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四十章 传奇 XII

第二百四十章 传奇 XI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使先生,目标已经找到了。”

    “事发之时有敌对方打算劫持目标,我方不得已出手,现已全歼对手,目前目标并无损伤,我方略有轻微伤亡,但暂不清楚敌对方来自哪一方面,只似乎并非是选召者,我方坐标位于……”

    听着通讯频道内忽然传来的汇报,正坐在沙发之上的廖大使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把手中资料往面前的合金矮几上一放,他神色倏然之间变得严肃起来,答道:“干得不错,保护好那位女士,并请她进入通讯频道马上转芬里斯地下。”

    黑暗的地下,方、帕帕拉尔人与蜥蜴人王子正在穿过那座孤零零的长桥。

    熔岩漫流的金火被身后巨大的金字塔所隔绝,只在这个方向留下一些微光,沙沙的步伐正行于这座立于黑暗之中的孤桥之上,仔细看去,它的桥面并非由辛萨斯蛇人们所钟爱的黑曜石修筑那是一种灰色的石材,它在帕克手中松明水晶光芒下显得一片苍白,宛若钙化的骨头。

    或许是蛇人们认为黑曜石是珍贵之物,它在芬里斯地表很难见到,只有在地心深处才能开采出来,只有圣殿与古王陵寝才能用它来修筑,而在这个等阶森严的社会之中,这些普通的建筑并不配用上珍贵的‘圣石’。

    但灰色的桥还是有些格外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

    加之雾气弥漫,下面深渊深不见底,孤桥像是悬于半空,不时有石子因为震颤从桥上坠下,没入黑暗,犹如被张开的巨口吞没,深邃之中催生出未知,而未知往往令人恐惧。

    这时帕克手中的水晶闪烁了一下,光芒变得暗淡了许多。

    他使劲摇晃了一下水晶,才让光芒重新亮起来一点,但犹如透支了其生命力,不过片刻,水晶的光又闪烁了几次之后便彻底暗了下去,变回了一块普普通通的人造水晶。

    帕克才在黑暗之中开口抱怨道:“魔力用完了。”

    松明水晶是炼金术最基础的造物之一,又称之为照明水晶,这种人造水晶通过其内含量较低的以太魔力来产生光源,这是一种十分安全的冷光源。

    但简单的构造决定了它无法回充,一般来说也用不上回充,因为它在地表世界比比皆是,用完了换一块就是了。

    “补给中不是有松明水晶吗?”方问道:“怎么不多拿一些。”

    “在银色维斯兰的人手上,这一块是我自己的。”帕帕拉尔人将这东西往黑暗中一丢,拍了拍小胖手答道。

    方看着这一幕,过了好一会,水晶碎裂的声响才从黑暗之中传来,它像是撞上了桥下什么坚固的东西,碎开一地。

    “算了,”他这才摇摇头:“如果待会考林伊休里安工匠总会的补给能投准的话,我们再拿一些好了。”

    “还有时间给他们投送补给吗?”

    帕克对此表示怀疑。

    而方心中其实也没底。

    但两人这时却看到泰纳瑞克在后面停了下来,正低头看着下方的黑暗之中,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值得它专心致志地投以关注的目光。

    这个举动让方隐隐感到有点不太对劲,于是他也停下来问道:“怎么了?”

    “下面有东西。”

    泰纳瑞克低沉的声音,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

    蜥蜴人王子一动不动地低着头,棱形的瞳孔似乎可以穿透黑暗,一窥桥下的环境,只是那里的雾气太深,它一样也看不太清楚,只低声描述道:“它很大,我不清楚它是否还活着,但我刚才好像看到它动了一下”

    方微微一愣,黑暗之下巨大的存在他不由想起了位于努美林森林的南方,阿-苏卡的血之祭殿之中的古老传说,那里的深渊之下有一座巨大的羽蛇圣像,而有很多人看到过巨大的羽蛇从黑暗之中升起的景象。

    这里同样是古老的辛萨斯遗址,甚至两个地方都如此一致深渊,祭殿与太阳众神的神力之所。

    这个古老帝国留下的未解之谜实在是太多了。

    强大的太阳众神与欧林神系不太一样,据说他们是现世之神,行走于地上,留下了数不尽的奇迹与传说。

    而这个念头正闪过脑海,方忽然听到一阵高频的咝咝声,抬起头来,才发现泰纳瑞克正一脸紧张地对自己喊道:“快离开这个地方!”

