会让他发现蛛丝马迹,从而推导出这是抗抗干的,那时候抗抗的小心思就暴露了。

    抗抗就又想个办法,来个恶人先告状,把这事儿赖在她妈头上。

    姚远最怕她妈,只要他认定是她妈干的,估计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抗抗不是不愿意上学,也不是不愿意学习,可她离不开姚远啊。最后就想这么个蠢主意,把自己一辈子上大学的唯一机会,就这么白白瞎了。

    不过抗抗也猜对了,姚远做梦都不会想到这是抗抗自己搞的鬼,还真以为是姜姨干的了。

    抗抗陪着邵玲来考试,就是她心里真的喜欢上大学的体现。自己上不成了,就来感受一下考试的气氛,也是好的。

    八点钟的时候,考场的铃声就响了。第一场先考语文,两个小时。

    目送着邵玲进了考场,抗抗脸上就露出些许失落来。姚远看见了,还以为抗抗是在为自己无法进入考场而心里难过。

    这时候带抗抗回去,抗抗肯定不肯回去。可是,外面这么冷,老这么在外面站着,会冻着她的。

    姚远就带着抗抗,来

    来到学校门口的传达室里,推门进去了。传达室里有炉子,很暖和。

    姚远现在已经是矿机的名人了。为了张代表装傻,彻底斗倒了张顺才,而且还是老厂长的儿子,为老厂长报了仇。矿机基本没有不认识姚大傻的。

    姚远带着抗抗进传达室,说是要在屋里等考试的朋友。

    传达室里值班的教工认得他,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还一个劲地夸抗抗漂亮,和姚远真是郎才女貌,都把抗抗脸给说红了,不过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姚远就和教工闲聊天,等着邵玲的语文考试结束。

    十点钟的时候,考场再次响起铃声,语文考试结束了。姚远就带着抗抗去教室那边找邵玲。

    学校的操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的考生,都是从周边的教室里,考完了出来的。

    邵玲正和两个女生站在白白的雪地上,嘴里冒着白气,热烈地讨论着。看到了姚远和抗抗,就离开两个女生,向着他们跑过来。

    操场上一片雪白,映着穿了蓝黑灰绿的人们,形成这个年代独有的景色。

    而且,这些人们大多都是二十好几的成年人,还有更老的,根本看不出有学生的样子来了。

    但他们在这一天,却的的确确是学生,参加高考的学生。

    操场上的雪经过这些学生们不断地踩踏,已经变的硬实了。邵玲跑过来的时候,有几次差一点滑倒,但她还是没有放慢速度,冲着姚远和抗抗跑过来。

    姚远想让抗抗站在那里别动,自己去迎邵玲,想想还是放弃了,搀着抗抗,站在那里,等着邵玲跑过来。

    邵玲终于跑到他们跟前,满脸兴奋地对姚远说:“你知道语文的考题是什么吗?”

    姚远当然知道了,但还是做出一脸茫然来问:“什么啊?”

    邵玲说:“作文是我最难忘的一件事!古文就是给鹬蚌相争加标点!这都是你领着我重点复习过的!我做那个作文题目都做过好多遍了,根本用不着想,直接往纸上写就可以了!我半小时就把题答完了。你简直神了,高考题你都蒙着了!”

    抗抗也挺兴奋,因为姚远教她的时候,也和她反复说过这两个题目,她也记得滚瓜烂熟了。

    她就问邵玲:“你估计能得个高分吗?”

    邵玲就坚定地说:“那是一定的!那篇作文大傻给我修改过,我还找教咱们的语文老师看了,他还夸我说,所有记叙文要素都有了,而且叙述自然、真实,水平不是一般高。如果不是得分灵活的作文题,我敢保证,我的语文会是满分!”

    姚远就给她泼冷水说:“这才一门呢,待会儿还要考数学。下午还有时事和历史地理,还要加试英语,不要过于兴奋。考过去的不管好坏,都不要再想了,要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下一个考试科目上!”

    这是他当年高考的经验之谈。高考最忌讳的,就是在考过的科目上患得患失,从而影响了自己的情绪。

    邵玲听姚远这样说,就猛然醒悟了。因为这样的话,姚远不知道已经嘱咐她多少遍了。

    她就严肃了对姚远说:“大厦,我不叫你大傻了。其实,你才是我真正的老师。不管是在学习上,还是在生活上,你都是我的老师。无论这次能不能考上大学,我都会永远感激你!”

