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八十章 一夜

第一百八十章 一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废墟中央明亮的篝火,将断墙残垣的影子深深刻在地面上,拖得老长。

    长湖的夜空浮着浅亮的云层,一轮银白的弯月静静悬挂在群峰之上,银灰镀在林冠之上,微风拂过,沙沙一片银涛起伏。

    灰岩先生一如它这个族群应有的沉默与坚韧,静静立于废墟之中,在篝火映照下,犹如一道高耸的剪影。只露出一抹起伏的背脊,与其上平台的阴影。

    犹如梦境,伴随着林涛之声,潜入每一个人心间。

    空气中浮动着一层糖蜜的味道,伴随着滋滋的脂肪与滚烫的金属接触的声音。艾缇拉正用一把占满了糖浆的刷子,在肋排金黄的外壳上刷上第二层亮晶晶的色泽。

    油脂混合着糖浆缓慢滴落入篝火中,蓦然‘啪’地亮起一团金色的火花。

    糖浆是艾缇拉剖开附近一种低矮的灌木枝干得来的,绊入一些野蜂蜜,再加点香草,便弥漫出一种沁人心脾的芬芳。

    此外还有一丛松茸,一排青虾,一些食用草药,野豌豆与夏季的浆果。

    精灵小姐总是能在山野之中找到趁手而合适的食材。

    此去依督斯一路上再无补给点,平台上虽还有储备粮,但在食物充沛的长湖地区,口粮能省则省。

    这也是他们停下来宿营的原因。

    而方则忙着用一本本子记录那些植物的生态它们与地球上的同类是迥然相异的,却又分属于同属异科。他画工还算工正,只是有点慢吞吞的。

    “那是什么树?”他问精灵小姐。

    “灰树莓,它在夏季性状变化,树浆会有甜味。在罗塔奥是一种常见调味品。”

    艾缇拉用刀剔下一小片肉,递到他嘴边,目光温柔。

    方嘴巴里包着食物,含糊不清地道:“啊,我认识这种树。鼠莓科的一种亚种,地球上没有的新品种……唔,好吃。”

    天蓝嘴巴撅得老高,在一旁看着这对‘姐弟’,嫉妒得眼睛都发红了。

    她之前偷吃明明还被打了手的,凭什么同人不同命。

    一旁瑞德有点好笑地看着她,也从烤架上切下一片肉递过去:“尝尝?”

    “才不,大猫根本不会烤肉!”

    狮人圣骑士又递给一旁的艾小小,见后者尝了一点,才问:“如何?”

    小姑娘点头如捣蒜:“好吃!”

    瑞德斜着眼睛看着天蓝,天蓝对他扮了一个鬼脸,转头跑去找姬塔玩去了。

    洛羽正下斗兽棋把帕克赢得焦头烂额,抓耳挠腮。

    巴金斯靠坐在一棵月桂树下,用小刀专心致志地削着一支新烟斗。

    篝火烧开了挂在树枝上的水壶,白气蒸腾。

    希尔薇德目光明亮,看着谢丝塔将热水冲入面前的花瓣状的茶杯中,红色的茶叶在白瓷中打着旋儿晕开来。

    谢丝塔又为端坐于前的妖精小姐专属的小茶杯中冲了一杯。

    “谢谢。”塔塔仰头来答道。

    “不必客气。”

    希尔薇德微笑着为自己不爱说话的女仆小姐回答。

    黛丽丝蜷成一团雪白的球,背靠着篝火不远处,眯着眼睛,身子一起一伏。

    妮妮趴在她怀中,正卷着尾巴酣然入梦,初生的龙魂,似乎格外嗜睡。

    篝火中蹦跳出火星,落在草绒中,卷起一缕火苗。变幻的光,留下三两道交错的浅影。

    黑暗中,爱丽莎神情专注,眼映着跳动的火苗,与一页光页。她正举着手,雪腻的指尖,不住在光页上划动。

    箱子在一旁好奇地看着。

    “你在写什么?”

    两人皆是出身于听雨者,有共同的话语。夜莺小姐回过头,对他莞尔一笑:

    “正给爱丽丝写信。”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爱丽丝加入了星门港特别行动小组,负责调查听雨者高层的去向。

    由于这件事与拜龙教有交织,所以说不定他们未来还有再合作的机会。

    灰岩先生那边传来一阵鬼叫:

    “哎哟,轻点,痛痛痛!”

