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英雄的抉择 > 第699章 明争暗斗

第699章 明争暗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维德妮娜自然也不会束手待毙。

    亡灵国的鬼王罗德哈特几百年不亲政,将国家事务甩手给公主维德妮娜、大巫师坎比亚索、亡灵巫师摩尔多。军权掌握在维德妮娜手中,政务、经济大权掌握在坎比亚索手中,涉外事务掌握在摩尔多手中,形成了亡灵国最高权力的铁三角。

    掌军的维德妮娜自然不必说,罗德哈特将国之重器交给自己的女儿,自然是让自己的王位有保证,维德妮娜在这个位置上实际做得也是滴水不漏,亡灵国的军队在她的手中,日益变得强大。

    坎比亚索总领国中内政,掌控了几乎亡灵国所有的经济资源。当然,这里的资源指的自然是骷髅骨产生的怨气怨灵,亡灵国流通的货币并不是什么金币,而是怨气怨灵,任何的商品,都可以通过怨气怨灵购买。而怨气怨灵的产生,又需要更多的骷髅骨,骷髅骨就相当于中土地表的庄稼种植。坎比亚索全力投资摩尔多,摩尔多在坎比亚索的支持下,也通过挑唆另外两个文明的战争,让坎比亚索获得更多的怨灵怨气财富,因此两人的关系最为紧密,渐渐将维德妮娜孤立开来。

    摩尔多看似在实力上最弱,实则不然!因为他能够突破封印到达深渊地狱族甚至地表,可以获得别人在亡灵国度无法得到的资源,因此,亡灵国的许多大势力家族,基本上都与摩尔多有暗中关联,大都得到他的好处,并且严重依赖摩尔多从外面获得的物资援助,摩尔多利用自己的优势,掌控了强大的家族门阀网络。

    原本这个铁三角是三足鼎立之势,极为稳固,但坎比亚索和摩尔多走得越来越近,最后两人竟然联手起来对付维德妮娜,让维德妮娜深感不安。三足鼎立的局面已破,维德妮娜是另外联合起来的两家的对手吗?

    “陛下还真是糊涂了!”维德妮娜的心腹,死亡骑士佛克尔大为不满,愤愤地说道,“这算是什么国事邦交?显然是调虎离山!公主如果离开亡灵国,就是离开了军队,没了牙齿。坎比亚索和摩尔多一定会想方设法插手军队的事情,死亡骑士圣殿,并非无孔不入,玩手段,我们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佛尔克将军,我能信任你吗?”维德妮娜眼睛死死地瞪着佛克尔,冷冷地问道。

    “公主殿下何出此言?”佛克尔大吃一惊,连忙伏倒在地,说道,“公主殿下是死亡骑士圣殿的军团长,拥有绝对至高无上的权力,我们死亡骑士一直以来对公主殿下忠心耿耿,公主一声令下,我们定会刀锋所向!”

    “起来说话吧!我相信你们的忠诚,相信死亡骑士圣殿不会背叛陛下和我!”维德妮娜感叹着说道,“我也只能选择相信,因为除了你们,我一无所有!我不相信你们,还能相信谁呢?此次我出使革哈纳城,凶多吉少,假如我遭遇不测,你们当如何自处?”

    “公主殿下既知此行的危险,又何苦答应这样的差事?”佛克尔说道,“非禁锢之灵令牌不能调动死亡骑士,末将见不到公主殿下本人和禁锢之灵,圣殿骑士绝对不同从任何调派!”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维德妮娜说道,“对方已经出招,我们也只能见招拆招了!虽然危险,但值得我这么做。三足鼎立既然少了我这一足,摩尔多和坎比亚索两个人,还能和平相处吗?我留下来的权力真空,必然导致他们全力抢夺,大打出手甚至反目成仇!如果我侥幸不死,正好借此机会跳出局外,从明处走倒暗处,坐山观虎斗!敌在明,我在暗,才可能有破局的机会!佛克尔将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末将明白了!”佛克尔说道,“公主殿下要借刀杀人,让两强相争,自己坐收渔利!公主实在是高明至极,末将佩服!”

    “不,你还是不明白!”维德妮娜笑道,“没有了你们,我用什么去收网?你们才是这场争斗的关键!佛克尔将军,我可是将宝全部压在你这里了,你们对我够不够忠诚,会不会临阵倒戈,我不得而知,所以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们!”

    维德妮娜说完,继续死死地瞪着佛克尔,眼中尽是杀意!

    佛克尔战战兢兢,不敢抬头看维德妮娜,说道:“末将对公主殿下绝无二心,公主若是信不过末将,末将唯有一死以表心意了!”

