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六十五章 博弈

第六十五章 博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端目中含笑地望着郁棠道:“这件事是我母亲不对。狂沙文学网不过,还请郁小姐原谅,不管是哪位母亲,在保护自己孩子的时候都不免会做几件蠢事。好在是家母的初衷并不想伤害郁小姐,我阿弟当时听说郁小姐可能有难,还曾和同伴一起去营救郁小姐。说起来,我阿弟也是受害者啊!”

    那些乡绅个个都是人精,闻言一想就知道了这其中的蹊跷,不由得都笑了起来。

    裴宴没想到这件事是李竣的母亲林氏安排的。

    他不由打量了李竣一眼。

    只见李竣正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郁棠,嘴角翕翕,好像有很多的话要对郁棠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最终化成了一抹黯然的悲伤。

    他朝郁棠望去。

    郁棠目光平淡地看着李端,无悲无喜,眼角的余光都没有扫李峻一下。

    可见并不十分待见李竣。

    裴宴在心里暗暗称奇。

    看这模样,他敢肯定,李竣是喜欢郁小姐的,而且到了现在还很喜欢。郁小姐主动撩拔李竣在前,为何现在又对他不屑一顾了呢?而且看样子,也不像是喜欢李端的样子。至少她在面对李端的时候,他看不出郁小姐对李端有什么愫。

    难道是他眼拙?

    他在这方面向来不太敏锐。

    当初周子衿和那个什么庵的主持有私,他陪着去吃了好几回茶都没有看出来,还是周夫人带着人去捧打鸳鸯他才知道的。

    裴宴不由摸了摸鼻子。

    还有那个叫卫小山的卫家二小子,看得出来,郁小姐是真心在为他出头,甚至不顾自己的名誉,抛头露面也要和李端对质。

    这位郁小姐,可真是有意思啊!

    这么多人,兜兜转转的,她居然还有自己的立场。

    生平第一次,有人让裴宴看不透了。

    但郁小姐这样不行啊,就算是李端承认了绑架事件是李家做的,却把这件事推到了他母亲林氏的上,女人嘛,头发长见识短,突然冲动起来做件让人目瞪口呆的事,也是常有的,为此盯着李家不放可不行。

    要是他,既然把话引到了这件事上,就从另一个方面做文章,质问李家出了这种事,准备怎样善后,怎么着也要把两家姻缘上的关系彻底地斩断了,让李家再也不能利用这件事和郁家结亲。

    那他要不要提醒郁小姐一声呢?

    这个念头在裴宴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就被他否定了。

    现在他也不知道郁小姐要干什么?虽然她看着是在为卫小山出头,若实则是想嫁给李端呢?

    他最看不清这种男男女女的事了,还是别弄得里外不是人了。

    不过,如果郁小姐真的想嫁给李端,他倒可以帮个忙。到时候李家和顾家退了亲,顾昶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裴宴嘴角微翘,就听见郁棠道:“李夫人虽说是一时糊涂,但如今是李大公子掌家,李夫人做出这样的事来,我们家是断然不可能再和李家结亲了,想必在座的各位和李大公子将心比心,也能理解我们郁家的愤然。”

    裴宴一下子就坐直了子。

    没想到,这位郁小姐真的要和李家划清界限啊!

    他又看错了!

    裴宴低头抿茶,掩饰着自己的不自在。

    在座的乡绅们则嗡嗡地议论起来,而受了郁文委托的吴老爷更是顺势直言道:“嗯,郁小姐言之有理。若是我家闺女遇到这样的事,虽然是一片好心,可到底在心里有了芥蒂,于礼法不合,两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结亲的。”说完,他哈哈大笑了两声,道,“好在是郁家要留了郁小姐招赘,李家二公子又一表人才,才学出众,我要是李老爷,也舍不得把养了这么大的儿子送给别人。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看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大家一笑泯恩怨好了,您说呢,裴三老爷?”

    裴宴抬头望向郁棠。

    郁棠也正望向他。

    她星光璀璨般的眸子此时透露出些许的紧张,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他,眼都不眨一下,仿佛怕眨了一下眼睛,就会遗漏了他的表,让她来不及应对,让事朝着对她不利的方向发展,而她微微向前倾斜的形,又带着几分哀求、期盼的味道,好像他的决定对她是如此地重要,能影响她的生死,影响她的未来,影响她的人生似的。

    啧啧啧,这位郁小姐可真是一人千面,需要的时候,能让他看着都心软,何况是李竣那小子。

    裴宴不自在地又喝了口茶,看向李端。

    到底年轻,还没能完全藏得住七六,李端的脸色有些难看,显然不喜吴老爷的话。

    这么说来,不是郁小姐想纠缠李家,而是李家到了这个时候还想打郁小姐的主意啦!

