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九十一章 茶房

第九十一章 茶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以裴宴的倨傲和任性,他真干得出这样的事。但以裴宴的骄傲和聪明,他不应该这么做。

    郁棠想到之前她和裴宴的种种阴差阳错。

    不会是又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吧?

    郁棠心里乱糟糟的,就看见大伯父踮着脚,朝小梅巷的方向又张望了几眼。

    是在看裴宴为什么还没到吗?

    万一裴宴要是真没来怎么办?

    要不要提前想个说法?

    郁棠在心里琢磨着,看见佟大掌柜带着两个小厮送了贺礼过来。

    她松了口气。

    佟大掌柜好歹也算是裴家的人,要是今天裴宴真的没有出现,勉强也能有个说法。

    不过,裴宴为什么没有来呢?

    是胡兴传话有误?还是他被什么事给绊住了?

    郁棠看见她大伯父笑盈盈地迎上前去,向佟大掌柜抱拳问好,亲亲热热地说着话。

    吴老爷等人见了也都围了过去。

    夏平贵挤进去在大伯父耳边说了几句话,大伯父皱着眉头朝铺子里望了望,无奈地吩咐了夏平贵几句,夏平贵眉宇间也露出几分无奈,然后郁棠就看见他转身站到了铺子门口的台阶上,高声地喊了句“吉时已到”。

    旁边准备多时的炮竹“噼里啪啦”地炸了起来。

    硝烟四起,小孩子们捂着耳朵跑,大人们则站到了一旁。

    郁棠被硝烟薰得关了窗户。

    很快下面又响起了锣鼓声。

    舞狮开始了。

    郁棠忙吩咐双桃:“你快下去看看,裴三老爷来了没有?”

    双桃应喏,噔噔噔地跑下楼去。

    郁棠在楼上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双桃噔噔噔地又跑了上来,神色有些沮丧地道:“没有!裴三老爷没来。”

    “那裴家的其他人呢?”郁棠问。

    双桃道:“也没来。没有看见裴家的人。”

    郁棠心里拔凉拔凉的。

    不管胡兴是怎么传的话,郁家的帖子裴家是收到了的,郁家的铺子开业裴宴是知道的,就算是他自己不能来,或者是不想来,也应该派个人来才是。

    他这样,难道真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却又令裴宴讨厌郁家的事?

    那舆图的事怎么办?

    郁棠心里有点慌,匆匆下了楼。

    外面的舞狮已经结束了,她大伯父和佟掌柜等人正笑着准备剪彩。

    郁棠准备从后门溜出去去找裴宴。

    外面突然一阵喧哗,有人喊道:“裴三老爷来了!”

    郁棠心中一喜,也顾不得合适不合适了,提着裙裾就跑了出去。

    她的大伯父等人更是喜出望外,彩也不剪了,一窝蜂地都朝裴宴的轿子涌去,也就没人注意到郁棠出现得不合时宜。

    “裴三老爷!”郁博没想到峰回路转,就在他已经失望要放弃的时候,裴宴来了。他激动之下,伸手就要去给裴宴撩轿帘。还好旁边的裴满眼疾手快,赶在他之前撩了裴宴的轿帘。

    裴宴穿着身月白色的细布素面襴衫,外面披了件玄色貂皮大衣,映得他的面色如素色瓷釉般地苍白,简直比吹过的北风还要寒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参加葬礼的。

    郁博看着就打了个寒颤,觉得自己伸出去的手特别地失礼,说话也结巴起来:“裴,裴三老爷……”

    “郁大老爷!”裴宴没等郁博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道,“不好意思,来晚了。您也知道,我还在孝期,有些场合就不方便立刻就出现了的。”

    裴宴的面色依旧有些冷,可说话的语气却颇为平和,何况他的解释有理有据,郁博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忙道:“应该的,应该的。”说完,他才惊觉自己这样的应答有些不适合——既然知道裴三老爷还在孝期,就算是裴三老爷出于礼貌答应了来参加开业典礼,他也应该给裴三老爷一个台阶,婉言谢绝才是。

    这件事,是他做得不对。

    为了搭上裴家,他们做得太激进了。

    “裴三老爷,请后堂喝茶!”郁博虽然不是个十分灵活的人,但这么多年做生意的经验,让他立时就想到了对策,立刻让出道来,做了个请裴宴进店的举动。

    裴宴没有客气,昂首挺胸往铺子里走去。

    后面跟着的裴满则微笑着和认识的乡绅或是掌柜们打招呼,裴满后面跟着的胡兴却是低头含胸,像个鹌鹑,生怕和别人的目光碰上了似的。

    可偏偏他是裴老太爷在世时就用的人,在场的就算是他不认识别人,别人也都认识他,纷纷和他打着招呼。

    他只好强笑着抬头和人打招呼,却不知道,他笑得比哭还难看。

    众人好奇,却因为裴宴在场,无遐顾及他,也就没有人去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了。

    那边裴宴下轿走了几步就看见了站在大门角落的郁棠,穿了件灰色的短褐,又打扮成了小厮的模样。

    裴宴心里顿时就冒起了无名火。

    怎么又把他的话当耳旁风。

    怎么就没有一刻消停的时候。

    他睁大眼睛就瞪了过去。

    郁棠正沉浸在裴宴突然到来的喜悦中,被裴宴这么直直地瞪了一眼,她一时间就有些懵了。

    她又怎么惹着他了?

