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侯 > 第1012章 黑血

第1012章 黑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色尚黑的时候,母乙把南坡村的男女信徒全都召集了起来,命人把刀枪分发了下去。

    母乙在临淄经营了这么多年,家底子其实还算丰厚,至少,他的武备库中,藏有战刀几百柄,长弓近百张,硬弩也有十几张。

    更重要的是,母乙利用欺骗无知信徒搜刮来的钱财和铁料,打造了五十多副盔甲。

    《大周律》上面规定得很清楚,民间不禁枪棒和刀弓,甚至养马还有补贴。但是,硬弩和盔甲,属于绝对犯禁之物。

    只要是被官府发现你家里藏有硬弩和盔甲,一律视同谋反论处,论罪当诛三族。

    母乙心里很有数,金山脚下那么大的犬吠声,显然是官军趁夜杀到了。

    当年,母乙年纪尚幼的时候,官军也是采取合围的战术,妄图抄他的家,灭了他全族。

    幸好,母乙的祖父祖母乙,在起兵反梁之前,已经做好了狡图三窟的准备。

    那一次,也是特意在村外养的狗,救了母乙的全家和全族人,让大家有机会从事先挖好的地道,逃出了生天,钻进了大山里。

    传播教义,宣扬教友互助,等势力壮大后,再寻找合适的时机,利用乡民的愚昧无知,揭竿而起。

    这一整套装神弄鬼的流程,母乙都从他祖父留下的笔记里,得到了完整的继承。

    只是,母乙也万万没有料到,李中易会调动几万人包围过来,想要彻底的弄死他,以及他的党羽们。

    起初,母乙错误的以为,很可能是淄州的州衙那边调来的厢军而已,他心里虽慌,却并没有太过于害怕。

    等到,一连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几拨人,包括颇有武勇的张一乙在内,却都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再也不见了人影。

    此时,母乙已经意识到,情况大大的不妙了!

    就在明教众信徒惶惶不可终日之时,从附近各村逃来的信徒们,接二连三的把坏消息带入母乙的耳中。

    “教尊,大事不好了,我们村东头来了不少官军,至少有一万人以上……”

    “禀报教尊,俺们村北边有不少官军,小人估摸着至少有五千人……”

    “我那村……八千人……”

    “六千人……”

    “十万人……”

    这家伙话音未落,便被气得鼻子冒烟的母乙,狠狠的一刀劈开了胸膛,“兀那直娘贼,谎报军情,杀无赦。”

    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一个都没活着回来,直到此时,母乙总算是意识到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官军绝对是大兵压境!

    母乙从家族的教育里边,接受过应付官军围剿的记忆,他一边不动声色把信徒们整理成队伍,一边暗中吩咐亲信,收拾好金银细软,随时准备开溜。

    一直伺候母乙的美貌女信徒,被吓得不轻,瑟瑟发抖的躲在桌子底下,死活不肯出来。

    母乙回屋找了一圈,最终在桌子底下把女信徒揪了出来,“丽娘,官军来得人不少,我必须要走。喏,这是几贯铜钱,你先拿着用吧。等我在外面安顿好了之后,就接你过去享福。”

    丽娘接过铜钱,也没问母乙要去哪里,转身就要走。

    不料,“啊……”胸前一阵剧疼,丽娘低头一看,只见,锋利的刀刃明晃晃的暴露在眼前,随即被黑暗彻底的笼罩。

    “小贱人,你真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你若是乐意跟我走,尚能活命,哼!”母乙拔出将丽娘扎穿的匕首,抬腿狠狠的踢打血泊中的丽娘尸身,一连踢了好几脚,犹不解恨。

    “官军不过区区几十人而已,大家一起杀出去,剁碎了欺压咱们的狗官!”母乙义愤填膺的厉声呐喊着,第一个拔刀冲了出去。

    “剁碎了狗官……”

    “杀贪官……”

    “杀光狗东西……”

