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五十四章 投降吧,你们被包围了

第五十四章 投降吧,你们被包围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远处雪地之中。

    那青年魔导士正被寒冰魔像从地上拽了起来,后者将他丢到一旁,然后一脚踏碎了他的魔导杖,然后也转向战场的方向。

    银石显然也看出来了,战斗并没有他想象之中那么轻松,他不加入战斗的话,只怕局面还会僵持一阵子。

    不过他才刚刚举起手中的魔导杖,控制自己的寒冰傀儡,忽然之间便愣了一下。因为他视线余光之中,居然看到有一个人在后退。

    这让他有些意外,ragnarok曾经有一段低迷时期,但在奥丁的重塑之下全团上下形成了一个风格——那就是就算不是敌人的对手,但ragnarok也绝不会轻易后退。

    在那位传奇战士的带领之下,ragnarok才迎来了新的辉煌时代,并一举重新回到国内十大公会排名第五的位置之上。

    而非眼下战斗才开了个头,怎么就有人怂了?

    银石回过头,才发现后退的不是他们的人,而是那个炼金术士。他不由楞了一下,看着对方喊道:“你在干什么?”他奇怪的是,他们虽然吃了一点小亏,但局面上还是占据上风的。

    这家伙究竟在跑什么?

    那见习炼金术士没料到自己会被发现,哭丧着脸摇了摇头:“没什么。”

    “你打算逃跑吧?”

    “没有,”年轻人连忙摇头:“我只是怕被波及了。”

    银石摇了摇头,心中嗤笑了一声,心想这些小公会的人也太没用了,一点点小场面也吓住了这些人。但他哪里又知道对方心中此刻所想?事实上在他们攻击受阻的那一刹那,那年轻的炼金术士便已经心生退意了。

    因为炼金术士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他当时在平台之上见到的那些人之中,可不止有这个女仆小姐、与那个叫巴金斯的老水手。事实上在当时他所见的那些人当中,至少还有一个狮人圣武士,一个精灵德鲁伊。

    他们甚至还有博物学者。

    而那个战斗工匠更是根本没出手。

    眼下这两个人ragnarok的人就打得这么艰难,那么其他人呢?年轻的炼金术士一想到这一点,就忍不住有点头皮发麻,他虽然之前还信心满满,但这一刻却隐约感到ragnarok的人是不是有点牛皮吹破了。

    只是他虽然这么想,但又担心ragnarok的人迁怒,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开口——他原本逃跑的计划又为银石所发现,也只能苦着脸站在原地,心中只希望自己的想法是错的。

    而现场,其他人可没想这么多。

    战局之中,天平似乎正在开始倾斜——

    被丢到雪地之中的无冕之冠咳嗽了两声才重新爬起来,鲜血从他额头上流下——暗红色的视野之中,他正好看着那个元素使准备完成了法术,其手中的元素水晶已经变得异常明亮起来。

    他张了张嘴巴,但此刻提醒已经来不及了,徒惹那位女仆小姐分心而已。而失去了魔导杖之后,他也没有再参战的能力,在艾塔黎亚施法职业战斗力虽强,但一样脆弱无比。

    而战场另一边,之前出现那位火枪手也一直消失不见,只是引走了对方的指挥官而已。

    他握了一下拳头,似乎想要强行站起来,但顷刻之间又重重地倒在地上。他在一片雪沫子中抬起头来,眨了一下眼睛,但忽然之间又楞了一下。

    他一下子瞪大眼睛。

    风雪之中出现了一面旗帜,猎猎招展。

    上面则是一头翱翔展翼的金色凤凰——

    都伦城卫军的人到了,那不是说明团里的其他人已经……?无冕之冠心中一沉,他原本心下还有些希望,但这一刻,内心之中总却直直地坠了下去。

    风雪之中缓缓走出的士兵越来越多,远不止郁金堡那位男爵大人之前所告诉方鸻的只有一队人而已。

    至少在无冕之冠视野之中,此刻便已走出了二三十人,甚至后面还有更多。两名骑士队长带领着这些士兵,一脚深一脚浅地从风雪之中走出来,手中正握着染血的长剑,一齐抬起头看了看立于山谷之中的高大驮兽与平台……

    两个骑士皆是都伦的贵族,穿着漆黑的厚厚毛皮大衣,瓮声瓮气地问道:“圣选者?”

