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十七章 林氏

第十七章 林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而此时的李夫人,再一次打破了郁棠对她的印象。

    她神色依旧带着几分高傲,却谈吐温和,笑容亲切,望着郁棠和马秀娘道:“这是两位的掌上明珠吧!真是春兰秋菊,各有千秋。之前汤太太向我提起,我还觉得是汤太太夸大其辞,没想到是我见识浅薄了。”

    陈氏和马太太都不是擅长交际应酬的人,之前从未曾和李夫人打过交道,不免有些拘谨,闻言忙谦逊地道着“哪里,哪里”、“夫人过奖了”之类的客气话。

    李夫人却一副和陈氏、马太太一见如故的样子,继续夸了郁棠和马秀娘两句,还从衣袖里拿出两块玉佩要给郁棠和马秀娘做见面礼,说什么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们两个,小小的心意,请她们不要嫌弃。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李意这几年顺风顺水的,已做到日照知府,李夫人的娘家据说是福建的大商贾,就算是有些娇纵,也情有可原。何况她对她们以礼相待,陈氏和马太太两人顿时觉得李夫人为人还是不错的。遂叮嘱女儿收了见面礼,约了下次有机会登门道谢。

    李夫人笑道:“到时候把两位小娘子都带来。我只生了两个儿子,混世魔王一般,一直以来都心心念念想有个女儿,偏偏没有这样的好命。”说完,还长长地叹了口气。

    陈氏从前身体不好,很少出门,对李家是真不了解,马太太比陈氏好一点,城中的进士、举人、秀才只有那么几户,有个什么婚丧嫁娶的,总是能碰到。见李夫人恭维她们,也投桃报李地恭维李夫人道:“我们还羡慕夫人有个好儿子,年纪轻轻就中了举人呢!我们家那个混账小子要是有令公子一半的争气,我半夜都能笑醒过来。”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李端都是李夫人的骄傲。

    马太太正好挠到她的痒痒窝了。

    她忍不住面露得意,滔滔不绝地讲起李端来了:“马太太过奖了!那孩子,也就读书没有让我操心……从小就体弱多病,生怕他长不大……到了娶妻的年纪,又是一番头痛……好在是顾家看他是个读书的料子,同意了这门亲事……就盼着他能早日成亲,来年下场的时候能春闱题名……”

    如果说这一生最让李夫人志得意满的是儿子李端的举业,那第二桩让她自得的就是帮李端求娶了杭州府顾家二房的嫡长女。

    江南四大姓。

    顾、沈、陆、钱。

    李端的妻子顾曦,就是杭州那个顾家的姑娘。

    陈氏和马太太都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听着,不时捧几句。

    郁棠冷眼旁观。

    好像全天下只有李端钟灵毓秀,是个人物似的。

    她想到当初李端对她做的那些事,到她委婉地向林氏求助,林氏却骂她不要脸,勾引李端……

    郁棠忍不住就想让林氏也尝尝那种伤心、痛苦甚至是绝望。

    她故意用一种看似是压低了嗓子实则旁边的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困惑地和马秀娘私语:“李家的大公子多大了?我刚听府里的人说,裴三老爷二十一岁就考中了进士。”

    林氏像被人打了一拳似的,话声戛然而止。

    陈氏脸涨得通红,喝斥郁棠:“胡说八道些什么?裴三老爷的事,也是你能议论的。”然后向林氏道歉,“小孩子家不懂事,您别放在心上。”

    但林氏的笑容还是有了裂痕。

    汤太太看着气氛不对,忙笑着给林氏解围:“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林氏听了,一副强压着火气的样子勉强地朝着陈氏笑了笑

    郁棠暗暗称奇。

    林氏什么时候这么好的脾气了!

    想当初,她嫁进李家的时候,林氏是想怎么说她就怎么说她的,就算林氏最满意的儿媳妇顾曦,一不如林氏的意,林氏也是不给情面就发作的。

    可见林氏也不是真的受不得气。

    不过是对着儿媳妇,一点也不想忍罢了。

    郁棠在心里嘲讽。

    就听见林氏继续道:“我这人,就是有点话多,一说起话来就有点打不住。”

    “大家都一样。”陈氏和马太太应酬着她。

    谁知道林氏却一点也没有散了的意思,居然继续道:“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家,我虽然爱长子,可最心疼的,还是小儿子。他比他哥哥要小四岁,又是次子,不用继承家业,我婆婆就使劲惯着,养成了个不谙世故的禀性。如今都十八了,还什么也不懂,嫌弃家里的丫鬟婆子啰嗦,不让近身服侍,整天跟着身边的小厮、随从骑马蹴鞠,要不就跟着家里的账房先生去铺子里查账,他的婚事,我都要愁死了!”

    说完,深深地看了郁棠一眼。

    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

    特别是郁棠。

    她和李家这是什么孽缘?

    前世说是李竣看中了她,这一世她躲着李竣,却好像被林氏瞧中了。

    不过,真是谢谢她了。

    李家的媳妇,她可是一点也不稀罕。

    想到这里,她突然想到了顾曦。

    如果顾曦也知道她嫁到李家会发生什么,恐怕也不会嫁给李端吧!

