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英雄的抉择 > 第445章 以法治国

第445章 以法治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父王,你知道为什么艾拉西亚国土与我们炼金国相当,人口虽然是我们炼金国的好几倍,但他们的士兵能力并没有我国的厉害,然而这几千年来,他们为什么这么强大吗?”妮可说道,“相反,千年帝国森林国,却又为什么会没落?他们的国体与我们的国体一致,也是贵族阶层掌权掌握大量财富,但为什么两国有如此的差距?”

    “为什么?”艾因塞也是大感好奇。

    “因为艾拉西亚人的忧患意识!”妮可说道,“艾拉西亚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发生一次大规模战争,几十年、一百多年,二百多年,相反,精灵统治下的森林国,却无限的安逸,,几千年都不会爆发什么战争,导致了千年前精灵一族被德鲁伊赶出自己的国土!”

    “你是说,战争才是造成国家强大的原因?”王后惊呼道,“胡说八道,简直不可理喻!”

    “我没有说战争会给国家带来什么好处!”妮可说道,“但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艾拉西亚所爆发的战争虽然对国家本身的伤害很大,但战后国家却是发展迅猛,每发生一次战争,国力都能提上一个新台阶,达到一定平衡之后,国家发展迟滞,接着又爆发战争!父王和母后,你们想想,难道不是这样吗?其实战争虽然本身对国家的伤害很大,但每一次战争都是对国内矛盾的转移和化解,对国家财富、权力的重新分配,难道你们没有发现,除了艾拉西亚皇室,他们基本上没有哪一个永久的贵族势力存在,没有哪一个贵族利益集团能够长久地掌控艾拉西亚的局势吗?如果有这样一个利益集团存在,那就代表着艾拉西亚的内战已经临近了!”

    艾因塞若有所思,说道:“说了半天,你就是要告诉本王,阻滞炼金国发展的最大障碍就是贵族阶层,包括王室?”

    “反观炼金国,虽然父王励精图治,极力想要提高国力,但几十年来依旧国力疲软毫无成效,并非是父王的政策没有远见,而是这些国策最终都被贵族阶层利用,并没有实惠到最底层的平民百姓,也没有转化为国力!不改变这样的国家体质结构,永远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炼金国更多国力问题!”妮可并没有理会艾因塞的问话,接着说道,“举个最近的例子,父王和母后利用希格和蓝仙儿雪橇车滑雪板,使炼金国的生产力大为提升,这原本是好事,但所得到的好处却完全被贵族阶层所吸收。一个农民,使用了雪橇车的技术之后,勤劳一年,多收了三五斗,往年这些粮食每一斗能换一枚金币,但因为你多收了三五斗,别的农民也一样多收了三五斗,收购粮食的粮商都是依附于贵族阶层,粮食的价格由他们说了算,他们就可以把粮食定价为两斗换一枚金币,你不卖,有的是人卖,这样的大丰收,导致的结果就是,贵族用更少的钱,收到了更多的粮食,而农民却因为丰收,自己的收入比往年还要惨淡,双方财富的拥有比例再次被拉大!嘿嘿,父王是好心为民,可别人却是把父王的一片好心全部化为了自己的利益!越是这样下去,炼金国的百姓就越会对这个国家失去信心,对王室失去信心,于国于民,有何益处?”

    “你是要鼓动炼金国发生内战?”艾因塞若有所思,现状也的确如此,自己的确也没有办法解决,于是说道,“就像艾拉西亚帝国一样?本王想问问你,艾拉西亚可以通过内战来调整这些矛盾,而我们炼金国却不会这样的事情发生?”

    妮可笑道:“嘿嘿,要是说起这个,恐怕父王又要不高兴了!”

    “你说,今天你说什么,我都听着!”艾因塞说道,“今天我们关起门来,就是要商讨一条富国强国之路!”

    “国民不反抗,不去自动调节这些矛盾,当然是与父王以及数辈先王有关!”妮可说道,“第一,历代炼金国王,为了减少国内战争,采取的是愚民策略,让炼金国的百姓认为他们受到这样的盘剥天经地义,贵族、富人就该有钱,就该享受,就该对他们指手画脚,就该活得比他们有尊严,这种思想根深蒂固;第二、炼金国的人口比起艾拉西亚的人口要少得多,稀疏得多,由于地域的关系,这些人很难串联起来形成规模对抗贵族阶级,再加上他们的觉悟不高以及长期的奴性使然;第三,炼金国的贵族阶层相对于平民阶层来说,太过强大了,而这种强力量的悬殊还在不断地加大,平民想要通过战争来自我调节矛盾,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性,长此以往,恶性循环,就造成了如今的局面;第四,国内民众想要造反发动战争,就必须找到国家的漏洞和时机,然而,父王和先王们做的都太完美,让这些时机没有出现。

    我并非要鼓动炼金国通过战争来解决问题,战争是解决矛盾的最后手段,因为战争没有赢家!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炼金国的平民百姓并非不是没有反抗,而是在无形中积蓄矛盾,积蓄力量,一个充气的羊皮囊被压入水中,压入得越深,羊皮囊就更加容易失控,失控之时,反弹的力量也就越大。因此,炼金国的平民百姓不反抗则已,只要以反抗,炼金国必有覆国之危。因为这些平民的反抗最终一定会被贵族阶层所利用,形成更高级的利益集团之间的对抗,父王,到那时候,您还能控制吗?”