    唐馨放下手中的魔导杖,有点没好气地看着这人。

    治愈师的手杖,是艾塔黎亚唯一性的可以将以太魔力转化为光以太既神力的魔导器。

    只有圣殿的工匠掌握着制作它的奥秘,而她手上这一支购自浅金湖岸的米莱拉圣殿,花了五千里塞尔。

    她用手扫了扫洁白如雪的祭袍,板着一张俏脸道:“大男子汉,怕什么痛!”

    “姬塔,别管他,给他包扎上!”

    姬塔慌忙动手。

    罗昊痛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杀猪一样叫道:“等等,你们究竟行不行!?”

    “我等级低,你废话怎么这么多。”

    “我知道你等级低,可牧师小姐姐你也先给我一个镇痛术啊……”

    “我忘了学。”

    “啊?”

    天蓝偷偷一个人走出了废墟的外围,回头看了看营地的方向。树林后面隐隐约约传来的惨叫声,让她撅了撅嘴巴。

    自从艾德哥哥加入之后,艾缇拉姐姐就越来越偏心了。

    姬塔也不和她玩。

    还有那个臭洛羽,只知道炼金术,要不就是下棋。

    她抱着魔导琴,用力一脚把一块碎石踢飞,石子骨碌碌滚出老远。她看着石子没入阴影之中,叹了一口气,在废墟外找了一块大石头在上面坐下来,抬头看着夜空中明亮的月色,忽然有些想起家来。

    她拨弄了两下琴弦,又轻声唱起歌。

    但吓得不远处正在聚餐的秃鹫呱呱拍着翅膀纷纷飞上半空。

    天蓝看到这一幕,不由咯咯直笑。但笑了一阵,又有些无趣,撅着嘴巴道:

    “切,真讨厌。”

    连这些扁毛畜生都不爱听她唱歌。

    但五音不全又不是她的错,天蓝顿觉十分无聊,算了一下差不多也该开饭了,正准备从岩石上面下来,返回营地。

    但忽然间她停下动作,直勾勾看着废墟北面。

    在那里皎洁的月光下,断墙残垣之间弯弯曲曲的道路清晰可见。而一条穿过了层层叠翠的爬山虎的小径之间,月光勾勒出一面雪白裸露的残墙。

    墙下,有两个人影正徐徐经过废墟。

    其中一个个子较高,身上穿着一件有些褴褛的斗篷。

    而这道人影身边还有一个个子较矮的小小的人影,似乎是个小孩。

    两人也像是没看这边的火光,只径直向前走去,走向森林的方向。

    天蓝张大嘴巴看着这一幕。

    “喂,你们……”

    她忽然把话收了回去。

    心中也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胆量,放下琴便向那方向追了过去。

    但还没跑几步,两道人影便在前面进入了森林中。

    而天蓝追过去一看,林中起了雾,哪里还有什么人影?她再一回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看不到营地方向的火光了。

    ……

    当瑞德把这小姑娘从林子里捡回来的时候。

    天蓝脸色苍白,像是受了惊吓,浑身上下已经被雾水浸透了。

    艾小小好心为她披上一条毛巾,洛羽在一旁有点担忧地问了一句:

    “你去哪里了,我们找到了你的琴。”

    天蓝看也不看他一眼,只哇一声扑到艾缇拉怀里,放声大哭起来。然后才抽抽泣泣把之前发生的事从头到尾和众人说了一遍。

    “两个旅行者?”

    众人不由看向大猫人和巴金斯。

    但前去找人的两人摇摇头,表示并没看到什么其他人。

    至于天蓝其实也没遇上什么大麻烦,他们遇上她的时候,她只是在森林里面迷失了方向而已。

    “他们真的在,我绝对不是看花了眼!”天蓝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答道:“而且……而且我有在森林叫你们,你们没听到吗?”

