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英雄的抉择 > 第517章 为床而战

第517章 为床而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条大河,拦在了希格等人的面前,河的两岸,水草丰茂,成群的牛羊在河两岸尽情地享用着草原的馈赠,而两岸那些牧民所穿的服饰,却有着天壤之别,这么多天来都是看到一种服饰的希格很清楚,河的对岸,已经出了戈那亚族的势力范围。

    一般草原上各部族的势力范围并不是那么严格,但有河流就不一样,这是最明显的分界线,别的地方会存在争议,河流山川为界的绝对不会。

    说是大河,其实就是宽一些而已,五六十米宽的地方,水很浅,大部分只没过马匹的膝盖,河底是卵石,最急的主河道,也不过刚刚能够浸湿马的半身,到马鞍的位置,渡河并不难。

    对面是什么部落家族的势力希格不想知道,他知道,只要自己渡过河对岸,局势就会变得复杂,如果是牧民误过边境放牧,只会发生一些口角,只要有过错的一方退回属于自己的领地,一般都不会太过计较,补偿办法民间也自有一套程序。但要是军队渡河,尤其是这样两三万规模的游牧骑兵渡河,那绝对是战争的信号。

    戈那亚族是否愿意为了自己这一百人挑起部族战争,希格不知道,他希望戈那亚族还没有来得及与对面的部族进行交涉,让对面势力允许自己的骑兵jinru他们的领地,但希格知道,只要自己jinru之后给对面的部族制造一些混乱和麻烦,一定会将事情复杂化,很有可能给自己还有戈那亚族树立一个新的敌人。不过,希格债多不愁,反正自己处境已经如此了,多个敌人就多个敌人,将事态搞复杂再说。

    顺利渡河之后,希格命令圣骑士团在对岸开始驱赶牧民,并将所牛的牛羊也都驱散,自己则立在河北岸,看看尾随而来的戈那亚游牧骑兵想要怎么做。

    原本打算渡河的戈那亚骑兵,看到圣骑士团在对岸驱赶牧民的动作,大为恼火,他知道希格这是要将事情闹大,如果自己渡河,一时半会也拿圣骑士团没有办法,对面的部族势力,有可能很快就作出反应,因为自己的部族的利益已经受到损害,整个草原都会被动员起来驱赶异族,并有可能引发大规模战争,戈那亚自己部族已经在与扎尔泰的部落联盟在作战了,如果现在去惹一个势力强大的新敌人,得不偿失。但如果不渡河,就会眼睁睁地看着圣骑士团在眼皮底下溜走,大本营的损失,这几天来付出的努力,都化作东流水,一去不复返。

    似乎望着对面得意不已的希格让戈那亚族的人极为不忿,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忽然哗啦啦地完全不顾后果,头脑发热地开始渡河了……

    这倒让希格大感意外,更暗暗后悔,去惹这帮头脑简单,容易冲动的家伙干什么?怒火冲天的希格,一道冰水同源打入河中,河水立刻冻结起来,连同几十个游牧骑兵被河水冰冻在里面,战马挣扎着想要拔出腿来,却是无计可施,只能在原地嘶鸣着。随后jinru河里的战马却一匹接着一匹地在冰面上被滑倒,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对面的游牧骑兵们大吃一惊,现在可是盛夏,河水温度并不低,什么样的魔法师能够瞬间将河水完全冰冻,这支军队大有来头,太过可怕了。

    但希格并不指望以此让对方知难而退,只是想以此发泄一些自己的无奈罢了,相反,对方只会因此而更加愤怒。

    果然,完全被激怒了的那些游牧骑兵立刻朝着河岸两边移动,避过希格冰冻的这一个河段,迅速从河面渡河,朝着希格河圣骑士团包抄过来,希格只得悻悻地带着圣骑士团再次向北移动。

    希格知道,今晚再不给这些人和马休息,恐怕就熬不过去了。

    夜幕降临,希格找到一块水草相对丰茂的草场,命令军队原地待命,围成一圈之后,将这些圣骑士开始一个一个地镜像复制。镜像魔法希格的能力的确比丹尼尔来要差上很多,丹尼尔在水系的造诣甚至在德隆索之上,这得益于他女巫圣女之子的身份,天生对水系魔法有着领悟上的优势,而希格和德隆索却是四系魔法齐头并进,这就是魔幻法师那些大魔导的区别,并不是说魔幻法师的魔法一定就比大魔导高明,而只是更全面,没有魔法上的弱点而已,丹尼尔的例子就是很明显的一个。如果让丹尼尔来镜像复制这些圣骑士,一次性复制十个完全没有问题,而且效果要比希格好得多,维持的时间也要长很多,希格虽然也可以一次复制三五个,但会很费劲,不如一个一个地复制节省魔力,他必须控制自己魔力的使用,尽量节约,尽管天使项链可以让他缓慢恢复魔力值,但太过缓慢了。

    饶是如此,复制完一百个圣骑士之后,希格也是筋疲力尽,魔力值空虚了,他将这些镜像替换真正的圣骑士团战士围成一圈,将圣骑士团战士放在圈内,对着圣骑士团的战士们说道:“所有人兵不卸甲,原地睡觉!”

