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挑战

第一百九十四章 挑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郁棠这是什么意思?

    他不告诉她,她就去问他母亲……她这是在威胁他吗?

    裴宴端着茶盅的手一顿。

    她不会以为他母亲会站到她那边吧?

    裴宴嗤之以鼻。

    看来,这位郁小姐还挺天真!

    他觉得,他应该给郁棠一点教训。

    “你去问问我母亲也好。”裴宴气极而笑,道,“浴佛节的事,我母亲的确是比我更清楚。”

    郁棠闻言,心里的小人儿娇傲地抬了抬下颌。

    她就知道,这家伙听了她的话肯定以为她是要去裴老安人那里告状去的。

    她有这么傻吗?

    不管怎么说,裴老安人和裴宴是亲生的母子,就是五小姐,在裴老安人面前只怕也没有裴宴有面子,何况是她这个外人。

    不过,郁棠最多也就像只小猫,大着胆子拍了裴宴一下,已经让裴宴变脸了,可不敢再去挠他了。何况她本意就是来给裴宴添堵的,如今目的已经达到,再去招惹裴宴,让他恼羞成怒,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郁棠忙道:“您也这么觉得!那可太好了。”她佯装松了一口气的模样,语气都变得轻快起来,“我答应了三小姐和五小姐跟她们一起帮着苦庵寺制香之后,就直接来了您这里,就是有些事拿不定主意,觉得要先跟您说说才成。这下我终于放下心来了。既然顾小姐献香方的事是您和老安人都答应的,到时候我们家给昭明寺献功德箱就紧随着顾小姐好了。”说着,她笑眯眯地站了起来,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裴宴,裴宴甚至能从她的双眸中看到自己的身影,那神情,不仅认真,而且还非常地真诚,“那我就不打扰三老爷用午膳了。我在路上吃点点心,赶到贵府的时候老安人应该正好有空。我先告辞了!”

    说完,她朝着裴宴行了个福礼转身就走,把裴宴打了个措手不及不说,还让他喊住她也不是,不喊住她也不是,犹豫间,郁棠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

    裴宴顿时眉头紧锁。

    这让他有种虎头蛇尾的感觉。

    他在这里呆了几天,一方面是想躲着沈善言,另一方面是觉得郁棠肯定会找他的。郁棠果然如他所料般地找了过来,但只说了三言两语就跑了,这让他不仅没有感受到守株待兔的闲情雅致,反而让他觉得自己有点傻。

    他完全可以在其它地方躲着沈善言,为何要在这里受这罪?!

    裴宴心情一下子变得有些沮丧。

    特别是郁棠最后丢下来的那句话。

    郁家准备随着顾家献香方后给昭明寺献功德箱。

    郁家为何要和顾家比?

    她是觉得他会特别优待顾家吗?

    裴宴有些烦躁地喝了口茶。

    舒青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他若有所思地喊了一声“三老爷”。

    裴宴回头。

    舒青上前低声道:“我倒觉得郁小姐言之有理——顾小姐献香方之事,是不是需要从长计议?”

    裴宴不悦,但他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舒青听到了他和郁棠说的话,还是因为舒青站在了郁棠那边而心生不悦。要说是前者,他自幼是个粗率的性子,进入官场之后,为了查缺补漏,他常常会在自己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安排舒青在帷帐后听着,让舒青把他没有注意到或是没有意识到的事告诉他,他不应该生气才是。如果是后者,那就更不应该了,郁棠这小姑娘有点鬼机灵,就算舒青站在她那边也是对事不对人,舒青说到底是他的幕僚,他又有什么不高兴的呢?

    他一时陷入到自己的情绪中,没有说话。

    舒青向来觉得裴宴是个他也看不透的人,他早已放弃猜测裴宴的心思,学会了有什么就说什么。这次也一样,他没有顾忌,见裴宴好像还在沉思,他直言道:“顾小姐的确不适合出风头,否则会有很多人像郁小姐那样猜测,这对长房来说不是恩典而是残忍。您心里清楚,裴家宗主的位置,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交给长房的。若是因为献香方的事无端引起很多猜测,我看不如取消此事,这对裴府,对大太太,对您,都比较好。”

    裴宴还陷在郁棠走前说的话里。他摆了摆手,没有和舒青讨论顾曦的事,而是道:“你说,郁小姐是什么意思?郁家在顾家之后献上功德箱,她是怎么想的?”

