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云朝山 > 第六章 石头山中有老乡

第六章 石头山中有老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得知日本人的消息后,转天一早,老爷子一行人骑马离开海口,临行前,张见洋悄悄塞给老爷子一个文件袋,里面有份翻译件,是他昨晚专程回去偷看匆忙翻译的,上面是一份关于水文队目前工作进展的简报,但有一段话引起李老的注意:“必以万分关注尖石,斋藤教授猜测乃有助于迅速提高人类生命之上古物种,为支那帝王与道家梦寐以求之物,可分开安排专门行程保密进行。”“老哥哥,可是有所悟?”“帝王与道家梦寐以求之物无非仙丹妙药,但那些大多都是汞之类的金属所做,非但不会强身健体,反而送命的不少,但中药里能达到梦寐以求的难寻程度。我有个猜测,但得容我再想想才能告诉东家。”老爷子点点头,就听得张见洋说。“东家,于公于私,我都会尽力帮助,还请谨慎为之,告辞!”一路骑行,半个多时辰,李老指指前方,便看见一大片茂密的热带植被,只是,平坦的大地上猛然凸起几座近乎平顶的大山,它们彼此之间鲜有连接,就好像长在大地上的一坨坨分布着。赖鱼呆呆地看着,人熊这些琼州本地人也露出不解之样。“东家,您说的尖石岛上那座平顶山便是这样?”“哦?看来你们都知道?”人熊接过话来。“回东家,这片山区在我们琼州人嘴里称为羊山,当地人也叫石山,老辈儿称为地洞山,但是从来不知道这是地底大火喷出所致,那里祖祖辈辈生活着好多村子。”“缘何称作羊山?”“嘿嘿,东家不知道,这里盛产一种极品黑山羊,有时候漫山遍野的密布在绿色中犹如黑点,所以叫羊山。难道这里真的如东家所说,是地底的火喷出来形成的?”人熊这一问,大家都好奇地看着老爷子。“我们脚下的大地是中空的,地底下的温度极高可以融化一切事物,包括这些坚硬的石头,它们会在地底运动,就像地震一样,那不是什么唐太宗死了导致地龙打滚,而是地底下的运动,火山也一样,一旦聚集起来就要释放,如同人身上鼓起的脓包,一旦破了就喷出来。只是,它温度太高,可以把所有的东西都化为流体,在山下又会形成很多洞穴。”“此次我们东海探宝,就是要在这种山里博个富贵,方才我所说的,皆是我的文字知识,你们既然了解这里,就更要细心,尖石峙从形态上看绝对是火山,而火山本就洞穴甚多,天然就是藏形纳物的好场所,我带你们来,就是让大家有个直观的认识。人熊,既然你熟悉,就带路,寻个地方安顿下来,对外就说去潭门谈生意,被这里景色吸引借宿几天。”人熊带着赖鱼先行一步,李老则一直赞叹这里的空气清新,如今入冬,可是海口还是炎热,但一进火山群里,气温马上降了下来,而且各种古树植物的芳香扑面而来。好一会儿,人熊才独自回来。“东家,前面的村子叫龙门村,里面只有几十户人家,可是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几家人在哭,村长本拒绝我了,但我把情况说了,又允许我们住他们家,估计听到生意二字想得些钱财。”“不妨,我们此行志在必得,既然要去龙洞,便先入龙门,前面带路。”沿着乡间土路前行,两边都是参天的古树,只能隐约看见远方那几座高耸的火山,一直走到土路尽头,一座雄伟的山峰便出现在眼前,真是形如断柱。顺着土路分出的一条小路,走到山脚下有一片石屋村落,小路是唯一入村的通道,两旁用石头堆砌成小城墙状,将石屋通通围了起来,路当中站立着一位白发老者,赖鱼陪在旁边,两人有说有笑,见到老爷子的人马到了,赶紧迎过来。“听这位小哥说,您是他们的东家,老朽季方生有礼了。”老爷子和李老赶紧下马回礼,不想在这偏僻山村还能听到河北口音,虽然并不纯正,但也让人惊奇,这老者高鼻梁单眼皮,长髯垂下,一身粗布衣服弓着背,手里的拐杖深深地杵在地里。他见老爷子吃惊,便笑起来。“东家可是听到老朽口音感觉奇怪?方才那大个子过来说要借宿,本来村里近日发生些晦气的事情不方便接待外人,但我一听竟是河北老乡,便在此迎接。”“老人家,小子听您所言必是河北口音,不知何时到的此地?”“呵呵,太爷爷那辈儿,就是道光皇帝那会儿,被贬官至此,太爷爷本是文人厌恶官场,索性辞官带着全家在这里避世,但有一条家规,那就是血缘之人见面,只能讲河北话,不能忘了祖宗。”李老走过去搀着老人家,命老八将海口采买的一些礼物和钱财送过来。“老人家,我家东家最是喜好结交老者,这位李爷可是道家活神仙,治病救人无数,这些礼物您且收下,这两日得叨扰您啦。”“不敢不敢,只是借宿何必如此,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老朽虽然早就是荒野之人,但这为人之道还是懂的。”“老人家,您就不要推脱了,东家这是对您的孝敬,都说千里遇故知,现在还得加上个百年缝乡邻,日后必是一桩美谈,我是山东人,咱们按北方来算,也是老乡嘛,呵呵,您就莫要推脱啦。”李老一番话后,老人家便高兴地带着大家进了村子,这里真是石头的世界,火山群的住民们懂得利用大自然留下的财富,就地取材形成了中原难得一见的石头建筑群。