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桥 XVI

第三百五十九章 桥 XV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现在也有很多人知道黎明之星,方暗暗心想。

    精灵遗迹一事之后,因为关于海魔女、海林王冠的传闻的原因,黎明之星这个名字前一段时间早已不胫而走。虽然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但还是有很多人记住了长夏战争与这个名字。

    当然,这里面或多或少也还有他的原因,梵里克的人鱼大战之后,龙之炼金术士在社区上可谓是大大火了一把。人们因而回头去搜寻他的来历,于是又重新温故了一遍关于长夏战争的故事,再一次赋予了黎明之星足够的热度。

    经由这两次之后,至少在在中国赛区,人们是记住了这个名字。当然,今天的黎明之星还是不是昔日那个黎明之星,也无人知晓便是了。

    不过方嫌龙之炼金术士这个名字中二度爆表,拒不承认后面这个原因。

    “根据资料上的记载,黎明之星一共有正式成员三十二个人,还有几个数量不等的临时成员。这个规模,放在自由冒险团也属于体量非常小的那一类了,当然也不乏体量更小的传奇冒险团,五人或七人的也有,但黎明之星并不传奇,在那件事之前,他们可谓是籍籍无名。”

    “这个冒险团的团长是个中国人,正式身份不明,id名为星,外界猜测这大约是这个冒险团名字的来由。此外还有八到十二个核心成员,分别是猫头鹰,蜗牛,猛禽,age,药剂师,大盾与远行者,其他人的姓名与id不详,另有三分之二的非核心成员,与生活职业者,生活职业者之中一个名为‘旅人’的学者在这一事件当中也较为重要。”

    中年人娓娓说道。关于过去那个黎明之星的传闻,方已不是头一次听过,甚至他自己也在社区之上查过,但都不如面前这个人知晓得这么清楚。

    他虽然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有意欺骗他,但仍听得很仔细,因为高明的骗局当中,往往真多假少。即便对方没有完全说真话,但这番话当中也一定包含着大量有用的信息。

    两人穿过了庭院,伊斯塔尼亚的云影在野葡萄藤的架子之上变幻着。

    阳光落在石板上,明晃晃地刺眼。

    “事件的开端在社区上广为流传,一个冒险团幸运地发现了一座云海之中忽然出现的岛屿由于种种原因,这样的岛屿在空海之上比比皆是,有些今天出现,明天消失,有一些则永久留下,成为艾塔黎亚空陆版图的一部分。但他们发现的这一座,则因为一个意外的原因而改变了当时世界的格局,那就是神之骸”

    “因为他们也有一说是另有其人,但总之,人们在岛上发现了早已逝去的蜥人之神的神骸。当时传闻神骸或许与一个永生的秘密相关,因此引起了奥述与考林伊休里安的疯狂争夺,并最终导致了一场战争拜恩之战。”

    “而今人们已经说不清楚拜恩之战究竟是如何发生,有人说是一伙冒险者袭击了奥述帝国的使节团,也有人说真正的原因正是帝国对于神之骸的觊觎。不过这些而今看来早已不重要,神之骸已经遗失,为蜥人所盗走,并暗中转运回了芬里斯岛。”

    “至于考林人与奥述人一场大战之后,一无所得。”

    “不过这不是我们故事的重心。”

    中年人说完这句话,人在最后一道庭廊前停了一下,阳光穿过棕榈树叶落在他身上,形成一道道狭长的光纹。

    他回过头来看着方,脸上的轮廓因为阳光的原因,笼罩在一层阴影之下,显得有些神秘。“如果你还记得的话,这里我要和你说的,是关于那本笔记的来历。”

    方点了点头。

    他心中却想到又是关于永生的秘密,当初在芬里斯就是如此。甚至连‘流浪者’也说过这样的话,拜龙教徒们似乎也对于这一点深信不疑,这让他很难不产生联想,这背后是不是有一个相关联的黑手,在推动这一切?

    是‘流浪者’本人么?

    还是他背后的那位黑暗众圣之一。

    而中年人看出他在沉默之下思考一些事情,但并未探寻他在想些什么,只说了下去道:

    “笔记的来历,是黎明之星在岛上发现的另一件东西,大多数人知晓神之骸的故事,但却少有人知道这一件事物。那就是渊海石板,他们在岛上发现了大量的渊海石刻,似乎是留于努美林或者辛萨斯蛇人之手,但这一点也已无可考。”

    “原本来说,这些石刻在各地遗迹之中皆有发掘,出现在这样的地方本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巧合在于,这个团队之中有一个学识等级很高的学者,后者修习于银之塔,深入学习的正是古代文书学。因此他认出了石刻上的内容,并将之翻译了出来”

    “那个学者名叫‘旅人’,事实上人们还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甚至不知道他是原住民还是选召者,这究竟是一个代号,还是id。”