    冲出去一段路之后,母乙借着夜色的掩护,在少数几个最信任的信徒掩护之下,消失在了茫茫的原野之中。

    李勇原本以为,明教信徒们不至于傻到夜间来进攻他的阵地,然而,由远处及近的喊杀声,以及星星点点的火把,照亮了山前的大路。

    “哼,不知道死活的东西。”李勇不想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所以,他当即下令,“骑兵全体下马,并把马牵到阵后去。其余各营注意了,弓弩准备三段击,禁止任何人追杀败敌。”

    钱书德就站在李勇的身旁,只是默默的倾听,却没有吱声。条令里面写得很清楚,临战时,军事指挥权属于李勇所有,身为镇抚使的钱书德并无置喙的余地。

    有了明教信徒们点起的火把照路,李勇手里的单筒望远镜,也就起到了应有作用。

    等到明教信徒们,挥舞着手里的刀枪、钉耙、甚至是木制的粪叉,冲进军阵前百步内,李勇猛一挥手,厉声喝道:“三段击,五轮连发!”

    伴随着清脆着梆子声,“嗖嗖嗖……”无数只弩矢腾空而起,眨个眼的工夫,便扎入明教徒们散乱的冲锋阵线。

    一时间,明教徒的阵营里面,血光四溅,冲在前面的教徒,被死神之矢,整个削掉了三层。

    “啊……救我……”

    “饶命啊……”

    “快跑啊……”

    五轮三段击,尚未射击完毕,李勇对面的明教徒们,已经溃不成军,纷纷抱头鼠窜。

    “停止射击!”李勇想了想,下达了补充命令,“所有人都必须原地待命,胆敢擅自追击者,军法从事!”

    站在李勇身旁的军法官,提笔在军法文书上,完整的记录下了李勇发出的军令。

    所谓军法从事,指的是,必须由军法官来执行最严厉的战场纪律,执行的依据便是军事指挥官下达的命令。

    如果,军事指挥官发布的命令,与李中易颁布的条令有抵触的地方,军法官有权拒绝执行。

    “李都使,请签押。”军法官记录完了军令之后,毫不含糊的将军法文书,递到了李勇的手边。

    李勇一边提笔签字,一边暗暗叹息不已,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主上全都提前料到了。

    等李勇签押完毕,军法官又找上了镇抚使钱书德,请他一并签押,以确认他知道军令的详细内容。

    按照一般条令,临战之时,军事指挥官下达的军令,本不须镇抚使副署。只是,涉及到执行战场最严厉纪律的军令,军法官有义务提前通知镇抚使,这便确保镇抚使的知情权。

    李勇下达的不许追击的命令,令躲在黑暗窥视的母乙,浑身上下充斥着绝望的无力感。

    这一刻,母乙真的后悔了,早知道李中易麾下的兵马,如此的强悍,他就不该杀了高柄,招惹上了塌天大祸。

    只是,母乙心里比谁都清楚,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啥都晚了!

    天色大亮之后,如果有人从空中俯瞰全局,他一定会惊讶的发现,李家军的将士们,以都为单位,排成整齐的方阵,一步一个脚印,异常踏实稳妥的朝着盆地那边包抄过去。

    在方阵的后边,是大股以都为单位游骑兵,他们手里提着长弓,或是硬弩,只要发现了可以的情况,便会以扇形展开,包抄过去。

    只是,当一队游骑兵冲出去之后,必定有另一队游骑兵,及时的赶过来,填补上遗留下来的空缺阵位。

    按照李中易的命令,骑兵营的所有将士们,除了堵截进山口的李勇一部之外,其余的人并没有跟随步阵方阵的步伐一起前进,反而逐步向后退却。

    李中易已经抵达了盆地附近的坡顶,骑在血杀的背上登高望远,山风轻拂袍服,整个人的心情也比昨晚,好了许多!

    此时的盆地里面,挤满了被驱赶来的明教信徒,李中易的单筒望远镜里,明显可以看见,这些明教徒已成惊弓之鸟,惶恐无助的寥落凄凉,令人倍觉心酸。

    李中易的单筒望远镜,定格在一名倒毙于路旁的妇人身上,久久没有挪开视线。只见,一名大约五岁的男童,抱着妇人的尸身,放声痛哭。

    晨风中,李中易隐约听见男童声嘶力竭的叫喊声,“娘亲,娘亲,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在残酷的战争中,女人、老人和幼娃,永远是最大的受害者!

