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障月传 > 第五十九章 天冥武府

第五十九章 天冥武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自从那日一班的世家子弟厌倦了一直输下去,而选择了加入飞扬阵营之后,一班就以横扫其他班级的姿态崛起,尽管一班原西山城人马比较少,但是有飞扬这个能打的存在,再加上飞扬的指挥,一时之间无人能挡,即使强如十班也无法阻挡,当然这一切除了飞扬的个人勇武以及指挥能力不错以外,还有就是一班持之以恒的训练,每次都是拿着十五公斤的沙袋奔跑二十公里,一班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为此其他班级也跟着一班一样,即使是赢了也选择拿十五公斤的沙袋练习。

    最终沙袋从一半十公斤,一半十五公斤,全部换成了十五公斤,又换成了一半十五公斤,一半二十公斤,没错,如今的一班在班级对战后已经开始拿二十公斤的沙袋作为负重了。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一班的沙袋还会更换,姜凡很乐意见到这样的情况,战场上的士兵比的是什么?除了士气,战力之外,就是耐力,有时候耐力反而是决定一场胜负的关键,士气只是短暂的,战力是不稳定的,只有耐力才是最稳定的。

    训练完之后,李四快步的往家赶,刚一到家,丹儿便已经准备好了热水,李四对丹儿一番夸奖之后,便去洗澡去了。洗完澡后,神清气爽,训练产生的乏累一扫而空,李四简单地穿了身便衣便出来了。李四:“嘚嘚嘚当,有没有发现哥变帅了?”立儿毫不留情的鄙视道:“没有,应该是你脑子进水了。”惹得丹儿强忍笑意,但是那一抖一抖的双肩早已出卖了她的心情。

    李四:“唉,算了,我的帅气你们这些小女孩根本发现不了,对了,立儿,好久没有去拜见师父了,要不今晚我跟你一起去见一见师父?”立儿:“你不是天天见到我父亲嘛。”李四:“那不一样,我白天那是在上课,晚上单独去见那是去找师父给我开小灶。”立儿:“嗷,原来你是打的这个主意啊。”李四:“要不然呢,我基础太差了,好几次师父讲的那些我都听不懂。”立儿:“行吧,待会我回去的时候跟我一起回去好了。”李四:“丹儿也一起跟着吧。”丹儿:“哥哥,我去做什么呀?”李四:“一起去吃饭啊,省的你单独做了。”立儿:“好呀,还要去我家蹭饭,李四你太可恶了。”李四:“不就是吃顿饭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要是不欢迎,我就带着丹儿去长公主殿下那里去蹭饭。”立儿:“我算是服了你了。”

    最终,立儿还是敌不过李四的厚脸皮,带着丹儿和李四一起去了姜府。李四刚到姜府,姜凡便得到了消息,派人将李四喊来。姜凡:“李四,今日怎么有空来我府上了?不会是来蹭饭的吧?”李四:“怎么可能,师父不要说笑了,弟子前来只是因为日间有许多不明了之处,想要找师父一解心中疑惑。”姜凡:“哦,这是好事,知道自己基础薄,听不懂,就应该多来找我,要不然要我这个师父干嘛?”李四:“是是是,弟子知道了。”姜凡:“说说吧,都有哪些地方不清楚的,为师帮你解惑。”

    而在李四前来姜府的同时,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来打了田府,也就是长公主给李四的田府。此人便是李承乾拜托前来的先生。先生在田府院中静立片刻,突然一道微风刮过,先生转身看去,只见一道仗剑人影立在田府大门处,显然是为了挡住先生的退路。

    先生:“快剑左尘?”左尘:“好眼力,不愧是残梦。”残梦:“凭你一人可能还留不下我。”左尘:“哦,是吗?那再加上他呢?”残梦耳朵微微一动,眼角一撇,看见湖面泛起轻微波纹,只见一名蒙面男子在湖面上静立,气机已然锁定残梦。

    残梦笑道:“好手笔,为了我残梦,居然出动天冥武府快剑左尘和散雨两大高手。”散雨:“只怪你坏了规矩。”残梦:“坏了规矩?谁的规矩?你们的?”左尘:“冥王的规矩。未经冥王允许,擅自进入临淄,即使你是残梦,也要留下点什么。”