    “那翻译出的内容……”

    方不由低声问。

    “那翻译出的文字,揭示的正是关于圣物的真正秘密,与关于第二陆桥,第三世界门扉的一些信息。出于私心,黎明之星冒险团决定销毁石板,并将石板上的内容一一拓印下来,与翻译文本一起,一式两份,小心保存起来待价而沽”

    “他们彼此约誓,攻守秘密,为冒险团争取最大的利益。若因此顺利的话,这些人的梦想前往第二世界,说不定真会因而实现。”

    “他们联系了当时如日中天的v.e.m联盟,但谁也没想到的是,v.e.m当时实质上已经名存实亡,内部一分为二,分为了蔷薇十字军与昔日同盟两大阵营。双方知晓了此事之后,自然无法拒绝一个来自于新世界的诱惑,皆决定一定要夺得这个机会,并力压另一方一头。”

    “而正是这个时候,黎明之星冒险团内部出现了背叛者。若信息没有出错的话,这个人将关于石板的大部分内容,出卖给了昔日同盟即今天的弗洛尔之裔。当然若是仅仅如此,或许我们今天的故事还不至于这么曲折离奇。”

    庭廊消失了。

    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一条长长的走道。

    但方听得出了神,甚至无心去观察四周的变化。

    “为了防止让竞争对手得到信息,弗洛尔之裔谋划了一次阴谋。他们将黎明之星冒险团的人诱入一处死地之中,然后展开了一次有计划的狩猎行动,并酿成了当时罕见的惨案,两死三伤。星门港为之震动。”

    “两死三伤,”方怔了一下,才用一种不可思议的口气问道:“难道是……”

    “真正的死亡。”

    中年人一字一顿地答道:“据说是星门历史以来第一次。”

    “可这怎么可能?”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中年人答道:“不过当时是确有此事,社区之上有过一些传闻。”

    “可我怎么不知道?”方皱起眉头,狐疑地问。

    倒不是他疑心太重,而是此事的确太过离奇,选召者因为在星门一边死亡,导致在另一边死亡的事情,无论如何也太令人惊怖了一些。要是广泛传出去的话,还不知会引起多大的风波,只怕抵制星门的声音会掀起一个浪潮罢?

    “因为担心引起广泛恐慌的原因,为超竞技联盟刻意压下了,七月事件,你有心的话,现在也还查得到。”

    “原来那是真的?”

    中年人摇了摇头:“是真是假,现在的我们谁也说不好。但那件事情之后,正是观光通道的来历之一,当时的参与者,包括两个偷渡客在内一共七人,其中一大半现在仍在监狱之中,起码还要面对为期二十年的监禁。”

    “而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

    方没有全信,但也信了大半。

    他怎么也没想到,观光客的来历竟然是这样的。不过面前的中年男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态度,显然并未尽言。

    他看着对方的样子,心中已暗自决定,若有机会的话,自己也要去查一下这件事。当然,不是现在,眼下他还要更紧要的事情要办。一想到这一点,他不由收拢了心思,问道:“那之后呢?”

    “黎明之星应当还有不少人留下来吧?”

    中年人点了点头,但又摇摇头。“参与计划的人是赏金猎人,与偷渡者,虽然能查到与昔日同盟有一些联系,但无奈掌握不了现实的证据。超竞技联盟介入,不让第三赛区私下对昔日同盟进行责罚,最后昔日同盟只进行了一些人事调整,一些高层离开了自己的职位而已……”

    又是超竞技联盟。

    方听得眉尖都跳了一下,心想怎么关于这个破联盟没有一个正面消息,次次都出来充当恶人的。他简直都怀疑,这个机构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不是维护选召者的利益么?这算是哪门子的选召者的利益?

    发生了这么骇人听闻的事情,居然只作出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责罚,若说之前他对于超竞技联盟还只是有一些偏见的话,此刻对方在他心中的地位可以说是跌入了谷底。

    “一轮责罚之后,弗洛之裔干脆将事情放在了台面之上,派出大量的杀手对黎明之星进行追杀。由于非是发生在死寂区,又没有再发生之前七月事件那样的惨案,因此联盟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作是选召者行为而已。”

    “不过这的确没有违反《星门宣言》,因此星门港中国方面也不好介入,只能看着黎明之星分崩离析,最后解散。这其中,另一边的蔷薇十字军也没有扮演什么光彩的角色,他们收买黎明之星几个核心成员之中的‘蜗牛’,拿到了一手信息之后,便对黎明之星的其他人放任不管”

    “甚至上,还托推波助澜,加速了黎明之星的消亡。毕竟拿到信息的两个超级同盟,皆不希望关于石板的信息,再度外流出去。”

    “但在这最后的阶段,黎明之星也作过一些挣扎。”

    中年人的声音停了停。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你能听到关于四圣物、关于精灵圣杯与方尖塔的秘密,关于它们隐藏着第三世界入口之秘的消息,在整个艾塔黎亚流传的原因。”

    但方却从中听出了一丝异样:“可既然如此,弗洛尔之裔与彩虹同盟拿到了关于石板的第一手信息,他们应该早已发现了第三世界入口,或者是精灵圣杯与四圣物才对。但而今看来,两大同盟与其他人相比好像也没什么优势……?”