    “来人,传我的话给廖山河,命他尽量逼迫投降。”李中易终究不是张献忠那种杀人狂魔,他不由自主的起了恻隐之心。

    不大的工夫,将盆地团团包围的李家军将士们,纷纷扯起喉咙,大声呼喊道:“主上有令,除了首恶之外,降者不杀……”

    “只究首恶,降者不杀!”

    劝降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响彻了整个山谷。

    然而,过了大约一刻钟左右,山谷里突然传出嘹亮的呼喝声,“明王出世,天下光明……”

    “明王出世,天下光明……”呼喝声越喊越大,随即响彻整座山谷。

    廖山河眼睁睁的看着,刚才还被吓惨了明教徒们,挥舞着手里的长刀,长枪,乃至于钉耙,气势汹汹朝着山谷顶冲杀了过来。

    “传我将令,三段击,五轮速射!”廖山河虽然被明教徒们的反常举止给搞懵了,但这并不影响他作为前线总指挥官,发布反击的军令。

    “明王出世,天下光明……”

    “明王出世,天下光明……”

    凡是冲入阵线前百步内的明教徒,全都被射倒了,但是,令廖山河做梦也没有料到,那些暂时没死的倒地者,居然一边捂住伤口往上爬,一边含糊不清的叫喊着,“明王出世,天下光明……”

    前边明教徒倒地不起,后边的明教徒却毫无畏惧的接着往上冲,直到被弩矢射死为止。

    “明王出世,天下光明……”

    这时候,李中易的单筒望远镜内,出现了一个背着婴儿的母亲,明明脸上带着无法掩饰的恐惧,然而,她挥舞着手里的一把剪刀,嘴里念念有词,脚下却丝毫未停。

    李中易不可能听见她喊的是什么,但却可以从她的口形大致分辨出:明王出世,天下光明!

    “滋……”杀契丹鞑子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楚雄,看着眼前这些明教徒前赴后继的悍不畏死,他情不自禁的猛吸了口凉气,“好厉害的邪教啊!”

    “呀,这是玩的什么鬼法术?”廖山河也被惊得目瞪口呆。

    金山上的李勇连连叹息道:“如此的不怕死,恐怕连我训练了多年的合格战士,也难以做到啊!”

    李家军的各级将领,以及各级军官们,从上到下,全都被明教的巨大洗脑能力,彻底的震惊了一把。

    “爷……”从来不多说半句废话的楚雄,忽然伸出右手拽住血杀的缰绳,两眼死死的瞪着李中易,情绪异常激动,好象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那边厢,廖山河高高的举起右手,很想下狠手,却始终犹豫不决。

    金山上,李勇跺着脚埋怨李中易:“主上怎么还不下绝杀令?若是让这些疯子逃出一个,必成心腹大患!”

    何大贝一直默默的注视着李中易的神态,此时此刻的李中易,脸色平静如水,仿佛没事人儿一样。

    山谷里的明教徒源源不断的往上面冲,李家军的弩矢仿佛割韭菜一样,割倒了一大片,后面又涌上来一大片韭菜,割不胜割,割之不尽!

    廖山河左等右等,始终没等来李中易进一步的指令,他扭头望向盆地的下边,只见,明教徒的人头涌动,正无休无止的往上爬。

    “传我的军令,将山谷里的明教徒全部杀光,一律割下首级,不许留下半具全尸!”廖山河猛的把大手往下一挥,一直等待命令的传令官起初一楞,紧接着,他鼓起腮帮子,使出浑身的力气,吹响了全面绝杀的军号。

    “主上,下臣一片赤胆忠心,天日可表。”廖山河下达了屠杀令后,原本高高举起的右臂,异常无力的垂落下来,砸到腰间。

    一直站在廖山河身旁的心腹亲将,隐约听见廖山河的喃喃自语,“不能脏了主上的手……”

    当绝杀的军号吹响的瞬间,何大贝分明看见,李中易猛的抬起头,仰面朝天,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

    ps:12000字的更新,提前完成了,没有半点水,全是干货。兄弟们,觉得还算看得过去,拜托赏几张月票,鼓励鼓励司空吧,多谢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