    要不,把她和李端的婚事给破坏了?

    林氏会气得一跳三丈高吧!

    郁棠只是想想就觉得乐得有些合不拢嘴。

    陈氏此时反应过来。

    敢情这位李夫人说了这么多,是看中了他们家郁棠啊!

    她刚才已经很明确地拒绝了汤太太,怎么李夫人还堵着她们说这件事啊!

    陈氏有自知之明。

    若是论长相,他们家阿棠就是裴家也嫁得。可若是这婚姻大事全都论长相,又怎么会有门当户对这一说呢?

    她看了汤太太一眼。

    汤太太不敢和她对视,好像很心虚的样子。

    陈氏明白过来。

    原来之前汤太太在厅堂和她们“偶遇”,是受了李夫人所托。

    李夫人不顾两家的生疏在这里和她尴尬地聊天,原来是不死心啊!

    这种事拖不得,拖来拖去就容易生出很多流言蜚语来。

    他们家阿棠也到了说亲的年纪,可不能因此影响了婚事。

    陈氏笑着对林氏道:“您倒是和我害的是一样的心病。我们家只有这一个闺女,她爹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铁了心要给招女婿上门。可这招女婿上门哪里是那么简单的,我头发都愁掉了。”

    林氏愕然。

    郁棠偷乐。

    林氏这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拒绝吧!

    林氏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下去了。她草草地和陈氏说了几句,就和汤太太匆匆告辞了。

    郁棠恨不得抱着她姆妈亲两口。

    她看着林氏的背影很是解气,决定再送林氏一份“礼物”。

    “姆妈,”她笑盈盈地道,“城南的李家,是不是就是那个卖果子的李家?”

    李意祖上,是卖果子起家的。

    当然,这已经是好几十年前的事了。

    如今的临安城里知道的不多。

    她还是嫁到李家后,偶尔听李家的一个世仆说的。

    林氏娘家是做丝绸、茶叶生意的,而且是经营了几代的大商贾。她很忌讳别人说李家的祖上是卖果子的。

    陈氏和马太太都没听说过。

    她们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郁棠却看到林氏很明显地打了个趔趄,差点跌倒。

    郁棠心里的小人哈哈大笑。她决定再送点“礼物”给林氏:“姆妈,难道你们都没有听说过?东街上摆茶水摊子的王婆子、小梅溪卖水梨的阿六可都知道。”

    “是吗?”陈氏和马太太以为郁棠只是闲聊,随口应了一声。

    郁棠却感觉到林氏都有点站不住了。

    她嘻嘻地笑,还想再讽刺林氏两句,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旁边回廊里站着个人。

    郁棠抬眼望去,顿时脸色一窘,连退了两步。

    这下子轮到她差点跌倒了。

    马秀娘眼疾手快地扶了她,关切地道:“你这是怎么了?没站稳,崴了脚?”

    “不是,不是。”郁棠红着脸道,“我没事!”

    人却踮着脚,伸长了脖子朝马秀娘身后张望。

    马秀娘几个都顺着她望过去。

    黑漆灰顶的回廊,青石油润,竹枝婆娑,空无一人却满目浓绿,远远的,一阵清凉之风扑面而来。

    “你看什么呢?”几个人不解地问郁棠。

    “没看什么!没看什么!”郁棠粉饰太平地道,拉了拉母亲的衣袖,“客走主人安。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

    大家也都累了。

    “行!”马太太热情地邀请陈氏母女,“你们要是有了空闲,就去我们家里坐坐,她爹去了杭州府,还要七、八天才回来,你们来了,正好给我做个伴。”

    陈氏应了,和马太太母女说着话,去跟郁文打了一声招呼,回了家。

    郁棠却一直心不在焉的。

    她这段时间是什么运气?怎么走到哪里都能遇到裴家三老爷。

    而且还是她最狼狈的时候——她刚才在裴家,就笑了。

    丧礼那么肃穆的场合,她竟然笑了,还笑得挺欢快的,而且被裴家三老爷逮了个正着。

    他会不会以为自己对逝者没有敬意啊!

    而且,他刚才的脸色好难看。

    仿佛阴沉得能滴得出墨汁来。

    也不知道他是听见她笑才这么气愤?还是他正好心情不好?

    不过,他一个人,怎么会去了那里又正巧碰到了她们呢?

    他是只看见了自己笑还是连她讽刺林氏的话都听见了呢?

    郁棠叹气。

    她在他心里估计就没有个好了!

    郁棠想到裴家那些被掐了花的花树。

    绿油油一大片。

    没有杂色。

    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像那些花树上的花一样,被他处理掉……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心胸也太狭窄了一点。

    一点小事就板着个脸。

    还是庶吉士呢?

    但现在他父亲去世了,他应该得在家里守孝了吧?

    以后他们说不定还会遇到……

    她怎么这么倒霉。

    郁棠忧郁了好几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