    中年人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出一抹讥讽的笑容。

    方还从未在一个人脸上,看到如此鲜明又刻薄的表情,那种淡淡的嘲讽之意,甚至差点让他都忍不住可怜起两大同盟来。

    中年人这才答道:“这正是这个故事最有意思的一部分了。”

    “因为名为‘旅人’的学者,一开始其实并未翻译完所有石板,只翻译了其中三分之二的部分。而在这个时候,那个对此并不知情的背叛者,便已将黎明之星出卖,可惜他并不知道,自己交出去的,并不是石板完整的信息”

    “但因为昔日同盟的追杀,翻译工作也不得不就此中断,‘旅人’带着拓印本,转辗各地,最后也无人知晓,他是不是将那上面的文字翻译了出来。不过现存可信的消息是,‘旅人’最后一次出现,是与星进行过一次会面。”

    “在那次会面当中,他将一本笔记交给了后者,至于那笔记之上记录的内容,无人得知,究竟是不是石板的最后一部分信息”

    他再停了一下,才悠悠说道:“这便是这个故事的开头,而那本笔记是什么,想必你已经猜到了。”

    方听得心中震动不已。

    他没想到,王妃的笔记竟然有如此的来历,但不是说那是其兄长的东西么,怎么又和黎明之星扯上了关系?

    而且,自己舅舅书房之中那一本笔记,又是怎么一回事?

    笔记最后也流传开来了么?

    不过他并没有主动开口去问这个问题,因为心中已经隐隐猜到了,这里面可能是另一个故事。

    中年人果然也说了下去:

    “作为黎明之星的团长,那时星其实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迟早会为双方的人找到,因此并未把这本笔记留在手上。”

    “他将这本笔记交给了自己的一个至交好友保管,那个人正是王妃的兄长,加亚西-阿尔朱汗-拉齐兹,伊斯塔尼亚最伟大的探险家,只是当时少有人知晓这一秘密,直到事后人们反应过来,沿着星的个人经历一路调查下去,才发现了这一秘密。”

    “当时出力的也主要是两大同盟,他们在得到石板的信息之后,即展开了对于第三世界的调查。那时候寻找第三世界的入口在考林伊休里安,与奥述都形成了一股风潮,这风潮的顶点,大约是七年之前前任考林国王,派遣出以马魏爵士为首的大船团前往第二世界调查为止”

    “可惜由于石板的信息残缺不全,所有人都一无所获。现在他们回头来,寻找关于圣物的秘密,关于七座方尖塔隐含的信息,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至于另一方面……”

    中年人思索了一下,才道。

    “加亚西-阿尔朱汗-拉齐兹自知笔记事关重大,因此他想了一个办法,转而将之交给与此事无关的自己的妹妹同样热衷于冒险,但在这个圈子并无什么名气的阿菲法王妃保管。本来意图是为了掩人耳目,但万万没想到,那不久之后便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这位大探险家因此而自责终生,不久之后便郁郁而终,英年早逝。”

    中年人淡淡地说完关于十年之前那场袭击背后的一切。

    但方却像是没听到一样。

    他几乎有些失声:“等等,你说……?”

    “那位王妃的名字是……?”

    ……

    鲁伯特公主正皱着眉头看着面前这个古怪的小矮人。

    她不记得自己曾经经过对方,尤其是这个古怪的帕帕拉尔人还一个劲地念叨着什么该死的炼金术士,什么夜盗之王,什么巨龙一类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事实上要不是对方说出那个令她熟悉的名字的话,她甚至都不会允许自己的卫兵带这个可疑的小矮人进来。

    看着这个被自己的卫兵押着的帕帕拉尔人,确切的说,是帕帕拉尔人女士,她怔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是谁?”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你和艾德团长有什么关系?”

    帕克不,帕帕莫女士这才嘟嘟囔囔地停下了牢骚。

    他先一把推开卫兵的手,然后才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威胁,然后上前一步但他还没来得及作出动作,便被卫兵一把拽了回去,像是滚地葫芦一样倒在地上。

    帕帕拉尔人惨叫一声,连忙道:“救命,救命,公主殿下,你不认识我了吗?”

    “我为什么会认识你?”鲁伯特公主狐疑道:“我见过你吗,这位女士?”

    “我是帕……”

    帕克忽然反应过来,连忙改口道:“我、我是帕帕莫。”

    “好吧,我承认公主殿下你之前确实不认识我。”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