    众人面面相觑,各自摇了摇头。

    最后还是在方的提议下,大伙儿三三分组,在林间搜寻了一阵。

    可并没有天蓝所说的两个人,北边那条小径上也没有任何足迹留下。

    爱丽莎倒是在北面的林子里捡到一枚银手环,但拿手环埋在层层叠叠的苔藓之间,斑驳不堪,并不像是近日掉落的产物。

    要不是火把的反光,甚至夜莺小姐都不至于注意到它,清理表面的污垢之后,才发现这手环大小不像是成年人之物。

    “或许是过去这里的居民的遗物。”爱丽莎说。

    “那它岂不是有半个世纪的历史?”

    “从表面侵蚀的情况看,好像还更久一些。”姬塔推开单片眼镜,细声细气地说道。

    艾小小也说:“要是是冒险者的话,应该不会不打火把就进入林子里的吧?”

    “天蓝姐姐,你不会是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她这么一说,天蓝顿时吓得脸色惨白,上下牙咯咯打战。

    而艾小小说完自己也有些害怕起来,她和一旁姬塔三个小姑娘不由瑟瑟发抖。

    一场篝火晚宴因为这意外的因素不得不异常中止。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天蓝不是看花了眼,但在这荒山野外还是小心为上,因此众人草草吃了点东西便回到平台上。

    在希尔薇德建议下,下面的篝火也没熄灭。大猫人和巴金斯伐倒两棵松木拖来制作了一个长篝火,可以彻夜提供照明。

    方也加派了守夜人手。

    灰岩先生背负的平台上除了船长室和一旁舰务官小姐的小房间外,还有四间起居室。

    平日里帕克、大猫人共用一间,洛羽、箱子共用一间,艾缇拉、天蓝、姬塔三人住在一起,而爱丽莎独自有个单间。

    谢丝塔和巴金斯则习惯住在左右两边的杂物间中。

    女仆小姐是方便照顾自己养的花,而巴金斯则是因为这里方便守卫船长室。

    当然方清楚,对方真正守护的人是希尔薇德。

    在苏菲和茜,德丽丝和无冕还在船上的时候,前三者是和爱丽莎住在一起。

    而无冕则住在医务室。

    现在他们都已经下船,空出的位置自然给了唐馨,艾小小与罗昊。

    所以说来,这平台现在看来还是显得太逼仄了一些。

    尤其是在储物间被妖精之心占据了一半空间之后,许多杂物不得不堆积在走道上,让平台更显凌乱。

    在方看来,七海旅人号的建造提上日程已经越来越紧迫。

    当然对于没经历过宽松日子的新成员来说,这点小困难没什么可指责的。

    罗昊躺在医务室的吊床上,看着从窗外洒进来的清冷月光,心中对于这样的冒险生活竟隐约有了些期待。

    而爱丽莎的房间中。

    这位来自听雨者的夜莺小姐,正微笑着看着艾小小心满意足地扑到自己床上。

    艾小小翻过身来看着她与唐馨,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知道吗,糖糖,这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

    唐馨叹了口气,将魔导杖放在墙上支架上。

    “知道了,你先完成你的作业再说。”

    “明天再说嘛。”

    “你昨天也是这么说的。”

    “,那个……是这样吗?”

    唐馨瞪了她一眼。

    爱丽莎拉开百叶窗,让外面明亮的篝火的光芒穿过树冠的枝桠,映在房间内的墙上。

    ……

    水晶的光芒开始变得有点不稳定。

    方知道这盏灯不知什么时候有了这个小毛病,他日志才写到一半,伸手拧了拧灯座,忽然意识到什么,回头看去。正好看到,希尔薇德披着一件大衣,出现在门口处。

    “怎么没睡?”

    “船长大人不也没睡么?”

    “我在写日记。”方忽然停下来,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舰务官小姐想和他聊聊天。

    过去她也时常这么做,和他促膝谈心,聊聊两人的目标,聊聊自己的父亲,聊聊七海旅人。

    只是两人有了另一层关系之后,这样的机会反而不多了。

    “要坐一下吗?”方让出一个位置。

    希尔薇德明亮的目光中,流露出浅浅的笑意。

    她轻轻点了点头。

    方感到贵族千金挨着自己坐下,鼻端萦绕着一股淡淡的少女的体香,他合上自己的日记,将那页陈旧的地图插入书页下面。

    希尔薇德看着他:“那是从那个官员的书架中找到的?”

