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再遇卢福之盾

第二百八十九章 再遇卢福之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方鸻也没想到,自己面前会突然钻出一个锃光瓦亮的大光头来。

    而且这家伙此刻一脸正惊喜地看着他,并赶忙低头向下面喊了一嗓子,而这一嗓子之后,只见悬崖下面竟然又窸窸窣窣爬出七八个人来。

    方鸻吃惊地看着这些像是土拨鼠一样突然冒出来的家伙,他们身上是一身风尘仆仆的旅行者外套,外挂魔导护具,还背着一个大背包,背包上面是一卷睡袋与毯子,下面则挂着镐子、绳索、铁锹一类的工具,又或者魔导兵器。

    这些人脚上则穿着一双厚厚的普通皮靴,皮靴上还别着一把带鞘的匕首,这正是一身典型的探险者装束。

    一般在外旅行的冒险者大多是这个样子,但也只有选召者才会用这个口气说话,因此方鸻一下就辨认出这些人的身份来。

    只是现在是季风向西的时节,这时节在伊斯塔尼亚选召者还真不多见早一个月前或许街上还能见到不少和商队一同南下的选召者,但眼下他连在工匠协会、冒险者公会这样的地方也见不到几个人影。

    当这伙人出现之时,七海旅团众人也各自暗中握住武器,提高了警惕。

    虽然看起来面前这些人不像是有敌意的样子,可他们追踪秘术士而来,目的自然是为了调查盲从者,而谁又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是与龙火公会一样,与鞋教徒勾结在一起?

    但没想大光头似乎根本没注意到这一幕的样子。

    对方看来更像是认识他们,三下五除二爬了上来,兴冲冲地向这边走了过来,一副十分相熟的口气:“艾德大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七海旅团六道目光顿时整齐划一地落在方鸻身上。

    方鸻:“???”

    各种各样的称呼他是听得多了,但被人用‘大佬’称呼这好像还是头一次?

    可那大光头显然并不这么认为,仍有点兴奋道:“大佬你不记得我了吗,我们见过一面的?

    这什么和什么?

    我们认识吗?

    方鸻不由无辜地眨巴了一下眼睛。

    他下意识到想到自己从旅者之憩一路走来,大多数时候并没有表露过真实身份,而唯一两次以真实身份示人大约是在艾尔帕欣与梵里克,前者是无意,后者倒是有心。

    而又因为在梵里克时,迪克特曾亲口揭示过他去过多里芬的事实,因此人们还应该知道他终结了多里芬的幻境一事。

    但除此之外,外界对他,对于七海旅团知晓应该并不太多才对。

    那么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大光头的?

    是在梵里克还是艾尔帕欣?

    说来他有点奇怪,照理来说这么有‘特点’的一个人,自己真要见过的话,应该会很清楚才对。可他心中此刻对对方一点印象也没。

    方鸻看着这个大光头,一时间不由有点狐疑

    没想到大光头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大佬,你忘了吗?在血蓟林地,那个地方叫什么来着……对了,艾矛堡,还有那个死灵巫师对了,卢福之盾,大佬记起来了吗?”

    方鸻脑海中顿时闪过一道灵光。

    “我靠,”他看着这大光头,心中两道影子忽然重叠在一起,不由大吃一惊:“是你们,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对方这么一提,他才终于记了起来,当时在艾矛堡的地下,他从那个拜龙教的‘信使’手上,救下了这个名为‘卢福之盾’的冒险团。而面前这个大光头,正是当时他在地下遇上的,卢福之盾的那个小胖子战士。

    当然当时对方可不是这个样子的,胖是胖了点,但至少还有一头浓密的黑发。

    而不是现在,胖还是那么胖,但晒黑了,而且一头乌黑的短发也消失不见。

    “啊!”

    他身后姬塔这时也不禁发出一声惊讶的低呼,显然也认出了对方来。

    小胖子在地下那时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但现在显然好了不少,他此刻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颇为自得地一笑:“嘿嘿,大佬,我虽然变秃了,但自然也变强了……”

    可马上后面就有人站出来拆穿他:“得了吧,艾德先生,你可别听他胡说八道,他就是和人打了一个赌输了而已。”

    方鸻看向后者,正是当时那两个剑士中的一个,但至于另一个剑士,此刻他倒没看到。

    后面事实上还有当初他见过的另一个神官妹子,当然这时对方也没当初那么紧张了,还微微向他点了点头,行了一礼。

    光头小胖子听了那剑士的话,正恼羞成怒:“放屁,我是故意输的,不然我们能见到大佬吗?”

