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零九章 戒指,黑暗中的袭击者

第二百零九章 戒指,黑暗中的袭击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少女叨叨絮絮讲完了自己与约修德的往事,而她和方鸻也正好走回龙之初鳞所在的地方。

    站在巨大的天然洞窟之内,方鸻看着那些黑沉沉的水晶,心中盘算着怎么把这些龙之初鳞偷偷运出去,但这并不容易,这些黑水晶密密丛丛地生长在这里,也不知究竟有多少。

    要在拜龙教徒眼皮子底下把几吨晶石通过地道开采并运送出去,他们并没有这个人手。而且血鲨空盗虽然暂且还没发现依督斯下面的地道,但并不能保证他们会一直忽略这一点。

    他想了一下,觉得更关键的还是先联系上艾缇拉他们,看看大家有没什么好的办法。

    此刻他魔导炉魔力已近乎于枯竭,还剩下百分之十左右的剩余,方鸻再看了几眼这个地方之后,便熄灭了照明水晶,在危险区域,留下最后一点魔力以应急是一个良好的习惯。

    四周一下陷入了黑暗之中。

    这时少女正好也停了下来,问道:“……对了,谢谢你,艾德先生。不过离开这个地方之后,你就要回到地面上去了吧?”

    方鸻回过头来,答道:“应当是如此,有什么别的问题么?”

    “没呢,”少女摇了摇头:“只是算上艾德先生,前前后后那么多人帮过我,对于你们我却没什么能感谢的,也只有一句谢谢而已。”

    方鸻有点失望,看来果然没错,这个任务就到此为止了。他还以为自己能触发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但事实证明并没有,虽然这个过程当中收集到了一些情报,但是收获比他预想之中少得多。

    不过他并未将这种失望表露在外,毕竟这和对方也没有关系,她只是停留在这里的一段记忆,又知道什么呢?

    “没关系,”方鸻顺着对方的话回答下去——虽然明知道即便他不这么回答,或许也没什么不同:“那封印与你也没什么关系,你也是在帮其他人不是么?”

    少女点了点头。

    只是在黑暗中,方鸻显然也看不到。

    他只是心中默默地想到,对方留在这个地方,其执念是什么呢?

    是维护那个封印吗?但那个封印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对方会在靠近封印之前化为非实体的状态,在封印仪式结束之后又重新复原?那明明不过是一个空空如也的封印而已。

    而封印中曾经关押,后来逃走的东西又是什么?是龙之魔女的本体么,但作为黑暗巨龙的尼可波拉斯最后丧生于灰烬山林,没有听说过它的尸骸被运送回依督斯的相关传闻。

    它龙角留在约修德手上,爪子则在梵里克,最重要的龙之金瞳为矮人哈格斯顿所盗走,最后才去了多里芬。而关于多里芬的一切,他也早已经历过了,那里似乎与这个地方并无什么联系。

    他一时间有点迷惑,是自己究竟错过了什么线索么?

    方鸻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一些,按r教导他的思路将自己掌握的信息重新过了一遍。下一刻,他意识到了一个自己思考方向上的问题——为什么始终要去考虑那封印的事情呢?

    对方的执念一开始不就十分明了了么。

    她的执念是约修德。

    她在这里等的人始终是约修德,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让约修德回到这个地方,恐怕才能触发这个任务真正的‘剧情线’。但问题是,约修德已经离世近七十年,他怎么可能回得了这个地方?

    或者与约修德有关的事物?

    方鸻首先想到的便是那把最著名的剑——圣剑嘉拉佩亚,可那剑在旅店老板马扎克的手上,旅者之憩距离这里何止千里之遥,远水也救不了近火。

    更近一些的地方,倒是还有梵里克约修德曾经使用过龙骑士‘修玛’,可那东西与面前这个少女有多大关系呢?从她的描述中就能看得出来,她记忆当中的约修德,还只是那个才刚刚踏上守誓人巡游之旅的‘毛头小子’而已。

    这才是真正的困难所在。

    约修德在巡游之旅中认识了后来他身边几位最重要的同伴,其中便包括后来背叛他的矮人英雄哈格斯顿,以及另一位英雄大魔导士卡拉图,还有现任艾文奎因的精灵王——即布丽安公主的父亲。

    他的传奇差不多正是那个时代开始谱写的——

    而在此之前,又有多少人认识这位屠龙英雄呢?后世人们所收集的关于约修德的事迹,大多也是始于这个时期,他身后留下的一些遗物,也是他成名之后使用的剑与盔甲一类的东西。

    但这些东西,皆与解决眼下的困境无益。

    他要进入对方关于龙魔女那个时代的记忆,看看拜龙教徒在其中究竟参与了什么阴谋,除非可以拿出一件对于她与对于约修德皆意义非凡的东西。

    方鸻心中忽然一动,问道:“伊芙。”

    “怎么,艾德先生?”

    “刚才那戒指,是约修德先生他送你的东西吗?”