    “是,一副地图。”

    “不过还不清楚是不是在依督斯。”

    希尔薇德静静听着,忽然问:“塔塔小姐在么?”

    “妮妮睡醒了,缠着她要出去玩,她们和黛丽丝一起出去了。”

    两人忽然之间静了下来,总觉得这番话里充满了微妙的气氛。

    方回过头来,看到这位贵族千金。希尔薇德拿出一封信,交了过来,信上有折痕,但上面的字迹还很新。

    “这是?”他问。

    “安德大师送来的,”希尔薇德笑了一下,答道:“有人给艾尔芬多传递情报,说血鲨空盗在安奎德登陆了,他们最近似乎在那一带活动频繁。”

    方想了一下才记起那个地方,不由皱起眉头。“那里不是离依督斯很近?”

    “是不远呢。”

    “他们怎么会掺合进来?”

    “也不排除是个巧合,当然更坏的情况是,他们是受人所雇。”

    所谓受人所雇,自然是指拜龙教徒。

    两人又讨论了一会儿关于血鲨空盗的事情。

    这支令人色变的空盗集团活跃于考林伊休里安至瀚瑞那的航线之上,自诞生之日起两百多年来,已先后有有过八任首领。

    而现任领头人十分神秘,其名号几乎无人得知。

    只是近些年他们的活动范围已经收敛不少,过去血鲨空盗偶尔会乘着大陆西面的暖气流南下,袭击伊斯地区沿岸的城市,但这样的行径而今已十分罕见。

    更遑论出现在更南面的伊斯塔尼亚,还实属首次。

    不过希尔薇德也并不十分了解这些不法之徒,因此对于他们的目的也难以揣测。两人只寥寥交谈了几句,话题便转到当下南境的局势。

    希尔薇德对当下南境的中流砥柱,莫德凯撒的老公爵表示一些担忧之意,而方也与自己的舰务官小姐交换了一下意见。

    只是他忽然之间想到什么,说道:“对了!”

    然后俯下身去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匣子。“还有几天就是你生日了,”方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本来我想过几天再找机会送给你的”

    那匣子里,静静地躺着一枚切割得十分完美的心形宝石,沉沉的蓝色,正如贵族千金目光之中的湛蓝,璀璨发光。

    希尔薇德安静的目光看着他,语气轻轻上扬:

    “送给我的?”

    方认真点了点头:“里面还刻了你的名字呢,你看在这里……有点太小了。”

    希尔薇德看着他笨拙的样子,忍不住一笑。

    她伸手从他手上接过宝石,小心翼翼地双手捧在心口,然后抬起如扇的睫毛,看着他。目光之中浅浅的笑意,闪闪发光。

    方心中怦然一动,好像一下子福至心灵,读懂了来自于少女的邀请。

    他微微靠了过去。

    希尔薇德轻轻闭上眼睛。

    水晶的光芒再度闪动了一下,这盏灯总是有这样的小毛病。

    两道人影在红木的墙壁上交叠在一起,大衣从希尔薇德肩头上轻轻滑落下去,只剩下里面单薄的睡衣。唇分之后,房间内弥漫着轻轻的喘息声。

    两人皆有些情难自禁,目光交织在一起,似乎要融化彼此。

    “希尔薇德……”

    方声音都有些干巴巴的。

    贵族千金看着他,只轻轻颔首。

    但忽然之间,方感到胸口一烫,他眉头一皱,下意识低下头去。

    希尔薇德有些担忧地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方摇摇头,那里是一直挂在他胸口的金焰之环,他提着绳索将坠子从衬衣里拉出来,金色的光芒在黑沉沉的指环上一闪而过。

    方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自从妮妮苏醒之后,他多久没见过这戒指有反应了?

    但指环上只有一些余温尚存,仿若幻觉的金光一闪而过之后,便再度沉寂了下去。他拿着那绳索,坠子在半空中摇摇晃晃,却也再没半点反应。

    方有点迷惑不解地放下指环。

    他抬头看着一旁的希尔薇德,经过这小小的插曲,两人皆有点清醒了过来。一团红云飞上舰务官小姐的脸颊,低下头,轻声说了一句:

    “我先回去了。”

    方一时间竟忘了挽留。

    他看着那个空空如也的位置,一时间心中忍不住有点怅然。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