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杀戮英雄 > 第一零七章 将这小子拉进去软泡子伺候

第一零七章 将这小子拉进去软泡子伺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何泽天之所以对李正道如此,是因为他怪罪李正道的到来,让这百万奴隶开始逃亡,虽然他本来还打算问一下李正道是从哪里得知自己要杀这帮奴隶的事情,但是因为对话的不愉快使得他都懒得问了。

    而李正道之所以向何泽天表现得如此硬气和犟嘴,其实也是李正道故意为之,因为这样才能表现出他是大先生弟子的气概,表现出自己愣头青的一面,让那何泽天不仔细盘问他,导致他说漏嘴让何泽天怀疑他不是大先生的弟子,伤及自己的性命,毕竟前世这时候他还没有拜大先生为师,说不定有一些这个时候关于大先生的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就这样,李正道被何泽天的三个亲兵抓出了大帐。

    不过,就在李正道被带出大帐后,何泽天却暗自吩咐领头的亲兵,让他告诉牢房不要对李正道动肉刑,因为表面上他说不怕李正道的师父,其实那都是场面话,大先生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高手,谁不怕谁就是傻子。

    李正道的师父大先生的赫赫凶名,那可是靠杀出来的,这世界上可能就算是皇帝也会怕大先生,不然为什么会让当南京的都指挥使,而不是皇都的?

    李正道被何泽天的两名亲兵抗着,一名亲兵监管的,一直带到了离天眼矿很远的一处北面的废弃矿区洞穴前。

    “大人,你们来此有何贵干啊?”

    就在李正道被三个亲兵往洞穴牢房里抬着押解的时候,但见洞穴里立刻迎出了一个守卫衙役,向那三名何泽天的亲兵这么讨好着问话到。

    这衙役喊那三个亲兵为大人,倒不是认识这三个亲兵,而是在金矿地区,不论衙役的职位多大,看到天熊军的士兵,都会喊他们为大人,并且在大夏朝衙役们也没有什么官职,是六扇门里最低贱的,就是一帮被官府雇佣当差的人,是体制外的人。

    所以就算衙役算是六扇门的人,毕竟是天下间最常见的为官家办事的人,但也没有人管衙役叫六扇门,其实只有锦衣卫和东厂、西厂、密谍司这几个神神秘秘又天下皆知的部门的人才经常被人称为六扇门。

    而当兵的则算是有官家身,算是体制内的人员,自然衙役们看到他们都要喊一声大人。

    “喊你们管事说话。”

    押解着李正道的领头亲兵,也没有向那守卫衙役寒暄,便这么向那守卫衙役吩咐到。

    天熊军里,就算是何泽天的亲兵也都是钢制重装铠甲,与所有天熊军士兵一样腰上挎着*,肩上背着箭囊,只不过他们都不拿长戟,而是手持战斧,在不作战时将盾背在后背上,而亲兵里押解李正道的两人,则一手拿着战斧一手抗着李正道在自己的肩膀上。

    守卫衙役则继续赔笑道:“大人,这犯人也不是随便进的,得有公文令信啊!”

    领头亲兵见这守卫衙役这么说,明白他表面是阻挡犯人进,实则是挡着自己进,毕竟他们身上可没有什么公文令信,毕竟牢房也属于重地了,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所以他则掏出自己身上的铁制腰牌,让那守卫衙役看清后说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这可是我的总兵亲兵腰牌,这犯人是总兵大人亲自要求关押在这里行刑的,你还敢拦我?”

    那守卫衙役看清铁牌上纹着天熊图案,上面写着总兵亲兵四个字,虽然不合规矩,并且他也不认识这牌子,但是毕竟是总兵亲兵没人敢冒充,就算有没有见过这牌子的人也不会有做一个假的牌子出来,并且这牌子做工还如此精美,应该不会有人为冒充一个亲兵如此大费周章。

    并且这亲兵说是给总兵办事,规矩自然得要改了,毕竟权大于法,所以这守卫衙役立刻更是赔笑道:“既然是总兵亲兵大人来了,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大人是为总兵办事的,望大人海涵,我这就领几位大人进去。”

    话罢,那守卫衙役便在前面领路,而三个亲兵则押着李正道跟上了这个守卫衙役。

    这个山洞比想象的要大,但见那守卫衙役带着三个亲兵竟然走了百十步,甚至点上了火折子,才真正走进山洞,看到守卫金矿区牢房的一群衙役。

    “洪牢头,这三位大人是奉总兵大人命令押解囚犯过来的亲兵大人。”

    那守卫衙役看到有衙役守备,便立刻向其中一个领头的衙役这么禀告到。

    那洪牢头听见这守卫衙役这么说,也没有和那衙役说话,而是立刻小跑到那三名亲兵面前,赔笑作揖道:“三位亲兵大人,怎么敢有劳您们三位亲自下来。我这守卫的人不懂事,应该喊我出来接您们才是。”

    领头亲兵则摆了摆手,向那洪牢头说了句“不必如此,我心领了,完成总兵的大人交代重要。”,然后他指向被抬着押着的李正道说道:“这小子总兵说了,所有大刑都侍候上,不过不得伤他性命,要是他挺不过去,求饶了,你就将他带到总兵那里去,总兵大人再做处置。

    对了,这小子很有身份,你若是有法子让他受苦却不伤及皮肉的话,最好用这样的法子,免得给大人惹上麻烦。

    还有,这小子可是一个硬茬子,你们可要看管好了。”

    接着这领头亲兵也不管那洪牢头听没听清,便向李正道说道:“你小子对总兵大人挺硬气的,别半天功夫就挺不到就求饶出来了,让兄弟们看轻你。”

    然后这领头亲兵便一摆手,就和其余两名亲兵离开了。

    而少了两个亲兵的押解,李正道身上没有了扶持,由于全身被绑,再加上疲敝和满身伤痕,所以李正道一下子就歪倒在了地上。

    “大人慢走!”

    虽然那三名何泽天的亲兵没有搭理这洪牢头便走了,但是洪牢头还是像哈巴狗一样恭送着那三名亲兵离开。

    待那三名亲兵离开走远,洪牢头脸上的笑容才消失了下去,而是阴恻恻的向自己手下说道:“刚才大人的话你们听到了,将这小子拉进去软泡子伺候。”

    这洪牢头的做派完全是一副典型的谄上欺下的摸样,而自古上梁不正下梁歪,可见这牢房的确不是好去处。

    “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