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阴阳之仙道 > 第三十章 竟敢毁我灵骨

第三十章 竟敢毁我灵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就在几人欣赏美景的时候懒小子神色一动轻声一笑,说道:“看来此处还有另外两位道友。”

    天岁神识一扫,显然发现就在半山腰处有两名修士正在议论着什么。

    而这两名修士天岁也认识就是昨天在客栈里争吵的两名少年男女。

    今天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难道要继续切磋技艺?

    灵月好像也发现了这二人,脸上露出邪邪的表情,鬼鬼祟祟的靠近找了个能隐藏身型的小土堆蹲在后面。

    古青看着灵月的举动也好奇的跟随了过去。

    懒小子和天岁对望了一眼问道:“你不过去听一听。”

    天岁可没闲功夫去偷听别人的闲话,转身往山下一片竹海走去。

    懒小子见天岁走远遁光一闪不见了身形。

    隐藏在背后的三人都露出脑袋伸长脖子听着二人谈话的内容。

    玉生烟白了平天一眼说道:“没想到你年纪不大懂得还挺多的,不过我看道友的流云剑虽好,但也比不过我手上的紫霜剑。”

    平天不屑的看了一眼玉生烟说道:“我看道友是故意夸大自己的紫霜剑,这两把剑都是欧阳子前辈亲自炼制,凭什么你的紫霜就要比我这把流云更高一分,道友莫不是自视过高了。”

    言语中可以听出二人显然是对自己手上的剑更为满意一些,互不谦让的夸赞自己的东西。

    昨天刚争抢仅剩的一间房,今天在访市中又一同看中了一块稀有的炼器材料光耀石二人又上演了一副蓄势待发要大打出手的姿态。

    店家看着二人争夺的不相上下便起了渔翁得利的心思,坐在一边故意夸赞品相独特,价高者得的意思,争执的二人看着店家的做派,心思一转又默契的相携离开了,留下一脸茫然的店家,两人虽有好胜之心,可也看出店家的心思,此举无非是想让他们做这个冤大头。

    走出店铺看到一旁的执法长老,也不好继续在眼皮底下动手,两个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继续讨教讨教对方的修行造诣。

    一番较量下,却发现二人手上的剑意竟能产生共鸣,尤其在剑身碰触的时候会不自觉互相牵引。

    互相询问之下才知道这两把剑同出炼器大师欧阳子之手。

    交换了自己的剑便开始讨论起来,只是都各自看好自己手上的剑而已,一来二去又互不相让的争执起来。

    趴在小土堆上的三人以为这一对少男少女会上演一番浓情蜜意诉说着情话。

    谁知谈论的都是关于剑上面的话题,觉得有些无趣,不过古青一听到紫霜流云,眼中却露出了惊喜的光芒,当听到欧阳子时兴奋的嚷道:“炼器宗圣欧阳子。”

    灵月急忙对古青比划一个嘘的动作,可惜已经迟了。

    争执的二人急忙站起了身形,一手按住手中的剑,平天大喊一声:“谁?谁在那里?”

    玉生烟也是冷眼看向不远处的小土堆,见没有人出现,两人放开了神识,玉生烟冷冷的说道:“我看三位道友还是现身吧,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灵月,古青懒小子一看被发现了,互相露出无比尴尬的神情,站了起来。

    古青吐了吐舌头,满眼无辜的看向灵月,灵月也咬了咬嘴唇想要说什么又咽回来了肚子里。

    懒小子看二人神情微怒敌视的目光,又看了看灵月和古青,都没有想先开口说话,心中也觉得偷听别人说话确实不太好,何况还被当事人发现了。

    面露尴尬的笑了笑,与其沉默的让别人仇视的看着,不如化解矛盾,硬着头皮,对平天和玉生烟一拱手抱歉的说道:“二位道友不要误会,我三人见此处风景秀丽才会停留此处,对二位道友手中的宝剑颇为好奇,打扰了二位还望两位道友见谅。

    嘴中的话说完,懒小子心虚的看向二人,自己三人如此行事对方要是相信就怪了。

    玉生烟双眉一挑,冷笑一声说道:“道友,欣赏此处风景不用鬼鬼祟祟的吧,莫非三位道友想杀人夺宝不成?”