    幽暗之中,少女脸一红:“……算、算是吧,虽然我一点也不喜欢,可是看在他诚心诚意的份上……艾德先生你可不知道,他那时候自然算不上什么英雄,只不过是、是个穷小子罢了……”

    方鸻心想,你不喜欢才怪了,明明之前表现得那么要紧的样子。

    不过这可是龙之魔女啊,竟也会有口不对心的样子,到让他略微感到一丝有趣。只可惜的是,对方化身为龙之后,应当彻底已经忘了这一切罢。

    就像米苏女士忘了卢修斯一样,龙之血,始终诅咒着这一族脉,正如马扎克所言,成为萦绕在他们头顶之上的阴霾。不知什么时候起,身边的亲人,就化为了仇敌。

    方鸻沉默了半晌,心中略微有些压抑。

    他一直没有说话,让少女不由有点慌张:“艾德先生,怎么了……?”

    “没什么,”方鸻赶紧摇摇头,他当然不能说,我只是想到了你和约修德之间最后的结局,难受得有些说不出话而已。只是随口答道:“只是走神了而已。”

    “艾德先生老走神呢。”少女低低笑了几声:“这倒是和约修德不大一样,约修德可精明了。”

    方鸻哭笑不得,心想我是为了不刺激你,结果倒好,反倒被笑是笨蛋。不精明,可不就是反应慢么,他心想不愧是心上人,虽然嘴巴上不认,但还是忍不住要夸一句。

    只是不知道那位屠龙英雄听不听得到,这跨越了七十年的夸赞。

    他已经大致弄清了约修德与龙之魔女的关系,两人也算是两小无猜,虽然可能没有确认过这一层关系,但显然互相之间心中还是有一层爱慕之心的。

    否则约修德大约也不会送出那枚戒指,尼可波拉斯也不用再这里等待她的心上人一个世纪之久。

    只是少女那么开口的时候,方鸻心中忽然闪过一段画面,他微微一怔,反应过来想要捕捉自己的思绪的时候,那思绪却已经一闪而过,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一下怔住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明明好像抓住了重要的线索,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自己那一刻究竟想到了什么。他下意识去问塔塔小姐有没看到什么,毕竟两人是心灵相系的。

    塔塔小姐倒是比他细致得多,想了一下答道:“大约是和多里芬有关的事情,骑士先生。”

    方鸻听了,默默往那个方向想了一阵子,可还是一无所获。七海旅团一行在多里芬所得实在是太多了,那是他们接触拜龙教徒阴谋的一个开头,一切的源头似乎皆从那一刻而起,种种头绪,纷乱而复杂,根本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时少女小声问道:“……艾德先生,你对那戒指有什么问题吗?”

    方鸻这才回过神来,想到:“对了,戒指——”他一下想起自己最初的目的,才点了点头对少女开口道:“能把那戒指给我看一下吗,伊芙?”

    “当然可以了,”少女倒是十分爽快:“毕竟那戒指都是艾德先生抢回来的,要不我都把它遗失了呢。”

    方鸻心想,遗失了恐怕也不至于。

    他很清楚,眼前所见的一切不过只是一段徘徊于此强烈的意愿与记忆。

    只要执念不消失,任何形式的打破,都只会让这个任务重新开头而已。即便是少女死在那个地方,恐怕他回到之前大厅之中,也会重新看到她出现在那个地方。

    要打破这个意愿,唯一的办法是从执念本身入手,或者彻底清除龙之魔女萦绕于此的力量。超度一个怨魂,自然要比解决多里芬一个城市的幻境简单得多,只是如此一来的话,关于百年之前的一切便只能因此而掩埋于历史之下。

    曾经多里芬的怨魂们,是源自于拜龙教的阴谋,但归根结底,一切都始于一百年之前的此地——依督斯。

    而今他来到这个地方,却又要再一次面对龙之魔女本人的执念。

    方鸻忽然感到有些巧合。

    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让他在梵里克先拜龙教一步前往那官员的宅邸,并从一堆废墟之中找出那本日志。又先血鲨空盗一步,在这座古城之中找到尼可波拉斯的龙之初鳞。

    包括眼前的少女,似乎也皆是一个定数。

    那或许是多里芬的怨魂们、是一切丧生于拜龙教之手的无辜之人的愿景,这其中也包括了艾缇拉小姐的亲弟弟,他们并不希望自己悄无声息地掩埋于历史的尘埃之下。

    将一切阴谋,都掩盖无踪。而就像一个漫长的故事,如今回到了它的源头。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这个故事的源头是如何发生的?