    从风雪之中走出来的,不仅仅只有士兵而已。

    躺在地上的无冕之冠,还看到了被逼退回来的巴金斯。

    年长的水手有些无奈地看了谢丝塔一眼——早知道对方在风雪背后还藏了这么多人的话,他就晚一点再出来了,在平台之上用弩炮的话。

    至少还可以再支撑一阵子。

    和两个骑士一起走出来的黑暗童话黑着一张脸,他扛着一个人,并将那人往地上一丢,后者一身夜莺装束,只是喉咙上多了一个血口子。

    夜莺了无生息样子,身上正一点点冒出复活的白光来,在风雪之中缓缓消散。

    黑暗童话这才点了点头:“我们是ragnarok的人,男爵大人让我们来找你们。”

    “有一支圣选者冒险团在保护目标,”两个骑士之中。年纪较大一些的骑士瓮声瓮气地答道:“所以我们耽误一些时间,我们派了信使去向大人汇报,难道信使没把信送到?”

    “风雪太大了,”黑暗童话答道:“信使可能在路上出了意外。”

    两个骑士一齐点了点头。

    他们又看向正在抵抗的巴金斯与谢丝塔:“这些人又是?”

    “找麻烦的人。”

    黑暗童话答道。

    他又抹了一把脸上的雪,面子上有点过不去,本来这场战斗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但因为事先太过轻敌了,才会让对方一开始就秒了他们的治疗。

    导致后面的战斗产生连锁反应,差点没拿下来。

    想到他们出发之前信誓旦旦说的话,他脸上不由火辣辣的——但还好,对方人手不足,让他们搬回了局面——这两个人应当是对方留下来看照平台的人,其他人或许已经深入山谷之中了,黑暗童话看了看四下之后才如此想到。

    他的话让被抓在骑士手中的小女孩用力挣扎了一下,但无济于事;这小小的人儿,比力气怎么会是两个全副武装的骑士的对手。

    不过说来奇怪,那小女孩的力气也大得出奇,竟让那年纪较大的骑士的手也猛地晃了一下:“别动,小家伙。”他瓮声瓮气地提醒道。

    “这就是蔷薇家族那个小丫头?”另一个骑士问。

    “金星之火,不是个好兆头。”年纪较大的骑士抓着小女孩的脸,将她头扭过来看了一眼,摇了摇头,如此答了一句。

    黑暗童话看着两人,才向不远处巴金斯走过去,开口便道:“投降吧,你杀了我一个人,但也放了陈舒一马。所以你自断一臂吧,我放你离开——”

    巴金斯举起手中的剑刃,摇了摇头正要答话。

    但正是这个时候,那年纪较大的骑士忽然一把按住黑暗童话的肩膀。骑士皱起眉头,如鹰隼一般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巴金斯:“我好像认识你,水手。”

    巴金斯看了对方一眼,心中也在揣测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惹上过这个人,但面上仍旧不以为意地淡淡一笑:“认识我的人可不少。”

    年纪较大的骑士看了他一眼,这才回过头,对黑暗童话说道:“麻烦把这两个人留下来,阁下。”

    “我的id是黑暗童话。”

    黑暗童话答了一句,点了点头。

    他心下稍稍一惊,ragnarok正与这些贵族合作,当然要以对方的意见为主。而有新的任务线出现的话,对于他们也有不少好处。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上隐藏任务线。

    他不由再抬头看了看这高大的平台,心想这个自由冒险团,好像并没有自己想象之中那么简单。黑暗童话又看向自己的队伍方向,那个元素使正向他点了点头。

    而不远处,在这些都伦城卫军出现的那一刻,那年轻的炼金术士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些人在胫骨溪让他丢了一个大人,他当然要找回面子,而选召者之间解决争端的方式也简单,干掉对方一次就可以了。

    要是恩怨再深一些,杀到星辉清零也不是不可能。

    无冕之冠正从城卫军身上转回目光……

    他看到那元素使正放下手中的法杖,举起发光的元素水晶,对方本来早一些便可以释放法术,只是因为郁金堡方面的人忽然出现,才让其缓了片刻。

    但这一缓,便给了无冕之冠机会,他忽然大喊一声:“小心后面!”血色羽翼手中的元素水晶正化为一道流光,射向不远处的谢丝塔。

    那一刻女仆小姐却像是脑后长眼一样,忽然转身,伸手一挡。但水晶撞在她的臂铠之上,炸裂开来,仍旧形成一片冰棱。

    血色羽翼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冷笑了一下。

    他回过头,冷冷地看了无冕之冠一眼,用口型告诉他:

