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二百零二章 画画

第二百零二章 画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裴宴无知无觉,他低着头,认真地画着画。

    洁白如玉的面庞,完美的侧面线条,静谧的表情,如同雕刻,让他有种别样的英俊。

    郁棠在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

    她不喜欢大堂兄说起裴宴时的口气,好像裴宴是个傻瓜似的。

    裴宴可是比大多数的人都要聪明的……念头闪过,郁棠坐直了身体。

    他应该也知道吧?

    指点他们家铺子的生意,若是赢利,自然大家都好;若是亏损了,他是要负责的。

    他是觉得郁家不过是蝇头小利,是亏是赢都无所谓呢?还是觉得就算是要他负责任,他也要帮他们家一把呢?

    郁棠痴痴地望着裴宴的侧颜,心里乱成了一团麻。

    好在是裴宴画画的速度很快,不过两盏茶的功夫,他那边就画好了。

    裴宴拿着一叠书稿从大书案后面站了起来,一面朝兄妹俩走过来一面道:“你们看看!我只画了个三寸见方的小图,但大致上就是这么一个图样了。”

    郁棠后知后觉地坐在那里等着裴宴走过来。

    郁远已“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上前两步迎了过去,伸出双手去捧裴宴手中的画样,嘴里不停地道着“有劳三老爷了,您辛苦了”之类的话。

    郁棠看着脸色一红,这才惊觉自己是不是对裴宴太怠慢了。

    她忙跟着站了起来。

    裴宴却看了郁棠一眼。

    郁棠眨了眨眼睛。

    裴宴这是什么意思?就算她对他不敬,补救一下总比无动于衷好吧?

    她茫然地望着裴宴。

    裴宴垂了眼帘,好不容易才忍着没笑。

    平时看着挺机敏的一小姑娘,怎么家里的依靠一到,她就完全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了。

    不过,这样的郁小姐也挺有意思。

    像个好不容易收起了爪子的小兽,结果发现爪子收得不是时候,只好又强装镇定地重新穿上盔甲,却让人无意间窥视到她的柔软内里。

    不知道她在家里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懒散?

    裴宴决定不理会郁棠,让她自己忐忑不安地去胡乱猜测去。

    “我画了两幅画。”他坐在郁棠兄妹俩旁边的禅椅上,淡淡地道,“一幅是莲花图,一幅是梅花图。莲花图一整幅画的都是莲花,梅花图则画了两只喜鹊。”说到这里,他眉头微蹙,道,“你们家的师傅雕花鸟如何?不会雕花鸟的手艺也一般吧?”

    雕刻花鸟是郁家的传统手艺,可在裴宴的面前,郁远就不敢把话说满了。

    “还好,还好。”他连声道,“要不,我这就让人去铺子里拿个雕花鸟的匣子过来您看看?”

    裴家和郁家虽然都在临安城,可一个东一个西的,往返也要半个时辰,而且这眼瞅着时候不早了,还是别这么麻烦了吧?

    郁棠想着,谁知道裴宴却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对郁远道:“那你就让人拿一个过来吧!”

    郁远一听,立刻吩咐跟他随行的三木去铺子里拿匣子,还叮嘱他:“拿雕工最好的匣子。”

    三木飞奔而去。

    郁棠看着裴宴。

    裴宴就挑了挑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不是我信不过你们家的雕工,有些事,得亲眼见过才知道。”

    还找借口!

    分明就是信不过他们家的雕工!

    郁棠正想反驳他几句,谁知道还没有等她开口,郁远已道:“那是,那是。三老爷见多识广,能指点我们,我们家已经感激不尽了。不了解我们家的手艺,就不好指点我们卖什么东西好,这个道理我懂的。”

    她大堂兄也太恭谦了吧?

    郁棠瞪了郁远一眼。

    郁远当没有看见。

    他觉得郁棠虽然比一般的女子有主意,有担当,可到底在内宅呆的时间长,不知道裴家的厉害。

    他这算什么?

    不过是在裴宴面前说两句好话罢了,别人想说好话还没地方可说呢!

    他继续道:“您看我要不要把家里的画样也全都整理一份给您送过来?”

    裴宴看着郁棠生气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心情愉快,道:“也行。你什么时候能整理出来。”

    郁远立马道:“很快的!我回去之后就和铺子里的伙计们连夜整理。”

    至于到底什么时候能整理出来,却没有明确地告诉裴宴。

    裴宴也没有追究,让两兄妹看他画的图样。

    莲花那幅,全是半开或是盛开的莲花,或清丽或潋滟,千姿百态,小小的三寸之间,却已道尽了莲花的各种姿态。梅花那幅,只是淡淡地勾了几笔,却因为有了两只在枝头婉转啼鸣的喜鹊而变得春意盎然,不复梅花的凛然却带着世俗的烟火,让人心暖。

    郁远手艺一般,眼光却不错,是个懂画的。

    他当即“哎呀”一声,惊叹道:“没想到三老爷居然画得这样好。不愧是两榜题名的进士老爷。”

    裴宴抬眼看了郁远一眼,毫不留情地道:“君子六艺。就是七十岁的老童生也有这样的画功。”

    郁远窘然,呵呵地笑。

    郁棠虽然有点恼火大堂兄,却也不会看着他被人欺负,立刻就帮大堂兄怼了回去。

    她幽幽地回复道:“若是人人都能画的图样,销量应该没有那么好吧?”

