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悦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花娇正文卷第一百六十七章不悦顾曦乍听这话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和老安人说话的是谁,等她听到一个干净悦耳的声音时才惊觉和老安人说话的是郁棠。

    虽然知道不应该,但她还是不由竖了耳朵听。

    “老安人您可别这么说,折煞我了。”郁棠不好意思地道,“无功不受禄。我只是一时奇怪罢了,却没有想到给三老爷惹了麻烦,我,我实在是羞愧不已。”

    她说的是真心话。

    可能是因为她差了双桃去问阿茗斗篷的事,阿茗禀了裴宴,裴宴索性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安人,让老安人帮他解释。

    这才有了之前的对话。

    裴宴坦荡荡,却显得她长戚戚。

    她有些无颜再见裴宴。

    老安人也觉得郁棠有些小题大做了。不过,郁棠一个小姑娘家,住在别人家里,慎重些也是应该的。

    她道:“你没有放在心上就好。我已经教训过他了,让他以后有什么事跟我说一声就行了。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他若是有事让我帮忙,我正好打发时间,求之不得呢!”

    老安人之前是宗妇,家中之事大到婚丧嫁娶,小到妯娌间的口角都会找到她这里来,她每天忙得脚不沾地,三个儿子都是由乳母带大的,如今她突然闲了下来,还真有点不习惯。

    也只有裴宴,知道她寂寞,让家里的那些小姑娘常到她这里来玩。

    只可惜几个小姑娘年纪都小,不能陪着说话,这才又招了郁棠进府。

    郁棠不知道这些缘由,只当老安人在安慰她,心中更是赧然,寻思着怎么也要说几句道歉的话,外面却突然传来计大娘的声音:“顾小姐,您过来了!”

    顾曦正听得专注,骤然间被人问话,心中一慌,面上不免带了几分无措,忙道:“我刚刚才到。不知怎地,这一路走来不见半个仆妇,心里正奇怪着,想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大娘就进来了。”说话间,她心渐定,笑容也浮现在她的嘴角,她反问道:“大娘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我还以为院子里没人呢!”

    裴宴刚走。

    在此之前,老安人把身边服侍的都打发下去了。

    计大娘只当顾曦来的太巧了,没有多想,笑道:“我也是远远看见顾小姐在这边。”又道,“您这是来给老安人问安的吧?您等会儿,我这就去给您禀一声。”

    老安人已经听到外面的对话了,也没有矫情,高声道:“是顾小姐吧?!快请进来坐。”

    顾曦松了口气,一面道:“怎敢当您一声请,您直接叫我就是。”一面笑盈盈地走了进去。

    郁棠起身和她见了礼,两人一左一右在老安人身边坐下。

    顾曦就娇嗔着对郁棠道:“你过来怎么也不叫了我?害得我在屋里眼巴巴地等了你好一会儿。”

    郁棠应对顾曦的经验十分丰富。她笑眯眯地道:“那我下次记得约了你一起来。”

    并不对这件事多说什么。

    顾曦犹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不禁心中凛然,开始正视郁棠。

    郁棠对她的表情、小动作太熟悉了,见状不由在心中暗叹。

    她和顾曦真是没有缘分!

    前世是妯娌,李端又心思不正,那是没有办法。今生都隔得这么远了,她也尽量避着顾曦的,怎么还被顾曦盯上了呢?

    郁棠心里就有些不高兴了。

    前世顾曦是为了留住丈夫的心,她能理解,今生她和顾曦可没有什么夺夫之恨杀父之仇,顾曦犯得着这样吗?

    郁棠在心里冷笑,就不愿意再忍让和回避了。

    她低头喝着茶,寻思着要是顾曦还敢惹她,她不介意给顾曦一点教训。

    好在是没多久裴府的几位小姐和二太太都过来问安了,一时间厅堂内欢声笑语,十分热闹,把郁棠和顾曦的那点小心思都冲得不见了踪影。

    可等郁棠回到屋里,双桃不免低声问她:“我们等会真的要和顾小姐一道去见老安人吗?”

    四小姐犹不死心,今天依旧嚷着要去烤肉。老安人答应了,大家约了下午去后花园那株百年老槐树下去烤肉。因而大家在老安人那里用了午餐,就先回房午休了。

    郁棠随意地笑道:“不过是这么一说,你还当真了不成?”

    双桃瞠目结舌。

    郁棠笑着把薄被拉到了胸前,闭了眼睛,道:“睡觉!”

    双桃只得讪讪然地退了下去。

    郁棠却在想二小姐的事。

    顾曦明显是在笼络二小姐,不知道二小姐身上有什么值得顾曦图谋的?

    她今天上午都是围着二小姐在打转。

    还有裴宴那里,自己居然会误会他……郁棠脸上火辣辣的。

    真是太丢人了!

