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饲养一朵小花花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报警

第一百五十二章 报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原来她就是邵华!”楼冉惊喜的叫了一声,“总听徐恺东说你,今日终于是见了面。”

    楼冉的脸上带着丝惋惜:“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到了牛粪上!”

    徐恺东嘴角抽搐:“你说谁是牛粪?”

    楼冉摊手:“总不会是邵华!”

    徐恺东深吸口气,面带假笑:“你要是没事可以滚了。”

    楼冉一屁股坐在房间内的床上:“用完了我就赶我走?”

    楼冉不着痕迹的看了眼邵华:“你要是这个态度,以后找我的时候要收费啊!”

    徐恺东眼睛微眯:“你当我付不起钱?”

    楼冉被徐恺东噎在当场,好半天才吭哧吭哧道:“你穷的只剩钱了!”

    邵华看着二人你来我往一时不像要结束的样子,突然插了句嘴:“隔壁你收拾了吗?”

    徐恺东面色一冷:“房卡我拿走了,把他们反锁在里面了。”

    邵华半垂着眼:“你看过伤了吗?我那会儿不太清醒,不知道下手到底有多重。”

    徐恺东扶着邵华坐在椅子里,撑着扶手看着她:“都活着,放心吧。”

    说到这里,徐恺东突然想到了邵华昨天晚上一瞬的失控。

    “楼冉就是我和你提过的那位心理医生。”徐恺东握着邵华的手,“昨天的事你自己也清楚,不能再拖了。”

    邵华看着徐恺东握着她的手,嘴巴动了动,好半晌才开口道:“好,我听你的。”

    楼冉道:“你们什么时候有时间提前跟我联系,我尽量按你们的时间来。”

    说到这里楼冉多嘴问了一句:“邵华,你到底出什么事了?徐恺东怎么还要我送衣服来?”

    徐恺东握着邵华的手一瞬间收紧了,力道之大攥的邵华手骨生疼。

    “没什么事,着了人家的道,跟人打了一架。”邵华云淡风轻。

    楼冉觉得事情好像不太对,她看向地板上扔着的湿淋淋的衣服,打什么架才能连衣服都湿成这样?

    “要报警吗?”楼冉问道。

    徐恺东道:“当然!”

    邵华却开口道:“报什么警,我自己就是警察!”

    徐恺东猛的转头,死死的盯着她,似是不相信依她的脾气为什么肯吃下这口暗亏。

    邵华拉着徐恺东的衣领,让他俯下身来:“在你公司里出的事,你不怕让你爸难做?”

    徐恺东捏着邵华的下巴,阴狠道:“妞儿,动了你,谁都别想舒服!”

    邵华裹紧了衣服,浑身上下仍然止不住的颤抖。

    她闭了闭眼,靠在椅背上疲惫道:“你可要想好了,如果是熟人,报警就撕破脸了。”

    徐恺东大笑几声,猛然怒吼道:“他们都不怕,我怕什么!”

    邵华看着他,平淡道:“我毕竟没事,那几个人还在隔壁躺着。”

    徐恺东厉喝道:“你还想怎么样才叫有事!”

    徐恺东见邵华脸色苍白,暗自责怪自己态度太过严厉,于是便蹲在邵华身前,扶着她的膝盖:“花儿,这不仅仅是替你要个说法,更是替我自己要个说法。我喜欢谁我想干什么是我的自由,我不允许有人想要操控我的人生!”

    邵华看了徐恺东一会儿,抬起那只未受伤的手摸了摸徐恺东的脸,声音暗哑:“我知道了。”

    事发突然,徐恺东先是给顾长征去了电话,说明了邵华的情况和泰宁市局的情况。

    顾长征听了徐恺东汇报心中也是一惊,他没想到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想要**妇女!

    不管这位妇女是什么身份有多大能耐,但到底都是妇女,都是法律所不允许的!

    顾长征另外还给徐恺东带了个消息,因为有徐恺东的帮助,泰宁市局让邵华协助的任务现在不需要她的协助了,所以她可以提前结束任务,随时返回梁州。

    徐恺东替邵华向顾长征请了几天假,毕竟他已经决定要把这件事闹大,在泰宁警方介入之前他不可能让邵华回梁州。

    顾长征对徐恺东的决定表示了支持,嘱咐徐恺东尽快回梁州把邵华的手机给她带去,末了他希望和邵华说两句话。

    邵华一听顾长征要和她说话,立刻精神了起来,准备以最好的状态接收领导的关心。

    “你们处理完泰宁的事赶紧回来,下周四开年度总结会议,把你队里的事捋捋,另外把去年的指标都给我统计好报上来,我下下周要去省里开会。”

    邵华准备好的感谢词都被顾长征堵在了喉咙里,虚弱道:“顾局,你难道不应该先关心一下我的身体状况吗?不应该先关心一下我有没有吃亏吗?”

    顾长征哼了一声:“邵华,你的底细我可是一清二楚,想跟我装可怜换休假,门都没有!轻伤不下火线,这才来地方几天就忘了?更何况你自己说,你这叫轻伤吗?我可是听你们处长说,当年你和他儿子在边境的时候,胳膊都快废了还往上冲呢,你们教导员一个没受伤的都没你冲的快!跟我这儿装可怜,老子扛枪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顾长征端起水杯润了喉咙,继续骂道:“处理完赶紧给我滚回来,我给你假是让你配合泰宁警方调查案件的,不是让你给我偷懒耍滑的!”

    顾长征骂声极大,大到连徐恺东和楼冉都听的一清二楚。

    徐恺东安慰的摸了摸邵华的头顶,楼冉则给了邵华一个同情的眼神。

    “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不干警察吗?”楼冉道,“就是因为干警察没人权!人家上班我在上班,人家休息我还在上班!甚至连人家睡觉了我也在上班!我真是受够这样的生活了!”

    楼冉劝道:“就像你,都这么惨了还得被人催着回去干活,要我说你一个姑娘干点别的不好吗?非要干警察!”

    邵华低头看着那只受伤的手,声音中带着楼冉听不懂的情绪:“我干什么我自己说了不算的。”

    徐恺东心中一紧,刚想问邵华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低头便看见了邵华手上的那块纱布已经被鲜血染的透红。

    “去医院,把你的手重新包一下!”徐恺东不由分说拽着邵华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

    “我呢?你俩走了我去哪儿啊!”楼冉在后面叫到。

    徐恺东道:“你去哪儿你问我?我又不是你!”

    楼冉咬牙切齿:“徐恺东,你真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