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8.怀上跟我没关系

8.怀上跟我没关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姨听美美埋怨姚远,就边捺鞋垫边说:“怀上就对了。一个女人家,有男人有孩子,不在家里伺候男人管孩子,净想那些不着调的。她上大学,谁替她生孩子啊?”

    美美就“哎呀”一声,不耐烦说:“妈你不懂,这人活着啊,有知识和没知识,生活的质量是完全不一样的。”

    姜姨就瞪眼看美美说:“有啥不一样?我识字班认的字,到现在报纸也看不下来,不一样当工人,一样把你们姐俩养活这么大?难不成有了知识,你还能飞上天去?”

    美美就摇头说:“我啊,和你直接就说不到一块儿去!”就皱着眉,寻思着说,“姐夫是个十分仔细地人,做什么都喜欢计划缜密,怎么偏偏在这事儿上出纰漏呢?难道,他是故意的,不想让我姐去上学?”

    姜姨就不满说:“你一个闺女家,琢磨这些事干啥?还是关心你自己吧。”

    美美就看她妈,半天突然问:“妈,不是你给他们做了啥手脚吧?”

    姜姨听了就骂:“我说你这个死妮子,你怎么好事不往你妈头上想呢?他们小两口夫妻的事,我咋能跟着瞎掺和呢?”

    美美看着她妈,似笑非笑说:“我可是听抗抗说啦,摇摇就是你跟着瞎掺和,她才有的。”

    姜姨瞪眼骂:“放屁!那是他们夫妻俩自己想开了才要的,跟我有啥关系?啊,再说啦,我逼着他们要孩子还错啦?”

    美美就不言语了,心说她这个妈,是一天比一天霸道了。

    姚远夫妻用什么办法避孕,美美当然能想明白。而唯一让姚远上当,想不到的,破坏他们避孕的办法,美美也基本能猜出来。

    别说姚远,就是放在谁身上,都不会想到,自己的丈母娘能好意思在他屋里搜避孕工具,而且可以找到,可以找针给扎上孔。她整天捺鞋垫,锥子不离手啊。

    可这样一来,他们夫妻之间,对他丈母娘来说,还能有啥秘密可言呢?

    避孕失败,姚远肯定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心里指不定怎么腹诽她妈呢!

    可是,看姚远对她妈的态度,还是那么恭敬,可谓言听计从,连抗抗冲她妈发脾气,他都给拦着。

    美美就止不住在心里感叹,可怜的傻哥,碰上这么个啥都敢干的丈母娘,你也只能认倒霉了。谁让你那么稀罕抗抗呢?为抗抗,看来你什么都能忍着。

    想到这里,美美就忍不住叹息出声了。

    姜姨瞪眼看着美美,突然就想到美美在想什么了,立刻就辩白说:“你别把你妈想那么坏行不行?我就是再坏,也不能去干那种事儿!”

    美美就撇嘴说:“我姐都怀上了,大学肯定没法上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说这些事情,一点用处也没有了。”

    姜姨说:“咋就没有用处?你个死丫头,看来是非把你姐怀上这事儿赖我头上是不是?我告诉你说,怀上应该,可跟我没关系!”

    姜姨和美美在屋里斗嘴的时候,姚远和抗抗正在自己那边院子里冲凉呢。

    东屋住了仨女人,姚远就得另想主意。冲凉的时候,把东边这仨女人给隔开。

    他在西屋门口西边,一直到院墙那里,拉了一根铁丝,又买了一大块油布当帘子。冲凉的时候,把油布拉开,整个院子西边这一小块,就完全隔离了出来。

    这样,他们冲凉的时候,就算那边仨女人出来,都看不到他们了。

    不过,只要帘子拉上了,小慧她们也就知道他们在冲凉,就不出来了。

    同样,由于外屋没有朝南的窗户,那仨女人,在这夏天天气热的时候,也可以到帘子里面去洗一下。她们洗的时候,姚远也不会出门。

    翠霞和翠凤开始还不好意思,在这里住的久了,也就无所谓了。

    搬一把椅子进帘子里面,里面空间足够大,把衣服都脱了放在椅子上就行了。

    有时候三个女人一起进去,在里面叽叽咯咯地闹,姚远就更不能出来了。出来,虽然看不到人,可能听到声音啊。

    三个女人和姚远待时间长了,知道他不是坏人,也就不怎么在乎他了。

    抗抗和姚远进去,却不敢闹出声音。虽然是夫妻,但一起洗澡,还是尽量不让别人知道的好。

    抗抗脸皮薄,别人知道了她害羞,姚远也怕隔壁姜姨出门听见,又要不高兴说他。

    可两个人一起洗习惯了,就不愿意单独洗了。

    特别是抗抗,她喜欢看姚远肌肉隆起的身体,也喜欢姚远给她洗澡。

    她可以站在那里,闭上眼睛,享受自己的男人在她身上的抚摸,以至于渐渐上瘾。

    要是不顾忌院子里还住着小慧她们,她都会就那样一直闭着眼睛享受,直到姚远把她抱到屋里,放在床上。

    有时候她就会感叹,要是自己有一间独立的浴室,两口子可以不分冬夏的,总是在一起洗澡就好了。

    这时候,姚远就会告诉她,快了,用不了几年,她这个梦想就能实现了。

    八月末的天气,天就有些凉了,抗抗不敢带着摇摇一起冲凉,怕冻着她,就只好让姚远在屋里看着摇摇,她自己去冲一把。

    姚远看到了抗抗眼神里的失望。

    抗抗那双大眼睛是可以传神的,心里想什么,眼睛里就会带出来。时间久了,姚远就会通过看她的眼睛,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比如上大学这件事,他就可以看出来,抗抗其实并不是那么上心,而且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她舍不得和姚远分开。