    这还是方第一次在对方脸上看到这样的神色。

    而下一刻,三人都感到脚下的孤桥微微一晃,它与之前的震颤并不太相同,更像是左右摇晃了一下,帕克差点一个跟头翻到桥下,但泰纳瑞克手疾,扑过来一把将帕帕拉尔人从外面拽了回来。

    这时方也反应过来,眼下根本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不管下面是什么东西,它苏醒过来恐怕都不会对他们这些擅闯禁地的‘外来者’太过友善。

    何况现在正有一些他们的‘同类’正在圣殿中心搅风搅雨,一千年之前的辛萨斯蛇人可分不出他们这些人类之间的派系的区别,何况那时候有没有公会这样的组织还是一个问题。

    方转身就跑,好在他们之前就已经穿过了这座桥的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对于他们来说还不算是一段太长的距离。

    但当他踏上桥的末端之时,令他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方感到脚下的桥好像忽然之间活了过来,它猛地向后一抽,竟从不远处的陆地之中拔了出来。

    桥面倏然之间从他脚下远离了

    方只感到魂飞魄散,但还好理智还在,伸手向前射出飞爪,啪一声钩中中央区域陆地的边缘,整个人飞荡过去,在地上撞了一个结结实实。

    但他来不及检查自身,赶忙爬起来回过头去,刚好看到那桥一节节从拱架上抽离,像是一节苍白的骨鞭,桥墩在外力的作用之下坍塌,散落跌入下面雾气翻腾的深渊之中。

    而泰纳瑞克正挟着帕克在往后抽离的桥面之上狂奔,它在最后一刻飞身跃起,飞越过一段人类不可想象的距离,打了一个滚儿落在地上,手中的帕帕拉尔人自然也飞了出去。

    不过那家伙真是走了狗屎运,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居然毫发无伤。

    方正松了一口气。

    却听到频道之中苏菲被严重干扰的声音传来:“……小心后面!”

    经过这么长时间相处,方已经大致明白这位银色维斯兰小公主话语之间的意思,想也不想便向前一个飞扑,而身后尖利的破空之音呼啸而至,像是有什么巨物一下撞击在他原本所处的位置之上。

    一声轰鸣,地面微微一晃,那里的峭壁也因为撞击而直接坍塌下去了一大块。

    方因为这一扑刚好躲过一劫,他心有余悸地回头看去,才发现那被抽离的灰白长桥正在远离峭壁,显然之前发起攻击的正是这座‘桥’,但方这才看出来。

    那根本不是什么桥,而是一条长长的尾巴。

    它一击不中之后,便卷曲起来,重新缩回雾气之下,于是深渊上除了几根孤零零的桥柱,便再也不剩下什么。

    方生怕这东西从下面爬出来,它连尾巴都有近一千米长,本体会是什么样子,他连想想都刚到毛骨悚然。但奇怪的是,这东西把尾巴缩回去之后便再无动静,深渊下面好像重新安静了下来,雾气也不再翻腾。

    方心有余悸地看着这一幕,这才有些虚脱地从地上爬起来,他太不确定这下面的鬼东西究竟是消停了,还是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不过眼下最好是离这个地方越远越好。

    最好是马上前往这片中央圣殿区的中心区域。

    在那地方就算是这鬼东西爬出来,他也可以想办法祸水东引,让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那些人也尝尝裤头。

    他不由向泰纳瑞克那方向看去,却发现之前这尾巴的一击将峭壁抽塌之后居然在双方之间形成了一条裂口,虽然这裂口并不太长,但一样将他们分割开来。

    泰纳瑞克这时也正好从那个方向看过来。

    方对他挥了一下手,不敢高声说话,只用手势告诉对方,绕过这条裂口,到前面一条街区之上汇合。

    这手语并不复杂,蜥人王子马上看懂了,点点头,拽起还在地上装死的帕克便向那个方向跑过去。方也不敢多留,只回头最后看了一眼那雾气弥漫的深渊,同样转身向那街区所在的方向跑去。

