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817章 标枝野鹿看君臣

第817章 标枝野鹿看君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贤弟,万万不可。”

    刘玄德出声阻止着。

    “你这黑厮,好大的脾气,我家是怎么得罪你了,你要掀翻我家的草堂?”

    一个面目清秀的道童,自草堂中走了出来,双手叉腰,怒视着天蛇星将张成文。

    “你说是谁黑厮,张爷爷撕了你!”

    张成文怒目圆睁,作势欲扑,“既然在家里,我家大哥多次呼唤,为什么不应声,莫不是看不起我兄弟三人?”

    道童怒道,“你这黑厮好不讲道理,你是什么人,我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家大哥喊了,我就非得应声,当自己是人皇帝王吗?

    就算是人皇,有着无量功德于天地,也没有你们这般霸道的道理。”

    张成文听后,更加愤怒,有些忍受不住,脚步一踏,气势滚滚,扑面而去,双手伸出,就要去拿那个道童。

    旁边的关帅也是看这小道童不顺眼,觉得这小道童的口气太大。

    任由张成文动手,给他一点苦头吃。

    唯有刘玄德心中急的乱骂,“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这可是谦恭礼敬的前来请人出山为我做事呢,怎么就还没有见到主人的面便与人家的道童吵了起来,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啊。”

    忙出面拉住了踏步前行,狂态毕露的张成文,“贤弟,休要动怒,休要动怒,他只是一个道童,何必和他一般见识。”

    被刘玄德一拉,张成文仍是嘀咕着,“大哥,你何必拉着我,今天就应该给他一个教训,不然的话,他永远不知道天高地厚。”

    刘玄德装作没有听见张成文嘟囔,而是对着道童赔笑、赔礼,“在下蜀州龙主刘玄德,今天是携兄弟数人前来拜见诸葛卧龙先生。

    我三弟生性鲁莽,言语无状的地方,还请仙童原谅则个。”

    道童听到刘玄德称呼自己为仙童,心中乐开了花,更是喜上眉梢。

    听到刘玄德是蜀州龙主的时候,就是一惊。

    慌忙下拜。

    “道童乐山,拜见龙主,不知道龙主今日到我家主人的草堂里面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刘玄德把刚刚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我听闻有大贤诸葛卧龙躬耕于南阳,特来拜见大贤,还请仙童引荐一二。”

    “那真是太不巧了,就在你们来之前,先生已经出门访友去了,不如等先生回来之后,你们再来如何?”

    刘玄德眉头一皱。

    “仙童可知道大贤诸葛卧龙会在什么时候回来,他出去的时候,可曾说过何时归?”

    “先生临行前说过,此去遍访名山,或一二日而归,或三五年而回,去无定日,来无定数,我也不知道先生会什么时候回来。”

    张成文听了,更是恼了,“大哥,哪里有我们一来,他就离开的道理,分明就是躲着我们,不不如让我一把火,把这草堂烧了,我看他诸葛卧龙去睡哪里,没有住处,自会乖乖跟着大哥混。”

    “三弟,休得无礼。”

    趁着道童还没有发火,刘玄德忙出声呵斥。

    “诸葛卧龙是大贤,既然不在,咱们明日再来,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诚心诚意,我相信诸葛卧龙先生一定现身见咱们的。”

    刘玄德朝着道童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第二天。

    刘玄德再次沐浴更衣斋戒之后,前来诸葛庐中,诸葛卧龙依旧不在。

    唯有道童。

    第三天。

    刘玄德第三次前来诸葛庐中。

    诸葛卧龙在南阳雾隐山中的一颗粗大的松树上,斜躺着,继续在翻读着一本泛黄的古书。

    全身心的投入进去,读的津津有味。

    此时眸子一扫诸葛庐,叹息一声,“这位蜀州龙主太过心诚,一而再,再而三的前来请我出山。

    他毕竟是蜀州龙主,我若是过多忤逆,必然会引来祸事,还是去见上一见,看看到底有没有机会争霸天下。”

    收了书籍,身子一晃,提前回到了草庐中,吩咐着道童,“若是蜀州龙主来访,就说我正在熟睡,其余的,不必多言。”

    道童应着,“是,师父。”

    片刻。

    刘玄德再次带人前来。

    “蜀州龙主刘玄德,前来拜见诸葛卧龙先生,不知道今日先生是不是回来了?”

    今天是三顾茅庐。

    事不过三。

    若是仍是见不到诸葛卧龙,刘玄德已经准备拂袖离去。

    毕竟,作为蜀州龙主,他也是要面子的。

    怎么可能会让人无底限的践踏自己的龙主威严。

    “龙主又到了。”

    道童出来,向着刘玄德行礼。

    “真是巧了,我家先生已经回来,只是他正在熟睡,要不要我这就去叫醒他。”

    刘玄德忙挥手制止,轻声道,“诸葛先生访友归来,定然是非常疲惫,理应好好的休息,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就好。”

    道童面露难色,“这样不太好吧?”

    “没事,没事。”

    “既然如此,就随你们。”

    道童走回草堂。

    刘玄德等人在外面站着,一直从早晨等到中午,一轮太阳喷射出来炽热的能量,张成文、关帅都热得不轻,心中更是火气骤炙。

    “大哥,这人分明就是在凉咱们,还是让我进去,一把拽起来那厮,让他来给哥哥赔罪,要是敢不跟着哥哥,我就一拳把他打残。”

    刘玄德摇头,“休得无礼,暂且等上片刻就是。”

    正说着。

    草堂中,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做歌道:

    “混沌初分气候淳,标枝野鹿看君臣。

    三皇五帝宾天去,辛苦阇浮世上人。

    世上生灵作业多,功名富贵反成魔。

    常怀杞国忧天闷,不见康衢击壤歌。

    仗剑提刀争日月,伏尸流血换山河。

    白头钓叟秋江上,笑指清鸥下碧波。

    诗出大才闲遣兴,话谈今古便惊人。

    沙金璞玉求良匠,流水高山待赏音。

    玉在石中谁辨宝,金藏沙里未为真。

    淘金必索披沙拣,取玉须教破璞寻。

    琴对子期弹雅操,马逢伯乐长千金。

    龙光未识思雷焕,奇字难知问子云。

    美酒要逢知己饮,好诗须向会家吟。

    讲谈尽合周公礼,褒贬咸遵孔圣文。

    断简残篇藏故典,冰弦玉轸播新闻。

    高人满座垂清听,始信书生用意深。”

    刘玄德默默静听。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