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利益

第一百一十一章 利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裴宴的脑海里浮现出郁棠那双黑白分明、清澈如泉的眼睛。

    看什么东西的时候都亮晶晶的,充满了好奇。

    这样一个小姑娘,就是让她呆在家里,她也能整出点事来吧?

    裴宴丢了块花生酥在嘴里。

    这不,不让出门,她在家里就做出了花生酥。

    再在家里关几天,还不知道她又会往他这里送什么呢?

    “阿茗,”他道,“请郁小姐来家里喝茶。”话音刚落,他猛然间想到家里客房住的那些宾客,立刻改变了主意,“还是我去见郁小姐好了。你吩咐他们准备顶寻常的轿子,我们悄悄去,再悄悄地回来。”

    晚上,有个接风宴。

    阿茗应声而去。

    两刻钟之后,一顶青帷小轿不声不响地出了裴府的后门。

    裴府用来待客的紫气东来阁,叫的是阁,实则是一片九曲回旋的院落,举目望去,处处是花墙,处处有小径,置身其中,很容易让人迷失东南西北。

    彭家大老爷站在窗扇大开的窗棂前,左边是竹林,右边是太湖石假山,风景如画。

    “裴家还挺有意思的。”他轻哼了一声,淡淡地道,“我们若是要想去串个门,恐怕会迷路吧?”

    他是个年约五旬的男子,长身玉立,白面长须,浓眉大眼,气质十分地儒雅,如同饱读诗书的学士。

    他身后跟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冠玉般的面孔上有道从眼角斜割到嘴角的紫红色伤痕,不仅让他的相貌变得很狰狞,而且让他的神色也平添了几分凶狠,让人侧目。

    “大伯父,”他闻言低声道,“那,我们还要去拜访湖州武家的人吗?”

    他说话的声音透着几分温顺,可眼宇间透露出来的戾气却让人知道他很不耐烦。

    彭家和武家曾经有些不可对人言的生意,比别家更容易搭上话。

    “当然要去。”彭家大老爷转过身来,对那青年道,“裴宴弄出这个什么拍卖,不过是想让几家自相残杀而已。我听说武家是最早来的,以他们家的德性,拍卖之前肯定会上窜下跳着想办法找人联手,至少,不能让裴宴控制价格。我们到时候参一股就是了。”

    青年欲言又止。

    彭家大老爷道:“十一,你要记住了,朝廷要撤市舶司,只有合纵连横才能抵御这次的风险。过两天就要开始拍卖,你就不要露面了。晚上出去的时候也小心点,裴家不简单,若是被发现,你早点想好说辞,免得到时候让人误会。”

    不大的院落,一下子住进了七、八家豪门大户,彼此之间关系错综复杂,大家又都是冲着那幅价值连城的舆图而来,半夜不睡觉的在院子里乱晃,很容易被人认为是别有用心。

    被称为“十一”的青年正是林觉口中的“彭十一爷”。

    他恭敬应了一声“是”,抬头却不服气地道:“裴家再厉害也不过是出了个裴宥,现在他死了,剩下的,裴宣软弱无能,裴宴狂妄自大,偏偏裴宴还心胸狭窄,接手了裴家之后不是想着怎样让裴家更上一层楼,却想着怎样压制长房。我看,裴家就算还有几斤钉,也不过是艘烂船罢了。大伯父不必顾忌。”

    彭家大老爷皱了皱眉。

    这个侄儿少有文名,小小年纪就中了举人,彭家花了大力气捧他,让他和当年杭州顾家的顾昶被人并称为“一时瑜亮”。可惜他后来不慎被人破了相,与仕途无缘,只能帮着他打理庶务。顾昶却仕途顺利,官运亨通,他这侄儿心中一直不快,甚至开始愤世嫉俗,几次本可以和平解决的事都被他弄得血流满地,让人心生厌恶。

    但他这个侄儿又实在是聪明。

    很多别人办不到的事他都能办得妥妥帖帖,弃之可惜,用之担忧。

    好在是他还算孝顺,对族里的事也足够尽心,对族中的长辈足够顺从,就算族中的决定他不赞同,但族中一旦有了决断,他还是会遵照执行的。

    这也是为何族中的几位长辈都觉得应该多多培养他的缘故。

    可他也是真清高。

    天下英才随意评价,谁也不放在眼里。

    但时势造英雄。不管裴宴如何,裴宣如何,他们是正正经经的两榜进士,十一就是再聪明、再机敏、再有才华,学得文武艺,不能卖给帝王家,就只能看着别人指点江山,名留青史,就只能认输,认命!

    不过,现在不是跟他说这些的时候,等回了福建再好好地和他说说。

    不然他还真以为自己能左右这些人似的,不知天高地厚!

    “这里是裴家的地盘,就算裴家是条烂船,你也不可大意。”彭大老爷叮嘱他,“你别忘了,当初我们也觉得那幅画应该是轻而易举就能拿到手的,结果呢?”

