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又见

第一百五十七章 又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花娇正文卷第一百五十七章又见老安人听着这话就笑了起来。

    普通人家多半会有这样的考虑。

    郁家倒都是实诚人。

    “是我考虑不周。”老安人道,“这山上冷,等过几天,我也要回家里去了。”

    果然,老安人不是无缘无故上的山。

    只是这不关她的事,她也不好打听。

    老安人就和郁棠说起李家卖地的事来:“你是怎么想到李家是有意为之的呢?”

    郁棠不好说她是因为有了前世的经历,所以知道李家的家底,只好道:“我知道李夫人娘家是福建的大商贾,也没有听说林家落魄了啊!”

    言下之意,以李家和林家的关系,李家真的要缺钱,林家岂会坐视不理!

    老安人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有小丫鬟进来,说二太太带着五小姐过来了。

    “快让她们进来。”老安人听着,眼底都是笑意,显然非常喜欢二太太和五小姐。

    不知道大太太和老安人的关系怎样?

    郁棠还从来没有在老安人这里见到过大太太。

    二太太和五小姐见郁棠也在,二太太还好,矜持地笑着朝郁棠点了点头,五小姐却一溜烟地跑了过来,大声喊着“郁姐姐”,高兴地问她:“你也要到我们家过年吗?那你等会儿要不要和我一起做花灯?琥珀等人要告诉我做花灯。”

    也?!

    还有谁?

    郁棠讶然。

    裴家人显然没有准备瞒着她,二太太笑道:“顾小姐家里出了点事,今年会在我们家过年。”

    她家能有什么事?

    郁棠在心里冷笑。

    顾曦因她继母的缘故,和父亲、同父异母的弟妹关系都非常不好,甚至可以用根本不管他们的死活来形容。而且,前世也没有听说她家出了什么事……

    难道顾、裴两家真的有联姻的打算,所以顾曦找了个借口,老安人也就顺势而为的留下了顾曦?!

    她很想知道顾家出了什么事。

    如果在前世,她可能会私下里去打听。可重活一世,她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与其和像老安人这样的人玩心眼,还不如直接去问,人家愿意告诉她,她就听着,不愿意告诉她,她就歇了那份好奇。因而她也没有犹豫,而是直言道:“顾小姐家出了什么事?居然不能回去过年?”

    老安人和二太太都露出惊讶之色,随后两人还交换了一个眼神。

    非礼勿视,非礼勿言。涉及到别人家的隐私,一般人都不会问。郁小姐也算是读过书的,按理也应该装不知道才是,没想到她却这样直白地问了出来。

    这位郁小姐到底是懂事还是不懂事呢?

    老安人按捺住心底的困惑,直接拒绝了郁棠:“顾家的事,我们也不好说太多。只是收到顾小姐兄长的来信,想请我们留她在这里过个年。等会你也会见到顾小姐,你们年纪相仿,要好好地相处才是。”

    郁棠笑着恭敬地应是,心里却猜测着自己的到来会不会和顾曦留下来过年有关。

    她陪着老安人和二太太说了一会话,她就被老安人打发下去歇息了:“你今天刚来,坐了半天的轿子,下午就在屋里好好休息一会儿,晚上过来一起用晚膳。”

    郁棠笑着应了。

    五小姐却拉着郁棠的手求老安人:“我去帮郁姐姐收拾东西。”

    二太太笑着呵斥五小姐:“你不准顽皮,让郁小姐先去休息。”

    郁棠很喜欢五小姐,而且她新到一个地方,觉得有个熟悉的人在身边闹腾会更有安全感。她就笑着对二太太道:“您就让她和我一道回客房吧!有她在,我也能有个伴。”

    五小姐忙抱了郁棠的胳膊,冲着二太太道:“娘,您看,郁姐姐也想跟我做伴。”

    二太太还要阻止,老安人发话了:“那你就和郁姐姐做个伴去。不过,不准顽皮。若是顽皮,以后就休想我们再答应你随便乱跑了。”

    五小姐喜上眉梢,连连点头。

    郁棠也很高兴,笑着牵了五小姐的手,向老安人和二太太告了退。

    二太太不免有些抱怨,对老安人道:“母亲,您可不能再这样娇惯她了。您看三房的三丫头,小小年纪就进退有度,一派大家闺秀的模样……”

    老安人打断了二太太的话,道:“可你再看看四丫头!”

    二太太不再说话了。

    老安人却继续道:“五丫头从前可有这样地活泼好动?原本守孝就辛苦,她好不容易遇到个能说得上话的人,你是做母亲的,难道就不盼着她能高高兴兴的?女孩子家,还能在家里呆几年啊!等嫁了人,还不知道是怎样的光景。别人我是不管的,我们家的掌上明珠,我可舍不得她受苦。”

    二太太一听忙道:“哪能呢!有您老人家看着,就算是我们有所疏忽,她也不可能受苦啊!”

