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英雄的抉择 > 第509章 干得漂亮

第509章 干得漂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场轰轰烈烈的攻防大战,从早上一直打到天黑,也没有结束,要塞城下,堆满了两军的战士尸体,要塞内外的石砌城墙之上,被鲜血浸染,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红墙,没有人统计过有多少的伤亡,但显而易见,这些尸体,绝大部分都是野蛮队的,双方伤亡的比例至少是十比一,而且女巫族方面损失的大部分都是那些微小不值一提的龙蝇。

    “叮叮叮,叮叮叮……”在格兰要塞上一片欢呼声中,野蛮国第一天对格兰要塞的内外夹击就结束了,因为城墙下的尸体,已经严重阻碍了大军的进攻速度,敌军各部伤亡比例不一,许多将军手中的士兵已经完全不成建制,所有将士在嗜血之后,厌战情绪已经高涨,领军元帅格里芬,只得下达了停止进攻的命令。

    攻打要塞无果,这是格里芬早已预想得到的,因为野蛮国和水泽国的战法再相互熟悉不过了,擅长防守的水泽国控制着中土世界最坚固的三座要塞之一,自己怎么可能一天就能攻打下来?但格里芬想不到的是,对方的军队配置是这样的完美,原先的水泽国作战,并没有这么多的飞龙和龙蝇作为战术兵种来投入,肉搏的主力也不是巨蜥而是蛮牛,看来这一次,水泽国已经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只有女巫族人为主导,才有这么强的兵力配置,这是格里芬第一次意识到的严重后果。

    乌拉尔大峡谷内进攻的军队也是损失惨重,格里芬给了乌拉尔大峡谷内的野蛮队希望,又亲自断送了他们的希望。他们与国内方向来的格里芬不同,格里芬攻打不下要塞完全可以再次组织进攻,但乌拉尔内的大军,已经没有能力再进行第二次攻击了,断粮多日,这一次的全力进攻,已经耗尽了他们最后的战力,他们已经变成了一支任人宰割的军队,三座要塞之中任何一个要塞,只要愿意,出动两三万人的军队,就完全可以消灭这支没有了意志的残兵败将。

    大骂艾奥娜,大骂格里芬,大骂阿拉德,哭爹喊娘……整个夜幕下的乌拉尔大峡谷一片绝望之声,与之前嚣张地不断攻击库巴要塞时的潇洒大为不同,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方的二十万人,怎么一夜之间,就成为了任人鱼肉的对象,就像一只小鸟在洋洋得意歌唱,突然被一箭从高空中击落,落入了无穷无尽的深渊之中,这样的心理落差心理落差,让人绝望到极点。

    “丹尼尔公子,现在就可以联系希格先生了吧?”第一天胜利之后的艾奥娜有些洋洋得意,笑着对丹尼尔说道,“想来乌拉尔大峡谷的军队已经快要断气了,怎么处理,我还真的不知道!”

    “急什么?”丹尼尔笑道,“长老大人,现在急的不是我们,是野蛮国!乌拉尔内的二十万大军,牵扯到艾拉西亚国内的战局,阿拉德得到这二十万人被困、女巫族出兵的消息,一定会有所动作,我们需要看到对方演绎完所有的事情,卸完妆之后,才好评出谁表演得更好,哈哈哈!”

    “可是,真的由这二十万人饿死吗?”艾奥娜疑惑道。

    “哪有那么容易饿死?”丹尼尔说道,“你们看到他们今天的战力吗?他们至少还由两万的狼骑士、骑兵,这些战狼战马,必要的时候,可都是军粮啊,军粮吃完了,拉车的牲口吃完了,他们下一步就该对战马战狼了,不将这些消耗掉,还不叫完全丧失战力!我们要有足够耐心,让对方着急,我们看热闹就是了!长老大人,先前顶着纳斯里的名头确实欢实,也很解气,现在还是想着怎么应对愤怒的纳斯里陛下派来的使者吧!”

    “你有什么好办法?”艾奥娜小问道,“丹尼尔公子,你总不能回到了我们自己的族群,总是看我们的表演吧?纳斯里的使者,本座愿意见就见,不愿意见,还真不想见他们呢!算算时间,这几天使者也该到了,不如,就请公子代本座,去会会他们!”

    “我?”丹尼尔惊讶道,“我虽然是水泽国人,但十几岁就离开了水泽过去彩虹岛求学,之后一直在复兴城,对水泽国的形势完全不了解,你叫我怎么应对?”

    “就是因为不了解,才让公子去搅局啊?”艾奥娜说道,“以公子圣女之子的身份,又有驯兽师的血脉,作为本座的使者,最为合适不过了,纳斯里虽为国君,本座却未必将他放在眼中!本座不愿意自降身份面对一个使者的质问,到时候还得勉强解释点什么,真是窝囊至极!公子身份不一样,就算说错了什么,双方总都还有回旋的余地,以公子的身份,是最不愿意父母双方的血脉起冲突的,所以,此事非公子莫属,希望公子不要推脱!”

    “我靠——”丹尼尔几乎要哭笑不得,恼怒地说道,“长老大人原本就想好了让我去应对吧?啧啧啧,你和希格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还没有嫁个那个家伙,就也开始指使起我来了,好像我欠了你们多少钱似的!”