    残梦:“是吗?”只见残梦话音刚落,气机一直锁定残梦的散雨脚尖轻点,数十滴水珠如箭雨般飞向残梦,只见残梦轻轻跨出一步,然后拔剑,挥剑向前斩去,只见剑斩处,一道寒光乍现,“铿——”刹那交锋,左尘见一击不成,便抽身后退。

    残梦:“仅凭这样的手段可留不下我残梦。”散雨:“哦,是吗?”一语落,残梦汗毛倒竖,只见左尘突然出现在残梦背后,快剑一出,残梦刚要出剑,却发现自己持剑的右手却无法动弹,残梦没时间想为什么,刹那间避过要害,但是依旧被左尘一剑砍掉右臂,残梦连一声惨叫都没有,伸出左手,抓住右臂,然后带动右手抓着的剑看向左尘,左尘被吓了一跳,但是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这时一滴水珠滴在了残梦的剑柄上,使残梦志在必得的一剑一滞。左尘连忙避过这一剑。

    再看时,已经不见残梦身影。左尘:“就这么走了?”而散雨已经来到左尘身边,淡淡道:“要不然呢,留下来等死吗?”左尘:“也对,失去了右臂,残梦不是你我二人联手的对手。”散雨:“你刚刚大意了,在我封住他右臂穴道的时候,你有那么一瞬间的放松。”左尘:“这不是以为必赢了嘛。”散雨:“如果我出手再慢一点,你也许就要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左尘:“咳咳,给我留点面子。”散雨:“今日残梦是吃了不知道我最擅长的是点穴的亏,下次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而且残梦的左手剑比右手剑更强。”左尘:“嗯,回去我便将这个报上去。”

    许久,当两人离去后,田府再一次恢复了寂静,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的短暂而又激烈的战斗,就连地上原本因为残梦断臂留下的血迹,也被后面扫尾的人清理干净,以至于当李四和丹儿在师父家蹭完饭回来后,连一点有人来过的迹象都没有发现。

    王府密室,田言:“何事?”左尘:“今日我与散雨发现了残梦来到临淄,被我和散雨斩了一条右臂。”田言:“残梦?难道是那个消失了好几年的残梦?”左尘:“除了那个残梦,没有第二个残梦能够在我和散雨联手之下还能走脱。”田言:“在哪发现的他?”左尘:“长公主殿下以前待过的田府,现在好像是一个叫李四的人住。”田言:“又是李四,左尘,你去给我守着这个李四,谁要是敢打他的主意,格杀勿论。还有,别被李四发现了。”左尘:“小意思,属下告退。”田言:“去吧。”

    左尘走后,田言又找了一个下人下了一个命令,从那以后好几天,临淄城内各大药房只要是关于止血方面的药,贩卖都要登记上报。显然是田言担心残梦还未离去,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当左尘回到田府暗中监视之后,突然左尘发现了一个人,再一看时,已经消失,左尘来到刚刚发现人影的地方,只在地上看到几滴血迹。左尘:“这残梦到底要干嘛?脑子被驴踢了吗?手臂都被我砍断了还不走,难道真的是为了这个叫李四的少年?”

    而残梦刚刚来到田府,本打算杀一个回马枪,把李四给干掉再走,但是突然发现左尘居然还在,真是日了狗了,要是自己全盛之时,一个快剑左尘自不算什么,但是现在右臂刚断,自己都没时间去接,虽然自己厉害的是左手剑,但是毕竟刚断了一条手臂,自然无法跟左尘争锋。只能选择离去,等找到机会再行动手。

    李四浑然不知,自己一天内已经逃过了两次追杀,左尘:“唉,算了估计这几天都不会再来了,先歇一会。”残梦离去后也不敢住客栈,更不敢去药房拿药,而是直接趁夜离开了临淄,至于什么城门守卫。。。对于残梦这种级别的高手,城门守卫就是摆设。

    平淡的日子又持续了好几天,这几日,白天李四在学院内按部就班的学习,晚上就跑到姜府找师父开小灶,学习与日俱进,当然这一切也只有立儿,丹儿,姜凡看得到,除此之外也就只有跟李四玩的最好的飞扬略微有些发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