    艾因塞思量许久,才点点头,说道:“说到底,炼金国症结还是在利益分配的不均,而这些利益分配不均的矛盾又没有地方发泄,没有战争形态来转移和消化这些矛盾,所以会像水中的充气羊皮囊,迟早要失控反弹。可是,国弊累计已久,你有什么办法化解?如果处置不当,导致战争,失控的战争,炼金国可就真的危险了。”

    “这些症结并非只是炼金国症结,也是全世界各国共同的症结,只是有些国家厉害一些,有些国家缓和一些而已!”妮可说道,“这些问题我与希格、蓝仙儿、丹尼尔进行过探讨,既然国弊已久,那就重病缓治,力度太大,会导致矛盾瞬间激化。我打算用三到五年慢慢调整,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梳理,让青蛙在不知不觉中被煮熟,等到他们意识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但是,王室首先要做出表率,因为王室才是炼金国最大的贵族,最大的利益所得者。父王既然要让我做摄政王,那我第一个要动的蛋糕,就是王室,这恐怕要让父王和母后失望了,所以,父王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哼,你也太小看你父王了!”王后笑道,“你先说说没具体你要怎么做,这些蛋糕,你如何才能让平民百姓受益,总不能直接没收了别人的财产,发放给百姓吧?要是这样的话,富人赚到的钱给了穷人花,谁还愿意去赚钱?而穷人没有去赚钱却有钱花,谁又愿意去赚钱?”

    “当然不能这么做!”妮可说道,“可以通过调整税收的方式,慢慢地调整财富比例,既要鼓励赚钱,又要防止财富过度集中。我打算成立一个炼金国的全民商会,这个商会与钱庄挂钩,而钱庄归为国有,不再是王室专有。所谓的国有,就是无论是钱庄还是商会所赚取的财富,为全民共有,这些财富用于炼金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教育、开展民生通道、各地天灾的扶助等等,由国家统一分配。有了全民商会的存在,就可以调控国民物价,避免贵族把持垄断某一行业,就像多收了三五斗的情况,全民的商会完全可以通过往年的价格参考,将粮食收购上来,不使辛勤劳作了一年的农民受损;另外遇到歉收的年份,百姓没有粮食吃,又可以开仓平粜,防止有粮食的无良粮商哄抬物价,让百姓买不起粮食!此外,我还打算修订一部炼金国的国家法典,保护炼金国国民的利益,并约束任何炼金国国民履行自己的义务责任!这部法典,将成为炼金国民必须遵守的最高行为准则,任何人不能例外,包括贵族、王室成员甚至父王以及母后,违反最高行为准则——国家法典的人,都会受到法典的制裁,这叫以法治国!”

    “国家法典?以法治国?”艾因塞眼睛一亮,随后又摇摇头,问道,“那还要我这个国王做什么,还要你这个摄政王做什么?哼,国家法典竟然能够凌驾于国王,简直闻所未闻!”

    王后却是笑了笑,说道:“我倒是很有兴趣听听你所谓的国家法典以及以法治国,是个什么新鲜物件!”

    妮可说道:“其实,这部法典并非我所创,我也只是借鉴而已!真正提出以法治国的人是蓝仙儿,她为森林国提出了修订新精灵法典的建议!两年前,精灵王的继承人本杰明王子正在全力实现,但森林国与我炼金国国情不一样,森林国处于混乱的战争状态,而炼金国并没有内忧外患的威胁,至少暂时还没有!所以本杰明的实施与我们的不一样,他是通过战争来推行自己的精灵法典,比起我们来,他的这种方式要彻底的多,要直接的多,他通过战争引导人们觉悟,通过战争消灭贵族阶层,然后通过战争把自己推上威望顶峰的同时,强行铺开精灵法典!而我国没有战争因素可以利用,贵族阶层就会很强大,平民也暂时不会改变现状,冒险听信于我们。嘿嘿,父王、母后,我们已经落在了别人的后面!”

