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再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再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花娇正文卷第一百二十七章再遇文前:昨天更新的时候出了错误,126章和127章贴错了,看过127章的亲们今天就不用买这一章了,没有来得及看的亲们可以回过头去重新看看^o^

    ——————————

    郁远一愣。

    郁文看了看手挽着手,正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的郁棠母女,低声道:“你明天一早就来见我。”

    郁远点头,第二天没用早膳就去了郁文家里。

    郁文在书房里见了郁远。

    郁棠知道后,也跟着去了书房。

    郁远无奈地道:“你这是怕我说不清楚吗?”

    “不是!”郁棠道,“这件事我也有份,我也要听。”

    郁文只觉得头痛,对郁远道:“你别管她了,她要听就让她听。我们就算是不让她听,以她的性子,也会偷听的。”

    郁远“扑哧”一声笑。

    郁棠红着脸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在了郁远的身边。

    郁文笑着摇了摇头,和郁远道:“你说那个江潮这好那好的,你见过他的船吗?知道还有哪些合伙人吗?这些合伙人都是做什么的?你了解过了吗?”

    郁远答不出来。

    郁棠则松了口气。

    没想到她阿爹也有这么靠谱的时候。

    可这念头不过在脑子里一闪,就听到她阿爹继续道:“我也不是不让你们去闯。反正拍卖舆图得的银子也是意外之财,散了就散了,主要是,你们别上了人家的当,给别人当了冤大头。”

    郁棠觉得脚滑。

    原来她爹还是那个爹……

    郁远听了立刻补救般地道:“要不,我再去趟苏州,把您说的这些都打听清楚了?”

    郁文想了想,道:“算了,我和你一道走一趟吧!你们还是年纪太小,经历的事太少。”

    言下之意,是他们办事不牢靠。

    郁远闻言如释重负。

    郁棠的心却重新揪了起来,道:“阿爹,我们什么时候去?”

    她给马秀娘也带了礼物,昨天还和母亲说好了,等会去看马秀娘的。

    谁知道郁文道:“这次就不带你一道去了,姑娘家的,出门不方便。你要是有空,就去铺子里看看,多帮帮你大伯父。”

    郁棠嘟了嘴。

    郁文道:“这也是你姆妈的意思,她怕你越向外走心越野。”

    以后招女婿的时候挑三捡四,眼睛长到了头顶上,成了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郁棠想想,男女有别,她的确不好去打探江潮这个人,让她阿爹去看看也行。不过,从郁远的话里可以听出来,江潮这个人口若灿莲,得提前给她阿爹说说才行,别弄得她阿爹也和大堂兄似的,被他糊弄得找不到北。

    “阿爹,”她神色郑重地提醒父亲,“你和阿兄去趟苏州也好,说一千道一万,道听途说不如眼见为实。江潮我没有见过,可我听阿兄的话,他挺厉害的,而且阿兄不过只见了他一面,就立刻决定入他的股了。照理说,苏州城那么多有钱的人家,江潮怎么还到处找人入股呢?这件事应该对他很容易才是?怎么还能让我们这些外乡人捡了漏?”

    郁远和郁文都有片刻的失神。

    郁棠继续道:“还好宁波府离我们这里也不远。若是有必要,您大可去趟宁波府,看看那王家是怎样的人家再回来也不耽搁事。虽说那些银子是卖舆图所得,是意外之财,可到底是笔银子,还是多亏了裴三老爷帮忙,是发家致富还是千金散去,全凭我们怎么用了。阿爹也别不放在心上。想当初,要是我们有这笔银子,姆妈的病也不会那么为难了。”

    她只能用这件事来打动父亲。

    这一世,因为她的改变,家里的很多事都发生了变化,能让她父亲觉得为难的,也就是她母亲的病了。

    郁文果然连连点头,道:“我知道了。我等会就去跟你大伯父说一声,你这几天呆在家里,好好地代你阿兄孝敬你大伯母,别让我担心。”

    郁棠抿了嘴笑,想起一件事来,道:“我可能还要回老宅一趟,看看那些沙棘树长得怎样了。”

    郁文听着很是欣慰,道:“还算你用心。要是你做起事来半途而废,以后我都不帮你了。”

    郁棠想到之前郁文为她种树的事四处打人打听,忙笑盈盈地续了杯茶递到了郁文的手边,甜甜地道:“知道了!阿爹放心,我一定听话,好好地把树种活了。”

    郁文满意地“嗯”了一声,又交待了郁棠几句,这才和郁远去了郁博家里。

    郁棠在家把带给马秀娘的小衣服、拨浪鼓之类的用包袱包好了,去了马秀娘家。

    马秀娘还有月余就要临盆了,挺着个大肚子,脚肿得都穿不了鞋了,把郁棠吓了一大跳。

    她忙扶住来迎接她的马秀娘,嗔道:“你也是的,都这样了,还来迎我做什么?这不还有喜鹊吗?”