    “不留哨兵值夜吗?”扛旗的十夫长原本就惊愕地望着希格一个一个地复制圣骑士无比惊讶,现在听到希格让所有人睡觉,更是震惊不已。

    “今晚我值夜!”希格说道,“放心,就算敌人偷袭,我也能抵挡着到让你们做好迎战的准备,好好睡一觉吧,这一觉过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睡呢!”

    一百个圣骑士镜像围城的圆圈,圆圈之内是战马在吃草,人也在圆圈之内睡觉,但整个圆圈是跟着战马吃草的移动而移动的,人却不能移动,希格只能用魔法伪装,将这些骑兵用障眼法完全罩住,使得敌人窥探不到这其中的奥妙。不一会儿,希格就听到了身边如雷的鼾声。

    和往常一样,两万多的敌人只是将圣骑士团围成一圈,距离圣骑士团的只有一个骑兵冲锋的距离,现在圣骑士团严阵以待,他们并不徒劳进攻,似乎要等到圣骑士团完全被拖垮为止。

    但今晚的情况却让人觉得生疑,因为要是平时,这些圣骑士团一定会试图下马进食,让战马吃上几口鲜草,等到己方有动作的时候,才会再次整装上马,可奇怪的是,今晚所有的骑兵应该更加疲惫不堪才对,为什么却总是这样整整齐齐地围成一圈呢,不吃不喝不睡呢?人可以这样,可饥饿暴躁的战马,可不会这么安静啊!

    原本做好等圣骑士团有所动作再去骚扰的一千人队,一直找不到机会过去!在僵持了几个小时之后,对方终于忍不住蠢蠢欲动,要上前一探究竟。

    希格一边控制着这些镜像随着马群吃草的移动而移动,一边密切关注着敌人的一举一动,两万多人,一大半在休息睡觉,另一小半也在密切关注着希格等人的动作。

    敌人终于决定派出一千人队来骚扰,不管圣骑士团在做什么,总之不能让他们这样安详。

    一千人队随着战马的嘶鸣声,呜啦啦地趁着夜幕行来,刚刚提起马速,三支天羽箭呼啸而去,最前面的三个游牧骑兵随着轰地一声,连人带马几乎变成粉末,余力未歇的天羽箭继续插入了后面骑兵的胸膛,也人仰马翻,六人骑瞬间报销了!还没等到对方反应,另外三支天羽箭又已经击中了依旧在奔跑的最前面的三人,同样的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六人骑又报销了,还没有结束,第三波三支天羽箭,依葫芦画瓢,又报销六人骑……敌人镇惊住了,一瞬间就是十八人骑没了,而且是刚刚启动的骑兵,根本看不出对方什么时候出手,将近一千米的距离,竟然能够一箭两命,任谁也不肯在走最前面了。

    敌人止住了前进的步伐,惊呆在原地不敢动弹,没人愿意作出头鸟,第四波箭矢并没有如约到来,对手似乎只是在警告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有很多种办法让他们丧命整个意思。

    实际上希格没有了第十支箭,三波箭矢发出之后,天羽箭匣已经空了,要想再射,也得等到天羽箭回到箭匣再说了,最快也要几分钟。

    希格的幻影神弓射出,让对方发生了一阵阵骚乱,争执着要不要再行前来试探,还是继续只围不打,等到敌人自行崩溃!

    没有人不怕死,没有人愿意行在队伍的前面,在最前面那就意味着死亡。

    等到僵持许久之后,敌人似乎又忍不住了,终于再次整队,然后分成许多列,并排着呼啸而来。

    天羽箭已经回归的希格再次出手,两支箭射向中间最前面的两个敌人,另外一支,则是领队的千夫长,“轰轰轰——”三声巨响,千夫长的身体并不比普通士兵强壮多少,天羽箭也不知道什么千夫长和普通士兵有什么区别,统统一视同仁,让他们都公平地去地下报道去了。毫不迟疑的希格又是三次出手,九支天羽箭全部射完,如果敌人继续前进,他只能唤醒所有的圣骑士团战士了。

    十八人骑包括千夫长在内的报销,终于让敌人感到了恐惧,不管后面将军的催促,直接亡命地往后跑,似乎在脱离对方弓箭的射程。

    希格的确只是在警告,否则,射杀的,就有可能是对方的将军级人物了,如果敌人再不听警告,希格在下一次,不得不这么做。

    这一次队敌人的震慑更加严重,对手似乎在告诉他们,他们所处的位置,都是在对方三名神射手的射程范围内,任何时候都可以要了在这个范围内的任何一个任的命。惊慌失措的敌人,竟然将包围圈向后退了一箭之地,在圣骑士团的人没有下马休息的情况下,决定再也不冒然行动试探!

    一场为了睡床而引发的小型战斗,以圣骑士团的险胜而告终,但敌人却不这么认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