    郁棠立马反省自己……低头就看见了自己灰色的裤筒……想到裴宴要她“打扮得规规矩矩”地去见他……

    她一溜烟地跑回了后堂,寻思着自己现在回家去换件衣服,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就看见裴宴也往后堂走来。

    大伯父这是要在后堂招待他奉茶吧?

    像裴宴这样的人,来了自然是座上宾,不单独到后堂奉茶,难道还站在铺面给人观看吗?

    郁棠被自己蠢得都要哭了。

    可这个时候她也没有地方可去了。

    与其这样躲躲闪闪像个贼似的,还不如大大方方地出去打个招呼,解释几句,说不定还能挽回点印象。

    郁棠想着,轻轻地咳了一声,走上前去给裴宴行了个礼:“裴三老爷!”

    裴宴用眼角扫了她一下,傲然地“嗯”了一声,和她擦肩而过,坐在了正堂的太师椅上。

    郁博愣了愣,感觉到裴宴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可又说不出哪里生气,为什么生气,只好低声吩咐了郁棠一句“快让人去上杯好茶”,然后屁颠屁颠地招待裴宴去了。

    就是大伯父不这么吩咐,郁棠也会用最好的茶点招待裴宴的。

    她立刻就领着双桃退到了旁边的茶房去了。

    吴老爷、佟大掌柜等人都涌进了后堂,胡兴却丧气地去了茶房。

    他是认识郁棠的,见郁棠在那里沏茶,就和郁棠打了声招呼:“郁小姐,我借您家的茶房歇会。”

    胡兴是裴家的总管,虽然排序第三,可也代表着裴家的面子,郁棠当然希望他和郁家的关系越近越好。

    “您只管歇着!”她热情地道,“双桃,去把刚刚给裴三老爷装的点心再装一盘来给胡总管尝尝。这可是我阿爹前些日子去杭州城时买回来的。”

    郁棠说着,还给胡兴顺手倒了杯茶。

    “不敢当,不敢当!”胡兴立刻站了起来,忙弯腰接过了茶盅,对去给他装茶点的双桃道,“小姑娘你就别忙了,我怎么好吃和三老爷一样的点心,你给三老爷送去就行了。”

    郁棠有意和他打好关系,笑道:“说是给三老爷的,佟大掌柜不也一样要尝尝的?我们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您是走四方,吃南北的人,也不知道您能不能瞧得上眼?要是不合胃口,您多多包涵!”

    “哎哟,看郁小姐说的。”胡兴闻言,眼珠子转了转,想到郁文去裴家的时候几次都带着郁棠,他心中有了一个主意。

    “郁小姐,您等会忙不忙。”他试探着问郁棠。

    换做前世的郁棠是听不出胡兴的言下之意的,今生的郁棠已经懂得了这些人情事故。

    “后堂有双桃呢!”她笑吟吟地道,“我就是来帮忙看着点的,有什么事可忙的!”

    “那就好,那就好!”胡兴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一副要和郁棠说体己话的模样,道,“你是不知道啊!为了你们郁家,我可把三老爷给得罪狠了。等这次完事回了裴家,这裴府三总管不知道还是不是我呢?”

    郁棠听着心中一动。

    脑海里升起来的第一个念头是难道胡兴想讹郁家的银子?

    “这话怎么说?”她立刻做出一副惊愕的样子,关心地问。

    胡兴又佯装怅然地叹了口气,道:“我看着你阿爹和我们家三老爷关系挺好的,从前也有这样的例子,所以你们家来送帖子的时候,我就自作主张答应了三老爷会来道贺的事,谁知道三老爷……”

    他到现在都记得自己去提醒裴宴时候不早了,应该出去给郁家道贺时裴宴那铁青的面孔……他不由地打了个哆嗦。

    “你说,我这不是好心办了坏事吗?”他继续朝着郁棠吐槽,“三老爷虽然还是来了,可谁又知道三老爷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这次三老爷能来,全是他会错了意办错了事,根本不是郁家的面子,他凭什么做了好事不留名,连个感激都没有。

    这件事必须说给郁家的人听。

    还得说得没有什么痕迹。

    郁棠目瞪口呆。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误会?

    裴宴是被迫来参加郁家的开业典礼的了!

    郁棠想到刚才裴宴那张像三九天飘雪的面孔,也打了个哆嗦。

    “那您怎么不早点让人来说一声,我们也好跟别人解释一番啊!”郁棠觉得自家不能背这个锅,急急地道,“裴三老爷来不来都不要紧,您来或是裴家的哪个管事来也都是一样的。”

    她话音还没有落,就感觉到后背有点发冷。

    郁棠不禁回头。

    就看见裴宴面如锅底地站在茶房的门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