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骆少,好久不见 > 第251章不要脸的女人最可怕

第251章不要脸的女人最可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骆少,好久不见今生篇第251章不要脸的女人最可怕林念兹能来,骆在兹自是很高兴的,笑着说“好”并嘱咐了一顿,就在骆在兹极力要求自己去接她时,却被林念兹直接拒绝。

    “你在医院等我就好。”话音落,林念随手兹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在车上因为车内的颠簸,她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熟睡的她竟梦到了前世,而这一次的梦境竟然是两人决裂后的第一次见面。

    那晚皓月当空,星光甚好,她独自一个离开寝室,在昭华殿的院中赏月,说是赏月也不过也是给失眠的自己找个不睡觉的借口。

    院中烛光昏暗,只有她一人一袭白衣,孤零零的站在桂花树下。

    她入宫已经数月,起初她是以一名奴婢的身份踏入宫门,可谁都不曾料到,当今的太后亲自作媒,直接将她许配给皇帝,跳过其他直接封为静妃。

    而更让她难以费解的是重臣竟没有任何反驳,林念兹寻思这事一定有蹊跷,直到封妃大典,她祖父到来,她才了然,原来是顾及到她娘家人的势力。

    她祖父是开过功臣与当今皇帝的祖父一同打过天下,被封为定永侯,世代世袭,而她的娘亲则是祖父最疼爱的小女儿,女儿被迫自杀,任谁都不会善罢甘休。

    不过这也挺好,她报仇会容易一些。

    林念兹在院中轻轻叹气,说是报仇谈何容易,她整日处在这个深宫内与外世隔绝,别说城外,就连踏出这宫门半步也有一群人随行。

    秋风拂起,吹散了她鬓间的秀发,林念兹缓缓起身向殿内走去,只是不知何时她身后竟站着一个人。那人一身黑色长衫,手持一把宝剑,男子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她凄凉的背影。

    “念兹”

    男子的一声呼唤,让林念兹背脊一僵,她不可思议的转过身来,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子,说不上的感觉。

    是愤恨,是失望,是忧心,更是想念。

    “你……怎么会在这?”林念兹恍然间后退两步,他此时出现在这到底是何居心。

    “念兹,我说过,我会来接你。”

    “接我?”红唇扬起,露出讽刺的笑容,“接我何事?难道看着我为我父母报仇?”

    “念兹,我……”男子快速上前,却引来林念兹警惕:“不要过来!”她撕声大喊:“骆在兹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难道你今日是来自寻死路的?”她看到他手中的配剑,竟忍不住慢慢向他靠近。

    她放下方才的怒气,语态和缓了些:“你今日来,当真是带我离开?”

    林念兹的靠近让骆在兹欣喜,可是当他正准备回答她的询问之时,林念兹快速从剑鞘抽取宝剑,将锋利的剑对准他的心口。

    “念兹,你……”

    心口处的鲜血顺着剑忍下流,林念兹惊慌的看着面前护住伤口的人,“你为什么不躲!”突然从骆在兹身后闪来两个黑影,身手立刻在骆在兹身上轻点几下。

    还不等林念兹反应过来,那两人直接把骆在兹带走。

    看着快速闪离的三人,以及周嘈的吵杂声,她才恍惚中回身,她刚才究竟做了什么。

    难道她真的要为父母报仇吗?杀了他,她真的会开心吗?

    林念兹不理会周围的侍卫,独自一个人返回宫内,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黯然落泪。

    骆在兹,我该拿你怎么办?

    “姑娘,姑娘。”

    林念兹混混的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面孔,她猛然惊醒,看了看四周的一切,发现自己竟坐在出租车内。

    “可醒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生病了,姑娘医院到了。”出租车司机倒是一个和善的人,看着小姑娘醒了,忙舒缓了一口气。

    林念兹疑惑的盯着眼前人看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司机大叔,看来自己又睡着了。

    “哦,好,师傅多少钱。”林念兹拿起手机付了钱,就慌忙的下了车。

    看着出租车离去,她抬手拂去额间的汗水,刚才的梦竟让她冷汗不止。她转身刚想走上医院大门,却接到陈明的电话。

    林念兹眉头一蹙,看到他的来电多少有些意外。

    “喂……”

    …………

    电话被挂断,林念兹难以平复她从陈明那听到的消息,她加快着步伐向特护病房走去,可每走一步,她越发的心神不宁。

    林念兹赶到病房门前,透过门上的窗户向内看,骆在兹并不在,空荡的病房只有床上静躺的人。

    她深呼吸犹豫再三还是推门进去,床上的人依旧熟睡,直到她走近,她才缓缓睁眼,看到眼前人是林念兹时,床上的人猛然一惊。

    林念兹若有所思一笑,向她点点头,很不见外地在床边坐下。

    “最近怎么样?”来都来了,总要询问一下。

    起初,赵静言并不想开口说话,她在心里寻思了一会儿,又别有意味的看了林念兹一眼,淡淡然的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或许这次是一个机会,说不准会让她知难而退。

    “挺好,你怎么会突然过来,难道他让你来的?”赵静言故意环顾了四周,没有看到骆在兹的身影,脸上的起笑容故意一滞,让林念兹故意看到她的失落。

    “你说呢?

    谁知道林念兹并不接她的话,好像她并不在乎这些。

    “这几天辛苦你了。”

    “嗯?”林念兹眉眼轻轻一挑,她知道,赵静言又开始做戏了,这个女人还是没学乖。

    “在兹这几日天天陪着我,有些冷落你了。”

    “是吗?”林念兹视线扫到床头柜上,发现骆在兹的手机正前放在上面,“他去哪了?”

    赵静言留意到她的目光,笑声抚媚:“他把我哄睡着了,才出门,我也不知道。你来之前没给他打电话?不过也难怪,他这几天都跟我形影不离,也没时间听你的电话。”

    林念兹若有所思一笑,赵静言得嘴脸让她无比恶心。

    “对了,他答应我,以后好好照顾我呢,这个你知道吗?”

    “嗯?”林念兹心不由得一紧,看着面前笑开花的女人,真想给她一巴掌。

    “是吗?他跟你说的?”林念兹脸上依旧是风轻云淡,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些都是赵静言在自导自演罢了。

    “何止,还有些别的,这一周你没来,可是错过了不少大戏。”都说女人不要起脸来最可怕,赵静言就是如此。

    。妙书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