    “让公子去交涉,主要还是为了女巫族的复兴问题着想!”艾奥娜说道,“纳斯里与野蛮国关系不错,不但有许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还有很多利益纠缠在一起,他并不愿意与野蛮国交恶,必然要求我们撤军,我们就可以顺势谈条件。需要什么样的条件符合我们女巫族的利益,适合女巫族的发展,丹尼尔高瞻远瞩,必然比本座还要清楚,至于其他的事情,公子知道的就处理,不知道的,就跟他们打哈哈,你说了,着急的是他们,我们不急!”

    “纳斯里有你们这样的子民,实在是头疼啊,一不满意,就出兵威胁,这个国君当得确实不怎么样,实在可怜!”丹尼尔笑道,“难道你就不怕纳斯里一怒之下封锁女巫族?”

    “好啊,封锁就封锁!”艾奥娜说道,“数万年来,女巫族为水泽国做了多少贡献,当政的驯兽师族有关注过女巫族的发展吗?他们占有水泽国据大部分的地盘,多少次共同出兵作战,战败了双方共同承担后果,战胜了,他们却都是独吞利益,纳斯里想要跟本座算帐,本座就好好跟他从头算一次!本座也不想把关系闹得太僵,毕竟水泽国不稳定,对女巫族也没有什么好处,女巫族的复兴需要稳定的和平环境,但却不是用忍气吞声的争取和平!公子,与纳斯里的交涉,该强硬就强硬,用不着跟他们客气,本座的军队就是公子的坚强后盾!”

    “我还没说同意代你见使者呢!”丹尼尔瞪着眼睛说道。

    “你会同意的!”艾奥娜说道,“你当然不会希望本座派希瑞卡去!希瑞卡虽然头脑灵活,但长期与驯兽师族的人打交道惯了,一见面气场上就已经输了,没有意思!你当然也不会希望,本座用女巫族长老的身份命令你去!”

    ……

    军事行动总要比政治谈判要反应迅速一些,因为政治谈判需要许多条件,其中的条件之一就是军事态势的问题,如果野蛮过能够打下格林要塞,那政治谈判又是另一种格局,边打边谈又是一种格局。

    因为政治的邦交有很多礼节礼仪,野蛮国的使者即使再急,也不能不顾礼仪,这样有失体统,更让自己的弱点完全暴露给对方。因此,前线就算是再惨,政治谈判也只能按部就班地进行,何况野蛮国的特使伦斯卡特并不确定这场军事冲突是否是水泽国国君纳斯里的主意,如果是,那就意味着两国爆发全面战争,谈判毫无意义;如果不是,只是女巫族私自行动,也只能算是意外的局部冲突,完全可以通过谈判解决,要怪也只能怪纳斯里对自己国内的势力没有完全控制!如果野蛮国不想彻底翻脸,只能暂时咽下这颗苦果,把这场军事冲突的真正原因归集为水泽国的国内主要矛盾引发的对外意外事件,不能对水泽国当场发飙,一切都要等到在军事上扳回局面再说。

    水泽国国君纳斯里,在自己的泽西要塞出了状况之后,就已经知道女巫族出事了,但他们想到女巫族会将矛头指向野蛮国而不是埃拉西亚。其实之前早有征兆,因为艾奥娜在新任女巫族长老之时已经通报了纳斯里,要求纳斯里对野蛮国施压,让野蛮国的军队撤出乌拉尔大峡谷,纳斯里以别国的战争与自己无关为由,拒绝了出面施压,并迁怒于女巫族多管闲事。

    如今事情已经发生,四十多岁的纳斯里并非无能昏君,无论如何,女巫族也是水泽国的势力,现在面对野蛮国,他经过权衡利弊,还是暂时先一致对外,否则,一味地将责任往女巫族身上推,自己就先落下一个管控无方、胆小怕事、推卸责任的笑柄。

    首先,面对野蛮国特使伦斯卡特的疑问,纳斯里承认了泽西要塞已经交给女巫族势力掌管的事实,但出兵野蛮国,他的确不清楚,只能含糊其辞,也许是野蛮国自己触犯了艾奥娜势力自己却不清楚,导致事件冲突事件发生。

    其次,纳斯里对伦斯卡特表明态度,水泽国无意与野蛮国为敌,军事上的意外冲突到此为止,水泽国愿意修复与野蛮国的友好关系;

    第三,立刻派出特使前往乌拉尔大峡谷,全权处理撤军事宜,但条件之一就是,野蛮国必须遵守停战协议,停止干涉埃拉西亚的内战的一切行动,否则,乌拉尔大峡谷再出事情,野蛮国自行承担责任!

    纳斯里说的都是场面话,具体怎么做,女巫族同意不同意自己的方案,他没有具体说。艾奥娜在乌拉尔大峡谷的军事行动对于纳斯里来说,并非毫无好处,虽然水泽国与野蛮国长期交好,但却是委曲求全,面对多年来野蛮国对水泽国的强势,不敢怒不敢言的水泽国,总算除了一口恶气。同时,纳里斯对女巫族尤其是艾奥娜开始刮目相看,一帮女人当政的势力,竟然也敢做敢当起来,对于驯兽师族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但如果能够好好利用女巫族的势力,站在水泽国国家的高度,这未必是坏事。纳斯里还是不愿意水泽国分裂,自己还是要极力维护水泽国的稳定团结!

    纳斯里表面上虽然愤怒不已,但在心里对艾奥娜佩服不已:“干得实在漂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