    平天在听完玉生烟的话警惕的看着三人手中的剑握的更紧了,随时准备动手。

    古青连忙解释道:“二位道友先不要生气,我们也是听到二位说道欧阳子大师时才会在此地停留,绝没有杀人夺宝的心思。”

    见平天和玉生烟还是一副警觉的神情,继续说道:“二位道友在下也是一名剑修,在修仙界能有一把欧阳子大师所炼制的佩剑是一名剑修的荣耀,方才本不打算打扰二位,只是在下看到二位手中宝剑时,确实不想离开了,能亲眼见一见成名已久的紫霜流云二剑也是在下此生的荣幸,说完把双龙剑扔给了平天。”

    平天见古青把剑扔了过来,一时间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名堂,给玉生烟递了一个眼神,玉生烟明白的更警觉几分,平天见玉生烟领会了自己的意图,放心的打量起了双龙剑。

    此剑握在手中隐隐有种宝剑欲动之势,心里叹道:“好霸道的剑意。”

    神识检查无误收起了流云。

    拔出了双龙剑,一金一银两条龙影围绕着宝剑不停盘旋。

    而平天手中的双龙剑上下跳动好像一副不受控制的力道,平天一惊,握着宝剑的手又用了几分力气。

    仔细打量了双龙剑一会,心中大惊,怎么可能?你只是一名筑基期修士,怎么能这么早就把剑灵激发而出?

    古青见平天一副惊讶的神情问向自己,微微一笑双手负立傲然的对平天说道:“在下的剑叫双龙剑虽然不是欧阳子大师炼制,但也不是一件凡铁,炼制此剑时就已经激发出了剑灵,道友你觉得在下的双龙剑与流云剑相比如何?”

    平天思索了片刻,对方先把心爱之物抛了过来就是一种示好的意图。

    何况此剑也不在流云剑之下,取出了流云抛给了古青,对古青说道:“道友的剑锋利无比,双龙做灵更是此间难得之物,只是道友的剑太过霸道,而流云更显飘逸自若,若说两剑哪一个更好一点,各有各的优点吧。”

    古青接过流云在看了几眼之后拔出了剑,挥武了一阵几下觉得此剑不但轻若无物,施展剑威力时就好像没有任何阻力一般。

    不像使用双龙剑那样,先要激发双龙之灵在去施展宝剑的威力。

    而剑在纳取灵力时也顺畅无比,给人一种与剑合一的感觉。叹道:“果然名不虚传。”

    随后把流云抛给了平天,看向了玉生烟。

    玉生烟在平天拔出双龙剑时就已经注意到了双龙剑霸道的剑意,产生了好奇。

    平天见玉生烟也露出了想看一看此剑的神色,便把双龙剑抛给了玉生烟,玉生烟见平天把双龙剑抛了过来,把紫霜抛给了古青。

    古青拔出紫霜剑时紫色剑芒上闪动银色电弧,电弧的闪烁都是按照剑上的一个个圆形符文而转变,看上去就像凝结在紫色剑芒上的银霜一般。

    比划了几下之后,才觉得紫霜剑虽好但不适合男修,虽然有雷电缠绕但此剑隐隐有脂粉之气。

    见玉生烟时刻盯着自己也不太好意思太过细看,嘴中说了句好剑之后就抛给了玉生烟。

    此时的玉生烟才真正的放下心来,打量起了双龙剑。

    懒小子见二人的神色都缓和了下来,嘴中说道:“流云似行水,紫霜似惊鸿。欧阳子前辈一生铸剑无数,紫霜流云这两把剑更是大师的得意之作,看来二位道友真是上天的宠儿。”

    随后顿了顿见二人都被自己的话吸引了过来,又继续说道:“二位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高的修为,看来二位道友天资不凡,在有流云,紫霜相伴一旦结丹之后激发剑灵,前途不可限量,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道友败在二位剑下了。”

    平天听到懒小子的话略微沉吟一会说道:“道友夸大了,不止流云和紫霜是欧阳前辈的得意之作,具我所知欧阳子前辈早年炼制一把玄冥剑,具见过玄冥剑的人描述,此剑威力远胜流云和紫霜,后来因斗法之中被人折断,大师也因为心爱之物的离去而郁郁寡欢,从此立誓不在铸剑,流云紫霜的名头之大也是因为此剑是大师立誓之前最后炼制的两把。”

    懒小子略有所思,嘴里说道:“原来如此,不过今日能见到此剑真是在下的一大幸事。”