    好在情况比他预想之中要好一些,墨菲定则并没在这里发挥功效,那深渊之下的巨物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似乎并没立刻现身方或多或少松了一口气,这才向那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道谢:

    “苏菲,谢谢你了。”

    说起来,在这地下他孤军奋战之时,对方这也不是第一次帮上他的忙了。

    苏菲摇了摇头,似乎并不想多说什么。

    方看出她神情之中的担忧:“茜小姐那边还是没有音讯么?”

    “我们与你的通讯也时断时续,那边更是音讯全无,”苏菲眉头紧蹙:“以太通路受芬里斯的剧变影响很大,现在唯一稳固的通路就只有军方的a3通路了”

    “或许正是因为通讯频道的影响……”方答道。

    苏菲点点,她现在也只能一厢情愿地相信这个说法了。

    “打扰你们一下,”这时廖大使的声音从频道之中传来,由于军方维系着战略级法术的以太通道,因此他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茜小姐那边已经有消息传来了,不用担心,他们只是暂时没时间与你们联系而已”

    苏菲漂亮的眸子一下就亮了起来:“那边出了什么事?”

    “抱歉,”廖大使摇了摇头:“现在我们恐怕没时间讨论这个,夏亚先生,你要找的人我们已经找到了。”

    “爱丽莎!?”

    苏菲和方同时叫出这个名字来。

    “正是爱丽莎小姐。”

    “她想和你单独谈谈,夏亚先生。”廖大使答道。

    方点了点头。

    这正是他现在所求之不得的。

    苏菲虽然对这两人有点好奇,但她也明白现在不是满足她好奇心的时候,只得退出了通讯频道。通讯频道之中的杂音暂时消失了,好像一片沉寂,但片刻之后,方才听到那个轻轻的,他有些熟悉的声音从频道那一头传来。

    “艾德先生……”

    “爱丽莎。”

    “艾德先生,对不起……”爱丽莎轻声答道。

    “这和你无关,爱丽莎小姐,”方停了一下,才答道:“因为我相信你是无辜的,但现在的问题是,你原因相信我一次吗,爱丽莎小姐?”

    爱丽莎仿佛沉默了。

    过了好一阵,她才问道:“相信你什么,艾德先生?可我一直都相信你,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

    “这不一样,”方摇摇头:“因为这一次,我需要你全心全意,毫无不保留的信任。”

    那边似乎怔住了。

    方则继续说道:“还记得在此之前我给你发的那个信息吗?”

    爱丽莎仍旧没有回答。

    但方并不在意这一点,他继续说下去道:“那时我问的是,‘爱丽莎?’你很清楚,那是在确认你与爱丽丝的身份。”

    “而你回答的是‘怎么了?’。”

    “从那一刻起,我就明白你们是清白的。”

    “原因很简单”

    爱丽莎捧着自己的星辉装置,站在生命女神的圣像之下。

    圣殿之中的米莱拉女士不似罗曼那么严肃与公正,她眼睑低垂,似乎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子民。

    而少女一动不动,军方前来保护她的人手,遵照与她之间的协定此刻退出了大厅之外,因此这间并不宽广的神祠之中,也不过只有她与女神两人相对而立而已。

    星辉装置之中。

    一个条理分明的声音正不断从通讯频道之中传出来。

    “……因为托拉戈托斯有一个致命的信息遗失,”方指了指自己胸前佩戴的一枚黑色水晶:“还记得这枚信息化水晶吗?”