而且,这里并非老爷子想象的那么闭塞,千百年来,琼州经历了三次大的迁徙潮,分别是秦汉、唐宋和大明,再加上唐宋之后贬官多在海南岛,所以带来了中原的文明。其中宗教首当其冲,儒释道三家的种子在这孤悬海外的岛屿上生根开花,一代代文化的融合与改进,更造就了独特的生活习俗。老爷子和李老一路赞叹这些石屋,它们全部都取自火山石,有的切割工整但大小不一,有的干脆看似混乱地堆砌起来,但却严丝合缝连张纸都难以插入。这火山石坚硬隔热,很多为带孔的结构,是最好的天然建筑材料,住民们用他们垒起羊圈、围墙和台阶,一代代发展至今。但本是静谧的小山村却多出了不和谐的声音,从几个石屋内传出撕心裂肺的嚎哭,老村长一皱眉摆摆手说没事,便带着众人继续前进。不一会儿就到了他家,只见这里围墙整齐,石头虽然大小不一但打磨地规正光滑,推开门,正屋一间横屋两间,成凹字型布局,同样全部用石头垒砌而成,顶上铺瓦,屋内有木结构支撑,里面非常简朴,一厅三屋,圆桌板凳摆在正厅,墙上一个神龛供奉着列祖列宗的牌位,左右一副对联,两侧屋子一间用于读书写字,一间摆着木床。老村长一进门便喊小儿子出来迎接,这汉子已经颇有琼州人的特点,塌鼻子双眼皮,个子不高人形消瘦,一听到父亲招呼赶紧出来,先是愣了一下,等老爷子一张嘴打招呼,便知道原来是老乡,就乐呵呵地进屋收拾去了。就这样,老村长、老爷子和李老围坐在屋内圆桌旁,剩下的人在院里摆了张小桌子聊天逗趣,安顿下来后,老村长才开口。“周东家,我们这村子比不了城里,一是地处山区人烟稀少,二来缺水缺地,这招待就谈不上了,果蔬羊肉便是最好的待客之道咯。”“老人家哪里话,感谢您还来不及呢,只是,我观琼州土地肥沃宛如天府之国,为何这里缺水缺地呢?”“周东家有所不知,我们这里方圆千里都是这些石头山,要是老天爷给石头山下一片沃土也好,可偏偏土地薄,土层下面还是石头,那土路分叉的另一边也是我们的耕地,有时候为了开垦些土地,还得全村出动搬走大大小小的石头。”“而且这里没有河流,井口也少的可怜,井深更是其它地方的数倍,每天为了挑水要走好几里地,所以家家都放着大水缸,遇见下雨可是高兴,雨水沉淀后可以饮用。所以,我们这里娶姑娘不看金银只数水缸,多的满的便是富户,唉,您可能根本想不到吧。”“老人家,那你们的收成如何?”“这还不错,虽然这遍地石头,但土质特别好,肥力旺,产量高,我们这些住民倒也过的温饱。”这时候,小儿子季斌进来转了两圈欲言又止,老村长叹了口气,老爷子和李老也是有眼力价儿的人,正准备回避,被老村长拦下,季斌见父亲对自己点点头,便小声说。“父亲,村里的赵家和孙家老大刚才把我叫出去,说打算明天请道士过来做法,还计划派家里子嗣轮流守墓,问咱家要不要带个头。”“唉,也只能如此了,这样,今晚周东家和李先生在你那侧屋睡,其他从人分派到你兄弟几个家里,都是老乡不可怠慢。明天咱家就带个头,你们几个兄弟谁去守墓自己商量吧。”老爷子一听感觉蹊跷,李老也是好奇心大作,干脆直接问老村长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否需要帮助。就见老村长听完后眼泪汪汪,拱拱手表示感谢。“不瞒您说,这几天村里又发生了怪事,前些日子,那赵家和孙家的孩子爬山玩,但不小心摔死了,可是刚安葬完的当天晚上,棺材被打开尸首也没有了,我们在周围找了好久也没有发现蛛丝马迹,这两家已经哭了好几天了。”老爷子一听,敢情遇见盗墓的了?可是这贫穷山村肯定也没什么值钱的陪葬,老村长用了个“又”字,难道还是常事?“老人家,难道这事经常发生?那被盗的墓可有盗洞?”“东家对这里不了解,我们的土地本就匮乏,而且土层下都是石头地,根本不能入土,只能用这些石头做成石棺,然后统一在乱石区摆着就算安葬了,时间久远的石棺上面长满了植物,也算与这大地合二为一咯。”“但从去年开始,村里只要死人了,就会出现这种开棺丢尸的现象,肯定不会是野兽所为,这里的石棺都是就地取用石头,这些石头做的石棺严丝合缝,就算泡在水里也不会渗漏,都因为石头坚硬多齿,只能是人力才能打开。”“是否派人蹲点抓贼呢?”“有过,但哪怕守过头七也没有见到贼人出现,但人一离开,那石棺照样被打开,真是诡异。”老爷子看看李老,便问是否与巫术有关。“依我看未必,若是茅山、降头、下蛊这类的巫术,偷小孩尸体倒有可能,因为可以用来养小鬼,但在这种小村落很容易招人怀疑,因为他们必须先获得夭折孩子的生辰八字,然后必须在当夜偷取尸首,否则时间一长便无法勾魂。成年人的尸体更是无用,再者,老人家说了,曾经有守过七天之久的,那尸体在这样的潮湿环境下早都腐烂发臭了,就我了解的巫术,并没有利用腐尸的法术。”李老突然想到了什么,便问老村长,这死去的人可是有什么共通点,老村长一听,喊过儿子季斌,两人想了很久,得出了一个很奇怪的结论。“去年死了四个人,今年这是两个,要说身体状况、年龄大小各不一样,但皆是意外而死,并非病死,这算一个共通点,再者,老朽突然想到,他们死前都去过石碑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