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英雄的抉择 > 第715章 螳螂捕蝉

第715章 螳螂捕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亡灵国度,鬼城拉贝儿,大巫师坎比亚索的府邸。

    “哈哈哈,摩尔多还真的将维德妮娜给清除了!”坎比亚索大笑道,“最大的障碍已经没有了,下来就看我们的行动了!”

    “大人,摩尔多传回来的话,未必能够全信啊!”坎比亚索的幕僚,亡灵巫师鲍威尔说道,“摩尔多一直都是首鼠两端,小人一个,不值得信任!”

    “住口!”坎比亚索怒瞪着鲍威尔,说道,“嘿嘿,你当我不知道深渊地狱族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嘿嘿,没有我的推手,摩尔多和维德妮娜怎会被埃莫森派去刺杀魔幻法师协会会长,导致他们两人深受重伤,最后铤而走险?维德妮娜被困在忘川河之上,永世不得超生,忘川河,就是那个贱人的最后归宿,哈哈哈!可惜,摩尔多下手有些早了,他要是让维德妮娜给他找到了所有的所罗门法宝,还真是麻烦,不过,现在他只不过得到了所罗门的吸血披风,不足为虑!”

    “摩尔多诡计多端,大人还是小心为妙!”鲍威尔说道,“维德妮娜既然已经被清除,洛德哈特没有了手臂,不足为虑!阻碍我们最大障碍的,就只有摩尔多,大人,我们首先要将摩尔多的态度搞清楚,或者干脆除掉他!”

    “哦?你有什么办法除掉摩尔多?”坎比亚索问道。

    鲍威尔不慌不忙地说道:“摩尔多既然得到了吸血披风,大人应以罗德哈特陛下的名义召见摩尔多,令其上交吸血披风。同时大人在王宫门口安排人手,将摩尔多抓捕,当然,在抓捕过程中,摩尔多大人拒捕,被侍卫杀死,这样一来,大人就可以一家独大了!大人,这抓捕摩尔多大人的理由,当然是陷害公主殿下了!”

    “哈哈哈,陷害公主殿下这个理由还不够!”坎比亚索说道,“抓捕他的理由我早就想好了:摩尔多出卖亡灵国,与深渊地狱领主达成丧权辱国的奴役条约,并阴谋聚众谋反,只要再除掉摩尔多,那么,亡灵国军政大权,就集中在了我们的手中!嘿嘿,罗德哈特,就暂时忍让他一阵子,再让他做几天鬼王,等到时机成熟,我们再逼宫问罪!”

    ……

    王宫大殿,摩尔多秘密潜入王宫,见到了罗德哈特。

    “陛下,微臣死罪!”见到洛德哈特的摩尔多痛哭涕零,不断地磕头,说道,“微臣没有保护好公主殿下,在按照原计划执行偷盗吸血披风之时,遇到了意外,公主殿下被卷入深渊地狱的忘川河上熔岩漩涡,生死不知!”

    “什么?”洛德哈特大为震惊,愤怒地说道,“怎么会造成这样的后果,你不是跟本王保证,计划万无一失吗?”

    “陛下,原本计划本无漏洞,但在革哈纳城之时,微臣与公主殿下被深渊地狱大领主埃莫斯派去刺杀魔法协会会长希格,但未能成功,微臣和公主殿下双双深受重伤!”摩尔多泣说道,“若非公主殿下重伤在身,计划怎能有失,小小的忘川河漩涡,公主殿下怎会无法挣脱?”

    “刺杀魔法行会会长?”洛德哈特惊讶道,“这么危险的任务,你们也敢接,谁让你们这么狂妄?”

    “当时为取得埃莫斯的信任,我们硬下头皮接下这个任务!”摩尔多说道,“但刺杀的情报出现了问题,魔法行会会长身边竟有高人守护,致使我们双双身受重伤,几乎丧命,至今尚未治愈!微臣甚至怀疑,我们的人中出现了内鬼,否则,怎会在这节骨眼上,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内鬼?”洛德哈特怒道,“你说清楚!”

    摩尔多说道:“陛下,盗取鬼王披风和诅咒铠甲、打开封印之事,整个亡灵国,只有四人知晓!”

    “你是说,是大巫师坎比亚索?”洛德哈特惊讶道,随后摇摇头,说道,“这绝对不可能,坎比亚索怎能做如此不顾大局的事情来,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陛下这几百年不临政,所有政务交由坎比亚索大人!”摩尔多说道,“而如今亡灵国经过千年的复苏,已经渐渐恢复元气,陛下这个时候要重新掌握朝政,谁最难受?坎比亚索大人自认为自己辛辛苦苦为亡灵国的复兴劳心劳力,功不可没,陛下认为,他就这么心甘情愿地将朝权还政于陛下吗?公主殿下与微臣对陛下忠心耿耿,自然会拥戴陛下临朝,重新执掌亡灵国国政,不想却被坎比亚索视为眼中钉,口中刺,所以想要拔除!陛下若是不信,一试便知!”

    “摩尔多,你要对你说的话负责!”洛德哈特怒道,“你要知道,当着本王的面,数落大臣和离间本王与坎比亚索的君臣关系,是什么后果!你说,要如何验证,别说本王不给你机会!”