    他接过戒指,戒指入手时的手感比那时候更沉了一些,似乎积淀了某些东西一样,但它的形状并未改变。方鸻在黑暗之中摸索着戒指的样子,并正准备再一次点亮照明水晶。

    这时候两人已经从地下河道之中走了回来,走回那条人工甬道,回到了原先的方形大厅之中。

    也正是这个时候,方鸻耳边听到一声细微的响动:

    一声极为低沉的弦响。

    他没有任何考虑,近乎本能地,第一时间护住身后的少女,并拉着对方后退一步。一方面是习惯使然,虽然少女纵使只是一个灵魂,但要他不管不顾,也是完全不可能的。

    但更重要的是,到了这个关头,他决不能让任务重置,因为正在那一刻,他已经从那戒指上感受到了一些无法说明的东西。

    他一后退,黑暗之中一支弩矢飞来。由于先前与龙之爪牙交战之时,黑暗祭礼已经生效过一次,所以这一次再没什么东西可以帮他。由于魔导炉的微光,黑暗中的袭击者对他的位置判断极准,这一矢几乎避无可避。

    只是后退一步,让他稍稍避开了最致命的部位。

    弩矢错过他咽喉的位置,射中他右肩,右肩上一麻,方鸻才感到簇上似乎涂了毒。但他也来不及看系统上的记录,自己究竟是中了什么毒素,只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反手丢出一具‘尖啸女妖’。

    同时拉下风镜。

    ‘尖啸女妖’呼啸着飞起,丢下漂浮的闪光弹。

    一声轻响,大厅中宛若升起了一个小太阳一般,虽然只是刹那的闪光,但方鸻还是透过遮光的风镜看清三四个的影子——与他想象中不太一样,对方并不是血鲨空盗。

    在闪光浮现的一瞬间,他看到有两个人在向后翻滚,另一个人好像是中了个正着,捂着眼睛惨叫一声。

    这三个人,皆是穿着他没见过的深蓝色战袍——只是那种战袍制式,只有可能是公会与骑士团的产物,穿着这么一身显眼的战袍在外面活动的。

    不是各地的骑士团,就是选召者公会,而这其中,显然后者比例要大一些。

    另外还有第四个人似乎在墙角附近,但他无法确定。

    这些景象只是在闪光的一刹那,短暂映入方鸻的是视网膜之中。而他脑子里一时之间还没把对方的战袍样式,与记忆中哪个公会对应起来——事实上他也没时间去考虑这些,只用没受伤的左手将少女一推,塞回后面的甬道之中。

    然后自己也是一退,退回甬道里贴着墙。

    他侦查技能很低,听不到黑暗之中是不是有人在靠近这个方向,也不清楚开始那三个人之中,其中两个向后翻滚的人是不是也中了招。尖啸女妖的闪光弹的目盲效果,大约可以持续五秒多一点,但如果没中招的话,对方几乎立刻就可以发起反击了。

    甬道这边并无什么太过复杂的地形,一通到底,他魔导炉魔力本就不多,之前用了一下那尖啸女妖,更是还剩下百分之八九,依仗这个地方的地形,几乎不可能是三个人联手的对手。

    更不用说黑暗之中可能还潜伏着第四个人。

    方鸻感到受伤的右肩一阵阵刺痛,冷静下来之后,肾上腺素的效果一过,立刻感到一阵晕眩。但他也没时间多想,拉着少女便向后逃去,留在这里死路一条,要是可以回到地下河道之中借助那里复杂的地形,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少女听力比他敏锐得多,显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一直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一直到两人逃开之后,她才低声说道:“他们暂时还没追上来,艾德先生,你受伤了……?”

    不难听出,她声音微微有些哆嗦。

    方鸻吃力地点了点头,他右手几乎抬不起来,动一下都困难,这显然不仅仅是受伤的原因,更重要的应该是毒素。

    他这才有时间打开系统一看,然后暗叫一声不妙:系统上显示的竟然是未知毒素,这说明他的药剂学知识与植物、矿物知识不足以分辨出这种毒素的类别。

    方鸻咬着牙,主动调动了一下自己的技能系统,这才多得了一点线索:未知植物毒素。

    他松了一口气,艾塔黎亚的动物与矿物毒素大多与魔法毒素有关,植物毒素稍好一些,想来用植物毒素的人,也不会用昂贵的魔法毒素。前者可以用中和剂处理,后者就必须要动用魔药或者魔法解除。

    他一直都有准备毒素中和剂,虽然不知道对症不对症,但还是打开盖子在伤口一倒,然后再口服另一种解毒剂。作完这一切,方鸻才感到好了一点,手臂微微恢复了一丁点知觉。

    然后他才点了点头,对少女说道:“我中了毒,外面的人来者不善,你先退回之前那个地方去,我想办法看能不能把他们引开。”

    “艾德先生你中毒了?”少女吓了一跳:“可是你这个样子,怎么和他们周旋?”

    方鸻沉默了片刻,一句‘我自有办法’也是说不出口,到了这时候,他还真没什么把握。一来不清楚外面那些人的来历,二来最重要的是,他看了看自己的魔导炉——魔力水晶的光芒已经相当黯淡了。

    要是还有魔力值,他说不定还有信心与外面那些人一战,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什么东西都不能动用的情况下,他又拿什么去战斗呢?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