    老安人轻“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郁棠住的东厢房,她和五小姐坐在内室的罗汉床上,一面喝着茶一面看着双桃指使着裴府的几个丫鬟婆子收拾内室。

    原本这些人被指派到郁棠这里时就打起了十分的精神,如今当着五小姐的面,做起事来就更麻利、小心了。

    五小姐对郁棠带来的绣筐里做了一半的绢花很感兴趣。

    她问郁棠:“我也能学吗?”

    郁棠笑道:“只要你愿意。”

    五小姐高兴起来,嘀嘀咕咕地和她说着悄悄话:“我外婆马上要过生辰了,我想给她送点不一样的东西。郁姐姐教我给我外婆做朵绢花吧……我去跟陈大娘要一点枣红色的漳绒,不知道够不够,等郁姐姐休息好,我让丫鬟们拿过来你看看……等会三位姐姐也会过来……沈太太和顾小姐也和我们一起上山了……她们住你隔壁的院子,那边大一点。陈大娘说,沈太太毕竟是沈先生的太太,不看僧面看佛面,还是安排她们住那边要好一点……但三位姐姐和我们一道住在这边……”

    郁棠笑着听了,没有再打听顾家的事。

    在她看来,老安人既然不愿意告诉她,那她在任何场合都不应该再去打听这件事了。虽然她好奇得要死。

    可裴家的另外几位小姐也会过来,还是让她很意外的。

    她问:“二小姐她们怎么也过来了?”

    五小姐心思全在绣筐里的绢花上,一面细心地翻着绣筐里各式各样的用具,一面心不在焉地道:“三姐姐马上要议亲了,三叔祖母的意思,得先看看人才行。那家人就想趁着来给老安人问安的机会让三姐姐看看人。快过年了,裴家大宅人来人往的,三叔祖母特意来和祖母商量,祖母就答应了。”

    倒还说得通。

    可为什么要把她也请来呢?

    她又不是裴家的人!

    郁棠还是没有想清楚。

    只是还没有等她细想,顾曦突然过来了。

    她身边跟着的是她前世的陪嫁丫鬟荷香,荷香手里还提着个篮子,不知道装了什么。

    “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了郁小姐。”顾曦微笑着,下颌微扬,语气温柔却神色倨傲,和前世她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模一样,让郁棠有片刻的恍惚,差点没有分清楚前世今生。

    她想,难道是顾曦知道了她的身份,因此才会对她摆出这样的一副面孔?

    但顾曦对五小姐显然就真诚亲切多了,她对五小姐道:“我前几天做的佛香做好了,准备拿一匣子你试试,谁知去了你屋里才知道你来了郁小姐这儿,沈太太又染了风寒,我要侍疾,不好在你屋里久等,就跑了过来。”

    她说着,荷香拿出了一个黑漆镙钿的匣子。

    五小姐的贴身丫鬟阿珊忙接过了匣子。

    “谢谢顾小姐。”五小姐道,笑容腼腆,还显得有几分稚气,并不多话,哪里还有刚才的活泼好动。

    郁棠心中微动,若有所思。

    顾曦却好像习惯了这样的五小姐,她歉意地对郁棠笑道:“不好意思,之前不知道郁小姐也过来了,我就拿了盒百花香过来,平时看书写字的时候用最好不过了。”

    前世顾曦就喜欢制香,而且制的香在临安非常有名,临安很多乡绅秀才家的娘子都以能得到顾曦制的香为荣。这百花香前世郁棠也得到过,闻起来的确芳香扑鼻,沁人心脾,特别好闻。可惜她只得到过一匣子,没等她用完,林氏就以她是孀居之人,不应该玩物奢侈为由,把剩下的香拿走了。

    后来,她渐渐适应了新鲜的空气,反而不太喜欢点香了。

    但她还是笑着收下了——以后当成礼品送给喜欢用香的人也不错。

    顾曦就参观起郁棠住的地方来。

    家具、幔帐等都是裴家的,可挂屏、花觚、茶盅却应该是各自在家里惯用的。

    那挂屏是四幅黑漆描金的梅兰菊竹,不管是制作还是用材、图样都非常普通,花觚则是尊随处可见的景泰蓝,茶盅就更不用说了,是套没有任何花纹和颜色的白瓷。她刚住进来的时候,圆桌上也摆的是这样一套茶具,当时被分到她屋里服侍的裴家小丫鬟告诉她,这是摆来好看的,等住进来的人换上自己带来的茶具,她们自然会把这些收起来。

    郁棠住的地方分明都布置好了,这茶具却还摆在桌子上,若不是不知道裴家的规矩就是她没有带自己惯用的东西上山。

    一个千金小姐,到别人家小住,却没有带自己惯用的东西,那还是千金小姐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