    方鸻:“……”

    意思是还可以这么而说?

    ……

    事实上他花了点时间,才从对方那里搞明白,艾矛堡之后对方发生了什么,以及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事情其实倒不复杂

    ‘卢福之盾’也是旧南方同盟的成员,在同盟解散之后,他们这样的独立冒险团受到的冲击相对于一般公会小很多,因此在那之后这个冒险团基本还是保持了原本的建制。

    但建制虽然保持了,可日子也并不好过。

    bbk组织的新同盟过于咄咄逼人,并进一步压缩了他们这些独立冒险团的生存空间,导致许多原本留在南方的独立冒险团要么不得不加入新同盟,要么就只得出走南境,前往其他地方寻求生存下去的机会。

    ‘卢福之盾’并不认同bbk组织的新同盟,所以只能选择后一条道路。

    而小胖子他们,显然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来到伊斯塔尼亚的。

    当然,考林—伊休里安也不只有一个伊斯坦尼亚,北边固然有彩虹同盟、弗洛尔之裔,宝杖海岸有东共与elite但在诺格尼丝、阿苏卡、灰鲸群岛与圣休安还有许多空白地。

    老实说,伊斯塔尼亚位于银沙沙海之中,物产贫乏,并不适合一个冒险团长驻。

    不过按那剑士的说法,这小胖子是因为和人打赌输了,才会被‘发配’到这个地方来。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我说你们看问题能不能这么肤浅……”小胖子仍在强辩:“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关于我们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我觉得还是要分开来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

    “你也说这个地方鸟不拉屎了。”剑士没好气道。

    说来这小胖子id十分中二,名叫uranus,天空之主,希腊神话的第一任神王。不过实力与名字显然十分不匹配,方鸻初见他时,他就是十二级,而今仍旧在这个等级打转。

    不过也由此可见,艾塔黎亚的等级也不是那么容易提升的,七海旅团众人坐火箭一样的升级速度,纯粹是因为一系列丧心病狂的高难度任务所至。

    就拿他们在帕尼尔赤山与银鬃巨蛛那一战来说放在一般的冒险团,这已经是极高难度的挑战,除非是不得已而为之,否则独立冒险团一般不会主动去作死选择这类任务。

    因为按社区之上的一般说法,‘极高难度挑战’意味着至少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几率会出现减员,以及有三成以上机会会团灭。

    对于大公会来说,他们有大量外围成员作为炮灰,可以接受一定程度上的减员。但独立冒险团则不然,因为减员就意味着战斗力损失,更不要说团灭了。

    一般团灭两次以上,一个冒险团基本就在解散的边缘了。

    但这个等级的挑战,放在七海旅团过去的经历之中呢?

    恐怕连‘难’那一档都说不上,从多里芬到芬里斯,哪一次不比这个惊险十倍百倍?

    再到梵里克,再到依督斯,连龙王利夫加德和流浪者马里兰这样的怪物级存在都出来了。

    这样的经历放在一般的冒险团中,估计都团无数次了,而七海旅团到现在为止,竟然还没出现过减员。连方鸻都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奇迹,还是说他们真的是运气太好?

    不过听完对方的描述,方鸻心中不由联想到了不久之前得到的关于考林—伊休里安南方的消息,试探性问了一句:“所以说自由冒险团与公会眼下在南境只有这两条路可走?”

    “可我听说不是还有不少自由公会留在南方么?”

    “哼。”

    那剑士听了这话轻轻哼了一声,显得有些不屑。不过他不屑倒不是真对方鸻,而是针对这件事,所以轻哼一声之后,才又说道:“那个‘新’同盟根本不是原来那个南方同盟了,那些人根本就是居心叵测。”

    方鸻闻言微微一怔。

    现在考林—伊休里安南方事实上有两个‘新’同盟,一个是bbk组建那个,一个是旧南方同盟打散之后重组的这一个,而对方显然说的正是后一个。

    看对方的口气,好像对这个同盟颇为不满。

    他下意识追问了一句:“怎么了?”

    “别提了,”小胖子也是直摇头,“那些人都是些疯子,根本不可理喻。”

    方鸻这时想到什么,不由问道:“所以是关于不久之前那件事吗?”