    这小丫头片子,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没想到她还有副脾气。

    裴宴气结,道:“就算是一样的画,也要看是谁画的。要不然吴道子的佛像为何能成传世之作呢?”

    郁棠最多也就敢伸出爪子来抓裴宴一下,却不敢真的惹了裴宴生气。

    不管怎么说,裴宴是在帮他们郁家嘛!

    她立刻笑容满面地道:“这莲花好看。这梅花……您之前不是说留白多了不好看吗?要不要也画上满满的梅花,我觉得那样应该也挺好看的。”说着,她还发散思维,天马行空地道,“如果能让那些梅花一层一层地,就像真的梅花粘在匣子上那样,应该更好看。”她的话音一落,她自己却心中一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堆满了梅花的剔红漆匣子,花团锦簇的,恐怕没有女孩子不喜欢。

    她越想越觉得这种方法可行。

    “要不,我们也画个全是梅花的画样?”郁棠和郁远商量,“如果好看,我们还可以雕满是兰花的,满是玉簪花,满是栀子花的匣子,那可就真如三老爷说的一样,是我们的特色了。”

    裴宴闻言抽了抽嘴角。

    敢情他之前说的都是废话,郁小姐压根没有听进去?

    他没有理会郁棠,而是把目光落在了郁远的身上,道:“你觉得如何?”

    郁远可看出点门道来了。但他在裴宴面前有些胆怯,迟疑道:“三老爷画的这些画样子,花瓣层层叠叠不说,而且还线条分明,柔里带刚,的确都非常适合剔红漆的工艺,特别是这幅梅花图的留白处,用了同色的底色,线条就越发地重要了……”

    他说着,脑海里浮现出自家的那些图样。

    还别说,换成了裴宴画的,不仅看着好看,而且整体的档次和格调都上去了,那,那他们家的漆器就能卖出更好的价钱来了。

    郁远激动起来:“三老爷,真是多谢您了!要是没有您,我们不知道还要走多少弯路!不是,说不定我们这一辈子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他的语气非常真诚,让人一听就知道他是真的很感激裴宴。

    裴宴嘴角微弯,气势都比刚才和煦了很多。

    “你能看出来就有救。”他道,“这是我从前进宫的时候,在上书房里看到的一件剔红漆的匣子,那图样就给人这样的感觉。我想,你们也应该能借鉴。”

    “能的,能的。”郁远连连点头,欢喜掩饰不住地从他的眉宇间溢出来。

    郁棠闻言也明白过来。

    果然人就得有见识。

    像裴宴,不仅果树种得好,就是给他个漆器铺子,他也很快就能想出办法打开局面。

    她道:“我们仿了御上的东西,要不要紧?”

    “有什么要紧的!”裴宴不以为然地道,“这就像画画,刚开始的时候要临摹,可若是想要名留青史,就得有自己的风格和技法。你们现在先想法子打开局面,然后还得细细地琢磨这些细微之处,不然就算是一时赢利,只怕也难以长久。”

    郁远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看裴宴的眼光完全变了。不再是奉承巴结的小心翼翼,而是仰慕崇拜的敬重。

    郁棠抚额。

    裴宴却得意洋洋地斜睨了她一眼。

    郁棠目瞪口呆。

    难道裴宴知道会这样?

    她仔细地打量着裴宴。

    他依旧是那样傲然,恨不得让人打他一顿才甘心。

    郁棠咬牙切齿。

    裴宴还哪壶不开提哪壶,状似无意地问郁远:“我是不怎么懂漆器工艺的,你说,剔红漆为何要用红色打底?用白色或是黑色不是更好看吗?”

    郁远用学生回答师尊提问的口吻恭敬地答道:“有用白色或是黑色打底的,不过,那叫做填漆,又是另一种工艺,我们家不会。”

    “是吗?!”裴宴拉长了声音,似笑非笑地瞥了郁棠一眼。

    郁棠低头,恨不得有道地缝能钻进去。

    裴宴还不放过她,继续道:“要不,你们家也学学这填漆的手艺?不知道难不难?”

    郁远望着裴宴,一副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

    手艺是糊口的依仗,而夺人口粮,等同于谋财害命!

    这是谁都知道的,三老爷怎么会说出这样傻瓜一样的话来。

    他尴尬地道:“就算我们家想学,那也得有地方学,也得有人愿意教才是。”

    郁棠就气得不行。

    裴宴知道自己再逗下去郁小姐又要伸出爪子来了,被挠他不怕,把人逗哭就不好了。他转移了话题,道:“原来如此。那我们还是好好研究一下哪些图样更能体现剔红漆的与众不同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