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争产

第一百九十五章 争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郁棠敢在裴宴面前装神弄鬼,却不好意思唬弄裴老安人。

    至于说浴佛节那天昭明寺有什么安排,裴家这么多管事,她相信等到了浴佛节的前几天,自然会有人告诉她那天的行程,她不必着急上火现在就知道。

    裴老安人不说,她也不必要问。

    郁棠笑着点了点头,道:“三小姐和五小姐让我和她们一起帮着苦庵寺的人学制香,我想着这件事也是我提出来的,不能丢了就走吧?就答应了。后来又知道这件事是您让她们几个负责的,就寻思着得来跟您说一声。关于浴佛节献香的事和香方的保管,也想跟您说说,请您给我们把把关,看我们想的对不对。“

    也就是说,她们已经有了主意。

    裴老安人对自家几个小辈还是清楚的。

    二丫头这些日子忙着准备嫁妆,三丫头的婚事也开始商量定亲的日子,两个小姑娘的心思都不在这件事上了,四丫头和五丫头年纪小些,还懵懵懂懂的,自己身边的人都管不好,更别说苦庵寺的事了。

    有想法的,肯定是郁棠。

    裴老安人从前只觉得她安静、温和、大方、识大体,没想到她还能担事,不由感兴趣地朝她倾了倾身子,神色慈祥地温声道:“那你都说说看,你们准备怎么办?”

    郁棠就把借小佟掌柜和请人帮着制香的事告诉了裴老安人。

    以她们的情况,请个制香师傅可以说是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了,裴老安人觉得若是换成她自己,也会这么做的。可借管事,而且借的还是小佟掌柜,这就让裴老安人心里不由得一动。

    外人看佟家,只觉得佟家是裴家的老人,忠心耿耿,因而在东家面前也有些体面。可裴家的人却知道,佟大掌柜是裴宴的祖父留给裴老太爷的人,佟大掌柜年轻的时候,曾经服侍过裴老太爷笔墨。后来虽然放出去做了大掌柜,却一直掌管着裴老太爷的体己银子,裴老太爷过世后,也是佟大掌柜第一个站出来支持的裴宴,还帮着裴宴把外面的一些财物盘点清理清楚了。对裴宴来说,佟大掌柜是家中管事中最值得他信任和尊重的人了,他甚至还准备提携小佟掌柜,想放小佟掌柜去掌管裴家在京城的铺子。

    这样的人,他居然借给了郁小姐,让小佟掌柜跟着家中的几个女眷胡闹……

    裴老安人仔细地打量着郁棠。

    白皙的面孔,明亮的双眸,红润的嘴唇,如三月枝头一枚含苞待放的玉兰花,虽衣饰普通,还带着几分赶路的风尘,却依旧漂亮得如夏日之光,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就让屋里都光鲜了几分。

    是个真正的美人。

    但裴宴可不是那种能让美色主导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都这个年纪了屋里还没有个人。

    那这位郁小姐是凭什么打动了裴宴,让裴宴支持着她们做那些玩笑似的善事呢?

    裴老安人在心里琢磨着。

    郁棠却没有想这么多,她觉得裴老安人审视她是很正常的——谁家小辈的好友家中的长辈能不注意,若是交了人品不端之人,受了影响,到时候可是哭都哭不回来的。

    她镇定地道:“老安人您觉得这样可行吗?”

    裴老安人想了想,沉吟道:“小佟掌柜的确很不错,不过,你们怎么想到了要借小佟掌柜?我有点好奇。”

    郁棠心生异样。

    她觉得裴老安人今天的话有点多,好像在向她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问,但她是裴府的老太君,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啊!

    郁棠觉得是自己多心了,依旧坦然地笑道:“是我去求的三老爷——裴家的掌柜里面,我只和佟家的几位掌柜熟悉,其他的人我不了解,也不知道为人如何,就向三老爷借了小佟掌柜。”

    裴老安人一愣,随后哈哈地笑了起来。

    有些人,就是运气好。

    有时候,你机关算尽,比不过别人运气好。

    郁棠说不定就是个有这样福气的小姑娘。

    裴老安人不再多想,笑道:“这个人选很好。”随后不由自主地告诉她为人处事,“做事,就得选对人。人选对了,做什么都事半功倍。人若是选得不好,做什么事都会束手束脚。我们做事,有的时候其实就是选人。”

    郁棠感觉到裴老安人的善意,恭敬地垂手听着。

    还是个聪明的人。

    裴老安人很是满意,还指点她让小佟掌柜去帮着找做线香和盘香的人:“这件事说来说去也是一件事,他既然接手了,这些事也不妨交给他去做,他认识的人比你们认识的多,他要是觉得有困难,还可以去找其他的管事帮忙,比你们交给胡兴要好的多,胡兴一直以来都只在临安城里走动,比不得佟家,几个叔伯兄弟都在四处做大掌柜。”