    佛克尔说完,竟从腰间拔出闪亮的匕首,朝着自己的眉心刺去……

    “当——”地一声,一团死亡巫云将匕首打落在地,维德妮娜笑道:“我若是信不过你,何必跟你说这些,我刚才说的每一句话,哪一句能够对外人说?我走之后,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不会带走禁锢之灵令牌,我会将令牌交给你,由你直接领导死亡骑士殿堂!”

    “不,万万使不得!”佛克尔连忙说道,“末将能的公主殿下信任,已是受宠若惊,末将之德才,怎足支配禁锢之灵?”

    “嘿嘿,你以为我送你的是权力?”维德妮娜笑道,“我送给你的,是一场灾难,你若把握不好,难免被人利用!身怀国家重器,必定成为权力斗争的焦点,你若是不想被别人撕成粉碎,就必须保持好你清醒的头脑!”

    维克尔惊讶地说道:“请公主明言指教!”

    “禁锢之灵若不在我身边,摩尔多和坎比亚索,必然会想到我会提前交给两个人,一个是父王,一个是你!”维德妮娜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你不是不懂,你既知玩手段玩不过坎比亚索和摩尔多,就该知道你自己有多危险!我给你指一条路,在我离开之后,你立刻向摩尔多和坎比亚索两方同时示好,并暗中挑拨双方的关系,在恰当的时候,谁出的价钱高,你就投靠其中一方对付另外一方,在另外一方的势力还没有被消灭之前,他们都会用得到你,都不会与你翻脸,你自然转危为安了!”

    “向对方示好投降?”佛克尔连忙说道,“末将誓死不会这么做,即使是死,末将也要与他们周旋到底,绝不被他们所利用!”

    “混账!谁要你真投降了?”维德妮娜怒喝道,随即又换了平缓口气,说道,“佛克尔将军,你要是如此直来直去,我还是真的担心你的安危啊!你以为我给你出的这个主意,是考验你吗?记住一个字,忍!一切都要忍,连我在内都一样!以前我们抬强横了,太强势了,所以总被别人算计,现在我们只有示弱于人,做缩头乌龟,才能麻痹对手,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你放心,我不会轻易着了他们的道,他们要想除掉我,也得有除掉我的本事才行!”

    “末将明白了,忍、示弱于人、当缩头乌龟,暗中挑拨!首鼠两端,让他们看到我胸无大志,唯利是图!”佛克尔由衷敬佩地说道,“公主殿下,你离开之后,末将该如何与公主殿下联系?”

    “不用联系,你只要相信,他们杀不了我,就可以了!”维德妮娜说道,“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出来收拾残局的!中间不管发生多么大的事情,哪怕是王宫被人端了,你也一定要忍住了!”

    “是!公主殿下之言,末将句句记在心里!”佛克尔点点头,随后又问道,“公主殿下此行,是否多派些死亡骑士跟随保护周全?末将这就去给公主殿下挑选最忠心,最优秀的死亡骑士!”

    “不必了!”维德妮娜说道,“既然是示弱隐忍,当然要做得彻底有些,要让对方看到机会出手,才会露出破绽,我只带鬼奴一人作为左右,其他按照常规就可以!”

    “鬼奴,一个骷髅兵?”佛克尔大吃一惊,连忙劝阻说道,“公主殿下的安危,岂能交给一个骷髅兵?况且公主刚刚收下他,就遇到这样的劫难,公主难道不怕他势利眼,见到公主落魄,转投他人?”

    “比起你们,我更愿意相信一个有奶便是娘的鬼奴!”维德妮娜说道,“他是死亡骑士,不是骷髅兵,我警告你们,谁再敢叫他骷髅兵,当心他的剑,刺穿你们的喉咙!放心吧,本公主也不是省油的灯,就算没有鬼奴,想要杀本公主,嘿嘿,那就来试试吧!”

    “这恐怕……”佛克尔仍旧不放心。

    “不必再劝了!”维德妮娜见到佛克尔还想劝阻自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此次革哈纳之行,我名为国事出访,实则是前去当人质!摩尔多的眼线无处不在,在国外,更要小心翼翼!做人质就要有做人质的样子,领着一群死亡骑士去革哈纳城,算怎么回事,难道是示威去的吗?哼,摩尔多送我两头小骨龙,当众羞辱我,羞辱亡灵国王室,此仇不报,誓不为鬼!龙冢是我王室所有,摩尔多却用我王室的东西当成礼物送给我,嘿嘿,他不就是想要告诉我,他掌握了我王室的龙冢,掌握了整个鬼龙家族吗?他既然这么示强,我定会让他如愿以偿!不管是谁,背叛了王室,背叛了我,我都会让他生死不能!”

    佛克尔浑身一震,偷偷瞥了一眼维德妮娜的眼睛,只见维德妮娜通红的双眼中杀意凛凛,不禁又全身打了个寒战。维德妮娜的话,似乎是送给摩尔多的,但他又何曾体会不到,这些话也是送给自己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