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四十四之章 桥 I

第三百四十四之章 桥 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黑暗之中,在尖叫与女人低低的啜泣声中,只有沙之王巴巴尔坦一动不动,双手紧紧按着椅子的扶手,坐在自己的王位之上,苍白的手背上一条条青筋绽起。他眼中闪烁着幽幽的光芒,从胸膛中发出一个雄浑的声音:

    “都安静下来”

    像是习惯使然一般,四周骤然一静。

    只见这位沙之王面无表情,令人猜不透他此刻心中在想些什么但也或许什么也没想。

    那极富有穿透力的声音,让四周渐渐平静下来,而人们总是有从众心理的,更何况能上这高台上之人,出身往往也并不一般。当然一部分人恢复了秩序之后,其他人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只剩下女人低低的哭声。

    远处还有些骚乱,喧闹声从广场下面传来,那里篝火熄灭之后,仍漆黑一片。

    努尔曼伯爵最先反应了过来。

    他立刻转过身,向身后的沙之骑士们下令道:“保护好陛下。”

    但沙之王举起手,拦住他的举动。巴巴尔坦回过头,看向不远处的执礼人,平静地开口道:“去重新点燃篝火,星之仪式继续进行。”

    执礼人原本僵在那个地方,听了这话慌忙点了点头,转身匆匆下了台阶。

    黑暗之中,这位沙之王镇定自若的表现,像是给了其他人信心一样。

    人们的目光皆投向了这个方向。

    阿勒夫有些坐立不安,他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忍不住看向自己这个新交的朋友。星之仪式之前正是在方受瓦伊苏伯爵祝福之时,出了状况的星坠这样的事情,伊斯塔尼亚的历史上甚至未曾有过,要是有人迁怒的话……

    想及此,他忍不住向前一步,拦在方面前,向自己的父亲开口道:“父王……”

    但巴巴尔坦轻轻摆了摆手,语气淡然:“重新进行仪式。”

    阿勒夫一怔,心中却暗自松了一口气自己的父亲严厉而刚愎,但言出必行重新进行仪式,也就是之前的一切当作没有发生过,至少自己的这个朋友,算是安全了。至于其他人的意见,或许会有些影响,但关系不大。

    他回过头,却发现方正垂着眼皮,似乎在思考什么。

    “艾德?”

    方这才抬起头来,有些感谢地向后者点了点头。

    他之前还从那个幻境之中一时没反应过来,但这不代表着他没有注意到外界发生了什么,阿勒夫为他开脱,他自然看到了。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将这位伊斯塔尼亚人的王子殿下,或者说这片沙海未来年轻的国王,看作了是自己的朋友。

    过去他虽然也承对方的人情,但他将那看作是一种交易关系,就像他与大公主殿下,大公主对于七海旅团的帮助,他当然会还以恩情。但除此之外,七海旅团绝不会不顾一切去支持这位公主殿下,因为他们既没这个能力,也无这个必要。

    但若是是七海旅团之中的每一个人,抑或那些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七海旅团真正的朋友们。

    若是他们出了任何事情,方乃至于七海旅团都是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去营救。

    比如贵族千金倘若希尔薇德因为自己父亲一事,受到考林王室的通缉与迫害,那么他甚至不会考虑,也要站在考林伊休里安王室,与那位宰相大人的对立面。

    即便是联盟介入,星门港介入,他也不会改变自己的立场。

    这无关乎《星门宣言》,乃是七海旅团的底线,何况联盟与星门港介入,本身也违反了《星门宣言》,那么剩下的,唯有心中的正义可以裁决而已。方相信,倘若真到了那时,联盟的决定或许未知,但星门港一定不会这样做。

    他很难相信苏菲与苏长风,军方与自己的祖国,会如此行事。

    那无关乎利益,只关乎信仰。

    篝火很快重新亮了起来。

    方不由看向那位坐在自己王位之上的,从之前开始一直到此刻都十分平静的王者,心中也有一些钦佩。那正是一国之君的气度,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又能否做到这样镇定自若呢?

    阿勒夫也看着自己的父亲,心中一时间有些复杂,父王已经将伊斯塔尼亚交到了自己手上,或许不过只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但他心中此刻感受到的不是兴奋,而是有些不安,自己也可以作到这个程度么?

    自己真可以统治好这片土地,让伊斯塔尼亚沿着正确的道路走下去么?

    这个广场上不过上千人而已,上千人的安危,因为他父亲的一句话一言而决,没有酿成更进一步的动乱。而伊斯塔尼亚又有多大呢,又有多少人生活在这片沙海之中呢,自己的一句话,可以让他们仍旧享有今日的平和与安宁么?

