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出行

第一百七十四章 出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花娇正文卷第一百七十四章出行做些好事,帮那些需要帮助的妇人!

    是这样的吗?

    郁棠心跳得厉害。

    前世,她也是那些需要帮助的妇人之一。

    苦庵寺也帮过她。

    也就是说,裴家也曾经帮过她。

    而她,受了裴家的恩惠却不自知。

    她突然想起她刚刚去投靠苦庵寺时大伯母表姐看她的表情,虽然充满了同情和怜悯,可在她不经意间,却能从大伯母表姐的眼里看到些许审视和怀疑。

    从前,她一直以为是因为她的身份和出逃李家的大胆举动。

    可如果不是呢?

    郁棠心如擂鼓,越跳越急促,越跳越响,她忍不住把手覆在了心口,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回过神来。

    可一回过神来,她就不由地苦笑。

    她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就因为今生裴三老爷对她、对她们家有很大的恩惠,她就有个什么事都能联想到裴家、裴三老爷的身上,这对大伯母的表姐太不公平了。

    在苦庵寺的时候分明是大伯母的表姐照顾的她,帮助的她,她怎么能就这样把那些功劳都归结于裴三老爷、裴家的身上呢?

    说起来,这个时候大伯母的表姐应该已经在苦庵寺里住下了,自己应该去向她道个谢才是,若是能帮上什么忙就更好了。这次若是能随了裴老安人去苦庵寺,她就去见见大伯母的表姐,想办法和大伯母的表姐说上话;若是不能,那就只有等过完年了再去趟苦庵寺。

    苦庵寺虽是个伤心地,但她受老天爷垂爱,重生了,还改变了父母家人的命运,她也应该忘记从前的苦难,向前看,好好过自己的这一世才是。

    郁棠深深地吸了口气,情绪渐渐冷静下来,把所有的精神放在了告诉裴家的几位小姐做绢花上。

    大家说说笑笑的,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天,裴老安人的情绪越发好了,还和毅老安人一起去了梅林散步,约好了过两天去苦庵寺看看。因说这话的时候郁棠和裴家的几位小姐都在,郁棠到时候也会跟着去。

    裴家的几位小姐都非常高兴,欢天喜地地回去准备衣裳和首饰,还有给苦庵寺的香火钱。

    郁棠心里想得明白,但想到会再次踏足苦庵寺,心情难免会很不自在。

    五小姐看在眼里,以为她为香火钱的事犯愁,还特意很委婉地告诉她:“主要是祖母和几位叔祖母去捐香火钱啦,我们就是意思意思,每个人随意丢几个银锞子就行了。祖母说,这是为了让我们不要忘记与人为善。”还怕郁棠一时手里拿不出来,道,“我去年跟着去了一次,结果只有我丢的是升官发财的银锞子,二姐姐她们丢的都是万事如意,我还被她们笑了一回。这次我学聪明了,事先和二姐姐她们商量好了,我们丢的香火钱都由家里的管事统一做成万事如意的模样,每个人都丢三两银子,谁也不许与众不同。”

    郁棠感动得眼眶都湿润了。

    这几个小姑娘真是暖人心。

    她让双桃去拿了五两银子递给五小姐的丫鬟阿珊,笑道:“那就请五小姐帮我跟府里的管事说一声,帮我兑五两银子的银锞子。万一遇到要赏人的情形,也不至于慌手慌脚的。”

    五小姐“哎呀”一声,高声笑道:“我怎么没有想到!我这就去跟二姐姐她们说一声,我们一起都兑五两银子,丢三两银子的香火钱,余下的赏人,谁也不许多赏。”说完,没等郁棠开口,就带着自己的丫鬟跑了。

    郁棠忍不住依在门口直笑。

    双桃望着五小姐的背影也直笑,道:“小姐,要不要让我给家里带个信,让家里做些点心带到寺里去?我听裴府的小厮说,去苦庵寺要一个时辰的车程,正好让几位小姐尝尝我们的点心好吃不好吃,以后您再进府还可以带些过来做礼盒。”

    郁棠觉得这样很好,不仅让人给家里带了信让做点心,还让双桃去订几件粗布的僧袍,准备哪天找机会送给苦庵寺的几位曾经帮过她的师傅和居士。

    双桃奇道:“为何不后天一块儿带去苦庵寺?”说完就知道自己失言了,朝着郁棠不好意思地笑。

    五小姐怕她为难,连打赏的银锞子都要大家约了一样,她又怎么好出风头似的往自己脸上贴金。

    双桃讪然地下了山。

    郁棠想起前世在苦庵寺的时候。

    大家冬天最盼望的就是能有件厚棉袄,香火钱什么的,主持总喜欢存着,生怕哪天没有了香火的供应吃不上饭了,从来不给寺里的人添些僧服,有些人的僧服都补了又补,快成百纳衣了。