    彭十一爷眼底闪过一丝戾色。

    当初,彭家怕惊动裴家,也怕引来其他世家的觊觎,决定找个不起眼的人想办法把画拿到手,他是同意者之一。

    “大伯父,我知道了。”彭十一爷低头道,“这次一定不会出什么纰漏的。”

    彭大老爷点了点头。

    他这个侄儿办事,他还是放心的。

    “我等会去会会武家的人,看看武家对拍卖的事是怎么看的。”他沉吟道,“说不定我们还能和武家联手。”

    裴家拿出来给他们看的那一部分舆图和他们手中的舆图是一样的。

    现在他们没办法判断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甚至没有办法判断到底是他们手里的舆图是真的,还是裴家那份舆图是真的。这就逼得他们家不得不参加拍卖。

    裴老太爷是个厚道人,裴宴的桀骜不驯他却是早有耳闻。这是他第一次和裴宴打交道,不知道裴宴的深浅,万一裴宴准备拿着这幅舆图当摇钱树,他们家恐怕要大出血。

    这都没什么。

    有失就有得。

    怕就怕他们拍到的舆图和他们家手中的是一模一样的,或者裴家拿到的是假的……那就令人吐血了。

    裴宴虽然知道彭家是来者不善,可他就是个撩猫逗狗的性子,越是像彭家这样的人家,他越是要惹一惹,彭家的人想做什么他都不会如临大敌,自然也就懒得派人盯着彭家。

    反正他们已经住进了裴家,就没有他想知道却知道不了的事。

    他让人把轿子停在了郁家后门的小巷里。

    平时这里没什么人走动。

    特别是下午,青竹巷的男子多半在铺子里,女眷们不是在休息就是在做针线活,非常安静。

    他叮嘱阿茗:“小心别惊动了郁太太。我不想登门拜访。”

    阿茗知道他们家三老爷不喜欢应酬,连声应下,去了前门叩门。

    来应门的是陈婆子,听阿茗说他是裴家的小厮,来找郁棠的,又见他生得白胖可爱,心中十分喜欢,没有多问就把他带去了郁棠那里。

    郁棠见到阿茗很惊讶,等知道了阿茗的来意更是惴惴不安地半晌才理出个头绪来。

    她打发双桃去给阿茗拿花生酥吃,压低了声音问阿茗:“你说三老爷要见我,轿子就在我们家后门?”

    阿茗连连点头,见郁棠穿件茜红色杭绸褙子,衬着面如白玉,又笑盈盈地,和蔼又可亲,他给郁棠通风报信道:“三老爷多半是为了你们家那个山林的事,来前他还问起过。”

    郁棠早就想见裴宴了,这下可好了,瞌睡的遇到递枕头的,彼此都好。

    “你等会!”郁棠也怕裴宴来家里。他那性子,谁在他面前也不自在。何况她母亲刚刚用了药躺下歇了,知道裴宴来了,无论如何也要起身亲自招待他的,“我跟家里人说一声,这就去见三老爷。”

    阿茗捧着双桃给的花生酥高高兴兴地走了,郁棠让双桃帮着打掩护,从后门溜出去见裴宴。

    天气一天天地暖和起来,裴宴穿了件月白色三棱细布的直裰,腰间坠着青色的小印,玉树临风般站在那里,风仪无双。

    郁棠静静地欣赏了两眼。

    不曾想见到真人就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你怎么动作这么慢?”裴宴不悦道,“我问你两句话就走。”

    没有一点君子之风。

    郁棠在心里腹诽。

    要不是正好今天穿得“规规矩矩”,她还没有这么快出门!

    不过,想到阿茗说裴宴是为了他们家山林的事来的,她又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小气,不应该和裴宴计较这些。

    “三老爷,您找我有什么事?”她直入主题。

    裴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什么不对的,郁棠的直爽也让他不用兜圈子,心情颇佳。

    “你们家那山林,决定种什么了没有?”他语气轻快地道,“春耕都过了,你要是再不决定,就又得耽搁一季了。”

    郁棠正想探裴宴的口风,这话正中她的下怀。她道:“我之前一直觉得种沙棘不错的,可大家都让我别种。我就想问问您,要是我们家山林卖给了你们家,你会种什么?”

    她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没什么用处,所以想把山林卖给他们家?

    他像冤大头吗?

    裴宴的脸都黑了。他道:“你想把山林卖给我们家?”

    “不是,不是。”郁棠发现裴宴误会了,忙道,“我是说‘如果’。如果是你,你怎么办?”

    这种假设没有任何意义。

    裴宴不悦,道:“没想过。不知道。”说完,犹不解恨似的,继续道,“除非是你们家的日子过不下去了,不卖田卖地就会死人,我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顺手帮一下。那山林成了我做主买进来的,为了给家里一个交待,就只能捏着鼻子想办法了,那也许我会仔细地想一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