    他说的正是白城暴动之事,这件事至今还没消弭。

    而剑士点了点头。

    “新同盟为了与bbk对抗,居然打算在考林—伊休里安自划一地,支持艾尔芬多议会从王国独立出来”

    方鸻听了这话差点没惊呆了。

    他是听说过关于白城的暴动

    但也只以为那是南方同盟针对bbk的一次袭击,就像之前在都伦的那一次一样,这更像是一种宣言,表示自由公会与独立冒险团绝不会向超竞技联盟的无理要求低头。

    可这绝不是南方同盟在考林—伊休里安搞分裂的理由。

    因为这不但严重违反了第三赛区与考林—伊休里安之间的《星门宣言》,同时也有违自由冒险者这一名字的意义,如果新同盟真这么做了,那么他们与此刻的bbk,与弗洛尔之裔又有什么区别?

    他不由回头看向其他人。

    箱子与帕克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方鸻已从罗昊、洛羽、姬塔与爱丽莎四人眼中看到了同样严肃的神色。

    以暴制暴绝不可取

    “叶华疯了?”罗昊下意识道:“那些人脑子有问题,他脑子也有问题?”

    但乌小胖摇了摇头:“这不关叶华大神的事情,都伦决议之后,他就已经不在新同盟了。”

    罗昊闻言微微一怔,显然他还不知道这件事。

    而方鸻这才想起叶华还参与过在依督斯剿灭绿龙托拉戈托斯的一战,那应当是发生在都伦决议之后、梵里克一战之前的事情,梵里克一战当中对方还送了‘西林-丝碧卡’伯爵一封关于罗林的推荐信。

    而至那之后,这位游侠十王便了无音讯了。

    当然,十王大多时候本身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暂时消失并不代表失踪,尤其是叶华这样无所属的十王。

    说来罗林还托他向叶华传一句话,可惜他当初竟忘了问问对方这件事。

    不过叶华既然不在,那么唯一有威望可以扭转这件事的人,此刻也不在新同盟了。

    方鸻不由抬头看了一眼北方的天空。

    虽然明明烈日当头,但他却仿佛感到有重重阴云,正笼罩在天际之上。

    不过南方的局势,实在也不是他担心得了的事情,虽然他几乎可以肯定拜龙教在这里面推波助澜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南方事已至此,他担心其实也是无用。

    大乱将至,甚至很可能在考林—伊休里安的政治版图之中,又是一场不逊于百年之前的灾难;但无法阻止敌人壮大,他还可以强化自身,好好想一下当下,应当怎么立于不败之地。

    而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无非是七海旅人号的建造工作。

    但要加快七海旅人号的建造,更需要鲁伯特公主的支持,于是兜了一圈,又回到了眼下这个任务上。

    想及此,他才抬头问道:“对了,之前那个称呼是什么意思?”

    “大佬,你不知道吗?”乌小胖对此显然十分兴致勃勃:“你在梵里克的那一战可算是出大名了,我们都看了,实在是太帅了,现在大家都管你叫屠龙炼金术士。”

    “屠……屠龙?”

    方鸻张开的嘴巴足可以吞的进去一只鸭蛋。

    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屠过龙了,而且这个称呼两个月之前不还是龙之炼金术士吗?

    乌小胖嘿嘿一笑:“社区之上大家都习惯夸张的修辞手法了嘛,不过我们相信大佬你是有这个实力的。”

    当初在艾矛堡那一战,可是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死灵巫师一个人便差点让‘卢福之盾’团灭,但面前这位大佬不过以一人之力,分分钟就设下一个陷阱让对方翻船了。

    当然当时还有一个博物学者小小姐,不过乌小胖对姬塔印象并不深刻,所以内心中基本把功劳都记到了方鸻头上。

    再加上后来又有梵里克一战更加深这个印象,让他心中对方鸻的记忆更是光辉无比。

    固然,那一战中间还是用了一些小手段,可谁又会否认手段也是实力的一种哪有炼金术士像是五大三粗的战士一样去和boss莽脸的,这明显不现实嘛。

    七海旅团的众人其实皆听过方鸻描述的艾矛堡地下那场战斗,其中还不乏亲历者,比如爱丽莎当时就间接参与过那场战斗,还和‘卢福之盾’的成员打过照面。

    不过即便如此。

    每当乌小胖提到‘大佬’这个称谓的时除了箱子之外,其他人看方鸻的神色便有些古怪,我们的夜莺小姐更是一个人偷偷在旁边笑弯了腰。

    以至于搞得方鸻尴尬至极

    于是看到那小胖子打算再一次开口,他赶忙打断对方他之所以转移话题,可不是为了听对方吹逼的,虽然吹的是他自己而且这吹得也太僵硬了,太没有技术水平了。

    他这才开口道:“对了,你们之前怎么突然出现在那个地方的?”