    “你中计了。”

    那个法术的伤害完全为女仆小姐挡了下来。

    但产生的冰棱还是由上至下将她冻结在原地——虽然只是一刹那——但也已足够。两个正在与之缠斗的剑士同时后退一步。

    而在他们身后,一座寒冰傀儡正穿过风雪、大踏步走出。银石一脸平静,高举起法杖,然年后向下一点,左手的金属手套在寒风之中划出一道银光。

    寒冰傀儡正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举起右臂,一拳向女仆小姐砸去。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仿佛化为可见。

    无冕之冠下意识闭上眼睛。

    他心中有些后悔,不忍心去看这一幕。

    而一片黑暗之中,青年只看到在这场任务之中倒下的每一个人的面孔,还有米兰达女士……与他们所追寻的一切,明明只差最后一步……

    他咬紧了牙关,忍不住握了一下拳头,但下一刻耳边却有一片低呼传来,那声音——并不是少女的声音——无冕之冠微微一愣,忍不住重新张开眼睛来。

    寒风卷着漫天的雪花。

    犹如平行的世界之中所延伸出去的另一条线,在他的屏主呼吸的那一刹那,风雪静止下来。而一座高大的身影,犹如一座巨像,正从漫天的雪花之后走出。

    巨像举起右手,穿过雪雾,便一把稳稳抓住寒冰傀儡的巨拳。

    只用抬起三根手指,便让其无法寸进。

    寒冰傀儡楞了一下,抬起头来——而在银石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正映出那风雪背后的巨大构装体,它起码有四米高,铜质的管道裸露在凛冽寒风之中,数不清的齿轮与机构,闪闪发光。

    活动的巨型机械关节,皆潜藏于一副巨大的骑士全身甲之下,它带着封闭式的头盔,头盔之下只有两道炽金色的闪光。

    这座巨型的骑士,右手持一支巨大的骑士长矛,而它抬起的左手,便轻易拦下了寒冰傀儡的全力一击。

    “那是什么鬼东西……?”年纪较大的骑士忍不住问了一句。

    但只有黑暗童话认出了这个东西来,他下意识看向那年轻的炼金术士,后者立于风雪之中,同样瑟瑟发抖。“异体无畏者!?”他忍不住向那炼金术士大喊一声:“这他妈的就是你告诉我们的,那个没多厉害的战斗工匠!?”

    年轻的炼金术士快哭出来了。

    他其实也不知道方鸻究竟是什么水平,可对方的年纪看起来是比他要还小一些啊,理论上,等级也不会应该太高才对。

    当然无畏者本身或许也不算什么高级构装体。

    只是眼下这一座,给人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

    何况异体无畏者,可不比持剑人——这东西在艾塔黎亚又有多少?

    “谁在那里!?”

    这时,另一个骑士忽然转身大喊一声。

    黑暗童话也猛地回过头,只见那里风雪之中,似乎正隐隐浮现出几道人影。

    一个高大的狮人圣骑士,扛着盾,手中握着巨大的权杖。一个女骑士,其手中的剑,在冰天雪地之中竟折射出一片苍白的火焰。

    “后面也有……”

    银石小声提醒他。

    他再转过身,才看到那儿漫天的飞雪背后,似乎正若隐若现地站着一个少年,个子不高,一袭工匠总会的灰色风衣,下摆正在寒风之中猎猎作响。

    对方举起手来,调整了一下金属手套,然后向他们一指。

    那座骑士巨像忽然之间举起手中的长矛,从盔甲内部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咽。

    犹如一声汽笛。

    士兵与骑士们吓得齐齐后退一步。

    少年尚未开口。

    而那女骑士已经冷冷将剑向他们一指,仿佛理所当然地说道:

    “投降吧,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

    “当然当然,按照约定,我会送你们到安全的地方。”少年也连忙补充了一句。

    黑暗童话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三个疯子——谁包围谁啊?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