    他无意之中看到了自己父亲身后的那位总督大人。

    他与对方的女儿,拉瓦莉乃是旧识,两家的关系也十分紧密。

    而努尔曼留意到这位年轻王子的目光,向他轻轻颔首,像是在向未来的王者致意,让他安下心去。阿勒夫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有自己父亲时代的旧臣,何况父王也还在自己身畔,他知道自己这么想会有一些幼稚但这至少让他放下心来。

    在执礼人枯燥的吟诵声之中。

    星光重新从篝火之中升了起来

    那其实就只是一个火系法术而已,而且位阶并不高,只有炫目的光效,而没有什么实际的效果。它真正的意义,只在于其所代表的内在含义,这个一年一度重要的庆典,是奎斯塔克住民乃至于伊斯塔尼亚人对于未来寄予的希望。

    星光再一次莅临于高台之上。

    赛舍尔将法杖从右手交予右手,这位年迈的长者无奈地笑了一下,伊斯塔尼亚七百多年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事故,竟然让自己撞上了。要说严重,也没什么严重,可决不能说没有影响,这要看人们怎么看待这一次事故了。

    但他自己的声誉肯定是会受一些牵连的。

    他看着方,却并未打算迁怒于人,眼中反而带上了一丝温和的笑意,再一次伸出手来。“出了一些小意外,但这不伤大雅,艾德先生,让我们完成祝福仪式吧。”

    方反而有些犹豫。

    他现在实在是怕了自己这一身惹祸的能力了,一次还好,要是再来一次,就算是他自己,都觉得是自己搞砸了这次星之仪式了,其他人又会怎么看?只怕沙之王巴巴尔坦也护不住他,当场要拿他来安抚众人了吧?

    这简直是祸星降世,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了。

    他能怎么办呢?

    铁锅炖自己?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方很是有一些由犹豫地伸出了手,与瓦伊苏伯爵握在了一起。

    在交握的那一刹那,老人与方手背上都各自闪过一道淡淡的光华,但方的手是背向众人的,而且淡淡的银光在星辉之下也并不显眼只有方自己,感到自己手背微微一热而已。

    下一刻,赛舍尔有些意外地睁开眼睛,看着方。

    之前的事情,已经搞得方一度有点心虚,看到对方的目光,不由心中一慌试探性地问道:“赛舍尔先生,怎么了?”

    老人微微一怔,随即笑了一下:“我看不到你的未来,艾德先生。”

    “但这也在预料之中,圣选者的命运本就捉摸不定,你们是应选而来,天命所定。”

    “什么是应选而来?”

    “没人知道,古老的预言而已,艾德先生。”

    赛舍尔轻轻摇了摇头。

    但仪式总得进行下去,老人苍老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狡黠之意,他松开方的手,故意提高了声音:“我看到了你的未来,年轻人,你会很快找到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方当即石化。

    关于圣选者的事情,在这些位高权重的人眼中许多并不是什么秘密,人们立刻明白这是一个善意的玩笑,高台上响起了一阵低低的笑声。

    不少妙龄少女,或许是某个后妃的女儿,或者王公大臣的千金,只要不是长女的身份,皆好奇地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方虽然只是普通人而已,但圣选者,又得沙之王巴巴尔坦青睐,和阿勒夫王子一起第一个受祝福,这样的荣誉,又有几人可以独得?

    在赛舍尔善意的目光下,方只有些尴尬地向后走去

    祝福已毕,他和阿勒夫自然不能再在前面,他走到拉瓦莉身边,这位金发碧眼的伯爵千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又欲言又止。

    他与阿勒夫之后,便轮到其他人一一上前接受祝福。

    在所有人祝福之后,夜空之上的星光一下炸开,像是一束礼花,斑斑点点,将璀璨的光芒一丝丝,洒向整个奎斯塔克像是下了一场纷纷扬扬的光雨,让夜色也笼罩在一层朦胧梦幻的氛围之下,那一幕在方眼中实在是美极了。

    他觉得自己或许许多年之后,也未必忘得了这样的一幕。

    夜空之下纷洒的光雨,与远处清冷的银色沙海交错在一起,似梦境,又是现实。庆典在那之后,终于进入了,悠扬的乐声,再一次响起,许多大臣都回到了大厅之中,一时间觥筹交错,贺声四起。

    星之仪式上一场潜在的动乱,似乎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平息了下去。

    高台之上,原本只剩下他与阿勒夫几个年轻人,还有一众对这个年轻的炼金术士怀着好奇心的妙龄少女。阿勒夫似乎想和他说什么,但碍于旁人实在太多,一时也未能开口。

    不久之后,这个小圈子外围忽然传来一阵阵惊呼声两人向那个方向看去,才发现沙之王巴巴尔坦居然去而复返,带着努尔曼、赛舍尔与那个满脸阴鸷的老头分开人群走了进来。贵族少女们纷纷躬身行礼而沙之王对于这些自己臣子的儿女们,也没有太过苛责,只善意地与她们开了几个小玩笑。

    逗得少女们咯咯直笑。

    不过玩笑过后,这些贵族少女们也颇有眼色,纷纷告辞离开其中还有几个大胆的,还回过头来抛给方一个火辣辣的眼神。

    巴巴尔坦颇有些感慨地看着少女们离去的背影。

    “其实圣选者也不是不可以与原住民结合,”沙之王带着一丝调侃之意看着他,说道:“她们都是各个家族之中的次女,倘若你看中哪一个的话,我可以代为转告。今天晚上这一场仪式过后,他们的家族不会不同意的”

    “其实努尔曼伯爵家的小千金就不错,只可惜那是他的掌上明珠,他未必舍得。”

    他又看向一旁的努尔曼伯爵。

    立在伯爵身边的拉瓦莉吓了一跳,脸都白了。但方赶忙说道:“陛下说笑了,我有女友了。”

    “有女友也无妨,”巴巴尔坦笑了起来,但也不再提起这件事:“艾德先生,阿勒夫把你当做朋友,我很快就要传位于他而我这个儿子虽然不大成器,但却可以作为一个可靠的朋友。你有没有打算留在伊斯塔尼亚,帮助他治理这个国家呢?”