    马秀娘的丫鬟喜鹊也道:“是啊,是啊!郁小姐,您也帮我劝劝少奶奶吧!让她有什么事就吩咐我好了,自己别乱动了。”

    马秀娘长胖了很多,脸圆得像银盘了,她笑道:“哪有你们说的那么严重。不过,这次我要是能顺利生产,还得谢谢阿棠。”

    “我吗?!”郁棠不解地瞪大了眼睛。

    马秀娘一面和郁棠往屋里走,一面道:“杨御医不是每个月都去给你姆妈把脉吗?我前几天和我姆妈去你家的时候,说你去了苏州府,却碰到了杨御医过来,他见我这样子,就顺手给我把了把脉,说孩子很好,就是我吃得有点胖,让我多走动走动,不然生产的时候不太容易。这不,我可是听了杨御医的话,多走动。你们可不能拦着我。”

    喜鹊苦着脸道:“让你多动,也没有让你做这做那的啊!说你,你还不听。”

    马秀娘哈哈地笑,和郁棠一左一右地坐在了罗汉榻上,没等到喜鹊端上茶点,她已笑盈盈地问郁棠:“苏州好玩吗?”

    “好玩!”郁棠兴致、勃、勃地跟马秀娘说起去苏州的见闻,期间还拿出了给马秀娘买的小东西,“我看着有意思就买了,也不知道买得对不对——我和我嫂嫂都没买过这些小孩儿的玩意,但掌柜的说应该买这么大的。”

    马秀娘道了谢,把包袱交给了喜鹊,很是羡慕地道:“你这嫂嫂娶得真心不错。我以后的弟妹要是有你嫂嫂这么好就好了。”

    郁棠嘻嘻地笑,想起从前马秀娘还让她挑个弟弟的事,打趣道:“要不你现在就给你阿弟看门亲事,早点娶了回来,好生地教导,肯定也能和我阿兄阿嫂一样,感情好的。”

    马秀娘也想起这事来。

    两人大笑一场。

    郁棠在章家呆到了掌灯时分才回家。回去之后听说父亲和大堂兄明天一早就坐船去苏州,翌日一早去送了郁文和郁远。之后又听了郁文的话,去铺子里看了两天,这才跟家里的长辈打了声招呼,带着阿苕和双桃一起回了老宅。

    不知道是嗣子的事让五叔祖一直不能释怀还是天气越来越热的缘故,这次回乡五叔祖看上去又老了许多,听说郁棠要去山林看看也没陪着,只是叫了个郁家的小辈带路,又叫了另一个远房的堂嫂过来帮着做饭招待郁棠。

    郁棠陪着五叔祖说了一会儿话才上山。

    请来的看林人就住在山上,已得了信说郁棠要过来,早早就在山林下等着了。

    郁棠和他上山。

    这山林里的树木长得是真不好。这个季节,别人家的山头郁郁葱葱的,遮天蔽日,看着就透着荫凉。他们家的山头虽然也绿油油的,却全是些杂树小树,想躲个太阳还得找树荫。好在是那几棵沙棘树就种在山脚,爬几步就到了,她不至于一路都晒太阳。

    从裴家后花园里移过来的沙棘居然出乎意料地葳蕤,虽然没有开花,却发了新枝。

    看林人趁机夸奖自己:“我每天都给这几棵树浇水,早上起来看一遍,晚上睡的时候看一遍,比看护自家孩子来得都精细,一点也不敢马虎。”

    郁棠是个大方的,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树长得好是真。

    她赏了对方一块碎银子。

    看林人很是意外,谢了又谢,主动道:“小姐,要不要我到了秋季的时候帮着砍点柴晒?”

    郁棠不常来,他怕等到下次郁棠来的时候再砍柴来不及——冬天卖的柴要趁着秋老虎还在的时候晒干了才能卖个好价钱。

    郁棠想着今年的沙棘肯定是没戏了,这人也算是个愿意干事的,能晒点柴卖好歹也是笔收入。

    “那就有劳你了。”她客客气气地道。

    看林人觉得受宠若惊,越发觉得她是个好东家,讨巧地道:“那边还照着您的吩咐种了点花生,要不要去看看?“

    既然来了,肯定是要去看看的。

    两人又去了山的那一边看花生。

    看林人走在前面,嘴里还念叨着:“等过些日子就能吃夏花生了,我到时候跟五叔祖说一声,让他找个人给您带临安城去,正好吃个新鲜……”

    郁棠注意着脚下,随意点着头,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看见有人从对面的林间小路走过。

    她停住了脚步。

    走在身后的双桃差点撞到她身上。

    “怎么了?小姐!”双桃道。

    郁棠指着对面行色匆匆的男子:“你仔细看看,那人是不是我们在苏州府胭脂铺子前碰到的人?”

    双桃踮着脚仔细地看了又看,道:“是有点像,不过隔得有点远,我在胭脂铺的时候也没注意,不知道是不是……”

    郁棠却看着很像。

    她吩咐阿苕:“你跟过去,打听下看看那人是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