    这也是为什么她从来没有把苦庵寺和裴府联系到一起的缘故。

    双桃是第二天中午回来的,带了七、八匣子陈氏做的点心不说,还带了陈氏的口讯。说是很想郁棠,问郁棠什么时候回去,回去的时候让人早一点带信给她,她也好给郁棠做些好吃的。

    郁棠自然是欢喜的,拉着双桃问了半天家里的情况。

    知道家里一切都好,今年郁博和郁文两家还是一起过年,过年的年货、祭品什么的都准备好了,章家那边的银子也送了过去……没什么要她操心的了。她长长地舒了口气,心情十分舒畅,准备带去苦庵寺的衣饰不是淡绿就是水蓝,让人看着都觉得明快。

    下午,她送了一圈点心,就是顾曦那里也没有落下,但顾曦那里是派了双桃送过去的。

    到了晚上,计大娘来给她送兑好的银锞子,并悄声告诉她:“顾小姐的病好了,说要去庙里还愿,正巧老安人们不是要带着几位小姐去苦庵寺吗?顾小姐也要去,老安人答应了。二小姐还特意让人去跟管事说,让把顾小姐安排和她骡车。

    郁棠挑了挑眉。

    之前双桃去送点心时都没有听说她要去苦庵寺……可这也挺好。免得到时候把她和顾曦安排在了一辆车,她可不想应酬顾曦。

    她笑着向计大娘道谢。

    计大娘道:“应该是我谢谢小姐才是。没想到小姐居然记得我们家里的人喜欢吃桂花糕,还特意送了我一匣子桂花糕。我这刚刚拿回去,就被小孙孙吃了两块,我家媳妇还让我给郁小姐道谢呢!”

    “你小孙孙喜欢就好。”郁棠和计大娘又说了几句闲话,这才送了计大娘出门。

    双桃雀跃道:“小姐,我们以后有什么事是不是就可以找计大娘打听了?”

    “小事可以。”郁棠笑道,“大事谁都别问,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就成了。”

    双桃就左右看了看,和郁棠耳语:“柳絮告诉我,她看到顾小姐在暖房那边和大太太说了半天的话,大太太还送了顾小姐一盆兰花。”

    郁棠愣住,道:“顾小姐这几天不是在屋里养病吗?”

    双桃道:“我也不知道。是我下午去给柳絮送点心的时候她告诉我的。”

    郁棠苦笑。

    没想到柳絮也是个人精。

    也许能在裴老安人跟前服侍的,就没有一个傻的吧?

    郁棠没有专程去打听顾曦的事,她相信顾曦做事都是有自己的目的,只要她的这些目的不伤害她,不伤害她的家人,她就可以视若无睹。

    这天她早早地就睡了,凌晨寅时就起了床,梳洗打扮,没敢喝粥,只吃了些馒头花卷,就去了裴老安人那里。

    她以为自己是早的了,没想到顾曦已经到了,她刚和顾曦打了个招呼,二太太带着四小姐、五小姐也到了。大家互相寒喧了几句,去给裴老安人问安。等毅老安人带着二小姐、三小姐过来,众人又上前去给毅老安人问安。等到大家分主次尊卑坐下,郁棠就看见二小姐拉着顾曦嘀咕:“不是让你等我们一起过来的吗?你怎么自己就先过来了?”

    顾曦笑道:“我不好打扰你们祖孙天伦之乐,就在这边等你们了。”

    二小姐没说什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几眼,关心地问:“你真的好了?苦庵寺的路很不好走,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可一定要告诉我。”

    “好的!”顾曦笑着和她说着话,郁棠却莫名地感觉到她有点憔悴,好像没有睡好似的。

    人到齐了,骡车就一辆辆地驶了进来。

    两位老安人一辆,二太太在车里服侍;二小姐和三小姐、顾曦一辆,四小姐、五小姐和郁棠正好一辆,加上家里的丫鬟婆子、小厮管事、再有赠送给寺里的米油等物,浩浩荡荡二十几辆车,三十几个护卫,一路下山去了苦庵寺。

    苦庵寺在个小山凹里,进去要走一段不过人肩宽的青石板路。

    众人换了软轿。

    从轿子往下看,轿夫好像随时要踏空似的,坐得郁棠胆战心惊的。

    好在是这段路不长,他们很快到了苦庵寺。

    苦庵寺门口站着形如枯木的主持,还有两位愁苦着脸的知客。

    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两位知客都簇拥着气宇轩昂,带着七、八个护卫的裴宴站着。

    郁棠下轿的时候差点跌倒,顾曦却半点也不好奇地扶着二小姐下了轿。

    “三叔父怎么会在这里?”五小姐几个和郁棠一样地惊讶,大家纷纷朝裴老安人望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