    第二场考试的铃声响了,姚远让邵玲赶紧进教室,就和她说:“我得带抗抗回去了,这里太冷了。下午你考完了,我们再来接你。”

    邵玲就看一眼抗抗说:“抗抗带着孩子呢,早上来感受一下气氛就行了,下午你们不用来了。我考完试,会去找你们的。”

    随着铃声的响起,操场上的人们又陆陆续续地进了教室,准备第二场考试去了。

    这当真就是人生的考试啊。考上了的,从此就会乌鸡变凤凰,成为人生的赢家。而大多数的落榜者,还是要继续自己贫穷而乏味的生活。

    第二遍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偌大的操场上,就只剩下姚远和抗抗了。

    姚远抓着抗抗的胳膊,轻声对她说:“走吧?咱们回家。”

    抗抗又回过头来,看了看操场,看了看周边的教室。她的少年时代,就是在这里渡过的。

    曾几何时,这操场里人

    人头攒动,大喇叭的叫喊震耳欲聋……

    那个远处的台子上,她还在上面跳过忠字舞,随着语录歌的节奏,摆出各种可笑的动作……

    她上学的时代,唯一缺乏的,恐怕就是教室里传出的,朗朗的读书声了。

    抗抗终于不再留恋了,坚定地转回头来,抓着姚远的胳膊,走出了学校的大门。身后,是洁白的操场,安静地可怕……

    走到公路上的时候,一直沉默着的抗抗,突然就高了声说:“我去参加考试的话,也一定可以考上大学!”

    姚远知道,她还在心里遗憾着自己放弃了的这次机会。

    他就劝她说:“其实啊,学习,就是一个加强自身修养的机会。我们不需要利用学习来改变自己人生的道路,高考对我们来说,也就毫无诱惑可言了。但不是说,我们学习没有用处。通过学习知识,我们开阔了眼界,懂得了好多道理,了解了古代的诸子先贤,知道了他们的信念和道理,就等于是加强了自身的修养,为自己找到了做人的目标,这比考大学重要的多了。”

    抗抗却突然转过头来问他:“邵玲为什么说,你不但是她学习上的老师,还是她生活上的老师?在生活上,你都教她什么了?”

    姚远看抗抗半天,忍不住苦笑着说:“抗抗啊,和邵玲比,你不知道要比她漂亮了多少,怎么邵玲的醋你也吃呢?”

    抗抗看着他认真说:“我当然吃醋!因为你教的我,生活上的东西,都是些羞羞的东西!”

    姚远就一个劲拍脑袋,半天说:“邵玲说的,和你说的,根本就不是一码事!她一个大姑娘,我能教她那些东西吗?亏你能想的出来!”

    抗抗就咧开嘴,傻傻地笑了。然后就说:“我累了,不想走了。”

    姚远着急说:“这冰天雪地的,这么冷,不走怎么行啊?”

    抗抗就说:“你背着我走。”

    这时候,他们已经走出了四村,四周除却公路,都是荒野,在这寒冬里,一个人也没有。

    姚远只好在公路边上蹲下来,让抗抗爬到他的背上去,背起她来,

    踩着厚厚的积雪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抗抗就在他后背上说:“你知道吗,自从你把我从那个插队的小山村里背回来,我心里就有你了。一直想着你背着我,我在你后背上的感觉,到现在都忘不了。”

    姚远一边走着,一边回答她,也一边感慨着说:“那时候啊,我只想着无论如何得把你弄回来,不能让你妈为你伤心,再没有想别的。我真正喜欢上你啊,还是你回来以后。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意识到,你就是我这一辈子要找到的那个人,我要好好爱护着你,再不让你受一点的委屈。”

    抗抗就在他背上无声地笑,然后说:“只要有你在,我就一点都不会委屈。就是,有机会了,你就得这样背背我,我就想让你这么背着我。”

    姚远就答应她说:“好,只要有机会,我就背着你,一直背到老,背到再也背不动你。”

    说到这里,忽而就想起一首歌来,也突然就理解了那首歌词里的含义,由不得就为那歌词感动。

    他背着抗抗,就在那寂寥无人的雪野里走着,扯着嗓子,把那首歌唱出来:

    ps:书友们我是作者肖邦乱弹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输入: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

    听听音乐聊聊愿望。

    我希望你越来越温柔,

    你希望我放你在心上。

    我说想送你个浪漫的梦想,

    谢谢你带我找到天堂。

    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

    只要你讲我就记住不忘。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

    我还依然把你当成手心里的宝。

    抗抗在他背上,几乎听的痴了,半天才高声喊:“太感人了,好美啊!你教我,我也要唱!”

    姚远可不敢教她。哪天这首歌问世的时候,那可就无论如何都解释不清楚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