    老实说,这些家伙先前出现时,还真把他吓了一大跳。

    先前他们一行人虽然在悬崖上面,但也不是完全看不到下面的情况而这些家伙居然像是土拨鼠一样一只接一只从‘地里面’钻出来,完全没有任何预兆,着实让人吃惊。

    乌小胖听到这个事情,不由得意道:“哈哈,大佬,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方鸻:“……”

    我惊喜你个大头。

    对方仍洋洋自得道:“是这样的,大佬,其实下面有一条岩缝,我们之前都藏在那下面。要不是听到上面有响动,我们也不会上来看,只没想到会遇上大佬你们,这可真是太巧了。”

    “对了,那岩缝可是我发现的,可以通到悬崖下面的平台上,厉害吧?”

    方鸻狐疑地看着这些人:“你们藏在那地方干什么?”

    他不由看了看左右,这一片荒芜的沙海之中,连怪物都找不到,这些人藏在这里总不是为了蹲守什么猎物吧?

    不过他们藏在这个地方,倒是帮了他一个忙方鸻正准备问问这些人,有没有看到经过这里的秘术士,可没想到那小胖子,抢先神秘兮兮地开口答道:

    “大佬,我们在这里主要是为了一个任务。”

    “任务?”方鸻一愣,到了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

    乌小胖点点头:“冒险者公会的任务,抓走私商人。”

    方鸻听到‘走私商人’四个字,眼中不由闪过一道沉沉的光芒,他也不回头,沉住气问道:“走私商人,可我听说那位沙之王的长女,不是不久之前才清剿过一次?”

    前者大摇其头:“哪有那么容易,这下面有一片天然锚地,地形又这么复杂,就算是清理,也不过只是一时的事情,用不了多久走私商人就会回来。所以说,主要还是靠我们这些冒险者来对付他们。”

    方鸻走到悬崖边,看了看下面。

    他又回头问:“你们就藏在那岩缝之中,等着走私商人上门?”

    “大佬,当然没那么简单,”小胖子神秘兮兮比划了一下下面:“其实我们已经找到一处走私商人的秘密锚地了,从下面那个平台,刚好可以观察到那个走私港口内。”

    方鸻闻言心中不由微微一惊。

    走私商,在伊斯塔尼亚事实上也常常兼作奴隶商人,或者将两者的关系调换一下位置,也并不会违和。

    他可不相信这么巧,这下面正好有两伙走私商。

    “所以你们的任务,”方鸻问道:“就是干掉那些走私贩子?”

    “能抓活的当然更好。”

    方鸻看向对方,忽然想到什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要不我们合并任务?”

    小胖子吃惊地看着他:“大佬,你们也是这个任务?”

    但方鸻摇了摇头:“我们的任务和你们不一样,但不会干扰你们完成任务,我们可以试一下合作完成这个任务,然后各取所需如何?”

    虽然他并不确定这是不是自己的任务目标,但总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不管那伙走私贩子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但总之试试不会错。

    而听了他的话,那小胖子显然大喜过望。

    “当然没问题,”他只一口应下来:“大佬你当时可是救过我们,不要说不会干扰我们完成任务,就是会也不算什么,一个任务罢了。而且老实说,我们其实观察那些走私贩子有几天了,对方等级不低”

    “其实就算你们不提,我们说不定也会考虑放弃这个任务。”

    方鸻不由看了对方一眼。

    当时他救下‘卢福之盾’那些人,对方当时说若有机会的话,会竭尽所能报答。

    他当时只是姑妄一听,毕竟艾塔黎亚如此之大,两个独立冒险团之间,未来有没有机会再碰到一起还是个未知数。

    但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对方还真帮上了自己忙,所以说有时候多做点好人好事总是会有意外的回报的。

    他问道:“对方等级很高?”

    “里面不太清楚,”小胖子答:“但根据我们夜莺的判断,外面的守卫,等级至少在二十级左右。”

    小胖子虽然面露难色,但方鸻一听,顿时心下大定。

    才二十级。

    可以搞!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