    “坎比亚索大人本来是想要谋害公主殿下与微臣两人,但被微臣逃脱,必定还要再痛下杀手,斩草除根,自己再将我与公主殿下二人手中的权力全部收拢!”摩尔多哭泣着说道,“陛下,微臣这一次落难逃脱,是冒死偷偷潜回来,一不小心,恐怕就会丢了性命,魂飞魄散啊,陛下!微臣敢保证,过不了几天,坎比亚索大人,一定会以陛下的名义,传召微臣,微臣不得不入宫见驾,恐怕,那时候,正是微臣的死期!微臣死不足惜,但坎比亚索对付微臣,只不过为了消灭一个政治对手,为其更大的阴谋清除障碍而已!”

    “你是说,坎比亚索有更大的阴谋?是什么?”罗德哈特怒道。

    “微臣不敢说!”摩尔多诚惶诚恐地应对洛德哈特的愤怒。

    “本王命令你说,无论你说什么,都赦你无罪!”洛德哈特非要摩尔多亲口说出来。

    “微臣没能保护好维德妮娜公主殿下,已是死罪,既然陛下让微臣说,微臣也就斗胆了!”摩尔多说道,“坎比亚索大人,意在陛下之殿堂宝座!”

    “哈哈哈,哈哈哈!”罗德哈特大笑,摩尔多说了这么多,他不可能意识不到坎比亚索要做什么,但从摩尔多的口中亲自说出来,那又不一样,于是冷笑道,“摩尔多,这不过是你的片面之词,坎比亚索也可以说你图谋不轨,陷害了维德妮娜,你又如何解释?”

    “微臣不想解释!”摩尔多说道:“微臣说了,公主殿下的事,微臣愿意承担全部责任,陛下要杀要剐,一句话的是而已!即使是将微臣放入招魂塔之中重炼,成为亡灵国民的美味,微臣也绝无怨言,微臣只是在为陛下的处境担忧而已!”

    “坎比亚索真的会以本王的名义传唤你?”洛德哈特冷笑道。

    “会的!”摩尔多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件披风,双手捧着,对罗德哈特说道,“陛下,这是维德妮娜和微臣最后盗得的所罗门鬼圣的宝物,请陛下收下!微臣必死之身,罪无可赦,已经不能再为陛下效力,请陛下将微臣收押,以儆效尤!陛下珍重!”

    摩尔多说着,潸然泪下,情绪哽咽的激动不已。

    “你的罪,稍后再做论处!”罗德哈特命侍卫手下吸血披风,接着说道,“既然你说坎比亚索想要谋反,那好,本王就留着你,看看坎比亚索,有什么能耐,能夺了本王的王位!”

    “陛下不信,微臣也没有办法!”摩尔多说道,“但请陛下早做准备,就算微臣看错,不怕亿万怕万一,陛下还是做好防备为好!”

    “维德妮娜,真的没有救了吗?”洛德哈特似乎非常失落,对摩尔多问道。

    “微臣已经派人沿着忘川河寻觅公主殿下的踪迹!”摩尔多说道,“但公主殿下失踪之时,是在深渊地狱领域的忘川河熔岩,并非我亡灵国这半边河,微臣虽有心寻觅,但处处受到深渊地狱领主的制约,不敢大张旗鼓!微臣只能祈祷公主殿下吉人天相,有朝一日,脱离忘川河的束缚了!”

    ……

    几天后,坎比亚索果然以罗德哈特的名义,传召摩尔多,摩尔多当然不敢违抗王命,立刻听命前往王宫,只身一人,没有任何随从侍卫,因为他知道那是多余的!

    刚到宫门口,鲍威尔带着一群吸血鬼侍卫,将摩尔多团团围住。

    “鲍威尔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摩尔多冷冷地问道。

    “摩尔多大人,你陷害公主,卖国求荣,私结党羽,蓄养死士,意图谋反!”鲍威尔冷冷地说道,“奉陛下之命,请大人配合调查,还望大人不要为难在下!”

    “哦,既是王命,陛下的手书旨意何在?”摩尔多冷冷地问道。

    “王命手书就不必了!”鲍威尔笑道,“这里是王宫大门,陛下口谕,金口玉言,摩尔多大人若有别的说辞,还是到了监牢之中,再说不迟!”

    “哈哈哈,鲍威尔大人,这恐怕是坎比亚索大人的意思吧?”摩尔多笑道,“你们矫诏抓捕本座,该当何罪?陛下英明,本座行得正,坐得直,何惧宵小之徒中伤诽谤,鲍威尔大人,你确定要抓捕本座吗?”

    “在下也是奉命行事,请大人不要为难在下!”鲍威尔笑道,“还望摩尔多大人配合,留得个体面,否则,王宫门前,大庭广众之下,恐怕有损大人声威!”

    “哈哈哈,好!”摩尔多说道,“本座就跟大人走一趟,本座倒要看看鲍威尔大人有什么手段,能够指鹿为马,黑白颠倒?”

    “摩尔多大人果然是识时务!”鲍威尔笑道,“和聪明人一起办事,就是省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