    这话让方吓得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咬住。

    什么鬼?

    沙之王巴巴尔坦居然让他一个选召者,一个炼金术士协会的新手,留下来帮伊斯塔尼亚未来的王治理伊斯塔尼亚,治理这片沙海之上的国度?

    这是什么概念?

    这个位置,怎么也得是宰相一级的吧,虽然伊斯塔尼亚并没有这个职位。

    一位王者为自己未来的接班人,寻找一个辅佐的大臣,这并不奇怪。可他算什么,一个初来乍到的陌生人而已,一个还没到三十级的半新人,这怎么听也太不合情了一些吧?

    果然,他还没答应,巴巴尔坦身后那个一脸阴鸷的老头便站了出来,断然道:“陛下,不可。”

    看到这家伙,方心中暗骂了一声。

    虽然他当然不可能留下来当什么‘宰相’,可这老家伙从之前开始就一副对自己不爽的样子,现在又果然是这个家伙第一个站出来说自己坏话。说来他还是一脸无辜,自己之前又没得罪过这老头,对方凭什么?

    巴巴尔坦却并不意外,只问道:“为什么?”

    那老头眼中带着冷光看了方一眼,一躬身道:“陛下忘了努尔曼伯爵不久之前带来的军情么,这个人不久之前还带人袭击过贝因要塞,谁知道他究竟是敌是友?何况圣选者本就是一帮无法无天之辈,又有什么资格帮助阿勒夫殿下治理伊斯塔尼亚?”

    “最后,阿菲”

    “好了,塞尼曼,”沙之王打断后者,这还是方头一次知道这个老东西的名字,不过他想了一下,也实在想不出这个名字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巴巴尔坦继续说下去道:“你说这些我都明白了,不过我也就是那么一问而已,艾德也未必真会留下来。”

    “的确如此,”方赶忙答道:“陛下,我还有一些事情,不会长留在伊斯塔尼亚的。”

    塞尼曼被驳斥之后,明显有些不大情愿。

    不过他听方说不会长留在伊斯塔尼亚,倒是忍了下来,一声不吭地退了回去。

    “没关系,我知道你们,”巴巴尔坦拍了拍他的肩膀:“但你只要记得来过这片土地,记得今天晚上这场仪式,记得阿勒夫这个朋友就可以了,未来对于你们来说是天高地阔的,把一个受众星所选之人留在伊斯塔尼亚,本来也只是一种奢望而已。”

    听到‘众星所选’四个字,沙之王身后的塞尼曼明显楞了一下,不由抬起头来看着方。

    方自己也愣了。

    他当然知道这个说法从何而来,蜥人们就不止一次和他提起过这个说法,但也并未解释过。

    卡拉图也唐德,偶尔也和他说过几次。

    但沙之王是怎么知道的?

    巴巴尔坦看了看一旁的赛舍尔,方一看到这位守誓人一族的老族长,忽然便明白过来。因为自己接触过苍之辉,并留下了那个奇怪的王冠印记,马扎克因为这一点而选中自己作为金焰之环的传承者,赛舍尔也肯定知道这一点。

    这样一来,这位沙之王自然也知晓了自己的身份。

    他好像是这才明白过来,这或许正是自己今天晚上得到这些特殊殊荣的真正原因可他看着这位王者,一时之间还是不太明白,对方难道真这么相信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预言?

    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苍之辉究竟会给他带来什么,一切都只是蜥人的言之凿凿而已。

    马扎克的选择,或许是发挥了一些作用,但一切看来,怎么都有一些机缘巧合的运气成分,无论是破坏多里芬的计划,还是侥幸击败流浪者。

    其实每一次都是差一点点就要失败了,要不是上一次是迪克特、布丽安公主他们,而这一次是卡拉图和唐德每一次事后总遇上人给他们擦屁股的话,一切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总而言之,方并不觉得自己真是什么天选之人,或许正如玛尔兰的圣选一样天选有许多,接触过苍之辉的人也不会只有他一个。就像他所知道的,弥雅也有那半个王冠,或许这些人中真有一个人是所谓众星之选,但却不一定是他。

    一个人或许会幸运一时,但却无法幸运一世。

    沙之王因为这样的理由而对他另眼相待,老实说让他略微感到一些不安的。

    他在贝因要塞大闹一场还是事实,那位看起来对于这位沙之王十分重要的阿菲法小姐,到现在还在自己手上呢至少在对方看来,应该是如此的吧?

    难道对方真一点也不芥蒂这件事?

    方不由有点忐忑不安地想到。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