    舒青愕然。

    在他看来,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郁小姐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吧?”他小心翼翼地道,心底到底担心有些事是自己疏忽了的,因此没能猜出郁棠的用意,“我看郁小姐的意思,也就是随口一说罢了。”

    裴宴摇头,道:“这小姑娘,可不是一般的小姑娘,她心思多着呢!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跑这么远,就为了走的时候和我说这一句话。”他摸了摸下巴,猜测道:“你说,她不会是想让顾小姐在香会上出丑,但又因为顾小姐将来会是我们裴府的长孙媳妇,怕因此得罪了我和老安人,隐晦地来给我打声招呼。我们要是事后追究起来,她却早就给我们打过招呼了……”

    郁小姐应该没有这么重的心机吧?

    舒青想反对,但看看裴宴一本正经的样子,他又和郁棠不熟悉,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裴宴见舒青没有说话,索性让舒青不要管这件事了:“我会盯着的,你继续帮我关注顾昶那边的消息就行了。“

    杨家也好,他大嫂也好,都是喜欢投机的,和顾家结亲,肯定不仅仅是想让裴彤去顾家读书这么简单。他沉吟道:“裴彤的那位表妹,是真的病死了还是出了什么事?”

    不然,他大嫂是不会改变主意去和顾家结亲的。

    “是真的暴病而亡。”舒青道,“裴伍亲自去送了葬,看到了杨小姐的尸体。杨家当时也慌了神,不知道如何是好。后来接到了大太太的信,杨家的两位舅老爷商量了好几天,才决定和顾家结亲的。”

    裴宴冷笑,道:“是真的病逝就好,别到时候人又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把大家都吓一跳。”

    舒青想到杨家曾经做过的一些事,低头不语,不予评价。

    裴宴就道:“路上真的连个茶肆都没有吗?你派人去看看郁小姐她们午膳怎么样了。”

    舒青在心里不停地吐槽。

    既然这么关心别人用没用午膳,怎么之前就不留人在这里吃了饭再走呢?

    失礼也没失到这个份上啊。

    郁小姐今天也太倒霉了点。

    舒青脸上半点也看不出来。他恭敬地应是,退了下去。

    裴宴琢磨着郁棠的话,觉得自己得回趟裴府才行。

    这小姑娘,太会忽悠了,别把他母亲真的给忽悠进去了才好。

    裴宴草草地用了午膳,把修路的事交给了裴柒,赶路回了临安城。

    郁棠要是知道裴宴被自己给糊弄住了肯定得高兴地跳起来,可这会儿,她啃着点心,喝着水,心里却把裴宴至少骂了三遍。

    见过小心眼的,可没有见过比裴宴更小心眼的。

    要是她的话没能把裴宴给糊弄住,她会更气的。

    不过,讲经会大典的事,她也的确要好好想想。前世,顾曦向昭明寺献香方的时候,是由她自己亲自送上去的,昭明寺的主持师傅为了抬举她,还赠了她一盏莲灯。这盏莲灯底座上是由昭明寺主持师傅亲手写的一章《金刚经》,据说还送到五台山去开了光的。

    顾曦一时风头无人可比。

    说来也奇怪。前世顾曦嫁到李府之后就一路顺风顺水的,做什么事都能引得人来争相模仿,好像她是临安第一的贵妇人似的,裴家的女眷就没有一个和她打擂台的。

    这怎么想都不对劲啊!

    就算裴老安人等老一辈的不屑和她去争这些,那裴府的那些小辈们呢?

    郁棠仔细地回忆着裴府给她留下了印象的子弟。

    除了大公子裴彤,还有裴彤一母同胞的弟弟裴绯,还有裴家的旁支裴禅、裴泊。裴彤和裴禅是中了进士的,裴绯和裴泊则中了举人。

    长房的就不说了,裴禅和裴泊的妻子好像也非常低调,她做为李府的次媳都从来没有见过。

    还有裴宴。

    他前世到底有没有娶亲?娶的是谁家的姑娘啊?

    真是麻烦!

    郁棠越想心里越烦,恨恨地咬着点心,觉得自己有现在,全拜裴宴所赐。

    好在是裴府快到了。她整了整衣襟和妆容,去见了裴老安人。

    裴老安人听说郁棠要见她,立刻让陈大娘带了她进来,还见面就直言道:“是不是三丫头和五丫头去麻烦你了?我就猜着她们得去找你!”

    要不是顾曦和裴彤马上要订婚了,她们说不定还会把顾曦也拉进来。

    郁棠有些不好意思地给老安人行过礼后就坐在了丫鬟端来的绣墩上,温声和老安人说着话:“这件事也是我引起来的,我不能全部丢给裴小姐们自己却不管。何况这是件善事,能帮得上忙,我也是很高兴的。”

    裴老安人点了点头,笑道:“说起来几个小丫头年纪也不小了,不过是家里小子多姑娘少,我们老一辈的都不由自主地宠着她们,明知道不应该,也就装糊涂了。她们能把你请来也算是她们的本事。关于这件事,你有什么想法?你来见我,肯定是想问问我的意思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