    每每说起要和其他人一样,在大学里住宿舍的时候,抗抗眼睛里就全是不情愿。

    上不成大学了,抗抗的眼睛里也没有多少哀伤和痛苦,只是有些恐慌和担心。她担心自己将来会配不上姚远,怕姚远将来再不会这样爱她,宠着她。

    姚远在屋里,把摇摇放在床边上,让她扶着床。这时候摇摇已经可以歪歪扭扭地走路了,扶着床就走的十分稳健。

    姚远把摇摇喜欢玩的布娃娃给她放到手里。

    这布娃娃是抗抗给摇摇做的,里面填充了棉花,又用彩色的布料缝上眼睛、鼻子和嘴,还穿着花裙子,十分漂亮。

    姚远就对摇摇说:“摇摇自己玩一会儿,爸爸去看看妈妈好不好?”

    摇摇还只是会简单地说两三个字,话长了就不会说了。

    听姚远这么说,摇摇就用力点一下头说:“好。”接着就说,“爸爸、妈妈,早,回来!”

    姚远就说:“一会儿就回来。可是,爸爸妈妈回来之前,摇摇不许哭,也不许闹,好不好?”

    摇摇手里抓着布娃娃,又说了一个字:“好!”

    姚远知道摇摇听话安静,就放下摇摇,出了里屋,去院子里了。

    姚远掀开油布帘子进去的时候,抗抗刚打开淋浴头的开关。姚远进来吓她一跳,接着就轻声喊:“摇摇呢?你不看着她,摔着咋办呀?”

    姚远就冲她笑,然后就把自己衣服脱了,过来帮她洗,在她耳边说:“没事,摇摇听话,自己在床边上玩呢。”

    其实,姚远也是十分迷恋妻子的身体,喜欢看着她不穿衣服,站立着时候的样子。

    抗抗封建,是绝对不可能在其他情况下,不穿衣服站着给他看的,也只有在冲凉的时候,他才会有这样的机会。

    当下,就一只手拿了淋浴头过来,给抗抗身上冲水,另一只手在她身上慢慢揉搓。

    抗抗享受地闭上了眼睛,很快就依偎在姚远身上了。

    可是,她还惦记着独自在屋里的摇摇,不断催着姚远快一点。好容易洗完了,就再顾不得姚远,自己抱着衣服,跑回屋里去了。

    抗抗进屋,见摇摇还扒在床沿上,看着床上的布娃娃,就松一口气,赶紧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这时候,就听摇摇说:“妈妈,你可不可以,再做两个娃娃,给我?”

    抗抗就穿着衣服问:“你要那么多娃娃干啥呀?”

    摇摇就就说:“这个娃娃是我,我还要一个是妈妈,一个是爸爸。爸爸说,妈妈要去好远的地方,学本领。摇摇会好久都看不到妈妈。爸爸说,摇摇要懂事,不能不让妈妈去。因为妈妈只有学好本领,才能挣好多钱,给摇摇买玩具和好吃的。

    摇摇是听话的好孩子,不拖妈妈后腿。妈妈走了,摇摇就让布娃娃当妈妈,和爸爸一起陪着摇摇。”

    抗抗眼里一下就噙满了泪水,跑过去,一把抱住摇摇说:“妈哪里都不去,妈就在家里,永远陪着摇摇!”

    抗抗就那样在床边蹲着,抱着摇摇,抱了好久好久。

    姚远早就进来了,看着抗抗紧紧抱着摇摇,就站在外间,没有进去。许久,微微叹口气。

    姚远的地下工厂,已经发展到极限,不敢再发展了。

    现在,矿机六个村子里,都有替他代工的职工,还有好多职工看到别人为他代工挣钱了,也跑来找他,要为他代工。

    国家还没有明确的文件,允许发展私营经济。规模大了,很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和眼红,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他一直控制着加工户的数量,也一直算计着这些加工户能每月从他这里挣多少钱。

    挣个零花钱可以,挣太多了,他怕她们出去胡说八道,让别人推算出自己挣多少钱来。

    这样,他做衣服的数量,就必须严格控制,宁可没有衣服可卖,也不能提升数量。

    服装上,他还是让小慧她们加工,并不外招。这样,就不必按照分类型号来做,而是量身定做,让每一个客户穿着更加合身。

    同时,他提高了收费标准。量身定做一件衣服,和商店里同样的衣服相比,在价格上已经明显贵了许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