    随后几个人聊了起来,平天和玉生烟也是涉世不深在一顿夸捧之下也放下了戒心,几人更是有种想席地而坐的打算。

    当平天和玉生烟知道几个人也是住在云来客栈时更是增进了几分亲切,天岁从远处走过来的时五个人相聊甚欢。

    懒小子说道:“不如我们一边走一边聊吧。”

    几个人一边往客栈走一边从宝剑开始聊到剑道,从剑道又聊到了功法,

    古青对懒小子的剑道了解也是赞不绝口说道:“懒小子你行啊,什么时候改修剑道了。”

    灵月也是对懒小子剑道上的言论感到好奇。

    而玉生烟和平天若不是懒小子跟自己的修为差不多就要有种上去拜师的神情。

    几个人被懒小子云里雾里的忽悠都佩服五体投地,懒小子被古青这么一问,含笑不语到显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只有天岁知道,这哪是什么剑道,这只是世俗界比较高深的剑技罢了,被懒小子掐头去尾在结合自己对剑道的一些看法说给了几位。

    天岁可不是如他们一般有一个灵缈园和宗门这样的大树乘凉,自从师父的修为在一次对敌中大跌数个境界之后为躲追杀,从此师徒二人流落在世俗江湖草莽之中,在练气期之前,没有几样武技在身,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后因师父在一次仇家追杀之中陨落身亡,他为了躲避仇家一个人从中神皇朝跋山涉水意外来到东鼎修仙界,路途之中更是艰难万难。

    能活到现在真是不容易,如果没有遇到灵月,没有灵月把他带到灵缈园,就是他这般坚忍之人也不清楚该如何活下去了。

    正在天岁心里乱想之际,不远处传来了一声爆裂的声音,只见一名绿衫女人摇摇欲坠的从虚空而下跌落在了天岁等人的不远处,一口鲜血从女子口中喷出去

    在女子胸口和肩膀处各抓着两只绿幽幽的骨爪,血色遁光紧随女子而来,露出了四名手拿墨绿色幡旗,身穿血袍的筑基期修士。

    领头的是一名筑基中期的修士,嘴角处有一颗豆大的黑痣,女子见几人已经到了眼前,脸上是惊恐慌张之色,刚想催动法决又一口鲜血从口中涌出。

    看样子女子受伤不轻,领头的血袍修士见了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对女子慢悠悠的说道:“你倒是跑啊,怎么不跑了?”

    女子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爹深受重伤…”

    还未等女子把话说完,血袍修士一抖手中的墨绿色的幡旗。

    “乖乖的做我幽冥旗下的一缕亡魂吧。”

    女子一边摇头一边往后退嘴中说道:“不...不...不要。”

    幽冥旗在血袍修士的催动下吐出了一团一团墨绿色的浓雾,浓雾一出伴随着阴风鬼啸声传来。

    一副白骨从浓雾中走出,两只眼中露出碧绿的光芒,大嘴一张把浓雾一吸而入嘎吱嘎吱骨头爆裂的声音响了几声之后,一个三丈多高的碧绿骨架出现在了绿衫女子面前。

    四名血袍修士见女子面色惨白,瘫坐在了地上,用一种玩味的眼神看向女子,碧绿骷髅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摇摇晃晃的向着女子慢悠悠的走去。

    一旁干瘪的丑陋的筑基初期修士砸吧砸吧嘴说道:“这么漂亮的女修士就这样被祭了幽冥旗太可惜了,墨师兄不如把此女子送给我吧,小弟正好在修炼颠龙附凤功时缺少了一位筑基期的炉鼎。”

    而另一旁的矮胖子说道:“钱师兄这位女子可不好对付,一身遁术可让我们兄弟几人寻得好苦哦。”

    那位姓钱的筑基初期修士眼中寒芒一闪说道:“我自有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办法。”

    矮胖子疑惑了一下问道:”难不成钱师兄想用销魂丹?”

    几人一听销魂丹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灵月见四人这般羞辱女子刚想上前被天岁拉住了,低声道:“情况不明,不要管这些闲事。”

    一旁的古青听到天岁的话冷哼一声,一脚踏上了双龙剑直飞而去,还未到近前双龙剑一声龙鸣,一金一银两道龙影缠绕在了一起奔着碧绿骷髅就是一搅。

    血袍四人为之一愣,还未明白怎么回事碧绿骷髅就被古青的双龙剑搅得粉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