    “我曾在第四层遇到过你们,并且那时从库库尔坎圣骸之上正好掉落了一枚信息化水晶,而由你捡到之后,又交易给我。而托拉戈托斯或许掌握着这遗迹之中的一切主动权,但它也无法了解这些具体的细节。”

    “选召者的交易系统,其实皆来自于罗曼女神的公正协议,它会记录交易双方的真实身份所以你很清楚,其实那一刻,我就已经确认了你与你妹妹的身份。”

    “我向你发送的那个信息,并不是为了确认什么,只不过是为了得到一个想要的答案这个答案,你清楚,我也清楚,只是你背后的那些人,却并不明白。”

    “所以你开口之时,我就明白了一切,”方静静地答道:“没有人胁迫,你又岂会信口开河,而爱丽丝小姐之后的反应,更是让我确信了这一点。”

    “因为这是你我之间的约定,并没有让任何人发现我已经察觉了她的身份,包括你的妹妹在内。”

    方沉默了片刻。

    那边也是一片沉寂,只有轻轻的呼吸的声音。

    过了好一阵,方才继续开口。

    “……在你被杀害的地方,留下了希尔薇德小姐的手铳,或许这是为了让其他人看来,误以为你是被‘那个女人’所杀,而这与爱丽丝在那之后的声称也保持一致。”

    “但这里面有一个漏洞,那就是在这座黑色圣城之中,其他人并不认识希尔薇德,与我们相熟的,也不过只有听雨者而已。所以,这个细节与其说是嫁祸,在我看来更不如说是为了骗过你们自己人的目光”

    “那么这种欺骗有何意义呢?我想是有意义的,那就是让听雨者的其他人,并不清楚被杀害的是你,还是爱丽丝。”

    “而在十一层时,我专门问过听雨者的人,在那之前你是否有离开过他们的视线,但答案是否定的。所以我猜测,你们的身份交换,其实是在你被击杀的那一刻在混乱之中完成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猜有些时候,我们把被杀害看成是一种很严重的事情,因为那是选召者一种习以为常的思维方式。但反过来想,这里是艾塔黎亚杀害,其实也可以是一种保护。”

    “所以你的妹妹在保护你,爱丽莎小姐。”

    “而你,也在保护她。”

    方停下来,严肃地看着光页之中出现的少女,爱丽莎的眼睛微微有些红肿。

    “但你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保护,爱丽莎小姐,”他轻声说道:“请拿出你在那个短短的回信之中的勇气与智慧来,因为此刻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人再阻止你开口,或许现在还来得及,我们还有机会拯救一切。”

    “无论是你妹妹,还是芬里斯岛上的,十数万人的生命”

    爱丽莎怔怔地站在那里。

    她轻轻闭上眼睛,泪水不由滑落而下:“可一切都晚了,托拉戈托斯控制着每一个人,我们不可能在不惊动它的情况下联系上爱丽丝,它会杀了爱丽丝,真正地杀死她,我曾见过那一切……”

    “托拉戈托斯控制着每一个人?”

    方微微一怔。

    不知怎么的,他立刻将这件事与听雨者公会高层失踪的事件联系在一起。

    而更令他吃惊的是,爱丽莎所描述的一切托拉戈托斯会杀死她的妹妹,真正的杀死她?所谓真正的杀死是什么意思?他虽然隐隐想到那个可能性,但心中却充满了不敢置信的战栗。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

    那岂不是说原住民拥有了在艾塔黎亚杀死选召者的可能性。

    但这怎么可能?

    不过方只一瞬间就反应过来,意识眼下不是考虑这个时候,他摇了摇头强令自己冷静下来,答道:“可爱丽莎小姐,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你真以为托拉戈托斯在一切成功之后,会放过我们?放过你妹妹吗?”

    这句话像是击中了爱丽莎心中最深层的梦魇。

    她一下瞪大眼睛来看着方,脸色变得惨白。

    “而我,”方乘热打铁,一字一顿地开口,声音斩钉截铁:“我发过誓,绝不会让自己再留下遗憾,所以无论如何我总会尝试一次所以爱丽莎小姐,你愿意相信我一次吗?”

    爱丽莎紧抿着嘴巴,眼中充满了复杂的神色,过了好一会,她才开口道:“可我应当怎么做,艾德先生?”

    方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心中仿佛有一种天无绝人之路的庆幸,低声答道:“还记得我送你的那对匕首吗?”

    爱丽莎楞了一下,点点头。

    “那么,”方的语气中充满了肯定:“或许,我们还总能想一点办法。”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