    有趣,有趣!

    裴宴想到顾昶那张温和的面孔,心越发地愉悦了。

    他道:“文人客的佳话,通常都于礼教不合。偶尔出来一件,两相悦也就罢了,还是不要让世人有样学样的好。”

    这就是反对李家再在婚事上和郁家纠缠不清了。

    郁棠长长地松了口气。

    她早打定了主意要说服裴三老爷站在自己这边的,没想到裴家三老爷并没有要她多说一句话就以“于礼教不符”帮了她一把。

    裴三老爷看样子真如以前她了解的那样,虽然不太管事,可关键的时候,却是能帮人,愿意帮人的人。

    郁棠感激地望了一眼裴宴。

    那眼眸,含着些许的水光,在大厅明亮的光线下,犹如阳光照过水面,粼粼波光,潋滟生辉。

    裴宴一愣。

    郁棠已姿轻盈地曲膝朝着他行了个福礼,感激涕零地道了声“多谢三老爷”。

    声音清脆悦耳如玉击。

    裴宴顿时想到了在昭明寺的悟道松旁,郁小姐好像也是这般风姿绰然朝着李竣道谢的。

    他脸色有点黑。

    觉得自己好像和李竣沦为了一道……

    郁棠却在心里嘀咕。

    裴三老爷可真是喜怒无常啊!

    刚才还和颜悦色地帮她的忙,转眼间脸就变了。

    她可不想因裴宴的晴不定出现什么变故,做出对她不利的事来。

    郁棠也顾不得什么,事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了,就算是冒险,她也得火中取栗,把这件事确定下来。

    “李家二公子,”她笑望着李竣,温声地道,“想必您也同意裴三老爷的意见了!”

    这还是郁棠自那天郁家村一别,第一次把目光落在他的上,也是第一次和他说话。

    李竣神色苦涩,更多的却是愧疚。

    他知道郁棠这是要和他划清界限,可他能不同意吗?

    原本就是他对不起她了,难道还要把她拉扯着不放吗?

    这是他离开郁家村时就有的觉悟,此时不过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说出来罢了。

    李端看着却急得不得了,没等李竣说话,就上前拉了李竣的衣袖。

    这孩子,怎么这么傻。

    追姑娘家,若是要脸皮,就成不了事。

    娶郁小姐过门,可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是他阿爹决定的。

    这可关系到李家未来的前程。

    唯一的意外是他们没有想到李竣会真的倾心于郁小姐。

    “裴三老爷……”李端道,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却被李竣甩手,打落了李端抓着他衣角的手,并抢在李端之前道:“郁小姐,你说的有道理。这件事的确是于礼不合,是我失礼了。”说完,他给郁棠陪罪地行了个揖礼。

    “阿弟!”李端皱眉。

    郁棠却觉得心中一轻。

    李竣,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到底还是有几分底线的,没有坏到无可救药。

    投之桃李,报之琼瑶。

    她会想办法救他一命的。

    郁棠望向了李端,眼底闪过一丝冰冷。

    就算绑架的事是林氏的主意,若是没有李端,林氏能成事吗?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李端就没有清清爽爽站起来承认的时候。

    她道:“李家大公子,你看,大家都知道你家做出这样的事之后,我们两家是不可能再结亲了,就是李家二公子,也觉得这件事不妥当。所以说,我们家当初拒婚的时候,你们已经是没有办法了,对吗?”

    李端心里是赞同这种说法的,但他没有说话。

    上次,他就是答得太急了,让郁小姐钻到了空子,把两家结亲的可能完全斩断了。可见他小瞧了郁小姐。他就应该知道,郁家敢任凭郁小姐和他对峙,郁小姐就应该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以后,郁小姐说什么他得好好想想才能回答。

    让他意外的,还有裴宴的态度。

    他知道郁家和裴家的关系不错,他来之前,曾想过是不是提前拜访拜访裴宴,但他又担心因为他的提前拜访让裴宴误会他们家在这件事上理亏,从而影响裴宴对他的印象——裴宴的师座和同门太厉害了,而且个个都占据要职,怕他有一天会求到裴宴。

    可现在看来,这件事他恐怕又做错了。

    郁家能请裴宴做中间人,多半是已经说服了裴宴,让裴宴对李家先入为主了。

    要打破这个僵局,他得更小心。

    “郁小姐,话也不能这么说。”李端笑得如沐风,丝毫看不出心中的慌乱,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们家始终是想和郁家结亲的,不会做出那般自毁长城之事。”

    郁棠也笑,笑得温婉而又谦和:“可事实是,我们家一心要为我招赘,你们家一心想要我嫁入李家,两家都不愿意退让,令堂则做了糊涂事。我没有说错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