    是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就这么算了呢?还是去给裴宴道个歉?

    郁棠迷迷瞪瞪地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等她醒来,却发现日头已经偏西。

    怎么会这样?!

    郁棠大惊,连声喊着“双桃”。

    双桃小跑了进来,道:“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郁棠沉了脸,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双桃咧了嘴笑,道:“小姐您有所不知。您睡着的时候老安人屋里的计大娘特意过来了一趟,说下午老安人有事,让几位小姐都不用过去问安了。我看您睡得熟,就没有把您叫醒。想着等会儿要是裴府的几位小姐去烤肉再说。不曾想裴府的几位小姐今天下午都没有过来,我还怕是几位小姐忘了喊您,特意请了柳絮过去问了一声,结果几位小姐下午都被二太太拘在家里练字,根本没有去烤肉。”

    郁棠诧异道:“怎么会这样?”

    双桃左右看了看,见旁边没有别人,这才上前凑到郁棠的耳边道:“听说是京里来人了。先去的老宅,三老爷不在,就由二老爷陪着上了山。怕冲撞了贵客,内院的女眷都被拘着没让出门。”

    郁棠心中惶恐。

    是什么样的人上门,才能让裴府家中的女眷回避?

    她想了想,问双桃:“顾小姐下午在干什么?”

    顾曦向来比她的消息灵通,从她的行踪推断京中来人是好事还是坏事是她能想到的最简单的办法。

    双桃道:“和二小姐在屋里绣花呢!”

    “一直都在绣花吗?”郁棠有些意外。

    双桃点头,道:“从前荷香还到处走走,今天下午都没有出门。”

    也就是说,来客身份真的很尊贵。最少也能震慑住顾曦。

    是谁有这样威严?

    郁棠猜了半天也没有头绪,干脆把这件事放下,想着找个机会直接问问老安人好了。

    晚膳众人也都在各自的住处吃的。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消息传了出来。

    来人是裴宴师座张英的嫡长子张绍。

    前些日子被任命为江西巡抚,此次是去江西上任途中特意转道来拜访裴宴。

    但也应该不至于让家中的女眷都回避啊?

    郁棠觉得张绍的来意不简单。

    她问来给她送簪花的计大娘:“是怕我们冲撞了张大人吗?”

    “不是!”计大娘笑道,“张家和我们家是通家之好,张大人过来,和老安人说了半天的话,晚膳也是留在老安人屋里用的,所以不好邀了几位小姐过去。”

    真的吗?!

    那张家和裴家的关系真的非常好。

    仅仅一个师生情谊是没有办法解释这种亲厚的!

    郁棠把怀疑压在了心底,挑了朵含苞待放的黄色山茶花,笑道:“别院是不是有暖房?”

    计大娘笑道:“是有暖房,就在梅林旁边,小姐若是想去,可提前跟我说一声。大太太的几株兰花养在那里,大太太常去暖房莳弄花草。”

    郁棠笑着应了,赏了计大娘一个红包,亲自送了计大娘出门。

    双桃困惑道:“为何要赏计大娘?计大娘平时也对我们很照顾的。”

    她这段时间除了跟着柳絮学规矩,还在观察计大娘和陈大娘待人接物。

    郁棠觉得这是件好事,很鼓励她,她心中有不解也就会直白地问出来。

    她轻声教她:“你从计大娘嘴中听出了什么没有?”

    双桃想了好一会儿,摇了摇头。

    郁棠道:“她这是在告诉我,不要随便去暖房。”

    双桃“啊”了一声。

    她们在别院住了好几天了,除了那天就再也没有见过大太太。

    可见大太太和外面传的那样,和老安人之间的关系不怎么样。她既然是因老安人进的府,最好还是别和大太太打交道了。

    双桃醒悟过来了。

    郁棠这边能得到消息,顾曦那边也得了消息。不像郁棠的镇定从容,顾曦心里七上八下的,犹豫不决。

    裴家居然和张家是通家之好。

    难怪她阿兄想把她嫁给裴宴。

    张绍的父亲张英就不必说了,他的曾叔祖曾是帝师,祖父曾经任过武英殿大学士,内阁首辅,是名流青史的能吏。还有一位胞弟如今在大理寺任少卿,一位堂弟在吏部任主薄。可以说,张家是本朝最显赫的官宦世家之一。

    这让她心情激动。

    可她来了这么长时间,老安人看着好说话,但她想做的事却一件也没有做成。

    最妥当的方法是不参与到裴家的内斗中去。

    只是她时间不多了。

    马上就要过年了。

    她总不能真的留在裴家过年吧?

    大太太常去暖房,而大太太又和老安人不和,她要不要利用利用这件事呢?

    顾曦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踱着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