    看到艾因塞和自己的母后若有所思,没有说话,妮可接着说道:“所谓的国家法典,我只能根据我所知道的精灵法典的内容,暂时提出个概念性的条框,因为这部法典非同小可,不是任何人闭上眼睛就能编造出来的,他代表了炼金国每一个国民的利益和意志,所以也不能交给某一个利益集团,某一个阶层的人来制定。这部法典需要集全炼金国所有人的智慧一条一条地制定,好在由精灵法典做参考,我们只要稍加引导,就可以事半功倍!同时,这些法典条款也并非一成不变,它们将会随着国家的发展不同阶段,不同的国情实际,不断地修补修缮、更改删除,以适应同时代下的国家利益和意志。我提几点法典的立法根本:第一、既然法典代表的是全炼金国的利益和意志,那就必须让每一个炼金国国民尊严、地位平等,所有人的利益都必须受到保护,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一样,谁侵犯了别人的尊严和利益,都必须受到制裁!第二、享受权力就必须承担义务,所有人享有国家法典授予的权力的同时,必须为国履行义务,例如服兵役,无论任何人,只要符合条件都要随时响应国家的军队征召,王子也不例外。第三,废除任何特权,也就是废除贵族制度,以往通过特权侵占了别人的资产、土地、牛羊、房屋等等财产的,必须限时归还;第四,成立新的国家权力机构,改革现有的国家权力结构……”

    “什么?国家权力机构?”艾因塞惊讶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新的国家权力机构?你是要夺了王权?”

    妮可不慌不忙地说道:“所谓的国家最高权力机构,不再是王室朝廷,而是慢慢转化成为由全国人当政。以往的人事任命都是由国王或者朝廷通过考察直接任命,所以,得到任命的人,无一不是贵族或者富商阶层,但这种新的权力机构的组成方式,我打算分成三种形式存在:第一个权力单位是议会机构,最低级别的乡镇议会由二十个到三十个人组成,这些议员由全乡镇的所有人通过选举产生,而管理这些乡镇的城市、大城市的议员,又从这些乡镇的议员中选举产生,组成三十到四十人的议会机构,省级别的议会机构则又由城市的议员选举产生,组成四十到五十人的权力机构,以此类推,最高级别的是国家议会机构,又由下级议会机构的议员通过选举产生,形成一百人左右的国家议会,所有的议员各司其职,分管不同行业;第二个机构就是主席机构,是权力机构的核心首脑,最低级别也是乡镇级别,注意类推到国家的最高级别,各个级别的主席也是层层选拔产生,主席虽然是一人,有权作为许多政策的制定者和决策者,但他的所有重要的决策和政策的发行,必须得到同级别议员完全通过,才能交由更高级别的议会和主席机构审核,才能真正实施;第三个机构是司法机构,为免主席一人权力过大或者与议会相互勾结,独立形成一个监督机构,整个机构也是分为乡镇级别一直道国家级别,司法员也是由乡镇到国家各个级别层层选拔产生,这个机构并不参与任何国家的政策制定与决策,但却有权监督议员与主席是否按照国家的法典为国为民办事,如果发现违反国家法典的行为,或者认为议员与主席的能力不足以胜任自己的位置,那么司法机构有权弹劾同一级别任何议员和主席,并上报更高级别的司法机构批准实施!”

    “那就是说,实际上贵族虽然还存在,但其实已经没有了特权,没有通过选举,他们也不可能参与国家的管理了,是吗?甚至王室和王族如果选举没有通过,也不能任职在任何权力机构,是不是?”艾因塞有些坐不住了,眼睛死死地等着妮可,说道,“那你要将王室置于何地?你的父王和母后,至于何地?”

    “父王在朝堂言辞凿凿,说自己毫无私心,只要为了国家的强盛,做什么都可以!”妮可毫不客气,也针锋相对地说道,“动别人的蛋糕可以,动到了自己的蛋糕,就要有意见了,难道这就是父王所说的毫无私心?要是人人都这样,上行下效,如何推行新政,如何推行炼金国法典?父王既然不愿意用战争形式损害国民利益来使得国家富强,也不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来做出贡献,却要我做无米之炊的荒诞之事,嘿嘿,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既然父王后悔,那就请收回父王朝堂之上封儿臣为摄政王之事,继续保持炼金国现状,朝廷上下,王室内外,岂不是皆大欢喜?”

    “你……你……咳咳咳……”艾因塞大怒地离座,几乎站立不稳地咆哮道,“你给本王出去……咳咳咳……”

    妮可看到艾因塞咳嗽严重,也是心生懊悔,立刻上前扶住艾因塞,却被艾因塞一个臂膀甩开……

    王后立刻上前,将艾因塞扶住,对妮可说道:“你先回去,我来劝劝你父王,他会想通的!”

    “是——”妮可心情复杂,行礼转身离开了王宫……

    </br>

    </br>

    ps:书友们,我是七月荷开,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