    郁棠忙起身道谢,陪着裴老安人又说了几句闲话,直到小丫鬟来禀说大太太过来了,她这才起身告辞。

    裴老安人也没有留她,让计大娘送她出门。

    出门的时候,她碰到了大太太。

    郁棠想给大太太行个礼来着,谁知道大太太满脸铁青,看也没有看她和计大娘一眼,由一群丫鬟婆子簇拥着,和她擦肩而过。

    计大娘满脸的尴尬,给郁棠赔礼道:“大太太这些日子为了大公子的婚事忙得晕头晕脑的,还请郁小姐不要放在心上。”

    这一看就是在盛怒之中,郁棠当然不会为此生气了,但她也止不住地好奇,悄声问计大娘,道:“大太太这些日子都这样吗?”

    计大娘看四周无人,低声和她八卦起来:“可不是!之前不是住在别院吗?让她回来过年她不回来,后来不知怎地,杨家舅老爷来了,她就下了山,接着就天天为了大公子的婚事和老安人、三老爷置气。要不是马上要到大老爷的祭日了,老安人哪里还能忍她!”

    说不定人家大太太就是看着马上要到大老爷祭日了才这样闹的呢!

    郁棠不怀好意地猜测,又有点奇怪大公子成亲有什么好闹的。

    计大娘看了她一眼,笑道:“难怪郁小姐不知道。大户人家是无私产的,可也不能真的成了亲给娘子买个头花戴都等着月例或伸手向家中的长辈要,成亲的时候,通常都会赠送些产业给晚辈,让他们有个买花粉胭脂、笔墨纸砚的进项。大太太就是为此事跟老安人置气呢!说大公子是家中的长孙,虽说不能继承永业田了,却不能和其他房头的少爷一样,只给几间铺子就算完事了。”她说到这里,警觉地又朝四周看了看,在郁棠的耳边轻声道:“陈大娘说,大太太这是在打老安人陪嫁的主意!”

    郁棠吓了一大跳。

    计大娘以为她不相信,道:“真的!是陈大娘跟我说的。”说到这里,她长长地叹了口气,“老安人嫁进来的时候十里红妆,陪嫁不少。而老太爷却好像知道自己会走在老安人前头似的,老太爷走后,家里的人才知道老太爷把自己名下的产业都转到了老安人名下,三位老爷一个铜板也没有得到。”

    “啊!”郁棠睁大了眼睛。

    为什么没有分给自己的儿子?

    难道是怕自己走后儿子们不孝顺老安人?还是觉得三个儿子都不好?

    可这也说不过去啊!

    郁棠皱了皱眉。

    计大娘唏嘘道:“不说别的,光是银子就不下十万两,还不是存在裴家自己的银楼里面。老太爷走后,那家银楼的大掌柜怕老安人把存的钱都提走了,没等老太爷下葬就开始围着老安人转,直到得了老安人的准信,依旧会把钱存在他们银楼,那大掌柜还觉得不放心,又在家里停留了月余才走。你说,谁摊上了这样的婆婆能不动心啊!”

    “是啊!”郁棠还想着老太爷的安排,有些心不在焉地道,“这么多钱!”

    “可不是!”计大娘摇头,“但留这么多银子有什么用?我觉得,老安人宁愿不要这银子,也不想老太爷走的。”

    是啊!谁愿意老来失伴,何况听说老太爷和老安人的感情向来很好。

    郁棠顿时心情有些低落。

    两人相对无语,在大门口正要分了手,裴宴回来了。

    看见人的车马,众人都非常的惊讶,原本安静的侧门立刻喧哗起来。

    裴宴下了马车却朝郁棠走过来:“怎么?这就要回去了?见过老安人了?老安人怎么说?”一副有要事商量的模样。

    跟车的裴柒眼睛珠子直转,有些僭越地插言道:“三老爷,您这几天吃没吃好,睡没睡好,有什么话还是进屋说吧!”说着,他的视线落在了郁棠的身上,客气地喊了声“郁小姐”,做了个请的手势。

    可郁棠看裴宴却皮肤光洁,一双眼睛清澈炯然,身材挺拔飒爽,半点也看不出疲劳倦色。

    她在心里冷笑。

    这个裴柒,又是个人精。

    计大娘张大的嘴巴半晌都没能合拢,见裴柒要请郁棠重返裴府,这才回过神来,忙上前虚扶了郁棠,忙道:“郁小姐,您随我来。”

    可就算如此,她心里也很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三老爷不是去修路了吗?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男女授受不清,既然要请郁小姐进府,怎么不使唤青沅或是燕青?裴柒请郁小姐的时候,三老爷怎么也没有阻止?

    她高一脚低一脚地陪着郁棠往耕园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